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男配稳拿深情剧本[快穿]在线阅读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扒手?”

        段酌目光淡淡扫了季眠一眼,发现这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小扒手也在看自己。

        他不甚在意地移开视线,对红毛催促般地偏了下头:“快点。”

        他表情没什么变化,但红毛知道,他让段酌等得不耐烦了,于是抓着季眠头发的手一松,连忙把人丢开。

        季眠骤然失重,整个身子“嘭”地栽倒在地上。

        【恭喜,得来全不费工夫。】系统冷声道。

        季眠迷蒙的,问:【什么?】

        【你要投靠的女主的干弟弟,那个“大哥”段酌。喏,就在你面前。】

        世上竟然真有这么凑巧的事情,季眠在心里点点头,连脸上的疼都快要忘了。

        他很高兴,说:【是么,那真好……】

        【好个哔——啊!】系统的脏话被自动屏蔽。

        它的语气转折太过突兀,季眠更懵了:【怎么了?】

        【这个红头发的是段酌手底下的,你敢偷他的东西,就相当于得罪了段酌。这下别说投靠他了,他没追着找你麻烦就算好的了。】

        【那你……】季眠有点委屈,【那你一开始怎么不告诉我,这个红头发的是“大哥”的人?】

        【……】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哼】了一声,不吭声了。

        季眠知道了,原来系统也不是万能的。大多时候也是马后炮。

        季眠想,他不能总是依赖系统。因为系统有时候也会出些馊主意。

        他的脸还贴在地上,脑子却转得飞快。

        季眠意识到,如果不在今天紧紧抱上“大哥”的大腿,那自己未来就很难再有投靠他的机会了。

        今天,他还能跟段酌面对着面。

        等到了明天他想找上门,势必要通过段酌手下人的筛选。而大概率,他会遇到这个红毛。

        他已经跟红毛结下梁子了,对方又怎么可能肯轻易饶过他,又同意让自己在段酌手底下做事?

        此时,红毛已经进了店里。他从钱包里抽出一张红票子,甩在柜台上,也不等里面的老板娘找钱,饼子拎起来就走。

        “大哥,买完了。”他走到段酌跟前,说道。

        段酌没搭腔,转身就走。

        忽地,脚腕传来一股力量,兀然拦住了他。

        那力气不大,只要他动动腿就甩得开。

        段酌侧过身,眸光瞧着地上趴着的少年,正要抬脚把人踹开——

        “……哥。”季眠两手抓着段酌的裤脚,艰涩地开口。

        季眠本来想学着红毛喊他“大哥”,但又总觉得大哥这个称呼放在段酌身上有些显老。他明明很年轻。

        一犹豫,说出口时就从“大哥”变成了“哥”。

        “嘿——这小子!”红毛瞪起眼睛,抬腿往季眠的手上蹬了一脚。

        但季眠却未松手,他死死地拽着段酌,好像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哥,我想跟着您。”因为受着伤,他声音低低的,有点喘,带着恳求的意味。

        红毛乐了,耻笑道:“我大哥是你这种喽啰想跟就跟的!?”

        季眠没搭理红毛的话,只一遍遍央求:“哥,让我跟着您吧。”

        段酌垂眼俯视着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他只问了一句:“你会做什么?”

        “我、我……”季眠脑子转了半晌,却没从原主的记忆力翻出半点有价值的东西。

        他只好答:“……我只会偷东西。”

        “我手底下从不养贼。”段酌抬起腿,踢开季眠扒着他裤腿的手,吐出最后一个字。

        “脏。”

        季眠头都抬不起来,只能趴在地上,呆呆地想:好吧,我脏,我龌龊。

        过了一会儿,他回过神来。两人已经走出去一段距离。

        完了,他们要是真的走了,他的任务恐怕就真的完不成了。

        一想到这儿,季眠不知道从哪来的力气,竟然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了!

        脸上是剧烈的钝痛,腰上则是钻心的刺痛。他想,腰上一定有两三块骨头断掉了。而且,他现在看起来一定浑身都是血和灰,很脏的。

        季眠的眼泪快要从眼眶里出来了。他拼命忍着,到底没让自己哭出来,那样好窝囊。

        他追着段酌离开的方向,往前走。

        季眠的腰直不起来了,但他愣是没依靠任何东西,就这样,双腿直立地前进。也许是太疼了,超出了他能承受的极限,身体里反而憋起一股气,撑着他一直往前。

        段酌当然知道后面有人跟着自己,但他并不在意。

        走出几百米,他在一辆略旧的灰色大众车前停下来。

        从衣兜里掏出钥匙,他按了下开关打开车门,把车钥匙重新扔给红毛,坐上副驾,关上门。

        红毛接住钥匙,闪身钻进了驾驶座。

        此时季眠距离他们的车只有几米之遥。

        汽车引擎徐徐发动,轮胎已经向前滚动了一截,车速骤然提高。

        季眠却在这时猛地跑了几步,跳到车后盖上,狠狠抱住车身。

        驾驶座的红毛愕然回头:“大哥,这小子不要命了?”

        段酌掀起眼皮,从后视镜里看着季眠的身影,一边不咸不淡地回:“嗯。”

        他没让停下来,红毛就一直没踩刹车。他小心翼翼地从车内后视镜瞅着自家大哥的脸色,小心地揣摩:他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灰色的大众车已经出了街道,上了大路。红毛到底不敢车速放得太快,连油门都没敢踩得太紧,唯恐把人摔下去出事了。

        十分钟后,车身驶出快五公里路,季眠仍然像块黏皮糖一样粘在车后盖上,粘得安安稳稳,踏踏实实,很不要脸。

        红毛猝然间想起什么,大声叫道:“大哥,这小子挂我车上,不会扣我分吧?!”

        段酌:“哦。”

        红毛:……

        真的没人关心他的死活吗?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