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历史军事 - 穿越荒年,我和老六爹的逃荒路在线阅读 - 第6章 西红柿炒鸡蛋

第6章 西红柿炒鸡蛋

        父女俩才不管他怎么看呢,拿上棉服离开,别的衣服都有,不必买。

        顾老六想要再买两床棉被,被顾长安拦下,“有,不必买”。

        棉服本来也可以不用买,但是要穿在身上的,入乡随俗吧。

        从成衣铺里出来,天色也不早了,回到家就已经天黑。

        顾长安进别墅的厨房里炒了一个西红柿鸡蛋,一盘辣椒炒肉,用电饭锅做了一锅大米饭。

        顾老六不认识西红柿,“闺女,这个鸡蛋炒的什么?还挺好吃的。”

        “番茄,好吃你就多吃点”

        “这也是那个世界的蔬菜吗?”

        “是,这个番茄可以做菜吃,也可以当水果吃,还可以做番茄酱,很多种吃法。”

        “可惜这么好吃的东西,这里没有种子,不然等以后安定下来,我们可以自己种一些。”

        “没有”

        当时想的是,活着都不容易,哪还有精力种菜?

        更何况当时的环境气候根本种不了农作物。

        吃过晚饭,顾老六洗碗,顾长安进别墅里洗澡。

        顺便也给顾老六放了两桶热水出来,那么热的天气在城里买买买一下午,人早就馊了。

        “爹,我给你房里放了两桶热水,你洗好碗筷,洗个热水澡在睡觉更舒服。”

        “好,谢谢闺女,”有个小仙女闺女真幸福,开心(    ^?^)

        顾长安不知道现在是时辰,反正也没啥事,睡觉呗。

        顾老六洗完澡出去了一趟,刚好里正和大儿子在商量事情。

        “老六来啦?有什么事坐下说。”

        顾老六在一旁的长板凳上坐下来,说道:“里正叔,我今天下午在城里买粮,听铺子里的伙计说城里几家粮铺的存粮都不多了,而且价格翻了好几翻。

        然后又听杂货铺的小二说,城里好几家富商都拖家带口去了南方,县令家的家眷也在今天早上出了城。”

        里正的大儿子杨破晓说道:“爹,确实是这样,我还打听到隔壁县都已经有人逃荒去了。”

        里正沉默许久,才幽幽开口:“故土难离啊。”

        然后又说道:“再难离也没办法,那口水井差不多快干完了,不逃荒出去就只能等死。

        就连山上都开始枯萎,能找到的吃的已经不多了,好几个月过去,也没等来朝廷震灾,估计是等不到了。”

        顾老六把该说的说完就走了,他走的很快,没听到后面里正的挽留。

        他刚走到半路,就听到了晒谷场那边的锣被敲响,村民们听到声音都往那边赶。

        顾老六继续往家里走,他知道里正要说什么,无非就是逃荒的事。

        他们的物资准备的差不多了,走得时候跟着一起走就是。

        晒谷场那边的争论顾老六父女不知道,两人睡的喷香。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起来,顾老六做了青菜瘦肉粥。

        他们吃完早饭,驾着骡车去了城,今天计划买些熟食。

        准备去逃荒的村民,也早早得都进城去采购物资。

        骡车从村子里经过,又引一片议论声。

        “这顾老六换上骡车了,还是个带车厢的,你们说他到底有多少银钱呢?”

        “这我们哪里知道,人家赚多少银钱又不会大声嚷嚷。”

        “老猎户离世前肯定有给他留家底,再加上他自己也会打猎,不然顾大怎么会想把他叫回去?”

        “呸,顾大真不要脸,没养过顾老六,还想顾老六给他养老。”

        “谁说不是呢,要不是顾老六命大,坟头早草都比人高了。”

        “哪能这么说?孝字大过天,父母给了他生命,他就得感恩,像顾老六这样动手打亲爹的,简直畜生不如。”

        “对啊,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还不是怪顾老六命硬,克死自己老娘,顾大把他赶出家门,不是怕其他孩子被他克死吗?”

        突如其来的圣母言论,震得其她人目瞪口呆。

        青坊村的人谁不知道顾老六在遇见老猎户前,过得是有多惨?

        大家远离了她们,不要和傻子玩,怕会传染。

        村民们大部份人同意逃荒,树挪死,人挪活,既然在这里已经活不下去了。

        那他们就要去一个,能让他们活得下去的地方。

        还有部分老顽固不愿意走,一直在讲他们的根在这里。

        里正昨天晚上劝了大半宿,就是劝不听,他也就放弃了,爱走不走。

        反正他是要走的,带着愿意离开的人,去找一个适合安家的地方。

        城里,顾长安和她的老六爹一路买买买。

        面食实在是单调,就只有馒头,成年男人拳头那么大的馒头。

        由于白面涨价了,凡是与面有关的食物也跟着涨价。

        一笼20个,5文钱一个。

        买了十笼,共200个,花费一两银子。

        巴掌大的烧饼,5文钱一个,也买了200个,花费1两银子。

        不是他们不想买多,是铺子里只有这么多。

        他们还预定明天的,馒头500个,烧饼500个。

        路上做饭不方便,馒头和烧饼热热就能吃。

        各种糕点买了一些当零食,也能顶饿。

        干旱近半年,集市里空荡荡的,青菜没得,肉类也没得。

        父女俩又去粮铺转了一圈,发现限购了。

        一晚上的时间,价格又翻了一番。

        新米50文,陈米45文,白面35文,黑面28文。

        所有粮食,每人每天限买两斤。

        顾老六本来打算再买点粮,看到这也就放弃了。

        应该是粮铺的掌柜没有调到粮食。

        顾长安算了一下家里的存款,老六爹存银370两,昨天各种花费共186两。

        今天花掉7两,结余179两。

        这一算发现在贫民群里,她们家还是挺富裕的。

        首饰就先不当吧,她们该买的东西基本买齐了。

        逃荒路上有银子也没处花,等到地方安稳后,再想办法赚银子。

        没什么要买的了,父女俩去酒楼吃顿午饭,花费二两银子。

        说实话,菜味道不咋滴,二两银子花得冤。

        他们出城时,在城门口遇见了同村村民,被要求坐顺风车。

        “顾老六,停一下,快停下,我要坐车。”

        顾老六没有搭理她,他认识那个大娘,是赵家的赵刘氏。

        就是她劝他回老顾家的,说什么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这个人被顾老六列入了黑名单,扬手挥了两下鞭子,骡子撒丫子跑。

        赵刘氏人老体弱,跑了不到十米就停在原地骂人。

        “黑心肝的,活该被亲爹赶出家门,没儿子的破落户,死了也没人送终。”

        她的咒骂顾家父女听不见,路过的人听见了,见她对着空气骂。

        都满脸嫌弃的离远了些,这莫不是个疯婆子?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