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506章 舌战群儒

第506章 舌战群儒

        君云诤见他这欠揍的样子,差点也上头了,却还是忍了下来。

        想要生活过得去,头上哪能没点绿?

        忍!

        君庆生看着鼻青脸肿的众人,沉声问道:“说吧,这都怎么回事?”

        他其实洞悉一切,刚刚幽遥早已经把事情始末都告知了他。

        如果不是幽遥在场,他也不会放心把林风眠留在场中。

        但林风眠把君云诤一群收拾了,还是让他有些惊讶。

        这小子出息了啊,都不用自己护着了!

        他之所以明知故问,就是想看看这小子打算怎么脱罪。

        丁博南第一个哭诉道:“王上,我们好好地喝着酒,无邪他突然发酒疯。”

        “不仅出言不逊,还拿杯子砸我,对我们拳打脚踢,云诤表哥上前阻拦,却差点被他打死。”

        “他仗势欺人,大庭广众下凌辱了芩师姐,逼我脱衣服跳舞,王上,你要为我们做主啊。”

        林风眠跟看跳梁小丑一样看着他,眼中满是嘲讽。

        这家伙来来回回就只会一句,为我做主吗?

        君庆生脸色一沉,冷声道:“无邪,对此你有什么想说的?”

        林风眠一脸无辜道:“父王,儿臣冤枉啊!”

        “冤枉?”

        丁婉秋俏脸含煞道:“人证物证俱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林风眠摊了摊手道:“母后,这是表哥的一面之词,刚刚我们喝酒唱歌,挺愉快的啊。”

        “玩着玩着他们开始摔跤,博南表哥还要给我们表演舞尽衣裳,我也拦不住啊!”

        丁婉秋被他这信口胡说给气乐了,怒道:“君无邪,你当本宫是傻子吗?不是你逼他们的?”

        林风眠义正言辞道:“绝无此事,我真没打过他们!不信你问他们!”

        他用和善的目光扫过众人,还光明正大捏了捏拳头。

        “我相信大家会还我一个公道的对吧?”

        众人回想起林风眠之前的威胁和手段,不由都避开了他的目光。

        丁婉秋没想到林风眠如此嚣张,居然众目睽睽下开始威胁人证了。

        “大胆,君无邪,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后?”

        “你们不用怕,如实说来就是。”

        四王子率先带头道:“母后,无邪说得对,我们是自己闹着玩的。”

        其他人也纷纷应和,表示自己等人闹着玩的,与林风眠无关。

        开玩笑,除非这次能直接把他弄死。

        不然事后他还不是找自己等人报复?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惹不起!

        丁婉秋没想到林风眠居然把这些家伙治得服服帖帖,顿时目瞪口呆。

        林风眠摊了摊手道:“母后,你看,我说没这回事吧!”

        丁博南气急败坏地道:“君无邪,你大庭广众凌辱芩师姐,我们都看见的,这你没法抵赖了吧?”

        林风眠还没说什么,芩妍就气急败坏地反驳了。

        “丁博南,你别乱说,我们什么都没发生!”

        林风眠也一本正经道:“就是,我跟芩师姐就到屏风后谈了一会心。”

        “我们是很纯洁的男女关系,表哥,你不能毁人清誉啊。”

        丁博南指着芩妍裙上未干的水迹道:“师姐,你身上都还有罪证,你要大胆站出来啊!”

        芩妍这才发现自己裙子湿了,连忙捂着,咬牙切齿道:“我说没有!”

        看她这羞怒交加的样子,再说怕是要砍人了。

        丁博南没想到证人全反水了,只能咬牙切齿道:“那我跟表哥呢?我们总是你打的了吧?”

        林风眠点头道:“这个倒是我打的,没得抵赖。”

        君庆生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沉声问道:“无邪,你为何要对你王兄和表兄出手,让人笑话?”

        林风眠掷地有声道:“儿臣正是不想让人笑话,才出手制止这一群精虫上脑的家伙。”

        众人愣了一下,君庆生也不明所以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林风眠理直气壮道:“他们精虫上脑,以赏舞为由,逼迫上官仙子献舞,口中污言秽语不断。”

        “上官仙子敢怒不敢言,无邪实在不忍她受辱,这才愤而出手制止他们的恶行!”

        丁博南顿时急了,反驳道:“你胡说八道,我们只是听闻上官仙子歌舞双绝,才诚心邀她献舞一曲,怎么就不尊重了?”

        林风眠冷笑道:“那刚刚是不是你说的,让上官仙子衣裳尽褪也无妨?”

        君云诤此刻帮腔道:“无邪,博南也只是心直口快,口不择言罢了。”

        丁博南连忙点头道:“对对对,我真是想赏舞,没其他意思!你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呸,你们那是想看歌舞吗?我都不好意思戳破你们!”

        林风眠一脸嫌弃道:“我君无邪馋她身子就馋,我敢做敢当,不像你们一群衣冠禽兽!”

        “而且你让献舞一曲就献舞一曲,那我还听说你娘也歌舞一绝,你是不是也让你娘给我献舞一曲?”

        丁博南一时怒气上头,口不择言道:“她算什么东西,合欢宗的烂货也配与我娘相提并论?”

        说完他就知道说错话了,恨不得扇自己两个大嘴巴子。

        林风眠没有放过他,指着鼻子骂道:“丁博南,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点!”

        “合欢宗怎么了?合欢宗的就不是人?还是说你娘是女人,上官仙子就不是女人?”

        丁博南自知失言,气势弱了下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你不会又想说自己口不择言吧?”

        林风眠指着一众天泽王孙贵族,慷慨激昂地骂了起来。

        “你们可是我天泽的未来栋梁啊,要谨言慎行知道吗?”

        “你们看看你们都做了什么?一大群男人逼迫一个弱质女流献舞!”

        “这事我一个人渣都看不过眼了!你们不会还觉得自己做对了吧?”

        场中鸦雀无声,丁博南气得直哆嗦,却又无可反驳。

        君云诤知道这事自己等人不占理,一言不发,以免引火烧身。

        林风眠冷哼一声,少爷我自幼在市井跟泼妇骂街。

        你们跟我玩,嫩了点!

        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我不只会舌战群乳,更能舌战群儒!

        林风眠不再多说,傲然地看向君庆生。

        “父王,上官仙子既是受我之邀赴宴,我就有责任带她完好地从这里走出去!”

        “无邪自知不应该动手,但并不后悔,愿受责罚。”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