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373章 君凤瑶

第373章 君凤瑶

        林风眠顿时放下心来,温柔笑道:“我不过是出去渡个劫,哪那么快走。”

        “你就因为这个哭得稀里哗啦啊?我刚想夸你做得不错,有点女皇的样子了呢。”

        君芸裳抿了抿红唇,突然向着林风眠扑了过来。

        林风眠吓得抬手挡在胸前,隔开两人,避免她发现自己藏着的大胸肌。

        君芸裳一把抱住林风眠,泪如雨下,哽咽道:“叶公子,我不想当什么女皇,你带我走好不好?”

        这一刻,众叛亲离的巨大精神压力下,失而复得的喜悦,让她再也无法抑制住心中的冲动。

        什么国恨家仇,什么江山社稷,都被她抛之脑后。

        她只想跟他走,哪怕亡命天涯,哪怕明天就死在路上。

        跟他在一起,自己就可以什么都不用想了,当那个没用的君芸裳就可以了。

        他们还可以跟之前一样,两人结伴行走天下。

        她可以去学弄吃的,给他打那喝不醉的假酒,可以给他当续弦。

        只要能一直跟着他,她什么都可以学,什么都可以做的。

        林风眠动容地看着她,多想开口说一句好。

        但他不能,他无法久留于世。

        这身躯是洛雪的,他只是过客。

        哪怕洛雪答应了,两百年后呢?还不是留下她一人?

        只有狠下心来,她成为凤瑶女皇,哪怕恨自己,但起码两人还有见面之时。

        他声音平静道:“不好。”

        “为什么?”

        君芸裳的眼中满是泪水,一副心碎的样子,让任何人看了都不忍心。

        林风眠伤感道:“我并不属于这个世界,我只是一个过客,很快就要离开了。”

        他语重心长道:“我给不了你任何承诺,你跟我走不会有好结果的。”

        君芸裳泪眼朦胧道:“我不怕,你带我走吧,到时候你想走就走,我想陪你到最后一刻。”

        林风眠狠下心,轻轻推开她,叹息道:“我说过,你不要喜欢我,我们没结果的。”

        “我要去做的事情很危险,我自己都没把握回来,我不可能带你去的。”

        “你的子民,你的国家比起我更需要你,你马上是一国之君了,不要再小孩子气了。”

        君芸裳只是呆呆看着他,泪水静静滑落,像是一个丢了魂的人偶。

        林风眠拉起她的手,把自己所写的箴言放上去,沉声道:“这是我预测的箴言,希望能帮到你。”

        君芸裳突然把那厚厚的箴言一撕,往天上一撒,歇斯底里哭喊起来。

        “我不要当什么一国之君,我也不要什么箴言,我只是想跟你走啊!”

        纷纷扬扬的箴言如同雪花撒落,落得满地都是,房间内死一般寂静。

        洛雪不由愧疚道:“林风眠,送一瓶我的精血给她吧。”

        虽然师尊交代过自己的血不能外流,但她只能用这种方式弥补她了。

        林风眠嗯了一声,拿出一个玉瓶放桌上,用指甲轻轻在手上一划。

        汩汩鲜血从他手中滑落,血红色中泛着一种诡异的天蓝色。

        这血液中不仅蕴含了洛雪的血脉力量,更有林风眠如今大乘境界力量。

        君芸裳不明所以看着他,却听他低落道:“这瓶血液能激活君炎龙魂。”

        “它还能爆发出大乘境的力量,一滴可杀合体,三滴可杀洞虚,大乘没试过。”

        “不过有君炎龙魂和这些血液在,这圣皇宫内,没人能伤你。”

        君芸裳一边哭,一边摇头道:“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

        林风眠拉起她的手,在她手上用洛雪血轻轻绘着复杂的图案。

        “这是我的血脉印记,遇到危险能保护你,激活能伤敌,在我离开之前,也能用来召唤我。”

        他放下她的手,语重心长道:“我们都有各自的使命,在这个时间,我们都身不由己。”

        “使命?”君芸裳自嘲一笑道。

        “对,你的使命是当你的凤瑶女皇,庇护你的子民。”林风眠沉声道。

        君芸裳看着他,心碎问道:“那我们呢?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当回自己?”

        林风眠握着她的手,还是没忍住冲动,认真道:“等我真正降临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会来找你,你等我。”

        “多久?”君芸裳问道。

        “也许千年,也许万年,但我一定会再来找你的。”林风眠沉声道。

        他实在不能说出自己来自千年后,自己一旦告知了君芸裳。

        没准自己两人一走,至尊就通过搜魂之类的手段知道了。

        那自己也别想什么再续前缘了,怕是直接被至尊抓起来严刑拷打了。

        君芸裳听到这句话,明显彻底死心了,眼中光芒暗淡了下来。

        哀莫过于心死,她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再哭闹,而是自嘲笑了笑。

        她缓缓把手从林风眠手中抽出,失魂落魄地转过身向外走去,背影孤独无比。

        “如你所愿,从今往后,世间再无君芸裳,只有你要的凤瑶女皇。”

        林风眠差点喘不过气来,伸手拦住她道:“你等我!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君芸裳,或者君凤瑶死寂的声音传来,不带一丝的温度。

        “不必了,你回去当你的仙人吧。”

        她的背影缓缓消失在了林风眠眼中,仿佛从来没有来过一样。

        房间空荡荡,只剩下林风眠一个人失魂落魄站在遍地的箴言之中。

        那洒落一地的白色箴言,仿佛祭奠的纸钱一般。

        过去许久,林风眠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君芸裳那伤心至极的哭声。

        他心中仿佛有千万石头压着一般,根本喘不过气来。

        “对不起,我不应该把皇位给她的。”洛雪情绪低落道。

        “这不关你事啊,要怪就怪我,是我没听你的,是我错了。”

        林风眠很清楚,这是自己的错。

        自己还是低估了自己跟洛雪打造出来的叶雪枫的魅力。

        虽然自己一路上都让君芸裳别喜欢自己,却没分清楚界限。

        被叶雪枫这种神秘又天赋横溢的男子温柔以待,世间哪个女子能防御?

        更何况君芸裳这种没见过世面,完整男子都没见过几个的小丫头?

        君芸裳之所以会喜欢自己,都怪自己没分寸。

        但对君芸裳这样的女子,他很难狠下心来不对她好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