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惊春暴雪[先婚后爱]在线阅读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连城的风雪来得急,铺天盖地下了半小时,整个世界俨然被薄雪覆盖。

        咖啡店的玻璃墙起了一层水雾,水珠滑落。

        滴答。

        “这是什么......烤肠?”沈夏拍掉李羡肩头薄雪,对她拎着的塑料袋里的东西大为惊讶。

        “减肥?不爱吃?”李羡推开门进了咖啡店,在地垫上跺脚踏掉短靴鞋底的泥水。

        “当然爱吃。”沈夏不客气地抢走塑料袋,“这么大雪,还有人出摊?你在哪买到的。”

        “报社门口啊。”

        回到温暖的环境,李羡从冰封中活泛回来,坐下来点了杯热可可。

        她脱外套,“衣服不错,没人问你哪来的?”

        “问我要代购来着。”李羡说,“根本没人怀疑是正品。”

        她上午打扮得隆重,找了个洗手间摘掉所有首饰,去到报社,没有一人怀疑她这身小香风套装是高定,只赞她眼光好,要么就是要代购微信。

        “这不是瞧不起人嘛。”沈夏说。

        “不用瞧得起我。”李羡说,“夏夏你帮我看看这个。”

        “这个我看过啊,写的很好。”沈夏看着手机,“怎么了吗。”

        屏幕上是李羡前段时间做的采访,因为这件连环杀人案讨论度很高,她对嫌疑人女儿的采访阅读量很快达到了八万以上。

        服务生将热饮送上来,李羡拿小汤匙搅着自己的热可可,怏怏地看着沈夏。

        沈夏安慰:“没见报是因为跟咱们报纸调性不一样吧,又不是你的问题,这种发杂志或者做栏目肯定合适。”

        现在纸媒下行,各大报社都在探索出路,公众号是目前的网络主战场,李羡这篇采访有可能成为川阳今年阅读量最高的文章,她觉得已经很厉害了。

        李羡摇头,“主编说我三脚猫的功夫。”

        年底经常开会,今天主编给单独将李羡叫了出去,先是夸她有韧劲,嗅觉敏感,顿了顿,又说她路子有问题,做访谈时顾虑太多。

        她不明白什么叫顾虑太多。

        “你的问题都是哪里来的,从哪本书套来的?”主编问她。

        李羡脸颊立时发烫,她滚动鼠标滚轮,一遍一遍翻阅稿子,脑子里回响主编温和严厉的话语。

        主编曾经在港城丹凰传媒就职,业内享誉盛名,年纪大了,回到家乡,除了投资川阳,还在报社内坐了个不大不小的职位。

        李羡对他很尊重,也对他的批评格外敏感。

        李羡扶着自己的脑袋,喃喃自语:“我觉得自己不够专业,不够高级,所以看了好多遍布兰奇和肖·托德的采访,模仿他们写问题......主编说我得改。”

        拾人牙慧这件事显得很low,但很多事情远非教科书那样条理清晰、概念简洁。

        沈夏有点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李羡努了努嘴巴,“可你已经是我们同期里最优秀的记者了。”

        “你就宠我吧。”李羡自嘲,又笑了笑,“算了,至少我还能写。”

        “就是,你还能写呢。”沈夏视线忽然在她脸上打了个转,笑容变得暧昧,带着探究,“最近怎么样?”

        李羡明知故问,“什么怎么样?”

        “婚后生活啊。我超好奇阔太太的生活,专门搜了消息,孟总挺低调的嘛。不过以我新闻人的敏锐直觉来看,这人成熟多金,没错吧。”

        孟家钟鸣鼎食,一向行事低调,有关孟恪的消息少之又少。公开资料只说他是家里次子,年幼时鲜少在家族对外公开活动中露面,少年时代出国留学,毕业几年后才回国,一开始只接手集团业务里化工板块,后来慢慢扩大到医疗、金融,几年前入主新恒物产,坐上孟氏话事人的位置。

        无可挑剔的履历。

        “嗯......”李羡捏着杯子,灌了两口拿铁,糖加多了,入口甜发苦,她笑了笑,在沈夏看来有点欠揍,“不真实。”

        像踩在云端,不知道什么时候跌下去。

        沈夏说:“什么不真实?到手的钞票不真实还是钻戒不真实?”

        李羡下意识用指腹摩挲无名指,空空的,除了皮肤的触感什么都没有。

        “都不真实。”她说,“小时候看灰姑娘的故事,很感动。后来我看人家说灰姑娘也是贵族,否则根本不能参加舞会。”

        “有道理啊,身份就是门票嘛。”沈夏说。

        “问题是我刚拿到这张门票,就被推进城堡了。你说这门票万一是假的怎么办。”

        “瞎扯,亲子鉴定都做过了。”沈夏说,“只要城堡主人喜欢你、珍惜你就好了。”

        李羡闻言忍不住发笑。

        “你还是先说大中午把我叫过来什么事吧。”

        沈夏别开脸,斜着眼睛,讪笑着看她。

        李羡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将自己杯中的饮料一饮而尽。

        沈夏果然带她出门,走街串巷,进了一家宠物店。沈夏将临时寄存在这里的鸟笼提起来,“这不是马上年假了嘛,我得回老家,阿福没人喂,好姐妹......”

        连城下雪的冬日,天空灰扑扑像裂帛,旧城区低矮的红顶房屋雪雾中连绵。

        李羡将笼脚雕花的竹制鸟笼举高些,看着里面蓝羽青肚的小家伙,恍惚间觉得自己误入童话世界。

        -

        李羡拎着鸟笼从咖啡店坐地铁到山脚最近的地铁站,想了想打车需要花钱,还是打电话叫史鹏下来接自己。

        进家门时陈平闻声过来接她,看见她手里的鸟笼,很惊奇。

        “朋友托我照顾几天。”李羡说,“她送了一袋鸟粮和玩具,我可能没空,得麻烦你了。”

        “放心交给我吧。”陈平笑呵呵,“我就喜欢这些小东西,保证照顾得白白胖胖。”

        “你饿不饿?家里有馄饨,我去煮点。”

        “不用了,我吃过晚饭了。”

        李羡脱掉羽绒服,换了拖鞋,小心地将兜里用卫生纸包的首饰取出来,拎起鸟笼往家里走。

        “孟先生呢,不在家吗?”

        “没回来呢。”陈平跟着她,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本来以为羡羡你跟他一起出去了呢,午餐都准备好了,忽然说不回来了。”

        “我单位还没开始放年假,今天下午有个会。”李羡说。

        “哦,这样。孟先生之前肯定不知道,不然就不会让我们准备了。”

        李羡原没细想这句话什么意思,走到客厅,看见角落摆了一大束玫瑰。

        “孟先生叫准备的,应该是觉得这么久没见了,想好好吃顿饭。”

        “怎么不拿进来?”李羡说罢,朝角落走去。

        “这束质量不高,正准备丢呢,没来得及。”陈平跟上,“鸟笼给我吧,羡羡,我找个地方放下。”

        李羡将鸟笼给她,盯着这上百朵厄尔瓜多红丝绒,有些出神,半晌,决定了似的蹲下身,“别丢了吧。”

        陈平刚将鸟笼放下,闻言微愕,“什么?”

        留这一大捧玫瑰干嘛,李羡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她性格三观都不允许她眼睁睁看着这么好的花被丢掉。

        暂且这么放着吧,赏心悦目也是作用。

        李羡今天淋了雪,头发湿了又干,有点出油。

        “羡羡,好几个品牌送来今年最后一批成衣,你抽空挑挑吧。”陈平说。

        “哎,知道了。”李羡应着,回楼上洗澡。

        收拾好一切,从浴室出来,卧室没有人进,手机上有几个未接电话。

        刘红霞。

        李羡将电话拨回去,“喂,妈妈。”

        刘红霞普通话生硬,夹着乡音,语气极熟稔亲切,“羡羡,干嘛呢?”

        李羡:“我刚回到家,洗了个澡。你呢,吃饭了吗?”

        “早就吃过啦。晚上准备下去打点饭,正好医院旁边那个饺子店打折,买一斤送一斤,我买了两盒,有......三十几个吧,吃得可饱了。”

        李羡:“好吃吗?”

        “好吃啊,我叫他多给我打几种馅,什么猪肉玉米,猪肉荠菜,萝卜羊肉......好几样,都好吃,你爸也爱吃,就是打碎了......”刘红霞忍不住笑,“跟、跟喂猪似的。”

        李羡忍俊不禁,“这么好吃的话,经常去买吧。”

        刘红霞:“不打折可贵。”

        李羡:“钱不够啦?”

        “够够够,你自己留下吧,别给我打了。”刘红霞惶恐,“我卡里会有好几万,你别给我打了。”

        “那你想吃什么就买什么,别舍不得。”

        “好吧,我想吃什么买什么,你别担心。”

        李羡嗯了一声,她站在窗边,摊开手,五指白白嫩嫩,骨节匀称,刘红霞的手关节肿大,据说是因为从小做体力活。

        “你呢,羡羡,最近怎么样,是不是还经常到处跑,熬夜?”刘红霞问。

        “我挺好的,妈。”李羡说,“跑新闻虽然累,但是自由,不用坐班,我要是不不想去就可以翘班。”她欠揍兮兮。

        “你这丫头。”

        李羡只咬着唇傻笑。

        刘红霞:“我给你打电话,也没什么事,就是叫你不要担心我跟你爸,医生说别的植物人都得用管子喂流食,你爸好歹能从嘴里喂......”

        李羡吸了吸鼻子,“我爸福大命大。辛苦你了,妈。”

        “我有什么辛苦的,摊上这事。”刘红霞说,“而且你帮了家里这么多,我都不知道怎么......”

        “妈。”李羡提高音调喝止她,“不要说这样的话。”

        “不说不说。”刘红霞改口,“你跟孟先生还好吧?”

        “嗯,挺好的。他把我当曾家.....”李羡原想说把她当曾家的女儿对待,思考片刻,换了个词,“他很尊重我。”

        “嗯嗯,那就好。”刘红霞应声,她似乎有医生查房,匆匆聊了两句,挂掉电话。

        外面还在下雪,庭院灯光下大雪纷飞如碎絮。

        李羡在窗边站了会儿,走到自己睡的这一侧的床头柜前,弯腰拉开抽屉,从一些琐碎的小东西底下抽出个文件袋。

        里面有一份亲子鉴定报告。

        结论:支持曾达如是曾现棠的生物学父亲。

        她还记得这份报告出来时自己那份惶惑与行至绝境遇到光明的惊喜,于是将文件紧紧贴在胸前,揉进骨血化作护身符似的。

        看了看身后无人,李羡将报告装回去,里面还有份厚厚的文件。

        她翻开,是订婚前做的身体检查记录。

        这个体检项目之全,一度让她以为自己是待交易的货物,且是十分名贵不得出错的那类。

        门外有脚步声,李羡立即将文件装好,塞回抽屉底层,拿丝巾盖上。

        吱呀。

        孟恪进来,一眼看见她,“回来了。”

        “嗯。你去公司了吗?”她随口一问。

        “没。”孟恪答得简短,“去彭润那待了会儿。”

        他进门时脱了外套大衣,不紧不慢走去衣帽间。

        不知道是不是太慌乱,李羡浑身发烫,掌心汗津津,她起身,原想去小书房刷手机,忽想起阿福。

        孟恪解开扣子脱掉西装马甲,镜子角落女人薄荷绿睡袍裙摆轻曳。

        “孟恪......”她轻声,细听声音不大不自然。

        “现在叫老公不是更合适么。”孟恪说。

        不知怎的,李羡耳畔仿佛响起今天孟家媳妇们甜腻腻叫老公的声音。

        嗓子仿佛被胶粘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不叫就不叫吧,她想。

        想说阿福的事,但想起那两份报告,她稍稍挺直腰背,抬起下颌。

        既然他要她做女主人,她有权力决定养只鸟。

        沉默半晌了,一句话都没有,孟恪回头睇她一眼。

        他一向绅士克制,但李羡猜测他现在也许有些不耐烦。

        紧了紧手掌,她看向身旁挂满衣服的衣架,“过年要穿的衣服,你帮我挑挑吧。”

        孟恪对镜松了松领带,看着角落里薄荷色浅淡身影,视线从她肩头自上而下扫落。

        他颔首,“好啊。”

        “换上看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