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455章 血脉

第455章 血脉

        林风眠干呕着,深以为然道:“好,我不杀他了!”

        “我现在觉得他这样挺好的,就让他余生在无尽痛苦和折磨中度过吧!”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君承业会这么英勇,冲在与幽冥世家作战的第一线了。

        他不是大彻大悟,他只是想离开这可怕的世间罢了。

        多么痛的领悟!

        洛雪闻言才放下心来,她现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自己彻底不纯洁了。

        刚刚的一幕彻底打碎了她对男女之事的朦胧幻想,只剩下深深的恐惧。

        洛雪此刻瑟瑟发抖,原来做那事是这么可怕的吗?

        有种想作呕的感觉怎么回事?

        自己才不要变成那种丑陋的模样!

        林风眠有气无力道:“洛雪,你有没有能让人无法夺舍的术法?”

        他怕君承业诈死脱身,还是得留上一手!

        洛雪把一个印法分享给林风眠道:“这是往生印,顾名思义,除了往生,没有解印的方法。”

        “这是圣人境才能用的秘法,我也只是在古籍见过,没具体用过。”

        林风眠看着那印法微微一笑道:“行吧!算他走运了”

        第二天中午,君承业好不容易送走了不知道梅开几度的徐稚白,生无可恋地坐在房间内。

        此刻房间内吹起了一阵清风,房间中突兀多了一个人。

        此人脸色发白,脚步虚浮,却是吐了一晚上,胆汁都差点吐干净的林风眠。

        “你来了?”

        君承业很冷静,甚至有些怨恨。

        这家伙就不能来得早点?

        林风眠看着他,不由自主就想起昨晚的事情,忍不住干呕一声。

        “你早知道……呕……我……要来?”

        君承业看到他的反应,脸色发白,难以置信道:“昨晚是你?你都看到了?”

        林风眠一副饱受摧残的样子,痛苦地点了点头。

        “看到了!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

        君承业悲从中来,自己人生最狼狈的样子,被此生最大的敌人看见了。

        这就像在路边跌了个狗吃屎,恰好被情敌看见一样,想死的心都有。

        他悲痛欲绝道:“叶雪枫,你给我一个痛快吧。”

        林风眠眼中杀意一闪,手中不断结印,而后一印落下,将君承业击飞出去。

        君承业识海中一个印记飞快出现,而后迅速消失,在剧痛下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想死?没这么容易!”

        林风眠手中凝聚数百根雷针飞出扎在他身上,疼得君承业撕心裂肺,忍不住惨叫出声。

        君承业痛不欲生,脸上却露出解脱和诡异的笑容。

        他已经让天煞至尊在自己身上留下了血咒,以自己洞虚修为和生命在凶手身上留下印记。

        只要他一死,天煞至尊就能凭借印记锁定这该死的叶雪枫,哪怕他游走虚空也摆脱不掉!

        一命换一命,划算!

        但看着转身就走的林风眠,他整个人愣住了,忍不住爬起来愤怒咆哮。

        “叶雪枫,你杀了我啊!”

        林风眠脚步一顿,回头笑道:“不!对你而言,活着可能比死更痛苦。”

        他刚刚不止对君承业施展了往生印,更是用上了天阉秘术!

        只要这小子一动色念,昨晚那梦魇一样的回忆就会涌上心头,让他无法人道。

        若是正常情况下,君承业肯定会发现不对劲,但这刚好就是不正常情况。

        他最多以为自己因为徐稚白,对女人暂时没兴趣罢了。

        林风眠觉得自己此举也算救他脱离苦海,只是代价是余生当个太监罢了。

        他倒不是真这么好心,只是想试试能不能改变未来。

        君承业目前还没有子嗣,但他未来是有子嗣的。

        那如果自己从根本上处理了呢?

        林风眠冒着辣眼睛的风险,去看一眼了徐稚白,确定她没受孕才离开。

        看徐稚白的样子,哪怕君承业真不能人道,怕也会不离不弃的。

        君承业想摆脱她?

        没那么容易!

        -------

        在林风眠造访天泽的同时,君临圣皇宫也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来人一身黑袍笼罩全身,拿出一个信物,语不惊人死不休。

        她直言跟凌天圣皇和淑妃娘娘有旧,更与天邪圣君相识,想求见凤瑶女皇。

        这让本来想赶走她的守卫不敢怠慢,连忙请来了赵伴。

        赵伴接过信物一看,便毕恭毕敬将人请了进去,忙禀报君芸裳去了。

        “陛下,来了个身怀六甲的女子说与圣君相识,想要求见陛下!”

        正在批复奏折的君芸裳闻言咔嚓一声,不小心把笔给折了。

        君芸裳默默把折断的玉笔放下,疑惑问道:“身怀六甲的女子?”

        这是闹哪样?

        叶公子难道还在外面藏了外室?

        她找不到叶公子了,找自己来了?

        “嗯,那女子还说与老圣皇和淑妃娘娘有旧,但似乎是个妖族。”

        赵伴呈上一条项链道:“这是她的信物,奴才曾见过太后娘娘戴过此物。”

        “那女子还有个特殊要求,希望最好能在有水的地方面见陛下,也不知何意。”

        君芸裳接过那条吊坠,沉吟片刻,才开口道:“那便邀她到落芳阁一见。”

        赵伴点头称是,君芸裳也移步有一片湖泊的落芳阁,站着院子中静静等待。

        很快那女子便被带了上来,看着站在庭院中亭亭玉立的君芸裳,眼中闪过一丝惊艳和怀念。

        她摘下兜帽,露出有些尖尖的耳朵和翠绿的长发,款款行了一礼。

        “天蛭一族甄白见过凤瑶陛下!”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林风眠放走的那只天蛭妖,甄白。

        君芸裳听到天蛭一族不由脸色微变,惊讶道:“你是传说中的天蛭妖?”

        甄白嗯了一声,伸手在眉心一划。

        她额头睁开了一只碧绿的竖眼,碧绿的光芒柔和地照在君芸裳身上。

        甄白愣了一下,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这两种相似的血脉居然还会彼此压制?

        片刻后,她回过神来道:“这清瞳神眼是我族的标志,不知陛下有没有听说过?”

        君芸裳顿时恍然,怪不得她要求在有水的地方与自己见面。

        她没想到传说中灭亡的天蛭妖居然会出现在自己面前,心中不由掀起阵阵波澜。

        她拿起手中项链问道:“如果我没猜错,我母妃的血脉是甄仙子提纯的?”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