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惊春暴雪[先婚后爱]在线阅读 - 13 第 13 章

13 第 13 章

        孟恪也许不太耐烦,李羡猜测。但他脸上没有情绪,什么都看不出来,他这人的眼睛很少因她起波澜。

        所以直到去上班的路上,她才意识到这一点——他没跟她报备行程的习惯,所以那句话是在邀请她,或者说决定了带她去参加聚会。

        遇到早高峰,前方路口堵车,李羡指向路边,“麻烦把我放这里吧,鹏哥,谢谢。”

        “好的太太。”史鹏答道。

        李羡推开车门走下来,将羽绒服拉链拉到顶,兜住下巴。她背着帆布包,双手抄兜,快步走向两条街之后的传媒大厦。

        今天又是选题会。

        会议室已经来了几个记者,郑素素在分发早餐,李羡在家吃过,婉拒。

        没多久,主编推门进来,会议开始,挨个报选题。

        李羡电脑文档里选题不算少,但没打算争这个先。

        她知道自己这些题有多破烂。

        怀揣新闻理想的学生时代最嗤之以鼻的东西,没内容却硬要发新闻的东西。

        没办法,只有党媒稳定的大环境下,发言需要谨慎再谨慎,内外界的限制使得她想表达的东西很难完成,而kpi每个月都得完成,否则薪资会大打折扣。

        会议结束,李羡又被叫去主任办公室骂了一顿。

        “昨晚为什么不接受访人电话!”马石群将手里的文件摔桌上,吹胡子瞪眼。

        “你知道这个选题已经报了有段时间了,好不容易人家有空,你为什么不接电话!”

        “两个!人家还打了两个电话!”

        “这篇稿子完不成,你他妈来担责任吗!”

        “整个组的努力,就因为你一个人的失误,现在前途未卜,你高兴了!”

        马石群抄起茶杯,闷一大口,将茶叶吐回去,茶杯落桌,咋得咣当一声。

        李羡低头抱手站在办公桌前,跟着一颤。

        这件事确实是她的问题。

        她这两天习惯睡觉前将手机静音,开启免打扰模式,今早上班路上才看见夜里十一点半的两个未接电话。

        这个选题组里已经跟了两个周了,现在前途未卜,如果错过,她觉得自己罪大恶极。

        马石群又要骂人。

        李羡刚毕业时遇到这种事还会不服、偷偷掉眼泪,现在已经学会赶紧乖乖低头作愧疚状。

        等他骂够了,她走出办公室,腰板逐渐挺直。

        她还得去忙自己的工作。

        下午结束掉一场活动,李羡进了间城市书房写稿子,没想到正好遇见郑素素。

        郑素素说:“这么巧。”

        两个人写稿比一个人有意思得多,书房里不能说话,她们偶尔用微信插科打诨,吐槽报社,相视一笑。

        李羡任务多,破烂稿子写到脑袋麻木,盯着窗外的一颗玉兰树发呆,余光瞥见郑素素朝她笑,又看了眼屏幕,示意她看消息。

        素素:【好看吧】

        李羡摸不着头脑。

        郑素素将袖子整个撸上去,纤细白皙的腕上一串剔透的粉色水晶珠。

        李羡低头打字:【!好看!】

        郑素素嘴角上扬,发来消息:【邻居家一个小男生送的】

        郑素素:【上个周我不是发朋友圈分享了个疗愈塔罗嘛】

        郑素素:【结果他晚上就发了购物截图】

        李羡:【他在追你吧】

        郑素素:【不会吧】

        郑素素:【他太普了,我对他没意思】

        每间大学都有一群郑素素这样的人物,脸蛋漂亮,打扮时髦,穿着短裙长靴,身上许多金属饰品,每个月变幻时兴款式的美甲。

        学生时代,李羡经常幻想跟这种人换换脸蛋,哪怕只是拥有人家的自信呢。

        郑素素没在意李羡的分神,手忙脚乱挂断一个微信电话,俯身凑过来,低声跟李羡说:“他好像在这附近,非得见我一面。等等我,回来给你捎奶茶。”

        李羡一笑了之,口型说快去吧。

        郑素素走之后一直没回来,李羡坐在角落里更习惯这种孤身一人的氛围,指尖在键盘上不断跳动。

        傍晚下班时间,史鹏说过来接她下班,她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拎包出门。

        史鹏将车开到书房附近,李羡上车后坐定,习惯性查看手机消息。

        郑素素:【李老师你想喝什么口味?】

        李羡记起那句自己一笑了之的约定,赶紧道歉,说自己有事已经走了。

        郑素素:【这么着急呀】

        郑素素:【回你的三百平大house?】

        李羡:【下次我请客】

        李羡:【我哪有三百平大house】

        后面跟了一大串哈哈哈。

        郑素素俏皮地回复了个表情包,从城市书房一侧走出来。她凝视不远处刚驶出去的黑色汽车,三叉星徽和s标识在华灯下低调泛光,直到它消失在车海。

        记者这份工作没前途,郑素素也不喜欢写稿子,咬牙打了辆专车,“去清源大街9号雅逸会所。”

        会所门面装饰低调,进门过了大堂才能看出金碧辉煌的端倪。纸醉金迷,像这里的人一辈子不会踏进泥泞贫民窟一样,有些人此生不会窥见这里的光景。

        郑素素去更衣室换了身侍应生的套裙,补了补妆。领班叫她招待最里头茶室的客人,她以为今天很好运,谁知道进门就遇到纠缠。

        对方是一个过气明星,十八年前家喻户晓,如今已成了老大叔,不知道靠什么手段混进来的。

        “第一次过来吧,叫什么名字?”张俊醉醺醺,将人堵在角落。

        郑素素勉强笑着回应,胡诌自己是舞蹈学院的学生,对方得寸进尺,叫她跳一段。

        “我在工作,不方便,先生。”

        “你的工作不就是服务人吗?”

        郑素素为难。

        张俊不高兴,“老彭,你这服务员怎么回事,这么大谱。”

        彭润坐在角落桌前泡茶,看也没看,“俊哥,别为难人家小姑娘了吧,人家不跟你玩。”

        张俊脾气上来,指着鼻子对郑素素说:“不行,今儿你还真必须得跳。”

        郑素素没见过这架势,差点吓得掉眼泪。

        另有几个男人过来,来劝张俊收手或是煽风点火。

        “跳不跳?赶紧的。”

        “这么多人等你一个吗。”

        “张俊,算了吧。”

        一干人等七嘴八舌,郑素素尴尬无奈,被逼至墙角,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知道谁传来句算了吧,张俊脸色微变,后退一步,看向角落。

        郑素素浑身脱力,向下滑落。

        有人提醒她,“愣着干嘛,倒水去。”

        她立即逃离。

        真走进茶室,才发现里面还坐了两个人,刚才那么多人起哄,他们八风不动。

        “给孟先生倒茶,人家替你解了围呢。”张俊吊儿郎当走过来。

        郑素素低着头,没敢看哪个是孟先生,提壶倒水。

        骨骼纤细的两只手,提着小茶壶也忍不住颤抖,水声潺潺跌入桌面。

        “倒个水你哆嗦什么啊,真是跳舞的?”彭润笑着调侃。

        “人家亲口说了啊。”张俊将茶壶接过,放一边,把郑素素按到椅子上坐着,“坐这儿吧,看你挺乖的。”

        郑素素局促,身旁的男人眼神很淡,不怎么说话,习惯了被服务。他衣着打扮不算高调,可哪怕只是坐在这,也很难不引人注意,这是气场。

        她忍不住多看他几眼,微愣,是那天在电子科技大见过的。

        彭润在桌对面憋着笑。

        孟恪也瞧出他眼底的笑意,眼皮耷拉下来,瞥她一眼。

        他没叫她走。

        彭润意外,说叫你坐你就坐吧。

        郑素素也很意外,心底沾了蜜似的喜悦。

        “不是说好叫二嫂去陈总那玩吗,怎么到我这儿来了。”彭润说。

        二嫂。

        郑素素并不意外,看向身旁男人的无名指,上面有枚戒指。

        “她单位忙。”他说。

        彭润:“年底了还这么忙,这单位真没人性。”

        “你这儿过年也不打烊啊。”

        “我没人性。”

        两个人都笑。

        “哎,喝不喝茶?”彭润忽然问郑素素。

        郑素素点头点了一半,摇头,“不,我喝不了,老板。”

        彭润第一次有人喝不了茶,“喝不了?”

        郑素素低眉顺眼,“小时候发现的,一喝茶就整夜睡不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眼睛都是肿的。”

        “因为熬夜啊。”

        “哭的。”

        彭润跟孟恪对视一眼,手里把弄点烟器,顺着她问:“哭什么啊。”

        “其实,其实我从小是跟着爷爷奶奶生活的。我爸妈在我还不记事的时候就离婚了。我妈,我妈去了国外,去年才......”她说着说着,甚至哽咽,肩头颤抖。

        身旁男人将纸巾盒推给他,看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掌,她心头微动,泪水潸然而下。

        演技不错,故事俗了点。孟恪跟彭润交换了个眼神,都靠向座椅靠背,默不作声看她表演。

        后半段无非是自己爹不疼娘不爱,长辈生病,自己迫于生计所以出来做服务生,但没想到今天会遇见这种事情......

        孟恪实在兴致缺缺,起身离开。

        郑素素擦擦眼泪,看了看对面的彭润,咬住牙关,起身追上去。

        隆冬天气,地下停车场温度不算太高,她只穿单衣,冷风激得忍不住哆嗦,等了会儿,终于瞧见他上车前的衣摆。

        她立即迈开步子,谁知不知哪冒出来个保安,将她拦住,只得看着那辆宾利潇洒地消失在自己视线内。

        “放开我。”她沮丧推开保安,拿出手机,满屏出差通知和主任的暴怒。

        -

        晚餐时间,孟恪回到家,陈平出来接。

        客厅里摆了几瓶修剪好的玫瑰插花,花瓶五颜六色,俗得轰轰烈烈、理直气壮,想想就知道是谁的作风。

        “太太呢?”孟恪随口问。

        陈平惊讶一瞬,随后解释:“太太临时出差了。”

        孟恪脚步顿住。

        “一个多小时前才通知过来,本来都已经到家了,突然被主任派去出差,现在可能快上车了吧。”陈平说。

        孟恪从内兜掏出手机,点开消息列表,往下翻了翻。

        她的消息还停留在上次。

        指尖顿了顿,他点开对话框。

        李羡是上车安顿好之后才看到的消息孟恪问她在哪,她回复:【去桐城的高铁上】

        等了等,收到一段语音。

        孟恪:“打算在外面过年了。”

        不咸不淡的语气。

        李羡想了想,也回复语音,诚恳道:“没,最多三天,能回去过年。”

        他回了个嗯,注意安全。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