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524章 天渊之门

第524章 天渊之门

        林风眠让幽遥和明老驾车,自己亲自送上官琼到城中传送广场。

        马车上,上官琼小声嘀咕道:“我自己飞回去就可以了。”

        林风眠将她搂在怀中,笑道:“这山长水远飞回去,我怕你体力不支啊。”

        “既然是本殿的女人,不差这点灵石,灵石没了告诉我,我去抢都给你抢来。”

        上官琼好笑看着他,笑道:“殿下,那玉琼可客气了。”

        林风眠豪气道:“仙子当自己家就行,仙子下次来,我下面给你吃!”

        上官琼白了这不正经的家伙一眼,却主动献上一吻,与他拥吻起来。

        车内两人紧紧相拥,缠绵悱恻,车外明老差点又打算绕城几周了。

        终于,传送广场到了,林风眠目送上官琼走进传送阵中挥手告别。

        上官琼来时空空荡荡,两袖清风,饥渴难耐,洞极思茎。

        走的时候连吃带拿,满腹精纶,芯满溢足,差点挺着个大肚子回去了。

        林风眠看着上官琼消失在传送阵中的倩影,心中涌起一股怅然若失的感觉。

        唉,看来又要打一段时间光棍了。

        回去的路上,林风眠开始内视,试图寻找那自己体内不知所踪的缠绵蛊。

        上官琼对他再毫无保留,也不可能为他解开缠绵蛊。

        同样的,林风眠也不可能把自己小命交到她手上。

        但不管他怎么找,都没能找到这神秘的蛊虫在哪里,这让他有些挫败。

        回到府上,林风眠认真跟南宫秀修行着,比之前更加认真。

        南宫秀发现少了女人,这家伙专注上了不少,但进步神速到让他有些骇然。

        夜间,林风眠再次进入那神秘的书房,点燃祭香,进入那神秘洞府中。

        “师尊,我知道考题了!”

        “什么?”

        神秘老者愣了一下才缓缓道:“是南宫秀那女人告诉你的?”

        林风眠点头道:“对,她可能因为萱妃的事情对我刮目相看,告诉了我考核题目。”

        “原来如此,我说你小子怎么突然对萱妃如此上心,你倒是有点小聪明!”

        神秘老者明显想歪了,林风眠也乐于他想歪,嘿嘿一笑。

        “谢师傅夸奖。”

        “别卖关子了,说吧,考核方式是什么?”神秘老者问道。

        林风眠一五一十说了,最后苦笑道:“师尊,这是实打实的考核,我没把握啊。”

        他试探性道:“要不师尊你把他们全打残了,让我通过考核?”

        老者顿时脸都绿了,无语地看着他道:“你怎么不叫我把他们都杀了?”

        林风眠折扇在手心一拍,激动道:“那再好不过了啊!”

        “你当天煞殿是我开的不成?”神秘老者冷哼一声。

        林风眠干笑道:“那怎么办?”

        老者显然也有些头疼,在洞府之中来回转悠,最后眼神闪过一丝狠意。

        他沉声道:“你看看能不能让她再降低口风,我去想想其他办法。”

        “以后你隔天来一次,我加快你的血炼速度,尽快把你的境界提上去。”

        林风眠心中咯噔一声。

        这老鬼是打算提前对自己动手了?

        但他表面上还是欣喜若狂道:“是,师尊!”

        林风眠也只能希望洛雪真能解决这转生印记。

        不然他只能冒险回合欢宗找月疏影,再故技重施把这玩意丢回给君无邪了。

        两天后,神秘空间之中。

        林风眠刚冒头,洛雪就挥着小拳头,气呼呼道:“色胚,看打!”

        林风眠莫名其妙挨了一顿粉拳,迷迷糊糊道:“洛雪,怎么了?”

        由于做过的亏心事太多,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是哪件事情东窗事发了。

        他乖乖挨打,想坦白从宽都不知道该坦白哪件。

        洛雪揍完林风眠,心里顿时舒畅多了,手中结着神妙的法印。

        “喏,你要的解印方法!”

        林风眠激动地抱着洛雪,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我就知道洛雪你最好了。”

        洛雪一把推开他,气呼呼地又追着他打。

        “色胚,又趁机占我便宜!”

        林风眠顿时抱头鼠窜,连忙求饶。

        “我只是太高兴了,不是故意的!”

        “你这话,你自己信吗?色胚!”

        ……

        打闹过后,洛雪气呼呼道:“色胚,我问过师尊镇渊的事情了。”

        “镇渊大概是被导出了能量,才导致无法充能完成。……”

        她把自己跟琼华至尊对话都说了,包括镇渊可能是一把钥匙的事情。

        “钥匙?总不能是你家的钥匙吧?”

        洛雪噗嗤一笑道:“你是不是傻啊,谁家的门拿剑当钥匙。”

        “镇渊,渊……天渊,门?怎么好像在哪里听过?”林风眠喃喃道。

        洛雪跟林风眠突然都想起林家流传下来的那句话,异口同声道:“天渊之门!”

        林风眠飞快念道:“听风无忧,落雪成眠,天元囹圄,你我同囚。双鱼镇渊,天渊之门。”

        他拿起镇渊上的双鱼佩,激动道:“如果镇渊是钥匙,那双鱼佩呢?身份令牌?”

        洛雪也不由有些怀疑,迟疑道:“难道镇渊能打开就是天渊里面的天渊之门?”

        林风眠有些无奈道:“虽然猜测如此,但这没法验证啊!”

        天渊可是连至尊都能埋葬的第一禁地,进去试试就逝世了。

        但两人不约而同想到了记载中洛雪的最终去向,不由都沉默了下来。

        洛雪喃喃道:“我不会是走投无路,才进入天渊,打算去开那个门吧?”

        林风眠果断摇头道:“不对,你别说双鱼佩,你连镇渊都没带啊!”

        “而且如果你进去了天渊,那林家的双鱼佩,芸裳的镇渊都哪里来的?”

        两人面面相觑,最终都一头雾水,只觉得迷雾重重。

        洛雪苦笑道:“这明明我是事件主角,却要猜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真是无语。”

        林风眠也长叹一声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找芸裳问清楚了。”

        洛雪连连点头道:“嗯,你给力点啊,这事让我抓心挠肝,难受极了!”

        临别之际,洛雪再次问道:“真不用我过去帮忙吗?”

        林风眠担心自己连累了她,果断摇头道:“不了!”

        洛雪也没坚持,只是郑重道:“那四天后见,你可别死了!”

        之所以没有三天后见,是因为那正是选拔前一天晚上,不方便见面。

        林风眠也知道,那疑是君承业的老者如果想夺舍,绝对就在这几天了。

        “你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

        “君承业,手下败将罢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