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385章 皇朝大战

第385章 皇朝大战

        很快,天地间散落的神魂在天煞至尊手中汇聚,凝聚成一团散落的魂光。

        看着那散落的魂光,他暗道看来得送回去养魂一段时间,才能搜魂了。

        他再看了一眼圣皇宫,身形缓缓散去。

        君芸裳不情不愿地率文武百官齐声恭送,而后冷着脸坐回皇座之上。

        有大臣出列,硬着头皮问道:“陛下,真悬赏圣君吗?”

        “当然!”君芸裳冷着脸道。

        “这个赏金多少?”那人问道。

        “一块灵石。”君芸裳面无表情道。

        赏金多少不重要,君炎只是表个态,意思意思就可以了。

        避免真有见钱眼开的亡命之徒,增加了林风眠的逃命难度。

        她想起林风眠的嘱咐,下令道:“本皇既然已经继位,我君炎恢复传送阵的使用。”

        众人心知肚明,相关官员立马点头称是,匆匆前往下令回复君炎境内传送阵的使用。

        半个时辰后,倾城绝色的君芸裳在赵伴和卫庭的陪同下走在阴暗的天牢之中。

        天牢中的犯人都惊呆了,不少明知会死的犯人更是口中出言不逊。

        “好漂亮的小娘皮,这是死前送来给我们玩的吗?”

        “嘿嘿,不会是皇室贵女来私会情郎吧?来找哥哥我啊,包你欲仙欲死。”

        ……

        各种污言秽语不断,赵伴脸色一沉,洞虚尊者的气息笼罩全场。

        “大胆,敢对圣皇不敬,都给我狠狠打。”

        君芸裳抬了抬手阻止道:“不必了,既然他们不想活了,那让黑羽卫和金羽卫用了就是。”

        “谢陛下赏赐!”

        赵伴和卫庭大喜,毕竟能关押天牢的人丹起码都是元婴境以上的尊位。

        两人连忙招呼人上前:“来人,把这些不知死活的都拖走,别污了陛下的眼!”

        那些人死前还打算逞口舌之利,但都被眼疾手快的金羽卫和黑羽卫给死死控住。

        君芸裳没有理会他们,走到了天牢深处,先后看到了被关押的镇南王和辽东王。

        镇南王仍旧求饶不断,辽东王还是跟之前一样硬气,对君芸裳骂骂咧咧。

        “你这不要脸的贱人,放本王出去,本王是你皇叔!”

        “你别以为有那小子罩着你就能为所欲为,迟早你会被他始乱终弃,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死。”

        这话一不小心踩雷了,君芸裳停了下来,寒声道:“掌嘴!”

        赵伴点头道:“是,陛下!”

        他身形鬼魅一般进入牢中,按着被束缚了修为的辽东王噼里啪啦一顿抽。

        他下手狠戾,毫不留情,多少还是带上了点私人恩怨。

        君芸裳走到最里面,看着被一条条困灵锁牢牢锁住的君傲世。

        此刻君傲世头发凌乱,一身伤痕累累,没有修为的他连恢复都做不到。

        见到君芸裳来了,他抬头露出一个笑容道:“罪臣见过陛下。”

        君芸裳看着这个昔日疼爱自己的皇叔,眼神复杂无比。

        她已经从赵伴那得知君凌天的安排和对君傲世的警告,却想不明白为何他还要孤注一掷。

        她轻声问道:“皇叔,为何明知道父皇知晓你的一切部署还要动手?”

        君傲世笑道:“乾坤未定,胜负未分,又岂能未战先忧败?”

        君芸裳复杂看着他,摇了摇头道:“你只是想寻死罢了。”

        君傲世也没否认,点头道:“这是我跟皇兄的赌局,成王败寇。”

        “赢了一切归我,输了我为你扫平一切,还你一个安定的君炎。”

        他感慨看着她,笑道:“现在我输了,你给皇叔一个痛快吧。”

        若林风眠在此,就会明白君凌天为何当初非要他娶君芸裳,而不是君风雅了。

        因为只有君芸裳才能让君傲世心甘情愿牺牲自己,主动赴死,为她扫平障碍。

        虽然君凌天给了君傲世活路,但以他对君傲世的了解,又岂会料不到君傲世的选择呢?

        君傲世果然如他所料,心甘情愿地把辽东王和镇南王一起带进了坑里面。

        此刻君傲世一心求死,但君芸裳却笑道:“皇叔,成王败寇,你想死没那么容易。”

        君傲世看着这个脱胎换骨的侄女,在那张熟悉的脸上,看到了君凌天的影子。

        “那陛下意下如何?”

        君芸裳冷着脸道:“你要死,起码也得死得有价值,再怎么你也是一个半步圣人。”

        “如今天煞殿与我君炎有隙,月影皇朝必然有动静,你要死给我死在战场上。”

        她拿出特地从宝库中拿来的上品仙剑插在地上,冷漠地看着君傲世。

        “赵伴,放他下来!”

        卫庭担忧道:“陛下,此人极度危险。”

        君芸裳平静道:“我自有分寸,放他下来!”

        卫庭不敢多说,任由赵伴把君傲世放了下来,警惕地看着他。

        君傲世伸手握在那把长剑上,长剑上白色的火焰升腾。

        赵伴和卫庭顿时如临大敌,护在君芸裳身前,随时准备出手。

        君傲世手上燃起火焰,以手覆面将那张俊逸的脸烧得尽毁,传出阵阵焦味。

        他握剑半跪了下来,沙哑着声音道:“君傲世已死,世间只剩下一个随时赴死的鬼魂。只求陛下不要让我等太久。”

        君芸裳看着他,咬了咬嘴唇,深吸一口气后转身离去。

        “该你去死的时候,我会叫你。”

        君傲世笑道:“谢陛下成全!”

        天牢内的阵法重新启动,将君傲世关在里面。

        君芸裳想着林风眠留下的箴言,心情沉重了几分。

        他所说的皇朝大战和三王后乱真的会发生吗?

        此时赵伴突然低声道:“陛下,天泽王君承业上表,想为徐肃之女徐稚白求情。”

        “他说徐稚白没有参与谋逆,且与他有婚约,恳请陛下网开一面,他可以代为受罚。”

        君芸裳回过神来,瞬间就想明白了其中关键,嘴角微微上扬。

        “看不出来他还是个痴情种啊,那本皇怎么好驳他好意,棒打鸳鸯呢?”

        她以前只是天真,不喜欢把人往坏处想罢了,但人并不傻,相反她还很聪明。

        这分明是君承业怕去了南麓被徐肃的残留势力排挤,所以想求徐稚这一张护身符呢?

        “告诉四皇兄,诚意足够,本皇便把徐稚白放了,但他必须娶为王妃。”

        赵伴应了一声问道:“陛下,这个诚意要多少?”

        君芸裳眼神微眯,寒意一闪而过,冷声道:“有多少要多少!”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