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宜室宜婚在线阅读 - 7 宜室07

7 宜室07

        “我又没说话。”

        “你慌什么。”

        贺境时说完,两人同时安静下来。

        私人诊所的门大开着,吹进来的风卷起了宋宜禾的发梢,大概是羞窘,她的睫毛不停颤抖。贺境时的手没来得及收回,扬起的长发掠过他指节。

        浅浅的花香萦绕在他鼻息间,绵密的暧昧感瞬间滋生。

        见贺境时不再吭声,宋宜禾心头惴惴,完全没想到第一次见那东西是在这样的场合。

        更没想到,昨晚才刚斥了秦钟意,今天就因此而丢脸。

        不知道贺境时是怎么想。

        但宋宜禾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感到轻松,甚至尴尬到无地自容,连头都不敢抬。顶着对方目不转睛的凝视,带着微微灼热,仿佛要刺穿皮肤一般。

        宋宜禾收拢手指,掐着掌心。

        而贺境时看着她不自在的表情,眼神微转,瞥见自己的指尖穿过她头发,亲昵而紧密,唇边控制不住地扬起些微弧度。

        随后收手,若无其事地后退一步。

        他问:“现在感觉怎么样?”

        “什么?”

        宋宜禾不明所以地看向他。

        扫过她红扑扑的脸,贺境时眼神微闪,打趣道:“生病了不吃药就能好?谁讲给你的歪理。下次不舒服自己跟我说,证都扯了,我不可能拿你当无关紧要的人。”

        没想到他突然说起这个。

        宋宜禾怔住:“……噢。”

        听她乖乖应下,早起从周姨口中得知她过敏的躁郁终于散去,他又耐心问了句:“所以还有哪不舒服吗?”

        耳膜被他的温声充斥。

        撞进贺境时隐约带着纵容意味的眸光,宋宜禾凌乱的情绪被抚平,复杂滋味一时难以形容,是她过往数年从未经历过的波澜起伏。

        敛起思绪,她摇头:“没有。”

        贺境时嗯了声,重新折回去。

        等他离开,宋宜禾才彻底从被抽干空气的氛围中剥离出来,膝盖略微发软,她撑住旁边的铁架子,松了力道,重重吐出一口气。

        想到贺境时刻意岔开的话。

        宋宜禾垂下眼,真的是太丢人了。

        所幸他没再雪上加霜,否则只怕未来很长段时间,她都没办法坦然自若地面对贺境时。

        买完药后,两人沿着原路返回。

        一路上都没人说话,宋宜禾的余光频频扫向贺境时,对方跟在她身侧,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并没有被诊所突发的状况所影响。

        她平视前方,也在这一秒逐渐平息了内心的兵荒马乱。

        贺境时跟着收回眼,扬了扬唇角。

        姿态随意地点开主页的某个软件,翻了翻内容,微信忽而弹出消息。

        是老太太发来的语音条。

        贺境时原本想转成文字,手指一滑,对方极度不满的声音从音筒中扩放了出来:“你到底什么时候让我见见宝贝孙媳妇儿!不是说好尽快给我带回家的吗?!”

        “……”

        这条语音来得猝不及防。

        老太太的语调带着质问与不爽,拔高的声线里,能窥见一丝数次被人失约的恼意。

        宋宜禾脚步一滞。

        贺境时的眼风不动声色地扫过她,唇边挑着笑,举起手机语调闲闲地回应:“我又没说不让见。这不是您那宝贝孙媳妇儿今早生病了,怕您看了担心。”

        这话仿若故意在说给她听。

        宋宜禾屏住呼吸,转头看过去。

        察觉到目光,贺境时也缓缓侧过脑袋,居高临下地盯着她,很轻地抬了下眉头。

        分明他们谈论的对象是自己,只是看样子贺境时似乎并没有要主动开口的打算。对上他的眼,宋宜禾攥紧袋子:“是你奶奶吗?”

        “嗯。”贺境时晃晃手机,“要见吗?”

        这几天的行程令宋宜禾缓不过神,听贺境时的口吻,大概是想将决定权交到她手上。

        宋宜禾没怎么迟疑,点了点头。

        忸忸怩怩不是她的作风。

        况且结婚了,早晚都得见。

        可谁料贺境时却抬眼打量了她一会儿:“可别勉强,老太太那边还能再缓缓。”

        宋宜禾莞尔:“嗯。”

        “噢。”贺境时垂下眼,在手机里发送了什么,几秒后,他慢条斯理地笑起来,“我还以为自己见不得人。”

        “……”

        不知道他从哪儿得出这个结论。

        但想到前段时间在宋星瑶面前的对话,宋宜禾还是决定好好解释一下:“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告诉宋家,只是单纯因为,我想看三叔吃个瘪。”

        “……”

        “跟你没什么关系的。”宋宜禾柔声道,“况且是你帮我,我感激都来不及。”

        又怎么会觉得他见不得人。

        听她说完,贺境时眼底的兴味更浓了几分:“你也会想看人吃瘪?”

        宋宜禾诚实道:“我不是圣人。”

        旋即,贺境时拖着腔调应了一声。

        察觉到回应的内容跑偏,宋宜禾顿了顿,迅速将话题收尾:“所以你不要多想。咱们结了婚,法律意义上就是一家人,该尽的义务我一定会做到。”

        如果是履行属于妻子的义务。

        宋宜禾清了清嗓子,又添加了一句:“在我可以接受范围之内。”

        须臾前她红脸的模样还历历在目。

        可冷静下来,小姑娘的话语就又变得官方,客气而礼貌。

        贺境时笑意散去,眸间情绪渐隐,没什么表情地看了她几秒。

        唇线平平,而后兴味索然地嗯了声。

        两人一前一后进门。

        盯着她的背影,贺境时移开眼啧了声。

        抬手拽了下领口。

        ……

        回到家,宋宜禾简单吃了些东西,接了杯温水,将药喝完以后,见贺境时在走廊外打电话,应该是在跟家里商量见面的事儿。

        她坐在沙发等了片刻。

        几分钟后,偏门被推开。

        贺境时过来坐到她旁边,开门见山道:“下午跟我回趟老宅?”

        “这么快吗?”宋宜禾愣了愣,又很快答应,“我随时都可以的。”

        贺境时翻出照片递过去。

        宋宜禾接过手机,迟疑地看着屏幕里的人:“这是?”

        “我继母。”贺境时说,“晚点可能会碰到,至于我妈那边找时间再说。你先眼熟下这几张照片里的人,免得认错,不过也不用害怕,到时我会跟在你身边。”

        像是被赋予了重大任务。

        宋宜禾坐直上半身,捧着手机认真地翻阅着相册,偶尔看的时间长些,贺境时会迅速介绍。一直看到最后,两人都没发现彼此距离被拉近。

        目光轻触,视线忽而在空中缠绕。

        贺境时视线莫名下移,又率先退开,清了清嗓子:“有什么想问的吗?”

        “没、没什么。”宋宜禾卡顿了下,“对了你继母这边……”

        闻言,贺境时有一瞬间没有立马明白她的问题,思路断了两秒,才又重新接上:“我继母人很好,她不会为难你的。”

        “真的吗?”像是听到假情报,宋宜禾怀疑,“可我怎么听说不太好相处啊。”

        贺境时不知道她从哪儿得来的消息,顿了顿:“你放心好了。”大概是觉得这几个字有些空,他收回视线的同时,补充了句:“有我在。”

        “……”

        第二次听到这样的话,宋宜禾的反应倒没有之前那么大,只是贺境时言辞笃定,她也跟着心里踏实了些。

        又说了会儿别的,她忽而想到登门礼。

        贺境时直言:“我已经让人备好了。家里几个长辈都比较挑剔,还是我来准备吧。”

        “可这实在太麻烦你了。”想到之前去看爷爷,对方也是这样妥善地置备一切,宋宜禾愈发过意不去,思索片刻给出对策,“或者我出钱吧,总不能什么都让你做。”

        贺境时点开两条未读消息,随口道:“贺家没有让女人花钱的先例。”

        “……”

        宋宜禾一噎,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见她终于闭了嘴,贺境时眼尾浮现一抹笑痕,正要再开口,看到周姨从楼上下来。喉结微滚,他收起手机顺势朝宋宜禾凑近,压低的声线划过她耳畔:“那就当欠我人情了。”

        “以后记得还回来。”

        玉石般清朗的嗓音游荡在耳边,呼吸微微拍打在她脸颊,调笑意味的话语如同带了勾子,不轻不重地在宋宜禾的心间挠了一把。

        她的心跳倏然空拍:“你……”

        余光中,年轻男人的面庞清俊出尘,靠近时也依旧牢牢把握着分寸,半点儿也没碰到她。鼻梁高挺,薄薄的唇角弯着,这个提议仿佛令他极感兴趣,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嗯?”贺境时追问,“行不行?”

        宋宜禾喉咙发紧,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他。

        往后撤去,贺境时也随之站起身,声线愉悦:“那我出去一趟,下午回来接你。”

        大门发出轻轻的碰撞声。

        宋宜禾回神,下意识捂了把发烫的脸。而贺境时的存在感还如影随形,倘若再多逗留几秒,翻涌起的热浪能立马让她溺毙。

        -

        下午四点五十,宋宜禾准时下楼。

        午休了两个小时,她的精神好了不少,接到贺境时电话,她迅速跟手机那头的hr约好面试时间,换了鞋子出门坐上车。

        “过去吃完饭就回来。”贺境时偏头看了眼她亮着的屏幕,指尖轻扣,“你在忙?”

        宋宜禾顺着他的目光低头,腕骨稍转,切出聊天框跟他解释:“我约了后天的面试。”

        “哪家公司?”

        “是一家传媒大厂。”宋宜禾说了名字,“同专业学姐内推的,听说还不错。”

        闻言,贺境时不置可否地颔首,目光依旧落在她的手机上。

        宋宜禾轻搓了下指腹:“怎么了?”

        “我在想。”贺境时翻出二维码亮给她,上身稍侧,手肘抵着中央扶手,掌心托腮看向她,“作为情投意合的新婚夫妻,领证十天却还没有加微信,这是不是有些不太合理。”

        “……”

        宋宜禾抬头,没忍住笑了起来。

        这两天他们住在一起,不需要任何联系方式,以至于宋宜禾也忘记了这一茬。

        耳边回荡着贺境时疑问的语气,她再度忍俊不禁,点开手机扫了扫。

        添加好友成功。

        宋宜禾的嘴角抿出浅浅的弧度,两颗梨涡若隐若现,傍晚的阳光透过车窗从外面直射进来,映得她甜软的笑容晃眼夺目。

        睫毛低垂,跳跃着金黄色的光晕。

        就像初见时,她分给他的橘子味的糖。

        贺境时的视线勾勒着她的眉目,直到手机震动,他缓缓抽回游离的思绪。

        贺家老宅距九州湾很近,车子行驶不到十五分钟,右拐进入满春堂,停在别墅门口。

        院里站了三四个人。

        石子路旁立着两个看起来一般大的男生,身后的台阶上,老太太穿着绛紫色毛衣,银发被盘在后脑,戴着珍珠项链,优雅贵气。

        她身侧还站了位稍稍年轻些的女人,是贺境时那位不婚主义的姑姑。

        面庞姣好,唯独神色不耐。

        看到眼前这一幕,宋宜禾原本做好的准备,在这一刻稍稍打起退堂鼓。

        她咬了咬软肉,下意识回身找贺境时。

        然而刚刚太过专注的观察,令她忽视了身侧开门的动静声,人已经下了车,绕过车尾走到窗外,熟稔地拉开门。

        怎么这就要下车了呢。

        心口一紧,宋宜禾慌乱地看向他。

        “可以吗?”

        贺境时低声询问,盯着宋宜禾脸上肉眼可见的紧张,给她俏丽的面庞笼罩上几丝阴霾。

        似乎不应该这么快的。

        脑间划过这个念头,贺境时暗暗轻叹。

        但宋宜禾显然只是觉得有点突然,这会儿听到他的声音,她已经平静了下来。

        压制住仅剩的局促,她正要下车。

        贺境时弯下腰,双手撑在膝头,安抚意味极其浓郁地与她平视,开了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如果害怕的话,我现在立马上车。”

        宋宜禾觉得莫名:“去哪儿?”

        “带你回家?”

        噗嗤一笑,被他孩子气的反问逗乐。

        宋宜禾提在心头的那口气倏然散了散,紧绷的四肢松缓下来,嘴角露出几丝弧度。

        看向庭院内等候的几人,远远看到老太太笑眯眯的脸,宋宜禾说不出拒绝的话。

        她暗自打了打气:“走吧。”

        但贺境时仍旧保持着原先的姿势,伸出手,难得露出为难神色,挠挠眉头,掌心朝向她:“他们都在看,牵个手?”

        耳边静谧无声,年轻男人在她眼前弓身,目光专注,用此前从未出现过的谦和,试图抚平她的无所适从。

        宋宜禾心念微动,搭进他手掌。

        随即感受到一股温热的力量紧握住她,宋宜禾被轻轻带着下了车。垂眸看去,只见贺境时扣着她的手,拇指陷入手背骨节的凹槽中。

        严丝合缝地牵着她。

        贺境时察觉到宋宜禾的侧目,也同样低垂下眼帘,手指没什么力道地蹭过她的皮肤。

        唇角勾起,声音微哑:

        “这样就不会害怕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