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542章 没人看见,不丢人!

第542章 没人看见,不丢人!

        片刻后,林风眠登上了那金碧辉煌的王辇,在重重保护下向着王宫而去。

        御辇之内,宽敞而华贵,屏蔽阵法启动后将外界的喧嚣和纷扰完全隔绝。

        林风眠与君庆生相对而坐,两人之间弥漫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沉默。

        君芸裳她收敛了所有的气息悄然站在一旁,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两人。

        君芸裳收敛气息站在一旁,饶有兴致打量着两人。

        这两人从长相上来说,不能说毫不相干,只能说风马牛不相及。

        君无邪这长相怎么看都不太正常。

        君庆生哪里知道又有人在腹诽自己,此刻以一种难以名状的复杂眼神看着林风眠,眼底深处藏着一抹难以察觉的悲伤。

        他虽然对君无邪很是放纵,却从不亲近君无邪。

        因为他知道君无邪的命运早已注定,他害怕自己到时候会舍不得。

        也许是对血脉的眷恋,也许是对那个女子的愧疚,君庆生希望君无邪能在这短暂的人生中尽情享受。

        所以无论君无邪闯下多大的祸事,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为其担下。

        如今二十年眨眼间过去,这孩子终究还是不在了。

        君庆生以为自己不会难过,可当这一天真正到来时,他还是百感杂陈,难以自持。

        林风眠见君庆生悠悠出神,半天没说一句话,有些不明所以。

        君庆生回过神来,眼神暗淡道:“他走的时候,不痛苦吧?”

        闻言,林风眠心都漏跳了一拍,自己这么快露馅了?

        但很快他就明白了君庆生的意思——他是以为自己被君承业夺舍了!

        虽然林风眠也想冒充君承业,完成父子间的互换。

        但他对君承业的了解并不深,不敢贸然行事。

        于是,他故意露出一丝疑惑的神情,茫然地问道:“父王,您在说谁啊?谁走了?”

        君庆生愣了一下,而后眼中精光一闪看着林风眠,似乎在判断他的身份。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生硬地转移话题道:“没什么,我只是随便问问。”

        “对了,你的实力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变得这么强了?”

        他不是没有更完美的掩盖说辞,但却故意如此为之,就当是他最后的仁慈吧。

        林风眠配合地露出一缕深思之色,而后勉强地笑了笑。

        “小姨一直为我特训,加上师尊昨夜用祝融精血为我锻体,我才有此实力。”

        “师尊让我今天要一鸣惊人,我没给父王你惹麻烦吧?”

        君庆生露出一抹发自内心的笑意,摆了摆手道:“没有!”

        他在车厢一旁一拉,放下一张横桌,又拿出一瓶美酒给林风眠倒了一杯。

        “这种麻烦你多给父王惹几个也不碍事,你这回给父王涨脸了。来,我们喝几杯。”

        林风眠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端起酒杯。

        “我敬父王一杯!”

        他激动地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脸上满是得到认可的欣喜和激动之色。

        君庆生哈哈一笑,也是豪气地端起一饮而尽,又给他满上一杯。

        “喝!”

        林风眠也只能舍命陪君子,跟他在车上推杯换盏起来。

        君芸裳从这短短几句话和两人神态中读出了很多信息,若有所思看着两人。

        君庆生这是以为谁走了?

        从悲伤到喜悦的转变,就在一句话。

        这么看,只有夺舍一种解释了!

        小姨,师尊,祝融精血,天煞殿,夺舍!

        这君无邪果然是圈套!

        但他的神态和动作不像是模仿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们造假,却把真的给造出来了?

        叶公子真转世到君无邪身上了?

        此刻闻着空气中弥漫的浓郁酒香,她不由定定看着林风眠。

        然而让她失望的是,林风眠神色如常,跟君庆生谈笑风生,没有半点醉意。

        叶公子一杯就倒,他倒像是千杯不醉啊!

        她突然哑然失笑,这转世以后,体质怎么可能还一样。

        千年前叶公子何等天资,这君无邪差远了。

        酒过三巡,君庆生对林风眠交代道:“无邪,我会让幽遥护送你前去君临,你路上多加小心。”

        “我半个月以后才会抵达君临,所以你到君临城以后不要跟你王兄起争执。”

        林风眠哑然失笑道:“我不找他麻烦,但王兄怕是会找我麻烦啊。”

        君庆生淡淡道:“云诤那我会警告他,你不要主动招惹就是。”

        林风眠点头道:“行,那母妃她?”

        君庆生淡然道:“她有你小姨那层关系,我也会多加照看,你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林风眠嗯了一声道:“那我就放心了。”

        车辇速度不慢,很快就要来到岔路口。

        君庆生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看着杯中的美酒,仿佛自言自语一般。

        “还是那句话,你还缺什么跟父王说,在天泽你可以肆意妄为,天塌下来父王帮你顶着。”

        林风眠点了点头,君庆生又给他倒满一杯酒,有些不舍地看着他。

        “这一杯,是父王给你的饯行酒,祝你一帆风顺。”

        虽然这次最坏的情况暂时没有发生,但估计也快了。

        这一杯到底是饯行酒,还是断头酒,就看你自己了。

        林风眠眼中露出一抹不解,却还是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来到岔路口,君庆生叫停了车队,让林风眠下车。

        “本王就送到这了,后面的路你自己走吧。”

        林风眠点了点头道:“儿臣告退。”

        君庆生平静道:“替本王向你师尊问好。”

        林风眠嗯了一声,心中暗暗吐槽。

        他现在可好了,获得了婴儿般的睡眠。

        他站在路旁恭送车队离开,眼神有些复杂。

        君庆生这是在提醒自己,君承业那老头不对劲?

        看来再如何淡漠,终究还是有几分血浓于水的亲情在的。

        可惜,迟了!

        跟着下车的君芸裳看着林风眠,想要再确认一下,却有些犹豫。

        她心虚地左右看了一下,还是走到了林风眠背后。

        反正自己隐身也没人看见,不丢人。

        她凑到林风眠背后,鼻翼微微动了动,认真闻了闻。

        不是记忆中那股冷冽的清香,虽然也有股好闻的味道,但酒味太浓了。

        自己果然想多了,都转世了,怎么可能还是原来的味道?

        就在这时候,林风眠突然转身,吓了君芸裳一跳,瞬间消失在原地。

        她这才发现原来是他那两个护卫走到了他身后,并不是发现了自己。

        君芸裳无奈摇了摇头,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

        自己一定是太想见到他了,才做出这种傻事。

        如果他真是叶公子转世,自己该怎么办?

        在天煞至尊发现自己弄假成真之前,把他金屋藏娇一样藏起来?

        然后自己每天打他三遍,让他天天跟自己认错?

        想到这,君芸裳嘴角微微上扬,不由有些心动。

        好像很有意思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