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365章 依计行事

第365章 依计行事

        君芸裳虽然知道赵伴深受父皇信任,但没想到他居然还暗中掌握着一支强大的黑羽卫。

        “赵公公,如今情况怎么样?”

        赵伴双手奉上一块玉简,恭敬道:“陛下一看就知。”

        玉简之中的内容让本来还心存一丝侥幸的君芸裳遍体生寒。

        圣皇宫和君临城内大部分守卫已经被换成君傲世的人,连君临城都被封闭了。

        她这个还未登基的君炎女皇被孤立在圣皇宫中,周边全是君傲世的人,她的命令早已出不了宫门。

        镇南王看似跟君承业混在一块,但实际上早已经跟君傲世暗通款曲。

        他南麓的大队人马化整为零,早已经在君临城外埋伏着,蓄势待发。

        辽东王则带领着大量精英,悄然潜伏城中,随时准备里应外合拿下君临城。

        朝中文武百官近来跟君傲世也走动频繁,暗中达成了协议。

        看着玉简上所写的内容,君芸裳简直是触目惊心。

        出于对君傲世的信任,她把大部分的朝政之事都交给了对方。

        没想到却换来了这种结果,自己果然太年轻了。

        如果不是父皇的后手,自己怕是都不用登基,就莫名其妙被踢下皇位了。

        如今三皇叔等人之所以没有动手,是因为没有摸清叶公子的伤势,而且传国玉玺没到手。

        只要传国玉玺到手,他们怕是就会借助宫中的阵法,趁着叶公子还没恢复,联手将他暗杀。

        所以这次政变成功与否的关键是叶公子。

        不仅因为叶公子实力最强,更因为他们必须杀了叶雪枫夺回尊位。

        不然哪怕他们成功夺权,君炎皇朝也会失去如今的地位。

        叶公子一死,尊位落于皇叔之手,自己这个没任何根基的女皇自然也就不用继位了。

        到时候君炎上下怕是压根不知道存在过自己这个女皇吧?

        就在她悠悠出神的时候,赵伴提醒道:“陛下,安西王来了。”

        他说着迅速隐匿于黑暗中,仿佛没来过一般。

        与此同时,君芸裳耳边响起了林风眠的声音:“把传国玉玺给君傲世。”

        这时候门外有人进来通传道:“陛下,安西王求见。”

        君芸裳眼神微微一寒,自己才去见完叶公子,这么快三皇叔就找了过来。

        这说明黑羽所说的情况属实,宫中全是对方的眼线。

        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中。

        她压下心中的复杂情绪,传召君傲世入内。

        看着一瘸一拐走进来的君傲世,君芸裳强振精神,压下异样问道:“皇叔找我何事?”

        “芸……陛下,听说叶公子出关了?他可有什么大碍?”君傲世关切地问道。

        “皇叔,我现在不想提他!”君芸裳半真半假地道。

        “芸裳,你别意气用事,如今我君炎动荡,外有天煞殿的月影皇朝虎视眈眈,内有诸王伺机而动。”

        君傲世苦口婆心道:“他如果不在,君炎皇朝可就保不住皇朝之名,要分崩离析啊。”

        君芸裳沉默许久,才失落道:“他伤势很重,短时间怕是没办法恢复,甚至动手都难。”

        君傲世眼中异光一闪,却不动声色道:“这可不妙,此事你没有跟其他人说吧?”

        君芸裳摇了摇头道:“我能跟谁说呢,除了皇叔,我谁也信不过。”

        君傲世眼中复杂之色一闪而过,沉声道:“这事万不可泄露,避免有人起歪心思。”

        “对了,叶公子可有打开皇兄留下的那玉盒,里面可有我君炎的传国玉玺?”

        君芸裳想起林风眠的吩咐,点头道;“皇叔,如你所料,那传国玉玺的确在玉盒之中。”

        她说着把玉玺拿了出来,果然看见了君傲世眼中那抹难以抑制的喜意。

        “这真是太好了,只要玉玺在手,宫中阵法也就有能控制了,圣皇宫就固若金汤。”

        “只要能熬过这段时间,等叶公子成功跻身圣位,我君炎就安稳无忧了。”

        看着他一副为自己着想的样子,君芸裳实在难以把他跟谋朝篡位的人联想到一块。

        但见君傲世看着那传国玉玺,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却又提醒了她。

        眼前这个三皇叔,的确是想把她从皇位上拉下来,就是不知道会怎么处置自己。

        君芸裳心中幽幽叹息一声,主动道:“皇叔,我修为不高,也不懂这些东西,此物你拿着先吧。”

        君傲世故作推辞道:“这怎么可以?这是传国玉玺,自然应该握在陛下手中。”

        君芸裳随手将那传国玉玺丢了出去道:“我现在没心情管这些,皇叔受累,先代为掌管吧。”

        君傲世接过了传国玉玺,叹了口气,一脸为难道:“那皇叔就僭越了,等过了这段时间,我再归还陛下。”

        君芸裳嗯了一声,以手扶额,疲惫地微微闭上眼睛,一副心神俱伤的样子。

        “皇叔,我有些累了,你先回去吧。”

        君傲世点头,深深看了她一眼道:“那皇叔先回去了,陛下,你多休息。”

        “皇叔慢走,李公公,帮我送一下皇叔。”君芸裳纷纷道。

        君傲世行了一礼,而后大步往外走去,影子在阳光下越拉越长。

        君芸裳目送着他离去,只觉得这个自幼亲近的皇叔背影是如此陌生。

        陌生到她觉得自己怀疑自己身处在一个噩梦之中,周围一切都被妖魔化了。

        但这一切终究不是梦,随着君傲世离开,四周仿佛暗淡了下来。

        君芸裳独自一人坐在御书房之中,无力靠在椅背上,自嘲一笑。

        “原来我始终没看清楚周围任何一个人啊,到头来能相信的只有自己吗?”

        她深吸一口气道:“赵公公!”

        “奴才在!”

        赵伴从黑暗深处走出,他一身掩息诀深不可测,连君傲世都没能发现他。

        君芸裳吩咐道:“时刻监视安西王的动向,一旦他们动手,依照父皇的安排行事。”

        赵伴点头,却问道:“老圣皇的命令是杀无赦,陛下可还有什么命令补充?”

        君芸裳明白他的意思,是问自己要不要手下留情。

        她想起林风眠所说,小手不由握紧了玉扶手,平静道:“没有,依计行事。”

        她不认为目前的自己能超越父皇,就不画蛇添足了,省得平添麻烦。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