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591章 谁碰了不迷糊啊

第591章 谁碰了不迷糊啊

        林风眠闻言无语至极,此刻是急得热锅上蚂蚁一样,感觉自己要炸体而亡了。

        他四处张望了一下,本想去山海阁,但想了想太远了,而且还危险。

        他二话不说,拦腰抱起上官琼就往天骄院里面跑,心急火燎得像逃命一样。

        那几个弟子想阻拦,但却被色欲熏心的林风眠喝退,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人跑了进去。

        上官琼躺在他怀中咯咯直笑,进门的时候还不忘得意地冲看守大门的弟子哼了一声。

        说什么外人不许进,我还不是进来了?

        合欢宗妖女怎么了,妖女也不是你们能尝的。

        几个弟子面面相觑,正打算去追,却被拿着令牌的幽遥给喝退,不敢造次。

        毕竟眼前这位,不仅是天煞殿曾经的道子,更是合体巅峰修士。

        小楼内,南宫秀坐在客厅中,倒了杯隔夜茶打算压压惊。

        她才刚端起茶喝了一口,就看到林风眠抱着一个黑衣女子,旋风一样冲上了二楼。

        “小姨,让让,十万火急!”

        南宫秀噗一口茶喷了出来,被呛得咳嗽连连,一脸懵逼。

        看着随后跟回来的幽遥,她满脸的问号。

        怎么这么快回来了,你们去哪里掳来的女子?

        你们这样真的好吗?

        但很快她就没心思想这些了,因为楼上传来了撕裂衣服的声音,以及那女子的惊呼声。

        “殿下,你慢点,啊,疼!轻点!”

        此刻林风眠恶狠狠的声音也随之传来。

        “妖女,居然敢挑衅本殿,你准备好受死了吗?一百遍啊,一百遍!”

        随后便是高频率的啪啪啪拍打声传出,以及女子如泣如诉的娇喘声响起。

        声音动听婉转,如夜莺歌唱,既像疼又像是舒服。

        每一声都像挠在心底深处,让人听得心痒难耐。

        随后就是各种情到浓时的浪叫声此起彼伏,仿佛是在宣泄,又像是久旱逢甘露的快活。

        虽然很快就被阵法隔绝了,但楼上咿呀咿呀的摇床声还是传了下来,让南宫秀两人如坐针毡。

        两人不约而同走到了小楼外,彼此对视一眼,满是尴尬和不好意思。

        南宫秀看着炮火连天的小楼,都能想象到里面窦小含泉,花翻露蒂,两两巫峰最断肠的情况。

        “这个该死的臭小子,居然还带女子回我小楼里面,简直欺人太甚!”

        幽遥按理来说是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场面了,应该早已经习惯了。

        但她似乎也习惯不了,心湖如同眼前的湖水一般,被风吹得微微泛起波澜。

        自己不是已经见过他跟那合欢宗妖女苟合很多次了吗?

        为什么自己会有些心烦意燥?

        为什么会有想上去,把那臭小子抓下来打一顿打冲动?

        该死,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道过去多久,林风眠忙着独闯琼府金穴,品尝着仙液琼浆,乐不思蜀。

        上官琼本是高山流水遇知阴,两人管鲍之交,钟磬合鸣,乐在其中。

        但随着时间推移,也难以承受材大器粗的林风眠,差点就要对窃玉偷香、插花弄玉的他口诛逼伐了。

        里面的上官琼度日如年,外面的南宫秀两人也度日如年。

        “有完没完啊,我楼都要塌了!”

        南宫秀等得不耐烦了,突然灵光一闪,一拍脑袋。

        “该死,我怎么忘记了,叶莹莹就在这里,我去问她拿解药!”

        幽遥却面无表情,淡淡道:“就算你弄到解药,你确定他会吃?”

        南宫秀竟然无言以对。

        这乐在其中的小子,没准还磕多两颗呢。

        离午时还有大半个时辰,遥遥面无表情大步踏入了小楼内,看得南宫秀暗暗竖起大拇指。

        这是真勇士,敢于踏入炮火连天的战场,也不怕被流弹误伤?

        幽遥重重拍了拍房门,面无表情道:“殿下,是时候前去迎接王上了。”

        差点散架,嗓子都喊哑了的上官琼如获大赦,连忙激动推了推埋头苦干的林风眠。

        “臭小子,听到没,别玩了,你还有事的啊!”

        这家伙之前就可怕得不行,现在不知道怎么体魄强悍了百倍,更是让她差点累死。

        她这次不仅心满意足,还撑芯乳溢了,发誓以后再也不用这该死的缠绵蛊了。

        这哪里是折磨林风眠,这分明就是折磨自己。

        林风眠欣赏着眼前玉脂暗香的丰腴身躯,埋头细嗅兰胸,转动扳指解除隔音阵法。

        “幽遥,去找辆大的马车过来,尽量大的!”

        幽遥有些无语,上官琼则吓得花容失色,连连摇头,差点哭给他看。

        自己一定是脑子抽了,被他的精虫上脑了,才自投罗网,千里送人头。

        但势比人强,片刻后,不断摇晃着的马车还是上路了。

        赶车的幽遥狠狠地抽着拉车的异兽,恨不得把里面的两个家伙给颠簸出去。

        林风眠有些无语,幸好自己有固定插销,不然你这样岂不是坏我好事?

        他不由怀念起明老那经验老道的老车夫,这小老头怎么还没赶到君临?

        临近飞船渡口,林风眠鸣金收兵,把上官琼抱在怀中,轻抚她的小脸。

        他笑眯眯道:“宗主啊,我们回去再继续。”

        上官琼小猫一样蜷着在他身上,抬了抬眼皮子,都没力气理他了。

        林风眠把玩着一手把握不住的羊脂白玉,微微笑道:“宗主怎么会在这里?”

        上官琼听到正事,努力端起宗主架子,但却还是有气无力的样子。

        “还不是因为你?你突然失踪,我来看看你死了没,以免坏了大事。”

        林风眠温柔一笑道:“原来宗主是担心我啊,这次是有些意外,君无邪这家伙的身份,比我们想象中更加复杂。”

        上官琼皱眉道:“怎么说?”

        林风眠撩起帘子看了外面一眼,笑道:“时间来不及说了,我回去再跟你说。”

        他看着衣不蔽体的上官琼,有些好笑地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宗主,你下次别用这种方式找我了,你这是在玩火啊。”

        上官琼低头看着出门刚换上,此刻又被撕烂的衣服,有些欲哭无泪地锤了他几下。

        “浑蛋,赔钱!我这一路上的路费,传送费,还有我这几身衣服……”

        林风眠抱住她,摘下手上一枚储物戒温柔戴在她的芊芊玉指上。

        那俊朗的外表,温柔似水的眼神,仿佛刚刚动作粗暴的那人不是他一样。

        上官琼不由宠溺在这该死的温柔之中,有些好了伤疤忘痛。

        她总是明白为什么有女子喜欢养小白脸了。

        这俊逸如仙,又深情款款的男子,谁碰了不迷糊啊。

        林风眠财大气粗地笑道:“喏,都给你,再去买几件好看的衣裳,你回去的传送费我也包了。”

        上官琼哼了一声道:“不买,买了还不是给你撕坏。”

        林风眠哑然失笑道:“那你总不能光着身子乱跑啊,你愿意,我可不愿意。”

        “浑蛋,你就不能不撕吗?”

        “不能!”

        ……

        两人打情骂俏一番后,林风眠拍了拍上官琼的浑圆,笑道:“好了,快起来穿衣服,陪我去见君庆生。”

        上官琼转过脸哼了一声道:“谁要跟你去见他,我不去,我就在这睡觉,我累死了。”

        她现在只想躺平,这一身狼藉的样子,她觉得全身黏糊糊的,哪里也不想去。

        话虽如此,她还是拿出老老实实拿出丝帕擦拭起来。

        看着一脸坏笑,雄赳赳气昂昂的某人,在淫威的压迫下,只能给他也胡乱擦了一下。

        片刻后,又换了一身得体衣裙,将长发挽起的上官琼陪着林风眠站在渡口边,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倚靠在他身上。

        林风眠搂着她的纤腰,避免腿软的她站不稳,心中也不由有些小小的得意和成就感。

        这炼体的好处就出来了,自己现在精气神饱满,完全不虚啊!

        别说梅开二度了,他感觉自己是真能一百遍!

        林风眠看着上官琼,眼中满是笑意。

        宗主啊,这人生苦短,苦啥也不能苦逼啊,是不是?

        上官琼突然没理由打了个冷战,下意识往林风眠怀中躲去。

        这风太大了?

        shubao520.com      bookge.com      bqgwx.com      massxs.com



        p9pp.com      Lequdu.com      szwxw.com      6ywx.com



        xiaoshuoquan.com      wanshu.cc      shuhuang.cc      aish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