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326章 进来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第326章 进来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栖凤阁门口早有侍女等候在那,见到两人到来,连忙迎了出来。

        “奴婢见过芸裳殿下,见过叶公子!”

        君芸裳回头看了一眼跟过来的人,摆了摆手道:“免礼,进去再说吧!”

        进入别院之中,关明识趣地告辞,被下人带着找地方疗伤去了。

        君芸裳没有多想,带着林风眠在别院之中逛着。

        在林风眠的要求下,她将别院内的阵法启动,覆盖了整个别院。

        走在熟悉的别院中,君芸裳伸了个懒腰,那奥妙的曲线让一旁的林风眠大饱眼福。

        她并不自知,而是感慨道:“总算回来了,不用再过提心吊胆的日子了。”

        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难过道:“可惜,很多人再也没办法回来了!”

        林风眠却摇了摇头道:“你高兴得早了点,你现在还没安全呢。”

        君芸裳愣了一下道:“为什么?”

        林风眠平静道:“你是不是忘记了,君临城可不是休战区。”

        君临城虽然是最后一座城,但凌天圣皇可没说过他是休战区!

        也就是说,若是君承业想动手,如今在城内仍旧可以对他们动手。

        君芸裳难以置信道:“叶公子的意思是说,这四哥他们还会动手?”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凌天圣皇不让你们住在宫中?”林风眠笑容玩味道。

        毕竟若是住在宫中,谁又能对君风雅她们做些什么?

        君芸裳这才回过味来,有些动容地看着林风眠。

        原来叶公子不走,是担心自己受到威胁,想要保护自己。

        她顿时自我感动得一塌糊涂。

        林风眠不明所以,淡然笑道:“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在这里,他应该不会动手了。”

        君芸裳嗯了一声,动容道:“叶公子,谢谢你。”

        林风眠笑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毕竟都带你来到这里了,总不能看你倒在黎明前夕。”

        “但你要记得,自己要多思考思考了,我也不可能一辈子护着你,你要学会自己成长了。”

        君芸裳有些失落地哦了一声,而后道:“叶公子,我这有些天材地宝,我命人取出来给你?”

        “不急,慢慢来吧。”

        林风眠淡然道:“你该忙什么就忙什么,当我不在就是。”

        君芸裳哦了一声,忐忑看着林风眠道:“真的?那我真当你不存在了。”

        林风眠点头道:“去吧。”

        片刻后,他就后悔了。

        此刻,他站在巨大的浴池门口当着门神,听着里面哗啦啦的水声和君芸裳欢快哼着的小曲,欲哭无泪。

        “芸裳,你除了洗澡,就没别的事情可干了吗?”

        君芸裳放松的声音从里面传来:“可是我有什么能干的?”

        林风眠竟然无言以对,想了想自己当初在宁城当二世祖的日子。

        平日里好像也就吃喝嫖赌,没啥好做的。

        这丫头是公主,更是衣食无忧。

        她平日最大的任务,估计就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到处撒娇卖萌了。

        真是让人羡慕的生活啊!

        见林风眠不出声,君芸裳不由转过身看着门口忐忑道:“叶公子?你还在吗?”

        林风眠翻了翻白眼,无语道:“我在呢。”

        君芸裳沐浴在花瓣之中,有些纠结又犹豫道:“叶公子,要不你进来吧?”

        林风眠懵了,这丫头这是邀请自己鸳鸯浴不成?

        他恨不得提枪在敌营之中杀个七进七出,杀他个昏天黑地,江河倒灌。

        但他有心杀敌,无力回天,他不能啊!

        他变强了,也失去了这些低俗的兴趣。

        “芸裳,我不是这种人!”

        君芸裳也自知失言,连忙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林风眠问道。

        “我看不到你,总觉得有些没安全感,要不公子你进来坐树上好不好?”君芸裳老实道。

        这栖凤阁不小,这沐浴用的浴池是露天的,顶上有云雾大阵遮掩视线。

        浴池边种着几颗百年红枫,显得诗情画意。

        林风眠有些哭笑不得道:“丫头,你这是什么十大酷刑?我是个男人,不是圣人!”

        君芸裳闻言脸色有些微红,却又暗暗有些欣喜。

        这么说,叶公子对我还是有些兴趣的。

        她撒娇道:“可是,你不是迟早成圣吗?我真不习惯嘛!”

        “你又不是小孩子,我总不能在你洗澡时候一直坐树上。”林风眠没好气道。

        “可是,人家明天才满十八岁,还是小孩子。”

        君芸裳振振有词反驳,而后撒娇道:“进来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不进!我怕我会吃了你。”

        “我不怕,我相信你。”

        “我怕,我不相信自己。”

        “真不进来?”

        “打死不进。”

        ……

        片刻后,一脸生无可恋的林风眠坐在浴池边上的红枫树上,背对着浴池。

        他郁闷喝着酒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君芸裳开心地嗯了一声,看着喝水的林风眠心满意足地哼着歌沐浴起来。

        林风眠郁闷无比道:“丫头,等一下我兽性大发,你要后果自负。”

        君芸裳浑不在意地嗯了一声,欢快地哼着歌沐浴。

        林风眠有些欲哭无泪。

        这丫头,真是不知人心险恶啊。

        他郁闷地灌了几口假酒,洛雪也有些哭笑不得。

        “林风眠,你是不是太宠这丫头了?你确定到时候还能心无旁骛出手?”

        林风眠却平静道:“你放心,对凌天剑圣动手的时候我绝不手软。”

        洛雪有些迟疑道:“你不怕她恨你?”

        “君凌天本就寿元将尽,死谁手上都是死,她要怪我就怪吧,这就当给她上一课。”

        林风眠只能如此安慰自己。

        毕竟洛雪的事情在他心中永远排在前面。

        没有洛雪,他早死一百次了。

        如果因为怕君芸裳怪他,就坐视洛雪走向最终生死不知的结局。

        他做不到!

        林风眠对自己很有信心,却有些担心洛雪。

        他对洛雪道:“洛雪,我相信自己不会手软,我也希望你不要手软。”

        洛雪嗯了一声道:“你放心,我有自己要守护的东西。”

        沉重的对话,击散了林风眠心中那旖旎的想法。

        他坐在树上一动不动,怅然地喝着假酒。

        这回真的喝的是寂寞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