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小师妹发疯后带飞全宗门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留不到以后 现场就笑

第十六章 留不到以后 现场就笑

        人在特别关注某件事或某个物体时,往往会忽略掉其他同样重要的东西。

        苏玉发现自己也陷入了这样的境况中。

        被柳韵带着在树原里溜了一段路之后她才发现,树原里的时间好像没有什么变化,准确的说是天色没有变化。

        树原之外的秘境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不知道,可按理来说,树原现在不应该还是白天才对。

        刚进入树原的时候她便看过天上的太阳,那时候太阳高高挂在天空正中,很明显那会儿就已经是正午了。而她从进入树原到现在,至少六个小时以上,也就是说现在应该已经夕阳西下。

        但树原目前依旧天光大亮,太阳倾斜的弧度在苏玉看来可以忽略不计。

        六个小时……六个小时可以做的事情太多了,六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也可以很多。

        皱着眉头仰望天空中那一轮不愿动弹的太阳时,苏玉心中极度担忧身处外秘境的两位师兄,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吃苦受罪……

        被苏玉担心着的温、何二人这会儿正在找地方过夜。

        没错,外面的秘境现在已经天黑了,而且黑的彻底,如果不是温、何二人手上拿着夜光石的话,哪怕他们现在只有一个巴掌的距离,都是看不到对方的。

        “幸亏咱们今天运气不错,不然在这样的环境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何如源亦步亦趋的跟着前方的师兄,嘴里还不忘叭叭,“就是不知道小师妹现在怎么样,不知道她一个人落到了哪里,天黑成这样她会不会害怕。

        哎,要是师傅知道咱们把小师妹弄丢了,到现在也还没找着,那咱俩就完蛋了。”

        前方探路的温如庭没怎么说话,只是时不时的答应一声,一是证明自己还在,二是表示自己听到了。

        两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往前走着,又走了一段路后,前方的温如庭突然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差点撞上师兄的何如源压低了声音问到,同时右手已经搭在了略微出鞘的剑上。

        温如庭同样握紧了手中折扇,他侧耳仔细听了听,问道:“你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好像有人在哭,有人在骂人……而且声音有点熟悉,但我一下子想不起是谁。”

        听到师兄这么说,何如源也静下来仔细倾听,没一会儿便给出答案,“青山宗那两个人,叫什么宋云白和祝云的,没进秘境之前就在外面遇到了。

        只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也跟进来了,呵呵,我还说他们怎么一大群人守在小师妹门外,原来打的是这种心思。”

        师弟的一番话提醒了温如庭,他同样想起自己先一步抵达小师妹家时,隐隐约约听见过什么声音和看见过什么人在附近徘徊,但他没放在心上,也没想到会是青山宗的人。

        更没想到他们也进了秘境。

        想起之前青山宗和师傅抢人的场面,温如庭一时间不由有些警惕。

        别的不说,这些人是怎么知道这里有一个秘境并提前做好准备的?

        “对方可能是有备而来,当心一些。”温如庭低声提醒,“一会儿要是正面遇上了,先不要急着动手。”

        何如源一听这话就明白了,他师兄估计是想套话,但是这些人身上有什么是他想知道的?

        “嗯,问啥?”为了一会儿更好的配合师兄,他决定简单问问。

        “问问他们为什么会知道这里有秘境,也问问他们本来的打算,再问问他们知不知道小师妹在哪里。”

        这也就是水镜不能听到声音,要是可以,常岁安绝对是要为自己二徒弟这几句话鼓掌的。

        不愧是他最稳重、最可靠的二徒弟,这几个问题每一个都问到了点子上。

        牛!绝!棒!

        可惜外面什么都听不到,三个水镜也只有其中一个能看到些许光亮。

        其他属于青山宗弟子的水镜,无一例外,全都黑漆漆的。

        他们也不是没有准备夜光石这类似的东西,但神奇的是,他们每拿出一个就会丢失一个,不是自己手滑掉到狭小的裂缝之中,便是大野猴兴起抢走等等,总之就是意外频生。

        这让手里还有几个发光器物的人根本不敢把东西拿出来,毕竟目前情况还不算糟糕,怕只怕陷入绝境的时候他们手里什么都没有。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宋云白和祝云率先与青山宗的其他同门们相遇了。

        而温、何二人听见的骂人声便是宋云白教训师弟师妹发出的,至于嘤嘤哭泣的则是祝云。

        听见师兄为了自己训斥他人,原本嘤嘤哭泣的祝云慢慢停下了抽泣。

        别误会,她不是内疚,而是感到高兴。

        师兄这样待人和善的人竟然愿意为了她去斥责别人,这是不是说明师兄心中是有她的?至少、至少她在师兄心中是比较特别、比较重要的存在。

        越想越美的祝云擦了擦眼泪,抬头刚准备说些什么,便看见稍远一些地方亮着的两个小点。

        在黑暗里呆的时间长了,猛然看见光亮,她第一反应是被吓了一跳。

        “啊!师兄!”

        在祝云发出尖叫的一瞬间,宋云白也同样发现了那两点光亮,但和祝云不同,他第一时间便发现那是发光石发出的亮光。

        毕竟这一晚上经他手的发光石没有十块也有八块,他现在就像凡俗界的杀猪匠,杀猪匠只需看一眼猪就知道该怎么下刀,而他看一眼就知道发光石的光芒亮度和形状。

        “师妹别怕,是人。”宋云白凭借感觉抓住祝云的手臂,另一只手还拍了拍她以示安慰,“那是发光石发出的亮光。”

        “嗯,好。”祝云娇滴滴的声音响起,“多谢师兄……”

        她话还没说完,另一道略有些冷冰冰的女声同时说道:“知道宋师兄你和祝师姐感情好,也知道你们是天生一对、佳偶天成,但是宋师兄你能不能先松开我的手?”

        “你拉错人了。”

        黑暗中,尴尬慢慢扩散开来。

        温如庭和何如源两人举着发光石不紧不慢的朝着一行人走,刚到近前,就听到女声说的这两句话。

        温如庭还好些,他只是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毕竟天这么黑,只要他不笑出声就没人知道他在笑。

        可何如源是什么人?他要是想笑一个人,那必须在现场第一时间就笑出来,所以一片寂静中只听见他一个人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拉错了……哈哈哈哈……佳偶天成……哈哈哈哈哈。”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