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穿越荒年,我和老六爹的逃荒路在线阅读 - 第8章 顾大要放弃儿子们

第8章 顾大要放弃儿子们

        路过的行人惊恐的看着被雷劈的九人,纷纷远离了些。

        古人都迷信,看他们被劈,那肯定是做了缺德事,被天罚了呗。

        大家对这种事都忌讳得很,没有停下来看热闹的心思。

        更何况他们是出来买粮的,饥荒时期活着都成问题,哪还有心情看热闹?

        来来往往的路人全都绕着他们走,哪怕是同村的村民们见着也是这样。

        没有一个上前帮忙的,反而走到他们身边时是一路跑过去。

        生怕沾上他们也被天罚。

        顾老六赶着骡车走远,这才问顾长安,“闺女,是不是你在帮爹教训他们?”

        “是呀,爹怕吗?”顾长安有些紧张的揣着手,面上倒是轻松。

        顾老六摇头,“不怕,我闺女这么厉害,以后就算爹不在了,也没能人欺负得了你。”

        顾长安松了口气,真是,好感动呢。

        “闺女,你用神通时千万要小心,不能被人发现,就怕那些愚昧无知的人闹幺蛾子。”

        “爹放心,别人发现不了。”

        “你心里有数就行。”

        他没有问顾大狗他们是死是活,死了最好。

        顾大和顾朱氏从村民口中得知,家里的儿子们在县城十里外的地方被雷劈了。

        现在还躺在路上不知死活,他们带着孙子们,借了顾二家的牛车赶往县城。

        顾老六父女俩早回到家里,午饭都吃完了。

        白天村民们上山要经过他们家门口,顾老六不方便去打铁房干活。

        顾长安给他安排了缝被套的活儿。

        没办法她不会,她这爹十项全能,他针线活虽然没有女人做的细致。

        但是比起她那狗爬的针脚,最起码她爹能缝成直线。

        上午买回来的两匹布用来缝四个1.5*2.0米的被套,有多的布就用来做套羽绒服的外衫。

        空间里有爷爷生前穿过的冬装,她没舍得扔。

        爷爷是个帅气的老头儿,身高腿长。

        两人都是不胖不瘦的身形,衣服给老六爹穿倒也合适。

        只是鞋子的码数小两个码,老六爹穿不上。

        顾长安拿了条15斤重的1.5米棉花被出来。

        “爹,你照着这条棉被的规格裁剪被套。”

        白花胖嘟嘟的被芯,看着特别喜人。

        顾老六起棉花被掂了掂,比家里用着的棉被重了有一半。

        “爹,缝四个被套”

        然后又从空间拿出一件男长款羽绒服,和一件她前世穿过的中长款羽绒服内胆。

        她现在只有八岁,身高一米三,中长款的衣服她都能当长款穿。

        “有多的布给这两件衣服缝件外衣,把衣服包进外衣里。”

        顾老六摸摸衣服,有点怀疑,“闺女,这衣服这么薄,这么轻,它真的保暖吗?”

        “保暖,比棉袄都好使,冷的时候你穿起来就知道效果了。”

        “行,我会处理好,这样式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穿出去,会引来大麻烦。”

        “辛苦爹了。”

        “不辛苦,不辛苦。”

        顾老六在他自己的房间里做针线活,顾长安她的房间里把门关上进空间。

        先去看了一下洗衣机,还能使用。

        还好还好,不然这古装要用手洗的话,是真麻烦。

        喝的水都没,谁还洗衣服。

        所以她在空间里洗澡,烘干,也没人知道她洗过衣服不是?

        顾长安回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蘑菇,猪肉,她准备做蘑菇肉酱。

        然后又拿了一袋辣椒出来做剁椒。

        父女俩各忙各的,都在为逃荒做准备。

        顾大家里,九个儿子拉回来了,但是他们没银钱请大夫。

        最后顾朱氏拿出仅剩的二两银子,给自己最喜欢的小儿子和她亲生的大儿子请了大夫。

        其他儿子,五个不是她生,她才不管。

        她自己亲生的还有两个她不想管的呢。

        大夫过来诊了脉,给他们检查了身体。

        摸着胡子说道:“皮肉被雷电坏死了,以后可能会脱落。

        四肢无力,做不了重活,不过不会有性命之忧。”

        顾大和顾朱氏同时松了口气,皮肉脱落长回去就可以了,只要人还活着就好。

        不得不说他们这口气松早了,顾长安的异能是变异雷。

        皮肉掉落了还想再生?想p吃呢?只能生不如死的活着。

        顾长安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雷。

        但她用着爽啊,不管是什么东西,好用就行。

        顾大家九个儿子被一锅端。

        顾大从村民口中了解了事情的经过。

        他也不敢去找顾老六,这件事实在是太邪门。

        他怕没控制住自己的嘴,到时他也被雷劈就不好了。

        果然扫把星就是专克他们老顾家的。

        这占便宜的心思也歇了下来。

        实在是这被劈的九个儿子太过触目惊心,什么心思都被吓没了。

        顾朱氏哭着捶了顾大两拳,“都怪你,非得要去招惹那丧门星,马上就要去逃荒了,这可如何是好?”

        顾大一把推开顾朱氏,烦躁的说道:“什么都怪我,当时你也没反对啊。

        逃荒跟着走就是,还能怎么办?”

        “你说走就走吗?这些家物什谁拿?

        他们兄弟几个全成了软脚虾。”

        “他们自己房里的东西,儿媳妇和孙子孙女们背上。

        没娶妻的老八老九老十,让三草四草五草帮哥哥弟弟们背。

        家里有个板车放中公的东西,这不就好了吗?”

        “东西好解决,那他们人怎么办?”

        “能自己走就跟上,走不了就留下来”,反正孙子他都有18个,儿子没了就没了吧。

        曾孙都快有了,谁还稀罕几个废物儿子?

        顾朱氏沉默,老头子是想放弃这些儿子们。

        她良久才说道:“我的老大和么儿要带上。”

        “你自己看着安排。”

        老两口的对话各房的儿媳妇和孩子们都听见了。

        竟然也认同顾大的做法,逃荒路上带着个累赘,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下午村民们依旧在山上寻找能吃的东西。

        山里哪有那么多能吃的东西,一上午的时间就挖干净了。

        顾老六缝好一个被单后收起针线,出门给骡子割草料去。

        顾长安做好七瓶蘑菇酱,五瓶剁椒。

        然后又做了五瓶老干妈。

        忙忙碌碌一下午就这么过去了,晚饭她也是在空间里做好端出来的。

        这些天太多人从他们家门口路过,她就没做肉吃。

        晚上她们吃得是紫菜饭团和青菜汤。

        顾老六又吃了新奇的食物,整个人都像会发光。

        眼睛亮的像是看到肉的狼,那是吃货才会有的眼神。

        他自己半个拳头大的饭团吃了十个。

        就老六爹这饭量,长安仓库里的米吃三年有点悬。

        还好冰箱里有五六斤,可以源源不断的再生。

        不然就得控制老六爹的食量。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