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惊春暴雪[先婚后爱]在线阅读 - 3 第 3 章

3 第 3 章

        这一笑让李羡觉得自己小题大做、神经敏感,她故作懒散地松了松坐姿,低头夹自己身前的一盘青菜。

        “陈姐,把菜热一热。”孟恪丢下这么句话,起身走了。

        李羡长长松了口气,在陈平热菜前,夹起放在他位置面前的青椒牛柳。

        -

        晚饭后李羡上楼取自己的电脑。

        隔着两道门,主卧浴室传来细微水声,她望了一眼,走向另一个方向。

        衣帽间宽敞,中间设了中岛台,李羡没看到妆镜台,也没看到椅凳。她站着写了半天,索性抱电脑出门去小厅沙发坐着,打开文档开始撰稿。

        八点半,陈平上楼放热水,带她熟悉卧室的功能区,揭晓了藏在衣柜后的妆镜台。

        随后李羡去洗澡,吹干头发后换上准备好的睡衣。

        孟恪正靠在床头看杂志。

        婚前他跟李羡有过几次接触,相处时间最长的是婚礼当天。她当时换了数身服饰,婚纱旗袍,珠翠环绕,浓妆艳抹,明艳不可方物。

        到了晚上,她洗过澡卸了妆,换一身真丝睡袍,也许洗脸时没注意,香槟色前襟几块深色水渍,鬓边几缕发丝也被沾湿,贴在脸颊上,就这么带着满脸专属二十岁出头年轻人的天真稚气,全然没有在意地从浴室里走出来。

        坐在床边的孟恪先是错愕,而后哑然失笑。

        李羡从浴室走出来,见孟恪在打量自己,她莫名开始屏息,挺了挺腰,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脚步上。

        她记得新婚夜,她第一次穿蕾丝吊带睡裙和睡袍,别扭了半天才从浴室走出来。见他直勾勾盯着自己,她自我感觉良好,以为自己多漂亮,结果他说去换一件,这件湿了。

        有钱人这么爱鸡蛋里挑骨头吗。

        他说你这样湿着贴身不舒服。

        李羡哑然。

        她全程什么话也没说,他却什么都能猜出来,她在他面前像个能轻易被看透的没有隐私的小孩子。

        李羡绷着脸绕到床边,掀开自己这一侧的被子,躺进去。

        顶灯明晃晃亮眼,她伸手摸遥控器。

        “别关。”孟恪放下杂志,从身边床头柜上拿起礼品袋,递给她。

        “婚前定做的,设计师赶做婚戒,这个迟了点。打开看看。”

        蒂芙尼蓝的纸袋,黑色字母印花,他说得云淡风轻,像随手塞给她一个苹果。

        李羡迟疑犹豫。

        “不喜欢?”孟恪问。

        “无功不受禄。”李羡两粒黑亮的眼睛看着他,显得赤诚。

        孟恪哑然。

        “我们是夫妻。”他说着,捏底将袋里的首饰盒倒出来,捡起首饰盒,掀开盖,单将慢悠悠项链拎出来,“放心,不是叫你辞职的筹码。”

        李羡被戳破小心思,羞恼那么一两秒,被项链吸引注意力。

        圆圈镶钻的藤蔓款式,精致高调,贵气哆人。

        李羡不得不承认这世界上钱可以买到大多数东西,尤其是精工重巧的珠宝。

        “白送给我的吗?”她问。

        孟恪将项链搭她手腕上,皓白柔软的腕衬得金属链年轻活泼,赏心悦目,他眯了眯眼睛,语气愉悦,“本来就应该是你的。”

        又说:“不贵,戴着玩。”

        以他的身家,大部分奢侈品都在戴着玩的范围。李羡想。如果她不是曾小姐,估计现在就想跟这些有钱人拼了。

        她摊开手,素圈戒指在宝石项链的衬托下黯淡无光。

        这是她专门跑银饰店花一百五十九买的。

        “戒指呢?”孟恪问。

        “钻戒太贵了。”李羡说,“怕丢。”

        “丢了再买。”

        李羡:......

        “这个便宜,不怕丢。”她说。

        孟恪:......

        李羡拿遥控器关了顶灯,“如果我们没碰见,你打算什么时候叫我过来?”

        孟恪:“嗯?”

        李羡补充:“今天在星河雅逸。”

        孟恪反问:“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

        “等你回来之后。”

        “巧了。”他也是这么打算的。

        白问,这人昨天回来之后压根没有联系她,真是会糊弄人。李羡想。

        “这里是你家。”孟恪懒散,“不应该接你回来么。”

        “......应该。”

        李羡将项链收回包装盒,注意到吊坠背后有个字母z,应该是‘曾’的意思。

        她今天穿的是这里准备好的吊带睡袍,卧室只剩两盏小夜灯,昏暗灯光下薄荷绿绸缎的光泽很衬肤色。

        额前碎发散落,遮挡眼睛,李羡抬手撩头发,指尖穿梭在乌浓发丝间,刚涂三天的廉价指甲油脱落斑驳,像霉绿的旧墙皮。

        孟恪视线垂落,搭落身侧的指尖轻扣被面,与墙上钟表节奏一致。

        有时候他不得不面对一种现实,这位小太太完全不是他的口味。

        小别胜新婚,更何况新婚就小别。李羡懂事地将快速收拾好礼物,放到床头柜,顺便关了灯。

        身后另一盏灯也熄灭,薄被与睡衣衣料摩擦,发出窸窣声响。

        李羡呼吸一滞,慢慢躺回被窝。

        黑暗中她盯着天花板,听自己的心跳,直到旁边的人呼吸变得平稳。

        食指指尖摩挲拇指凹凸不平的指甲油,她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他没那个意思。

        -

        次日一早。

        李羡被陈平叫醒。

        “起床了,太太。”

        李羡有起床气,被困意拖拽得不想动弹,拿手机看了眼时间,才七点半。

        她前两天跑新闻熬了几个大夜,好不容易今天的活动十点才开始,原想晚点起床,没想到还是被叫醒。

        可她太困了。

        眼看着李羡闭上双眼又要睡过去,陈平急得直推她,“快起床吧太太,先生要不高兴了。”

        李羡唇角抽搐了一下,缓缓睁开眼睛。

        她带着比鬼大的怨气起床洗漱,下楼时孟恪已经在餐桌边吃早餐了。

        他淡淡瞥她一眼,发现她穿的还是昨天那身衣服,没说话。

        李羡怀疑他是真的不高兴了,至于原因么——他喜欢极端自律精致的漂亮女人,但孟太太不是这种人。

        没办法,丰厚的利益和自己的口味中间,他得舍弃一样。

        李羡忽然有种找到他精英、优越的人生中的某处裂隙的感觉,一大早起床郁结的心气散开,她心安理得地坐下来吃早餐。

        孟恪看她优哉游哉,音质更冷淡,“今天上去吃晚餐。”

        上去的意思是上山顶去。这座山俯瞰连城cbd,山上建了数栋别墅,其中孟家主宅建在山顶,孟恪爷爷,也就是上一代孟氏话事人住在那。

        “知道了。”李羡说,朝他一笑,眼神明朗。

        孟恪没搭理她。

        早餐过后,李羡收拾包出门,才想起这栋房子建在山上,虽然不是最高处,也与山下最近的地铁口有段距离。

        百度地图显示走过去要四十七分钟。

        她自己有辆代步车,曾家长辈送的礼物,昨天嫌堵没开。早知道开过来,也就不用这么为难了。

        李羡犹豫着要不要回去跟孟恪开口借车,就见一个三十岁出头面相憨厚的男人走过来。

        “太太,我叫史鹏,是您的专车司机,负责接送您上下班。”

        李羡看到他身后的黑色汽车,大喜过望,“不用不用,我自己开就行。”

        李羡从史鹏手里接过车钥匙,一路开到活动现场,活动还没开始,同事也没到。

        她找了个角落放包,习惯性拿手机镜头记录现场。

        没多久,同事也赶到:“今天这么早呀李老师。”

        “早,郑老师。今天早起了一会儿。”李羡嗓音温润。

        郑素素说:“一大早上听见你说话,我这出差回来熬了三天大夜的怨气都没了......你好香啊,用了什么香水?”

        郑素素拱着鼻尖,在李羡肩头嗅来嗅去。

        “我没用香水。”李羡摸不着头脑,自己低头扯过衣领闻了又闻,“可能是洗发水的味道吧。”

        昨晚洗澡时看不懂那些瓶瓶罐罐上的英文法文,胡乱用了几样,沾染满身馥郁香气。

        郑素素问:“什么洗发水这么香,有链接吗?”

        “不是我买的。”李羡说,“我也不太认识。”

        “好吧。”郑素素说,“哎对了,听说你结婚了,太低调了吧,我都不知道,怪不得你上个周请假没来呢。恭喜啊。”

        李羡的结婚对象与原来的圈子八竿子打不着,为了避免麻烦,她很少透露相关信息,以至于同事疯传她嫁了个tony老师。

        不知道孟恪知道后会做何感想。

        李羡说同喜同喜,顺便跟郑素素拉开距离。

        “哎,李老师,新郎是本市人吗?你这么优秀,新郎应该也不差吧?”郑素素笑嘻嘻试探。

        “普通人而已啦。”李羡的视线在人群中逡巡,锁定某个人后快步走过去,“张经理......”

        郑素素只能住口。

        活动结束后,李羡趁吃饭的功夫蹭场地写稿子,中途管家楼叔联系她,问她什么时候方便回她的出租屋收拾东西。

        李羡下午没什么事,吃过饭后便往那里赶。

        下午四点半,东西收拾完毕,李羡将汽车钥匙交给楼叔,表示自己有车,楼叔先行离开。

        李羡一个人留下来慢悠悠跟自己的出租屋道别。

        李家在连城附近的一个小城市,毕业以后李羡独自在城市里打拼,辗转搬过好几次家,在这里才住了四个月。

        这里留下了一些几乎全新的洗浴用品和锅碗瓢盆,她舍不得丢,提前跟合租室友打了招呼,对方很乐意接收。

        全部收拾妥当后,李羡拿着自己的车钥匙下楼,却注意到楼道对面停了辆低调的黑色劳斯莱斯。

        她脚步稍一停顿,那车里的司机就推门下来,恭敬地朝她颔首。

        李羡四下看了看,拎着钥匙走过去,敲敲后排车窗。

        里面的男人看她一眼,车窗缓缓降下。

        “我的车还停在那边呢。”她那自己的车钥匙指向另一边。

        孟恪说:“叫司机开回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