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290章 这位合欢宗的道友,你收敛点

第290章 这位合欢宗的道友,你收敛点

        被关在石室里面的君风雅整个人毛骨悚然,瞬间就不好了。

        她跟炸毛的猫一样警惕看着林风眠:“你想干什么?”

        “你说呢?漫漫长夜,我们做点爱做的事情,今晚我们头悬梁锥刺股,挑灯夜读如何?”

        林风眠笑容暧昧,随手把外衫脱下,向她走去。

        “你别过来,芸裳,救命啊!你就不管管他?”君风雅急了。

        挑灯夜读,头悬梁锥刺股?

        这渎怕是亵渎的渎,这锥想来是肉锥,想刺的股也不是大腿吧?

        “她管什么,你别叫了,你越叫我越兴奋。”

        林风眠此刻像极了一个欺男霸女的恶霸,整个人邪气凛然。

        洛雪无语道:“这位合欢宗的道友,你收敛点。”

        “别打扰我入戏好吧,气氛都被你搞没了。”林风眠没好气道。

        但君风雅明显被他吓到了,警惕道:“你别过来,不然,不然……”

        她再怎么样也是一个女子,从小没吃过什么苦头,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不然你咬我啊?”

        林风眠冷笑道:“让你交钱赎人你不肯,本公子也只能睡服你了。”

        君风雅往后退去,咬牙道:“你再过来,我自尽了!”

        林风眠无所谓摊了摊手道:“你不会自尽的,你不敢!就算你自尽了我也无所谓,我能救回来。”

        他嘿嘿一笑道:“救不回来也没事,大不了趁热嘛。”

        ?(`?′?)

        “变……变态!”(?Д?)

        君风雅被他这话吓得脸色发白,一想到自己尸体他都不放过,就倍感屈辱。

        洛雪也有些不适,咳嗽一声道:“这位道友,收敛一下你的本性。”

        林风眠再次提醒道:“洛雪,你如果有办法拿到那极品合灵丹,你就来,不然,请交给专业人士。”

        洛雪顿时闭嘴,上次她说了我行我上的代价还历历在目。

        她可不敢再随便乱说话了,谁知道会不会应验。

        君风雅慌张道:“芸裳在外面,你跟我在里面这样,你就不怕她伤心吗?”

        林风眠哑然失笑道:“我又不是她的谁,我怕什么?”

        “你……”

        君风雅无计可施了,很快退无可退,却咬紧牙关,不肯松口。

        林风眠把她逼到墙角,一手托起她的下巴,笑道:“真是我见犹怜呢。”

        “风雅殿下,你真不考虑为自己赎身?不然我可人财两收了。”

        君风雅却吃了秤砣铁了心,恶狠狠道:“除非你答应我,不然休想拿到那上品破虚丹!”

        她知道自己一旦交出丹药,就再无谈判的余地了。

        到时候生死和一切都要受制于人,还不如如今的情况。

        林风眠郁闷至极,却又不好说自己不要上品破虚丹,只能冷哼一声。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他伸手向前,就在此时,君风雅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娇喝道:“王八蛋,去死!”

        她猛地抬脚顶来,林风眠伸手下压挡住她这一记膝撞。

        但一道寒光向他脖子抹来,林风眠后退几步躲了开去。

        此刻他才发现君风雅撩起了长裙,手中拿着从大腿根摸出来一把短匕。

        林风眠笑了笑道:“你果然还藏了东西,不过这把匕首又能对我造成什么伤害呢?”

        他视线下移,笑容玩味。

        你哪怕葡萄涂毒,鲍里藏刀,自己也不虚好吧。

        我身上的大白兔放出来比你还大还白好吧。

        到时候你就别怪我以大欺小了。

        此刻衣衫不整的君风雅握着匕首,冷冷看着他道:“是对你造成不了伤害,但能自尽!”

        她一狠心,猛地拿刀往自己脖子一抹。

        但想象中的阻止没有到来,匕首划破脖子她娇嫩的皮肤,痛感倒是先一步来临。

        鲜血顺着她的天鹅般的脖子流下,林风眠也只是笑盈盈看着。

        君风雅捂着脖子,瞪着林风眠,难以置信道:“你就不拦我?”

        林风眠忍俊不禁道:“你要自尽,我拦你干什么,”

        他摆了摆手,有些不耐烦道:“你要自尽就麻利点,我还嫌你反抗碍事呢!”

        “王八蛋,去死!”

        君风雅顿时想起他刚刚说的趁热,又急又气,直接把刀丢了过来。

        林风眠轻松接住那把短匕,随手给她施展了一个治疗术。

        他转了转匕首,玩味道:“不死了?”

        君风雅认命一般坐在石床上,心如死灰道:“不死了。”

        林风眠轻蔑一笑,问道:“那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我的意见?”

        “不考虑,你别做梦了,我反正不会把东西给你的。”

        君风雅直接摊在石床上,把手摊开,一副生无可恋,任君采摘的样子。

        她把头扭一边不看林风眠,冷冰冰道:“你来吧,我就当被狗咬了!”

        “但是,你碰了我以后,最好杀了我,不然,我们不死不休!”

        林风眠拿着那把匕首在手上转着,看着躺平的君风雅,缓缓走了过去。

        看着她强自镇定的样子,他轻轻拿匕首挑起她胸前衣服,衣物应声裂开。

        他冷冷对君风雅问道:“风雅殿下,裂土封王对你如此重要吗?”

        君风雅闭着眼睛,答非所问,语气平淡道:“你还来不来,麻利点。”

        “行!我欣赏你!”

        林风眠慢慢往下滑动匕首,锋利的匕首划破她的衣裳,露出里面的亵衣。

        他则定定看着她的表情,等待她心理防线崩溃。

        此刻君风雅胸前大开,只剩下一件亵衣裹着那颤颤巍巍的峰峦,却遮不住那乍泄的春光。

        但她还是控制住自己,一动不动。

        林风眠伸手轻抚她的脸颊,顺着玉颈往下滑,看着君风雅那柔弱之中带着凄美的样子,不由赞叹连连。

        “果真是鬓垂香颈云遮藕,粉着兰胸雪压梅。”

        他一手握住那薄如蝉翼的白色雕花亵衣,轻笑道:“两两巫峰最断肠我算见识到了,真是神仙到此也生淫。”

        “殿下可想试试金针刺破桃花蕊,不敢高声暗皱眉的滋味?要知道寸刻闺中当万金啊。”

        听闻这话,君风雅全身绷紧,忍不住战栗起来,泪水却忍不住往下滑落,小手握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