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453章 要不我们要个子嗣吧

第453章 要不我们要个子嗣吧

        林风眠此刻正在君炎南麓晃悠,一点也不担心君芸裳那边。

        以君炎皇朝的底蕴,至尊和圣人不出,无惧任何风雨。

        这些天他去买了不少特制的九曲玲珑盒,在北溟四处埋宝。

        除了埋地里,他还找了几个信誉高的大商会帮忙保管,还找了饕餮会。

        虽然存放千年说长也长,但也不算太离谱。

        毕竟修道之人寿元实在是太长了。

        如今林风眠在千年前的合欢宗所在,寻找着适合藏宝的地方。

        很快他就将目光锁定在了仙女湖,这湖在千年间变化不大,湖底应该也算隐蔽。

        林风眠放得最多的就是灵石,其次就是筑基期和金丹期能用得上的丹药。

        考虑到柳媚等人,他又放了几样合适她们的法宝,才将九曲玲珑盒打入湖底。

        这种特制的九曲玲珑盒只要施展秘法,就会自动从湖底蹿上来。

        这湖底淤泥众多,他又埋得足够深。

        除非有人闲着没事干,天天来这挖泥,才有可能挖出来。

        做完这一切,林风眠悠哉悠哉地在一座小城之内喝茶,听着最新的消息。

        这段时间,各种消息层出不穷。

        期间不断有虚天神境开启,连洞虚境界的虚天神境都开了几次。

        这场大战腾出了太多尊位,对那些等候尊位已久的人来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断有人讨论谁获得了尊位,连获得了圣位的洛雪都被提到了。

        但讨论最多的无疑是天邪圣君,凤瑶女皇,以及月影刀皇这个背景板。

        天煞至尊他们不敢谈,但月影刀皇却被当成了笑话。

        各种消息越传越离谱,甚至有人说林风眠当着月影刀皇的面,睡了他妃子。

        一个个说得有鼻子有眼,煞有其事的样子,让林风眠哭笑不得。

        林风眠打趣道:“洛雪,没想到你居然是前天元第一天骄啊!”

        洛雪有些不服气道:“知道了,不用再强调了,现任天元第一天骄,但你只是作弊!”

        林风眠哈哈一笑,好奇问道:“洛雪,你真打算借道东荒再回神州?”

        洛雪嗯了一声道:“北溟都被封锁,乘坐飞船也回不去,我也只能偷渡了。”

        “你要做什么赶紧去,不然再拖两天我怕你真被合欢宗给埋了。”

        林风眠嘿嘿一笑道:“应该不会吧?”

        不过这话说得他自己都没多少底气。

        两个时辰后,天泽城遥遥在望。

        这天泽城原名逐鹿城,是镇南王朝的王都。

        自从君承业来了以后,这里便更名为天泽城。

        洛雪猜到了他想做什么。“你想杀了君承业?”

        林风眠眼底寒意一闪而过,冷声道:“看情况而定吧,如果能杀他,我不会留手!”

        洛雪知道他还是想试试能不能改变未来,但对他的态度有些意外。

        “我还以为你杀意已决呢。”

        林风眠笑了笑道:“谁知道会有什么不可抗力出现呢?而且,我不杀他,他也活不了多久。”

        洛雪好奇道:“怎么说?”

        林风眠平静道:“天元历二千六百年,在君炎与幽冥世家之战中,天泽王君承业与敌人同归于尽,壮烈牺牲。”

        “君承业临终托孤,凤瑶女皇念其功劳,允诺天泽王位世袭罔替,其子君庆生继位。”

        洛雪不由诧异道:“这家伙是改过自新了吗?”

        君炎没有圣人,在一百年后想踏平一个圣人世家,想不付出点代价是不可能的。

        但这人居然是君承业?

        林风眠也不明所以,无奈道:“谁知道呢!”

        远处的天泽城不断有飞船起落,却是丁家源源不断用飞船运输东西而来。

        这一次权力斗争之中,丁家算是一败涂地,被赶出了君炎的权力中心。

        丁家举族跟着君承业搬来南麓这穷山恶水之中,不少族人心中颇有怨气。

        南麓山高皇帝远,修士大多都是逃犯,动不动杀人劫宝是家常便饭。

        镇南王所属不服君承业这个天泽王,跟那些娇生惯养的丁家人摩擦不断。

        君承业一边约束族人和部属,一边带着徐稚白上门给镇南王余部做思想工作。

        但哪怕带着徐稚白过去,也被冷嘲热讽,说他是想借徐稚白吞并镇南王的余部。

        君承业被戳破心事,恨不得杀干净这些大老粗。

        但这些兵痞压根不怕,杀光了他也成光杆司令了。

        徐稚白不好意思道:“业哥,他们粗俗惯了,你别跟他们一般见识。”

        看着又胖又丑又黑的徐稚白,君承业压下了内心的反感,挤出和煦的笑容。

        “没事的,我再多找他们谈谈,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我相信他们会知道我对你是真心的。”

        徐稚白看着他,动情道:“业哥你真好!”

        她一把熊抱住君承业,君承业没能感觉到带球撞人,因为她的肚皮先一步顶到了他。

        此刻徐稚白用两只肥胖的短手紧紧箍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

        “父王出事以后,就业哥你对我不离不弃了。”

        本就长得又黑又丑的徐稚白哭得稀里哗啦,显得更丑了,泪水鼻涕不断往君承业身上抹。

        一直都还绷得住的君承业瞬间有了生无可恋的感觉。

        还是杀了我吧!

        这南麓,谁爱管谁管去!

        “业哥,你怎么不说话?”

        徐稚白抬头问道:“你是不是嫌弃我?”

        君承业深吸一口气,强行忍住要吐的冲动,轻轻抚摸她的脸。

        “怎么会呢?白妹,我不许你这样说自己,你在我心中是最好看的!”

        (?_?)!!!

        远处,正打算动手的林风眠看到这一幕,眼睛受到了成吨的伤害。

        不行,不能再看了。

        他感觉胃里一阵翻江倒海,转身掉头就跑。

        他没想到的是君承业为了吞并徐肃的残余势力,居然还要娶徐稚白!

        这王八蛋,是真特么拼啊!

        他算是服了!

        君承业哪里知道徐稚白误打误撞救了他一命,正强颜欢笑地打发她。

        两人回到天泽王宫之中,君承业深情款款看着她。

        “好了,白妹,你别想太多了,回去好好歇息吧。”

        徐稚白看着温柔似水的君承业,顿时整个人都化了。

        “业哥!我有一个办法能帮你快速拿下那些食古不化的老家伙!”

        君承业顿时眼睛一亮道:“白妹,你快说!”

        徐稚白一脸不好意思,娇羞道:“要不我们要个子嗣吧,这样他们就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