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5 第 5 章

5 第 5 章

        红毛到底是把车开回去了。车屁股后还粘着一个拖油瓶。

        灰色大众缓缓驶进一个破败的街区。这街区跟季眠所在的那个几乎没什么两眼,同样是黑暗的,阴冷又潮湿。

        但这里又比他之前所在的街区热闹一些,灰车驶进来的时候,季眠听到很多人的笑声和笑骂声。

        灰车缓缓停靠在一个卖手工雕塑品的门面前。

        几秒后,两道车门关上的响声“啪”的两下,把神经昏沉的季眠倏地吓清醒了。

        附近有几个男人,坐在门面前的低矮板凳上,一看见车停下来就站起身了,好像在这里一直等着他们回来似的。

        为首的中年男人又高又壮,一见到从驾驶座上下来的红毛就地下脑袋,喊了声:“孙哥。”

        红毛——也就是孙齐,嘴里叼了根烟,一边吐着白色烟雾,一边把自己背了一路的皮包扔给男人。

        “钱给你们要回来了。”

        孙齐“啧”了一声,又道:“回去交个社保去,别守着你那么点工钱舍不得放。”

        季眠趴在车后盖上,想:哦,原来是人家的工钱。还好没被我偷。

        他脸朝着车盖,只有两只耳朵耳听八方,灵敏的很。

        但他没却没听见,段酌下车后,不知何时来到车尾,此刻正漫不经心地打量着他。

        季眠太怕在路上掉下去了,因此一双手脚张得很大,紧紧扒着车,加上腰上有伤不敢贴车太紧,屁股看着就像是撅起来似的。

        穿着一身稀奇古怪的盗版名牌,脖子上,顶着一头不伦不类的棕色卷毛。

        段酌抬了下唇角,想笑。

        “孙哥,怎么车上还带了个尾巴回来?”拿到工钱的男人也瞧见了季眠,不由得问道。

        孙齐冷笑着扫了季眠一眼。

        男人又仔细看了看,发觉季眠腰上的问题,讶异道:“哟,还伤得挺重的。”

        “可不是吗,这臭小子想偷钱,技术不好被我逮到了。如若不然,这回老子还得自己掏钱贴给你。”

        男人愣了一下,喃喃道:“那是该打。”

        还好季眠此刻的脸是往下埋着的,两人没瞧得见他那张骤然烫起来的脸、红得跟煮熟的虾一样。

        但一直在他边上打量他的段酌却清楚地瞧见,这个不伦不类、审美吓人的小扒手,一对藏在卷发后的耳朵腾地红起来,一直蔓延到脖子根。

        他从兜里取了根烟,掏出打火机。

        “嗒”地一下点燃了。

        这一声离季眠很近,他没想到身边居然还有个人,一时间被吓到,整个身子忽地又抖了下。

        段酌咬着烟,没忍住,又笑了下。

        孙齐这才走过来,问:“大哥,这小子怎么办?”

        “不怎么办。”

        孙齐咂摸半晌,还是没明白段酌的意思。他到底是要这小子,还是不要呢?

        不过,这小子在车上跟了一路,倒还是有些魄力的。如果不是一开始偷他的东西,他没准真会劝大哥收下他。

        周围的人慢慢散了,拿到工钱的几个男人先离开,然后是段酌,最后孙齐瞅了季眠两眼,把车钥匙揣兜里,也走了。

        天渐渐黑了,没有人搭理车顶上的季眠,更没人愿意管他。

        季眠知道,段酌这是让他自己走的意思。

        可他既然跟来了这里,又怎么可能离开呢?

        到了晚上,夜幕降临,天空的星子逐渐从云层里钻出来。

        季眠这块狗皮膏药,总算是没了力气,软趴趴地从车上下来了。

        一下来,他浑身的力气好像都没了,除了趴在地上,什么也干不了。

        过了一会儿,他给自己翻了个身,改成仰躺。

        这一片街区的星空竟意外的好看。

        季眠躺在地上,看着头顶的一方天空发呆,在心里说:【系统,星星真好看呐。】

        系统:【……】

        该说他是有闲情雅致呢,还是傻呢?

        又过了许久,世界安静下来。

        季眠一点动静也没了。

        【季眠?】系统小声地喊他。

        没得到回应。

        季眠的呼吸很均匀,也不知道是睡过去还是昏过去了。

        *

        “……嗯,已经包扎过了……”

        迷糊中,有一道温柔的女性声音。

        “……帮我去药店再买瓶跌打损伤的药……用完了。”她不知对谁吩咐道。

        季眠就是在这样温柔的声音,以及某种汤料翻滚的“咕嘟咕嘟”声里醒来的。

        睁开眼睛,暖黄色的灯光在头顶的斜前方,色调令他莫名心安。

        这是一间陌生的房屋,卧室的床和厨房的灶具都在这一片空间,有些简陋,但是整体被布置得十分温馨,

        他躺在一张小床上,床的一边挨着灰白的墙面,不知是怎么被人送到这里来的。

        季眠的鼻子也恢复灵敏了,他这才发现,那翻滚着的汤料原来是正在炖煮着的鸡汤。

        他闻到香味了,混杂在无伤大雅的一丝红花油和跌打酒的味道中,是鸡汤的肉香。

        “呀!你醒了。”女人的声音有了些笑意。

        季眠循着她声音的方向,眼睛往右转了点,努力对焦后,终于瞧见了她:

        非常漂亮的一个女性。

        长而茂密的乌发被挽在脑后,低低的一个盘发,用一个木制的夹子固定起来。额边有几率零散的发丝轻垂在脸侧,有时随着女人的动作,发丝碰到耳垂,像是一个轻轻的吻。

        眉眼柔软,淡红色的唇饱,唇形很好看,五官的轮廓分外和谐。

        简直美得不像话。

        系统开口道:【她就是这个世界的女主,穆语曼。】

        季眠望着穆语曼,微微出了会儿神。

        他觉得眼前的人就像是天上的月亮一样。在月亮面前,无论什么都会黯然失色。

        “孙齐下手也太重了。”穆语曼皱起眉,“你才多大……上高中了吗?有十六了吗?”

        季眠沉默两秒,逐一回答道:“是我偷他的东西在先,他打我,也没错。有十六了,这两天就十六了。”

        穆语曼却摇了摇头,目光温和地望着他,轻轻攥住了季眠的手:“你是好孩子。我看得出来。”

        她的手指温暖柔软,但又有一股特别的力量感,带着一种坚定、深信不疑的意味。

        季眠觉得,原主喜欢上这样的女性简直再正常不过了。

        季眠觉得,他跟原本的“季眠”成了一个人,尽管他们性格迥异,但是在某些时候,他们在感情上又是共鸣的。

        “饿了吧,我给你盛一碗鸡汤喝?”

        鸡汤……

        听到这两个字,季眠肚子里的馋虫顿时犯了。

        “谢谢您。”季眠矜持地说。

        他手肘撑着床板,将上身支撑着坐起来,随后发现,他的腰上被厚厚地缠上几层绷带,伤口处处理得尤其用心。

        季眠抿了抿唇。

        穆语曼,语曼姐姐。

        他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对他这样好的人。

        被绷带裹住的地方暖融融的,这股暖流一直流到季眠心里。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

        季眠喜欢这种感觉。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