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332章 还喝不?

第332章 还喝不?

        “怎么了?!!!”

        林风眠悚然惊醒,一下子坐了起来,却又被君芸裳身子压住了一边手臂,摔了回去。

        他看着眼前女子的秀发,闻着熟悉的香味,有些搞不清楚情况,陷入了人生三大哲学中。

        我是谁?

        我在哪里?

        我在干什么?

        君芸裳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叶公子,你的手!”

        林风眠连忙把手抽了回来,宿醉一下醒了,难以置信道:“这是怎么回事?”

        君芸裳捂着衣领,委屈道:“你说呢?”

        林风眠吓了一大跳,迟疑道:“我喝醉了,你趁我醉酒,对我图谋不轨了?”

        “叶公子,你可恶!”

        君芸裳脸色涨红,被这个占了便宜还卖乖,而且倒打一耙的家伙气得够呛。

        林风眠看她气得要哭出来了,不由捂着头痛欲裂的头,连忙道:“是我错,是我喝多了。”

        不过这话他自己说出来都离谱,一杯就倒,这能算喝多了吗?

        君芸裳气呼呼地转过身,不理会他,让他有些哭笑不得。

        “我怎么会在你床上,我们应该没发生什么吧?”

        话刚出口,他就意识到了自己跟她发生不了什么。

        自己这身体是洛雪的啊。

        不过这也不能代表自己没占别人便宜,比如刚刚自己就上手了。

        所以林风眠没多说什么,忐忑地看着君芸裳。

        君芸裳低声道:“叶公子,你先出去,让我冷静一下。”

        林风眠从床上爬起,还不忘低声劝慰道:“你冷静点啊,别做傻事啊。”

        君芸裳哼了一声,背过身子不理他,有些欲哭无泪。

        自己就不应该去掀他的面具,不然就没后面的事情了。

        现在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林风眠走出门外,被冷风一吹,虽然仍旧头痛欲裂,但清醒了不少。

        “洛雪?”林风眠忐忑道。

        “呵,醒酒了?还喝不?”洛雪语气不善道。

        “不了不了!”

        林风眠连连摆手,而后忐忑道:“昨晚怎么回事?”

        洛雪见他纠结,也就没藏着掖着,开口道:“昨晚你喝多了,她扶你回去,可能是好奇,掀开你了你的面具。”

        林风眠这才发现自己脸上的面具没了,不由苦笑道:“然后呢?总不能真是见色起意吧?”

        “你想多了,是你对人家见色起意。”

        洛雪没好气道:“你把她当成了夏云溪,抱着就不放,还威胁人家,再乱动就不客气了。”

        林风眠无力扶额,最终叹息道:“这么说,是我先动的手?”

        “是!”洛雪言简意赅道。

        林风眠靠在墙上,生无可恋道:“完了,完了。”

        自己不但抱着君芸裳这丫头睡了一晚上,还动手动脚了。

        这无处安放、喜欢爬山越岭的手,该死的习惯。

        洛雪也叹息道:“你自求多福吧。”

        林风眠去洗漱一番,运功彻底醒了酒,坐着院子中忐忑等着里面的君芸裳。

        不知道过去多久,君芸裳房间的大门咿呀一声打开,她从里面走了出来。

        林风眠连忙站了起来,看着君芸裳笑容满面道:“芸裳,我不是故意的,如果……”

        君芸裳小脸一寒,抢先说道:“不用说了,这事当做没发生!”

        这让林风眠准备了半天的话憋在嘴里,错愕地额了一声。

        “什么都没发生?”

        君芸裳嗯了一声,拿出他落在床上的面具,塞给林风眠,便又关上房门了。

        这让林风眠一脸懵逼,茫然道:“这是怎么回事?”

        洛雪也不明所以道:“不知道啊!”

        君芸裳对林风眠的情意,连她这个局外人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但这丫头居然就这样放过这家伙了?

        临近正午,略施粉黛的君芸裳才打开房门,找到在院子中坐了许久的林风眠。

        “叶公子,时间差不多了。”

        林风眠看了她好一会,尴尬道:“真当没事发生?”

        君芸裳顿时瞪大了美目,凶巴巴道:“没事发生!”

        林风眠想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也只能无奈一笑道:“好吧。”

        君芸裳之所以不让林风眠提及昨晚的事情,其一是不想彼此难堪。

        其次,她有自己的骄傲,不希望林风眠是因为这个而对她负责。

        那不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只是一种亏欠。

        她不需要!

        “三皇叔应该差不多来到了,你不碍事吧?”

        林风眠摇了摇头道:“一杯酒罢了,不碍事。”

        听到这句话,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君芸裳更是羞恼地白了他一眼。

        一杯就倒,你哪好意思说这话?

        正午时分,一个一身华服的中年男子杵着拐杖一瘸一拐走入了栖凤阁。

        他相貌英俊,蓄着胡须,看上去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样子。

        虽然人到中年,仍旧相当风流倜傥,可见年轻时候也是个迷倒万千少女的美男子。

        哪怕那残缺的肢体,却也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度和仪态,让人不自觉心生好感。

        “洞虚大圆满!”洛雪沉声道。

        林风眠不由心神一凛,就听洛雪古怪道:“但他气息好像有点不对劲。”

        他来不及深思,因为君芸裳已经拉着他迎了上去。

        “三叔!”君芸裳开心道。

        “芸裳小丫头,你现在可是大红人,见你一面可不容易啊!”君傲世哈哈大笑道。

        “三叔你也来打趣人家,讨厌!”君芸裳不满道。

        君傲世乐呵呵一笑,而后看向林风眠道:“这位就是名动君炎的叶公子吧?久仰大名,果然是一表人才啊!”

        林风眠拱了拱手道:“不敢当,安西王过誉了。”

        君傲世笑容满面道:“叶公子过谦了,叶公子不到一个月就从凡人到洞虚境,惊才绝艳啊。”

        林风眠笑着跟他寒暄两句,想看看这位安西王葫芦里面卖什么药。

        片刻后,三人坐在湖边的凉亭之中。

        林风眠两人对坐,君芸裳在一旁陪同,熟练地煮着茶。

        林风眠这才发现这丫头居然有一手好茶艺,倒是他小瞧这丫头了。

        君傲世从储物戒中拿出几瓶酒,笑呵呵道:“我知叶公子酒不离身,喜好美酒。”

        “我特地带了几瓶珍藏的佳酿,来与叶公子共饮,叶公子可不要客气。”

        看到酒,林风眠顿时感觉有些头疼。

        这可不能喝啊!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