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宜室宜婚在线阅读 - 9 宜室09

9 宜室09

        从楼上下来,贺境时回了二楼卧室。

        他的房间在左侧拐角,推开门,窗户正对着别墅后花园,落日映入房间,给冷白调的装饰笼罩上了一层暖色的光芒。

        深灰色沙发与落地窗并成直角,上面蜷缩着一团身影。

        贺境时脚步微顿,停在门口。

        须臾,他放轻动作过去将手里的两只盒子放下,而后转身行至沙发跟前,目光落在宋宜禾身上,弯腰将滑落的毯子给她拉好。

        两人间的距离缓缓靠近。

        这间屋子贺境时很久没回来住过了,虽然每天都有阿姨打扫,但不免还是会冷冰冰的。

        或许是错觉,又或者,是因为宋宜禾。

        贺境时闻到一股淡淡的,以前从未有过的和煦花香。

        看着宋宜禾毫不设防的睡颜,他伸出手,在即将触碰到对方嘴唇时,又冷不丁停下。

        悬空了阵子,指尖隔着极近的距离,沿着她的侧脸轮廓缓缓滑过。

        喉结微滚,贺境时扬了扬唇角。

        宋宜禾这一觉睡得极沉。

        或许是昨晚过敏带来的连锁反应,这会儿正是困倦疲惫的时候。天色渐渐沉了,她仍然没有醒来的迹象,贺境时看了眼时间。

        七点一刻。

        如果留在老宅住,今晚两人势必会睡在一起,贺境时没犹豫,将宋宜禾打横抱起。

        下了楼,迎面撞上苏丽媛。

        老太太瞧见他这贴心模样偷乐,掩唇压低声音:“今晚不留宿啊?”

        贺境时摇头:“下次。”

        苏丽媛:“那路上注意安全。”

        一成不变的结束语说完,贺境时提步要往出走,可谁知苏丽媛忽然拦了一下,凑近他耳畔:“下午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什么?”

        “就是那个。”

        老太太朝他挤眉弄眼。

        贺境时愣了会儿,顿时明了,唇边扯起一抹无奈的笑意:“真的您又有何高见?”

        “你心里有数,我就放心了。”苏丽媛像个小顽童似的,朝他眨眼,“我能不能尽快抱上孙子,一切就都看你的了。”

        “……”

        明明下午还在怀疑他不心疼宋宜禾年纪小而恼羞成怒,这才不过片刻,小老太太就又见机行事的变了说辞。

        贺境时随口应了声。

        临出门前,又被苏丽媛提醒了月底家宴,让他跟宋宜禾早早空出时间。被目送着离开,贺境时轻缓地将宋宜禾放进车后座,系好安全带,才让司机开车。

        回家的途中畅通无阻。

        像是抱上了瘾,平时将分寸拿捏得手到擒来的贺境时,这次一反常态地连下车都没喊醒宋宜禾。一直到回到卧室,将人放到床上。

        贺境时久久没有抽回手,腰背弓起,扶住宋宜禾后背的掌心微微挪动,撑在身侧。

        盯着她薄薄的眼皮,贺境时忽而笑了。

        “还没睡够?”

        “……”

        安静的房间里无人回应,沙沙的风声卷着窗帘起起落落,贺境时分出余光扫过,视线又重新落回到宋宜禾微颤的睫毛上。

        等了两秒,他没再继续戳穿。

        贺境时挑了下眉,唇边勾着笑,而后直起身,心照不宣地离开房间。

        咔嗒一声。

        卧室门被很轻地合上,夜风呼啸,摇曳的纱帘不知被荡起几圈,直到凉意布满全身,确定房间里只剩她一人,才悄悄睁开眼。

        几秒后,她偏头朝卧室门口看去。

        其实早在上车前她就醒了。

        只是长这么大,宋宜禾从来没有被公主抱过,甚至是拥抱都很少。所以在途中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边觉得突然醒过来会让彼此尴尬,一边又有些贪恋那样的温暖。

        闭着眼,悄悄回味了好几遍。

        直至车子缓缓停下,她原本想在刹车时假装被晃醒,可司机没给这个机会。还不等到想出对策,她又一次被贺境时揽入怀中。

        宋宜禾慢吞吞地坐起身,揉了揉眼。

        时至现在,她仍旧不清楚找上贺境时结婚这件事究竟是对是错。

        只是这一刻觉得,倒也不坏。

        -

        隔天是周三,宋宜禾约了面试。

        江阳传媒是家汇集图书、报刊、出版发行以及版权贸易为主要经营的公司。

        因着内推岗位是国际部编辑,次日她恶补了整天的相关知识。

        除却早中晚饭,几乎没跟贺境时见面。

        头天晚上的情况还历历在目,只是两人似乎都有意维系和平,无人提及。

        周三早晨,宋宜禾七点半就出了门。

        在江阳传媒面试完,已经是十一点四十。二面是当场出具结果,她又在会议室外等了半个小时,以邮件的形式发送到邮箱。

        看着入职须知,宋宜禾松了口气。

        想到之前三催四请都等不来培训通知的豫安,她才明白或许有些事开始就注定了结局。

        宋宜禾没再多想,她今天跟学姐约了饭,收拾好东西起身时,忽然看到许久没有人冒泡,而早已沉寂的微信小群忽然弹出新消息。

        鱼:【宿舍没人吗?】

        鱼:【刚才宿管阿姨把电话打我这儿来了,说楼下投诉,我们阳台水管爆了。】

        见状,宋宜禾的脚步停了停。

        很快群里另一个室友紧跟着回复,说在外地培训,剩下两位始终没什么动静,宋宜禾刚刚提步,就看到一号床发了个定位。

        fly:【我这会儿在东二环呢,赶过去指定来不及了。】

        fly:【不好意思~】

        秦钟意:【哦,我跟禾宝没钥匙。】

        鱼:【?】

        鱼:【钥匙呢?】

        秦钟意:【不知道被哪个小瘪三偷偷拿走的,拿走也不吭声,害得我最近住家里。】

        fly:【你骂谁呢?】

        秦钟意:【谁应骂谁喽~】

        阴阳怪气了一通,秦钟意仿佛觉得心有不甘,又唰唰往群里扔了几张截图,全是那天晚上给宋宜禾看过的内容。

        其实一号床早在聊完后,就眼疾手快地单删了秦钟意,可没想到她居然截了图。

        两人顿时在群里闹得不可开交。

        宋宜禾也没料想到会演变成这副模样,得知都过不去,她一时顾不上群里的战况,拦了辆车匆匆往学校赶。

        坐上车,她正在跟宿管阿姨交涉,恰好学姐打来电话。

        宋宜禾差点忙飞,这才想起约的饭局,愧疚地连声道歉:“不好意思啊学姐,我这边临时突发了点不可逆的状况,得马上回趟学校。等我入职请你吃饭。”

        好在学姐性格直爽:“行,没问题。”

        一路匆忙赶到宿舍,宋宜禾找到提前约好已经抵达楼下的开锁师傅,在一楼窗口做完登记,领着她朝三楼爬。

        “你可算是来了,再晚点过来,我们都要找人直接给你撬锁了。”

        “抱歉阿姨。”宋宜禾想到室友在群里说的,决定先问一句,“楼下淹得很严重吗?”

        宿管阿姨拿着登记本,叹了口气:“好像是顺着水管给人家沿着阳台顶子漏下去了,幸亏他们没在外头放东西,不然还得赔钱。”

        没想到这么严重,宋宜禾一时头疼。

        走到302门口,等开锁师傅翻工具的过程中,她的手机接入一通电话。

        那头传来秦钟意的声音,语调中带着怒其不争:“我就知道,到最后肯定又得是你去善后。她们几个就是捏准了你这性子,所以才总让你干这干那。”

        宋宜禾:“那不然怎么办呢。”

        秦钟意:“谁拿钥匙谁去啊!”

        “我没想那么多。”宋宜禾只想尽快解决,紧接着岔开话题,“对了,我今天面试通过,下周入职。”

        大概是意识到她不想继续聊起这件事,秦钟意顺着她的话:“禾宝你可以啊!什么时候发工资,不得请我小小吃一顿?”

        听她的笑声,宋宜禾笼罩着阴霾的心情好了不少,跟着笑了一声:“请你吃大餐。”

        “君无戏言啊!”

        正要接话,开锁师傅已经利索地将门打开,回身跟宿管阿姨说着什么。宋宜禾捂着听筒,压低声音:“先不说了,我去看看情况。”

        “那我现在出门过来。”

        “不用。”宋宜禾温声一笑,“你来也得一个多小时,麻烦。”

        秦钟意家在另一个区,这会儿下班高峰期,不管开车还是坐地铁,过来都不容易。

        挂断电话,她给开锁师傅转了钱。

        宋宜禾跟在宿管阿姨身后,刚朝里走了没两步,看见靠近阳台门框的位置明显蓄了滩水,而紧闭的那扇门外更是重灾区。

        由于楼下的关水阀门接头风化,直到阿姨蹲下关闭了室内阀门,水管裂口处不停喷水的地方,才终于有了停止的迹象,水花渐弱。

        再次跟阿姨道了谢,宋宜禾送她离开。

        这个点学生都去了餐厅吃饭,楼内空空荡荡的,偶尔门外响起脚步声,带着幽幽回音。

        宿舍一片狼藉,尤其是宋宜禾床下。

        积水淹没了好几双鞋,连带她摆在架子底层的几本书也没能幸免,临走那天洗的床单被套,也因为突然炸裂开的水管而打湿。

        看遭殃的都是自己的东西,宋宜禾忽然庆幸来的是她,否则又要不可避免地麻烦别人。

        将地板收拾的差不多了,宋宜禾给秦钟意拍了张照片。

        秦钟意立马回:【牛逼!!】

        宋宜禾抿唇笑了声,将头发别在耳后,她拿着抹布走到阳台。或许是累的脑子转不过弯了,她忘记阿姨关闭了阀门。

        伸手拧开水龙头的那一瞬间。

        滋滋两声,不知道从哪里冒出的残水,忽然从裂口处喷射而出。

        下一秒,胸口顿时一凉。

        为着今天的面试,宋宜禾特意穿了缎面的白色衬衫,这会儿几柱水花弄湿了领口与胸前的布料,太阳光一照,顿时印出里面胸衣上的小雏菊。

        对面就是男生宿舍楼。

        她背过身,连忙拉上门进了卧室。

        抽了几张纸擦了擦衣服,可晕开的水渍就像坏心情,从得到群消息通知就一直存在着,直到此刻突然如洪水决堤蔓延。

        手机在桌上响了一声。

        宋宜禾心不在焉地偏头看过去,发现是条手机余额欠费通知。

        正打算找条干毛巾擦擦脸,她听见半掩的宿舍门外突然走过两个大三的学生,脚步轻快,兴致高昂地说着口中的趣事。

        声音逐渐消失,宿舍又重回寂静。

        宋宜禾慢慢低下头。

        情绪倏然在这瞬间崩盘,明明她已经孤单了这么多年,以前这些事也都是自己一个人去做,可今天不知怎么回事,低落的心情仿若终于得见天光,张牙舞爪的格外泛滥。

        身后是明亮而喧嚣的大学校园,她忽然迟钝地意识到,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迫切地,急需要有个人能在此刻来陪陪自己。

        突然这个时候,微信提示音再度伴随着震动响起,门外同时有人敲了门。

        宋宜禾心头一颤:“……”

        两道短暂的动静好似错觉,她盯着门板看了会儿,下意识摸来手机,点亮屏幕、解锁、打开微信,图标弹出的那瞬间,映入眼帘的是贺境时的消息。

        贺境时:【开门。】

        呼吸刹那间停滞。

        某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倏然浮现,宋宜禾再度看向门口,动作先了理智一小步,等她反应过来,手已经握在了门柄上。

        顺势一拉,门板缓缓打开。

        外面的场景如同画卷被展开,一帧帧徐徐闯入了宋宜禾的眼。

        贺境时穿了件黑色薄卫衣,垂落在腿侧的手里捏着外套,帽檐压得有些低,走廊灯光汇聚在头顶,大片阴影落在他的半边脸。

        眉眼间含着意气风发的明朗,站姿慵懒。

        他身后还跟着刚打过交道的宿管阿姨。

        宋宜禾神色微怔,看见对方的刹那间就想起自己的状况,不自觉地要去捂胸口。

        只是胳膊刚抬起,贺境时也蹙着眉头扬手,裹着浅浅薄荷味的外套迎面遮住她的视线,眼前光线霎时变暗。

        而后手腕一热,她被人牵住。

        宿舍门从里面合住,紧跟着一只手极轻地扯下盖在她头上的外套。

        宋宜禾反应温吞地看过去,只见贺境时扫过她略显狼狈的妆容,眼皮一跳,表情看上去极其不悦:“谁欺负你了?小可怜。”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