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宜室宜婚在线阅读 - 4 宜婚04

4 宜婚04

        解决完称呼,宋宜禾松了口气。

        缓下力道往后靠时她才发现,掌心潮湿,脊背也有些许热意。她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刚居然在紧张,甚至比论文答辩抽到最严厉答辩小组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喉咙吞咽,她润了润干涩的嗓子。

        想到贺境时那声回应。

        宋宜禾舔了下唇,不经意地朝他看了眼。

        接连多日绵绵小雨,江北整座城都被笼罩着一层挥不开的雾霾,今早秦钟意回宿舍,嚷嚷着好冷的声音还近在耳畔。可车子在开上水荆街时,天光忽而大亮。

        车窗外四处都是这场雨带来的积水,明媚的阳光穿破云层,熙熙攘攘地洒在人群里。

        水面波光粼粼。

        一部分耀眼的暖阳斜射进玻璃,跌落在贺境时的眉眼间,令他偏头朝外看的脸一半在明一半在暗,睫毛在下眼睑打落浓密的阴影。

        盯着他清俊的轮廓,宋宜禾莫名出了神,只是思绪还未来得及具象化,察觉到这目光的贺境时缓缓转过头来。

        漆黑的瞳孔一瞬不瞬地回视她。

        宋宜禾心尖一颤,手指不受控制地攥紧裙摆,带着偷看被抓包后的尴尬,她很轻地抿了下唇:“怎么了?”

        话音刚落,车子缓缓停在疗养院门口。

        而宋宜禾对此毫无所觉。

        贺境时不再看她,轻抬下颌:“到了。”

        他没有戳穿,宋宜禾反倒愈发尴尬地哦了声,背过身懊恼地拍了下额角。

        下了车,两人并肩而立。

        司机从后车厢拎出一早准备的礼物,贺境时接过来,看向宋宜禾:“咱们在车上说的那些,你应该都还记得吧?不要露馅。”

        宋宜禾盯着他的领口,点点头。

        疗养院内部宽阔,从大门进入后,经过一系列的休闲娱乐区域,才到后方的居住楼。四层小洋楼被丛丛花草包围着,墙壁外观是令人眼前一亮的草绿色。

        两人穿过长廊。

        宋宜禾忽而看到一人,停在原地。

        顺着方向看过去,四四方方的围棋盘右侧,坐着位身穿中山装的老者。

        面庞严肃,一丝不苟。

        盯着对方看了几秒,宋宜禾低下眼深吸了口气。

        听到动静,贺境时看向她。

        “紧张?”

        宋宜禾仰头与他对视,心跳得有些厉害:“以前大哥他们做错事情,爷爷会打人的。”

        闻言,贺境时扯了下嘴角,眼尾弧度稍稍勾起:“我都不怕,你在担心什么?”

        这话倒也是,毕竟是贺家最受宠的小公子,爷爷不看僧面,也不应该今天当众做出什么过激行为。被他言简意赅的两句话安抚了情绪,宋宜禾提步。

        谁知胳膊又忽地被拉住。

        宋宜禾低头去看,只见贺境时抬起小臂递给她。这是个极其突兀的姿势,但想到在车上,他特意叮咛的话,宋宜禾思绪稍转,默契地挽住了对方。

        下了楼梯,朝围棋桌走去。

        就在快接近宋老爷子时,宋宜禾听到身边的人淡声说了句:“不用害怕。以前你怎么来看望爷爷,今天照旧怎么样,有我在。”

        “……”

        宋宜禾眸光轻闪。

        “有我在”这三个字的分量太沉。她跌跌撞撞二十多年,有亲人,有朋友,可第一个说这话的,却是相识不久尚不熟悉的新婚丈夫。

        她挽住贺境时的手本能地蜷了下。

        待他们走近,宋老爷子这盘棋局已经临近尾声,黑棋吃掉白子,大获全胜。

        见宋宜禾一并过来,他并未多说什么。

        回到二楼,三人进了茶室。

        宋老爷子净过手,坐在主位,招呼他们坐下。他从始至终的态度都极为平静,如若是外人,或许真的会被此而蒙蔽,可宋宜禾在他身边待过整整五年。

        越无波澜,就越是动怒。

        宋宜禾坐在往日里常坐的小板凳上。

        双手交叠放于膝头,小心打量。

        可这次宋老爷子看上去却显得尤为异常,洗茶时聊了宋宜禾的学业,聊了贺境时最近的工作,语调缓慢,仿佛今日喊他们过来,只是为了拉些家长里短。

        宋宜禾看不明白。

        垂着头,漫无目的地在心里乱想。

        直到她逐渐放下警惕。

        壶里的水开始沸腾。

        宋老爷子拿着木镊子往壶中投茶,淡声道:“你们的事老三告诉我了。说说吧,都是怎么想的。”

        终于来了。

        宋宜禾听不出这话里的含义,却明白贺境时现下的困境实则是因她而起,于是稍稍坐直脊背,刚要开口,旁边的人就不着痕迹地别过了她的话头。

        “这事儿您别怪小禾,是我失误。”贺境时抽出纸巾,随手将桌面漾出的水滴拭去,温声道,“我原本想着婚约定下这么久,早晚领证都一样,但我忘了小禾还没有毕业。”

        宋宜禾抿唇,扭头看他。

        只是宋老爷子显然不为所动,抬眼问:“那这么说都是你的错了?”

        “是。”贺境时说,“所以今儿这不是特意过来给您赔罪。”

        “赔罪我可受不起。”宋老爷子轻嗤,“当年定下婚约的,原本是你大哥贺明也,可谁想到他突然娶了港城周家的小女儿。你爷爷没了法子,这才落到你头上。”

        贺境时颔首:“是我运气好。”

        “你的确运气好。”宋老爷子定定地看着眼前这个不卑不亢的年轻人,“倘若再迟上一步,等阿鹞毕业,你贺家跟我宋家的婚约只恐怕就不作数了。”

        “……”

        这话一出,宋宜禾倏然抬头。

        贺境时也有些惊讶。

        宋老爷子眉间的郁色缓缓散去,挪过三只杯子:“下月初,我打算回明水湾。”

        一锤定音。

        这话的意思实在太好懂。

        原来他都知道了。

        “爷爷……”

        宋宜禾好半晌没说话,突然开口的声音听着沙哑,喉咙酸涩,一股无法抑制的震惊冲上眼窝与鼻尖。

        没想到宋老爷子会这样直接。

        贺境时目光挪动,看向宋宜禾。

        窗外日光伴随着树梢晃动,摇曳地落在她脸上。小姑娘咬着下唇,唇色淡淡,眉心不着痕迹地轻蹙着,一双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带着点儿他不愿看到的欣喜。

        但宋老爷子不再多言,摇头道:“不说这个。今天主要是想聊聊你们结婚的事,这些年两家公司捆绑得太深,既然结了,也勉强算桩喜事。”

        贺境时垂下眼:“是。”

        又聊了阵子,喝完两壶茶。

        到宋老爷子午睡的时候。

        他把两人送到楼下,站在庭院内,来回看过面前这对新婚夫妻:“江亭月那边我给你们留了套海景别墅,就当是结婚礼物,想什么时候去住自行决定。”

        宋宜禾一怔,抬头看他。

        宋老爷子耐心解释:“领证和口头婚约不同,两地分居不是好事。”

        安静两秒,贺境时始终没开口。

        宋宜禾神色犹豫:“可江亭月那边距离公司太远,我过几天就要去实习了。”

        “这倒也是。”

        瞧见宋老爷子突然想起这茬的模样,宋宜禾提醒了句:“住过去的话,通勤得一个半小时。我暂时住在学校吧,这样方便。”

        “那你自——”

        “你实习公司在哪儿?”

        贺境时突然出声,微哑的嗓音近距离地传入宋宜禾耳中,她揉了揉耳垂:“在豫安。”

        豫安是宋家老三管理的分公司。

        闻言,贺境时敛起思绪,偏头朝宋宜禾看去,视线在她捏着耳朵软肉的指尖上定格两秒,稍稍偏转,滑至对方精致挺翘的鼻尖,温声道:“那就搬来跟我住吧。”

        ……

        九州湾是贺境时在外的私人房产。

        宋宜禾雨夜去过一次。

        整个别墅区内均为新中式风格,环境静谧,偌大庭院只贺境时一人独居。

        回到车上。

        宋宜禾的耳边还回荡着最后那句话,咬了下唇角,她看向从不久前就有些心不在焉的贺境时:“爷爷顺嘴一提,你不用放在心上。”

        贺境时回过神:“什么?”

        见他没听清,宋宜禾只好硬着头皮低声重复:“同居呀。”

        “嗯,那你想吗?”

        “其实我觉得会有些麻烦你。”宋宜禾握着手机,低眉顺目道,“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所以爷爷说的同居,如果让你感到为难的话,也不用再特意替我解围的。”

        贺境时:“没有。”

        宋宜禾:“什么?”

        “没有为难。”贺境时偏头朝外看,声音很低,“提出结婚的是你,但做出成为你结婚对象这个决定的人是我自己。宋宜禾,让你搬去九州湾住不是在解围,明白吗?”

        “……”

        他喊自己名字时,语气郑重。

        清朗的嗓音好似珠玉跌落,悦耳至极。

        听他说了这么长一段话,宋宜禾低下眼,她当然是听得明白的。

        可明白的同时,又觉得意有所指。

        不是解围,那又会是什么呢。

        宋宜禾不欲思考多余的事,既然贺境时不觉得被打扰,她也没有再忸怩,落落大方地应了一声。

        车子沿着原路返回。

        两人没再闲聊,宋宜禾打开静音玩了阵消消乐,眼看快通关,屏幕倏然弹出通话界面。

        是秦钟意的电话。

        宋宜禾回头看了眼贺境时。

        他闭着眼,分辨不出究竟有没有睡着。

        他们的几次接触似乎都是在车上,不说话的时候,贺境时永远都在小憩,也不玩手机,整个人沉稳安静到与二十四岁这个年龄一点都不相符。

        那道眼帘仿若分隔线。

        阖眸疏离冷淡,抬眼又恣意热烈。

        车子左转弯,他顿时隐匿在黑暗里。

        像是藏了个天大的秘密。

        宋宜禾胡思乱想着接通电话,压低声音问:“喂,怎么了?”

        “门毯下的钥匙你带走了吗?”

        “我没动过。”

        “那怎么不见了呀。”

        宋宜禾微微皱眉,又听见秦钟意说:“该不会是那谁拿走的吧?她之前不说钥匙丢了吗,但那天回来拿东西,我可没给她开门。”

        “应该是吧。”

        宿舍门锁是她们自己换的。

        大学四年,几个室友的钥匙丢的丢,最后一学期只剩下宋宜禾这把,以及放在门毯下的备用钥匙。想到一号床跟秦钟意不对付的模样,宋宜禾轻叹。

        她放轻动作去翻单肩包。

        “那你等等,我应该——”

        宋宜禾的声音忽然一顿,指尖来回摸索着包内,微微蹙起了眉毛。

        秦钟意意识到:“……小禾,不要告诉我你也没带。”

        “……”

        宋宜禾艰难地在脑间思索两秒。

        恍然想起,前天晚上从图书馆回去后,她将湿衣服顺手丢进了脏衣桶,而那把钥匙,似乎就被装在毛衣开衫的口袋里。

        因为她一直有脱衣服先摸兜的习惯,以至于今早没检查,直接扔进了洗衣机。

        思及此,宋宜禾的面色隐隐发僵。

        电话那头的秦钟意叹了声,随后安抚道:“我回家住吧,反正学校也没什么事。”

        结束通话后。

        宋宜禾拽着包带,指腹轻轻摩擦着边沿棱角,心情略微复杂。

        片刻后,她回头看向贺境时。

        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贺境时已经睁开了眼,面对着她支起下巴,察觉宋宜禾看过来,他百无聊赖地掀起眼皮:“怎么?”

        宋宜禾局促地捏了下指尖。

        犹豫两秒,还不待她主动出声。

        贺境时喉结滚动:“没带宿舍钥匙?”

        宋宜禾接话:“麻烦了。”

        这些回应几乎是她与生俱来的能力,下意识说完后,宋宜禾蹭了下眉尾,不自在地看向他。只见男人安静回视了她几秒钟,四目相对,她伸手摸了摸脸。

        贺境时意味不明地哼笑了声,对司机说:“回九州湾。”

        话音落,车子在前方岔路口右转。

        等了片刻不见贺境时再说话,宋宜禾垂下眼,神色怔然地盯着指尖。

        慢慢想着这些毛病都得改。

        然而紧接着,耳边突然响起贺境时的喃喃,很轻,却让她一字不差地听清。

        他说:“还挺难教。”

        -

        因着那句下意识的谢,宋宜禾后半程都没怎么吭声,总怕再说些煞风景的话惹人不耐。

        她趴在车窗边,安静地看着沿途风景。

        车子从岔路拐进,停至小区入口。

        待检测仪确认了车牌号,白色道闸升起,车子缓缓驶入。随后又沿着车道往前开了两三百米,终于停在一堵白色院墙前,黑色大门敞开,靠近门侧的地方亮着灯牌。

        上面篆刻着“不逢春”。

        之前那次来的唐突,宋宜禾根本没有多余精力仔细去留意。

        下了车,她跟在贺境时身侧朝前走。

        盯着灯牌,宋宜禾眨了眨眼,忽而想到早前看过的一句诗——

        人道洛阳花似锦,偏我来时不逢春。

        神游之际,宋宜禾没来得及发现快一步的贺境时突然停下,以至于她的脚尖撞上对方的鞋跟,鼻尖与额头重重磕在了他的背上。

        宋宜禾吃痛地抬头,一眼撞入贺境时的眸子里。

        男人眉心微蹙,黝黑纯粹的瞳孔间,倒映出小小的宋宜禾。

        “走路不看路在看什么?”

        宋宜禾低下眼,揉了揉鼻子,含糊地问起别的:“怎么突然停下了呀。”

        “过来给你录个指纹。”

        贺境时站在门前摁了摁自己的拇指,等到进入验证环节,他旁若无人般地回身拉过宋宜禾的手,动作极轻地勾出她的大拇指。

        将自己的覆在她之上,领着遍遍输入。

        而宋宜禾从他牵过来时就愣住。

        男人掌心不似女孩子的柔软,虎口与几个指节腹部,隐约带着细微的砂砾感,像积年累月摩擦后留下的老茧。按住手背时,温热的触感缓缓紧贴于她的皮肤。

        大掌包裹着她的手。

        这是个非常亲密、且极具安全感的姿势。

        “以后家里没有人的话,就自己开门。”贺境时对她的注视置若罔闻,仍专注地处理手边的事,“把这儿当成自己家。”

        “……”

        他突然发出声音,视线定格在男人手背上的宋宜禾猛地回神。

        感官知觉在瞬间达到最顶端,忘记在输入指纹,她不由自主地抽了下手。随即听贺境时很轻地啧了一声,而后微微施力握紧她。

        “别动。”

        贺境时说这话时回头看了眼。

        宋宜禾不自然地抿唇,下意识又瞥向他按着自己的那只手。

        指节修长,冷白的手背皮肤上,青色血管如同藤蔓般蜿蜒在肌理下,像她之前在拍卖场内见过的,以一千七百万拍下的瓷器。釉面如羊脂玉细润光滑,点缀着灰青色花枝。

        价格昂贵又精致。

        捕捉到贺境时瞧过来的眼神。

        宋宜禾眸色轻闪,欲盖弥彰地踢了踢脚下石子,小声问:“可以了吗?”

        “着什么急。”贺境时被催促的无言到直乐,捏着她的骨节一圈圈的往上摁,慢条斯理道,“牵个手都能让你害羞成这样?”

        “……”

        宋宜禾咬住软肉磨了磨,看他一眼。

        好在贺境时看上去也并没有在等她答复什么,半晌后说:“成,弄好了。”

        得到回应,宋宜禾连忙往后退。

        然而脚下没站稳,趔趄着朝旁边倒去。

        所幸贺境时还抓着她的手,顺势扣住她的掌心,没怎么用力地拉了一把。宋宜禾不受控地上前两步,另一只手撑住了他的胸膛。

        四目相对,她闯入贺境时幽暗深邃的眸光里,呼吸一停,喉间发出轻呼。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