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528章 是我错怪你了!

第528章 是我错怪你了!

        林风眠此刻躲在气海之中的双鱼佩内,主动将识海和灵台让了出来,丝毫不慌。

        没有转生印记,君承业只能走常规夺舍流程,不能直接占据自己灵台。

        而他刚刚在血池下施展的是往生印激活手法。

        只要自己能熬过往生印重组的时间,这老小子就会被揪回去,还会元气大伤。

        若是过早重组往生印,君承业的确无法夺舍,但自己身份很可能就暴露了。

        就算没暴露,君承业恼羞成怒,自己小命也堪忧。

        林风眠要的不仅是避免被夺舍,更想杀死这苟延残喘的老鬼。

        为此他不惜兵行险招,故意引诱君承业夺舍自己,让他承受双重反噬。

        此刻林风眠故意拖延时间,也想知道这一切的缘由。

        “师尊,你这是做什么?你想夺舍我?”

        君承业想引林风眠说话,找到他的神魂所在,吞噬他的神魂。

        双方各怀鬼胎,让这场对话有了继续下去的可能。

        君承业信口胡说道:“无邪,为师不是想夺舍你,只是想跟你神魂合一。”

        “到时候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们一起叱咤风云!岂不快哉?”

        林风眠怎么可能相信,冷声道:“师尊,这么多人,为何偏要夺舍我?”

        君承业故意刺激他,想让他神魂波动,略带嘲讽道:“什么叫偏要夺舍你?”

        “你的出生就是为我准备的,为师培养你多年,就为了今天!”

        林风眠不解道:“为你准备的?”

        君承业冷笑道:“不然你以为你凭什么能长着一张跟那人一模一样的脸?”

        “你可是我花了近八百年,耗费无数精力,用胎心种魔大法培养出来的躯体!”

        林风眠忍不住有些惊讶道:“胎心种魔,原来这张脸真是用秘术打造的啊。”

        “师尊,你到底想做什么?想从凤瑶女皇那里得到些什么?”

        君承业眉头紧皱,他明明感觉到了林风眠的神魂波动。

        但不管他怎么在识海之中寻找,都没能找到林风眠的神魂在识海哪里。

        他压根没想到有人的神魂能躲在识海之外,双鱼佩的神异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与此同时,君承业惊恐发现自己神魂之中,一道道碎掉的印记正在重新凝聚。

        “这次往生印怎么这么快就重组了?不可能啊!”

        以往,往生印都是在他夺舍后才重组,只能把新躯体改造成他原来的样子。

        这次有林风眠的激活,加上被他耽误了一瞬间,往生印总算抓了一个现行。

        君承业愤怒地咆哮着:“君无邪,你给我出来!出来啊!”

        他疯狂撞击林风眠灵台,试图强行进入其中,却被弹了出来。

        很快往生印重组,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拖出林风眠的身体。

        “不!放开我!我不要回去!”

        此刻的君承业如同愤怒的狮子,不甘地咆哮着。

        他做了这么多准备,本以为这一次起码能拖个百年时光。

        谁知道这才刚刚脱离躯体,往生印就重组,要将还没夺舍成功的他拖回去。

        君承业的反抗显得如此悲哀和无助,他还是被往生印拖回苍老不堪的肉体中。

        他瞬间吐出一口鲜血,仿佛衰老了无数岁,整个人皮包骨头一般。

        这是夺舍失败的后遗症,加上往生印的惩罚,让他神魂受到重创。

        风烛残年的君承业颤颤巍巍站起身来,不甘地看着林风眠,企图靠近他。

        但他蹒跚地走了两步,就却倒在了血池之前,气若游丝地喃喃自语。

        “就在眼前了,就在眼前了啊!”

        林风眠留意到这一幕,却没有任何反应,还是跟死尸一样倒在血池之中。

        过去一个时辰,君承业突然惨笑一声道:“你特么是真的苟!”

        他本想吸引林风眠过来,尝试再夺舍一次,再不济也杀了他。

        但谁知道这家伙一动不动,比自己还能装死。

        自己小看这小子了啊!

        林风眠还是一动不动,主打一个敌不动我不动。

        又过去一个时辰,确定君承业真的没反应了,林风眠才回归识海,重新掌控自己的肉身。

        他知道君承业没死,只是神魂受到重创,处于封闭状态而已。

        所以他一跃而起,远远的各种束灵锁,束灵绳给君承业招呼上。

        林风眠咬破手指,从天诡门学的各种灭魂术法给他一条龙用上。

        他远远驾驭飞剑对着君承业一顿狂砍,恨不得将他砍成肉酱。

        但君承业这具躯体似乎经过了一番锤炼,坚硬程度超乎林风眠的想象。

        哪怕他全力以赴,也只是将眼前的干尸砍得火花四溅,根本伤不了他。

        君承业所剩无几的头发都被他砍干净了,光光的脑袋蹭亮无比。

        千年前林风眠帮君承业六根清净,这次顺便帮他剃度出家,也算服务周到了。

        但破不了防的剃度僧林风眠,还是破防了!

        “特么的,你不是剑修吗?你这什么变态身体?”

        他有些无奈,这就是炼体的修士吗?

        真是变态啊!

        这些年里面,这君承业到底都做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别人躺自己面前,自己还干不掉的情况。

        “妈的,少爷我也要炼体,有这本事岂不是鸡儿梆硬,金枪不倒?”

        林风眠不信自己就弄不死他了,在洞府中到处找工具,打算继续给他上强度。

        结果在一个密室之中,他发现了一个大型的血色阵法。

        阵法血光流转,煞气冲天,一看就不是什么好玩意,散发着邪气。

        林风眠不是当年的吴下阿蒙了,一眼就根据阵纹认出了这似乎是一个血祭祭坛!

        这分明是君承业准备夺舍自己以后,用这个血祭旧躯,快速提高实力的啊。

        林风眠嘴角顿时划起诡异的笑容,竖起大拇指道:“牛逼!”

        “你都给自己找好死法了,君承业,是我错怪你了!”

        “舍己为人,你真是个大好人啊!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他感动得泪水都快从嘴角流下来。

        好人啊!

        大补药啊!

        林风眠把君承业放入现成的血祭祭坛之中,而后傻眼了。

        这玩意,自己不会用啊!

        他踢了踢君承业。

        “老登,你祭坛的说明书呢?”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