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左边在线阅读 - 12 第12章、分手

12 第12章、分手

        罗雨微平生第一次体会到那句网络用语“尴尬得脚趾能抠出三室一厅”也许是真的。

        她躺在病床上,十个脚趾都蜷缩起来了,脚底下要是有一块泥地,就算三室一厅抠不出来,抠十个大洞绝对不在话下。

        “沈昀驰你在干什么?!快起来!”罗雨微自然不会答应沈昀驰的求婚,压低声音吼道,“你失心疯了吗?”

        沈昀驰固执地递着鲜花和戒指,眼神自信:“你答应我,我就起来。”

        “我不会答应你的。”罗雨微坚决地说。

        沈昀驰问:“为什么?就因为我妈妈对你说的那些话?”

        罗雨微一愣,他知道他妈妈来过?

        知道还搞这一出?!她更不能理解了。

        沈昀驰急道:“我跟你说过,我妈妈的态度不会影响我的判断!我爱你,罗雨微我爱你!我代我妈妈向你道歉,她没文化,什么都不懂,她不知道你对我来说有多么重要!如果失去你,我都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雨微,你相信我。”

        罗雨微要疯了,真的,她整张脸都烧起来了,沈昀驰还喊得那么大声,病房里所有人都能听见,罗雨微真想夺门而出啊,偏偏她跑不了,连床都没法下!

        “你搞错重点了,沈昀驰。”罗雨微尽量压低声音,向他示范正确的音量,“你先起来,先把帘子拉上,我和你的问题我们关起门来解决,你不要搞得天下皆知,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沈昀驰重重地喘着气,眼睛始终盯着罗雨微,眼角余光却能感觉到这病房里的其他人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全都在朝他看。

        他们一定觉得他很疯癫、很浮夸,像个脑子有坑的二百五。

        沈昀驰想,那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这是他能想出来的唯一一个挽回罗雨微的办法。

        沈昀驰不情不愿地站起来,拉上床边的帘子,当l型的帘子把里外两拨人完全隔开,汪韧才慢慢地走回11床边,在母亲床尾坐下。

        帘子里,罗雨微疲惫地看着沈昀驰:“你到底想干什么?演戏给谁看?你都知道你妈妈来过了,我们还有什么好说的?沈昀驰,我们分手吧,真的,我累了。”

        沈昀驰唰唰摇头:“我没有在演戏,我不会和你分手的,雨微,你知道我爱你,我一直在等这一天,我想和你结婚,想和你过一辈子。”

        罗雨微问:“如果我生不了孩子呢?”

        沈昀驰有几秒钟的沉默,眼神也飘忽了一下,接着他微微一笑,脸上竟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他放下鲜花和钻戒,走到罗雨微床边坐下,抓着她的手说:“我就知道你在担心这个,放心吧,雨微,我已经说服我妈妈了,我们先登记,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开始要孩子。你要相信医生的话,也要对自己有信心,我一定会陪你一起治病,等哪天你怀上了,我们立刻举行婚礼,真的,我妈同意了!到时候我会送给你一场最盛大的婚礼!”

        他越说越兴奋,罗雨微却是越听越心凉:“你真的搞错重点了,沈昀驰,你是不是只关心我以后还能不能生孩子?别的一点都不关心吗?我在这里躺了两天两夜,疼得死去活来的时候,你在哪?”

        沈昀驰说:“我在出差啊!你明明知道的!我回不来!副经理的位子不是只留给我的!有多少人在盯着我都和你说过!如果我没搞定这个项目就赶回钱塘,这就是一个把柄!我可能就升不了职了!我也就晚回来两天而已,你这不是没事嘛!”

        “我现在是没事。”罗雨微说,“那我要是死了呢?”

        沈昀驰:“不可能!”

        罗雨微笑了:“你这么肯定啊?”

        沈昀驰:“……”

        罗雨微说:“沈昀驰,这场恋爱我真的谈累了,不想再继续了,我只想过简单的生活,想努力工作,但你们家……你们家想得太多了,反正你爸爸妈妈那么不喜欢我,你又何必非要和他们对着干?我们分手吧,真的,我没和你开玩笑。”

        沈昀驰:“我不同意!”

        “你不要老像个小孩一样耍无赖好吗?你都快二十七了!”罗雨微左手按着腹部刀口,平复了一下心情,冷静地说,“我和你说正经的,你不要再东拉西扯,我家里还有你的东西,你反正能进去,趁这几天去把东西搬走,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这不公平!”沈昀驰咬牙切齿地说,“罗雨微,你扪心自问,如果我们两个对调一下,现在是你在外地出差,正在筹备一场非常重要的展览,而我在钱塘出了意外,比如说车祸,突然被送去医院抢救,你会回来吗?我告诉你,你一定不会回来的!”

        “为什么你能这么肯定?”罗雨微难以置信,“一场展览不是我一个人能办起来的,每次都会有很多工作人员,没了我,他们照样可以让展览如期开幕,我说我一定会回来,你信吗?”

        “我不信!”沈昀驰说得斩钉截铁,“因为我了解你!你现在说得好听,真碰到这种事,你也许做得连我都不如!”

        罗雨微悲哀地看着他:“我知道你不会信,你也不会承认你那个项目其实也是很多人通力合作的成果,你并不是怕项目搞不定,你只是怕被别人抢了功劳,升不了职。在升职和我之间,你已经做过选择了,我理解你的选择,所以,我们分手吧。”

        沈昀驰瞪大眼睛看着她,不明白事情为何没有按照他预期的方向发展。

        前一天晚上,他接到母亲的电话,解容兰告诉他,自己去医院看过罗雨微了,还给了她五万块钱当做补偿。

        解容兰在电话里说:“我问过医生了,医生肯定不会说实话呀,只说也许会有点儿影响,还有机会自然受孕,但我知道那都是骗人的!罗雨微以后很难再怀孕了!你还记不记得以前住楼下的小芳?她就是年轻时被男的搞大了肚子去做流产,后来就再也怀不上了,现在四十多岁的老姑娘,相亲只能找二婚的小老头,她还只是刮宫,罗雨微那是切掉了一条输卵管啊!路都不通了,还怎么怀?”

        沈昀驰一听就知道完蛋,平日里,母亲表面上对罗雨微客客气气,私底下却老是向他表达对罗雨微的不满。听母亲的语气,两个女人的这次碰面一定很不愉快,沈昀驰能想象出来,母亲说话会有多难听。

        其实,在没出宫外孕这件事之前,沈昀驰觉得自己和罗雨微的感情已经越来越稳定,父母同意他们在一起,买房的事也翻篇了,罗雨微和他的事业都在走上坡路,他就等着贵阳的项目一落实,自己确定升职加薪,就立刻向罗雨微求婚。

        结果就在项目快要签合同的节骨眼上,罗雨微宫外孕破裂大出血,被送去医院抢救,给了沈昀驰一记沉重的打击。

        前天晚上,沈昀驰真是忙得焦头烂额,一边是项目组彻夜开会商榷合同细节,一边是杨总催命一样地打电话叫他回去,沈昀驰分身乏术,还难以理解,他又不是医生,手术又不是他来做,他回去能干什么?他也不会照顾病人啊!

        他就想拜托母亲去照顾罗雨微,可解容兰一听罗雨微是这么个情况,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沈昀驰没办法,只能对杨总说请个护工,杨总竟然骂他,说他不是男人,还说他提了裤子翻脸不认人,差点把他气吐血。

        沈昀驰知道罗雨微的脾气,那五万块钱一拿出来,罗雨微估计就得炸,加上母亲的态度,再加上他没及时赶回钱塘,他猜测罗雨微八成会向他提分手。

        可他不想分手!

        好端端的分什么手!

        他在网上查过了,少一条输卵管并不意味着失去生育能力,罗雨微还年轻,只要右边输卵管没毛病,照样可以生孩子,就算不能自然受孕,还可以做试管婴儿!钱不是问题,他能挣,罗雨微更能挣!这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

        只是沈昀驰知道,母亲来闹过以后,普通的道歉、哀求、卖惨估计已经没用了,他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出这个办法来,他要求婚!要当众表达他的爱意,罗雨微肯定也在为以后能不能生孩子而烦恼,他及时地表明自己的态度,兴许她就答应了呢?

        就算她不答应也没关系,他还能有转圜余地,可以哄她逗她,大不了就哭一场,至少不会闹到分手。

        但罗雨微还是提了分手,沈昀驰感到委屈,不明白问题究竟出在哪里,红着眼圈问:“雨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声音里有浓浓的哭腔,罗雨微心力交瘁:“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都没哭呢,你哭什么呀?”

        帘子可以遮挡身影,却无法隔音,汪韧什么都听见了。

        他很迷惑,沈昀驰下飞机后没有第一时间赶来医院,似乎是先回家去洗了个澡,换了身西装,还做了个头发,再去买花买钻戒,最后才光鲜亮丽地走进病房,第一件事就是下跪求婚。

        他说了好几遍“我爱你”,真情实感,不像骗人,可他至今都没问过罗雨微的病情,一句都没有。

        这真的是爱吗?爱是这样的吗?

        汪韧想到那天晚上罗雨微被送进病房时的样子,一张脸毫无血色,看着都不像一个活人,她烦躁地在病床上扭动,说自己难受、头疼,后来还吐了,发烧了,可怜兮兮地抓着他的衣角,一边哭一边喊疼。

        她抠着他的手掌心,对他说:沈昀驰,你别走。

        她哭喊着:沈昀驰,我好疼啊。

        罗雨微当然是爱着沈昀驰的,汪韧知道,因为用过麻药的人不会说谎。

        或许那真的只是一场意外,谁都没想到罗雨微会意外怀孕,但意外怀孕的一切后果只有女方会承担,这一点,是个成年人都应该知道。

        罗雨微为那场意外付出了代价,差点没命,即使如此,她都没有在话语里责怪过沈昀驰一句,为什么?就是因为她爱他。

        可沈昀驰呢?他不会真的认为他没有责任吧?

        帘子里,沈昀驰的情绪开始激动:“你总是这样!总是一副很冷静很理智的样子!高高在上!这些年我有哪里对不起你?就因为我妈说的那些话你就要和我分手?你为什么要受她影响?你口口声声说人要有自己的判断,你难道判断不出我对你的爱吗?”

        罗雨微的太阳穴突突地跳着,胸口重重起伏,气都要喘不上来了,她抬起右手挥了一下,虚弱地说:“你先回去吧,我真的……很难受,我想休息了,我求求你……”

        沈昀驰哪里肯走:“你不要装可怜!你刚才自己都说你没事了!罗雨微你真的很自私你知道吗?我顶着我妈的压力这么多年,一定要和你在一起,我不在乎你家的情况,不在乎你以后怀孕困难,事事都顺着你!我这么爱你!你说分手就分手!罗雨微,你有没有良心的?”

        “唰”——帘子被拉开了,沈昀驰转过头去,脸上还带着泪痕,看到一个穿着黑色毛衣的年轻男人站在12床尾,目光沉沉地与他对视。

        汪韧平静地说:“这位先生,差不多了吧,探视时间快结束了,隔壁床病人下午才做完手术,需要休息。”

        沈昀驰看看他,又去看罗雨微,仰起下巴倔强地说:“总之,我不同意分手,我们绝对没到这一步。”

        罗雨微冷冷地说:“是只许你提,不许我提,对吧?”

        这简直是火上浇油,沈昀驰摆了个架势,又要开始长篇大论:“罗雨微我告诉你……”

        “这位先生,请你冷静一下,先听我说。”汪韧知道自己没有立场来插足这场对话,但他实在是忍不住了,有些话罗雨微自己不愿意说,不代表别人不能帮她出头。

        “其他事情我不了解,不会妄加评论,单就你刚才举的那个‘对调’的例子,我个人认为这个举例不成立。第一,你要是出了意外,不是她造成的。”

        汪韧指指罗雨微,“而她的意外,却是你造成的,哪怕你的责任不是百分之百,至少也占百分之八十。”

        “第二,她当时被下了病危通知书,是真正的生命垂危,因为没有家属签字,医院开了绿色通道才做的手术,医生说了,再晚送一会儿命都要没掉,原话,不是我夸张。”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在钱塘有父母,有亲戚,而你应该知道,她在钱塘举目无亲,你是她最亲密的一个人。她的老板告诉我,他之所以能联系上你,是因为你的电话被填在罗雨微的入职申请表上,是她的紧急联系人。”

        “你知道紧急联系人是什么意思吗?”

        “没有哪个紧急联系人会晚四十八小时才出现,除非你是个宇航员,去的是外太空。”

        “也没有哪个紧急联系人晚了四十八小时出现后,不仅不理亏,还要对着一个重病病人兴师问罪。”

        “沈先生,适可而止吧,这里是医院,不是剧院,我们不想看脱口秀表演,我们需要休息。”

        “请回吧,要不然,我叫保安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