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264章 曹长老不会输不起吧?

第264章 曹长老不会输不起吧?

        “那上官宗主是打算看着我儿子被打死?”曹正瑜强压怒火道。

        “怎么会,我门下弟子有分寸的,曹长老刚刚不是也说要教训令郎吗,他代劳就可以了。”上官玉淡淡道。

        这些天被老家伙恶心得够呛,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往死里得罪。

        曹正瑜气得够呛,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场中曹承安被不断爆揍,脸色阴沉似水。

        但场中众人却看得心情舒畅,跟吃了人参果一样,浑身舒坦。

        莫如玉更是狠狠捏着粉拳,恨不得自己也上去给那王八蛋两拳。

        让你欺负王师姐,林师弟,揍死他!

        陈清焰也长舒一口气,嘴角露出笑意。

        林师弟,你果然不会让人失望啊。

        柳媚握住了王嫣然的手,笑道:“好了,气我们替你出了,没事了。”

        王嫣然嗯了一声,看得泪流满面,却破涕为笑道:“谢师姐。”

        “谢我干什么,想想怎么谢那个冲冠一怒为红颜的家伙吧。”柳媚咯咯笑道。

        此刻林风眠那狰狞的样子在合欢宗众人眼中是如此的顺眼,像是加上了一层滤镜一样。

        哎,这打人的姿势都如此帅气,焉坏焉坏的更是让人喜欢。

        三百多根银针全部被林风眠打入了曹承安体内,此刻曹承安已经疼得浑身抽搐,大汗淋漓。

        林风眠重重一掌打落,打得他吐血飞出去,而后又用引力术把他拉了回来。

        他掐住曹承安的脖子,看着他冷声道:“以后对我合欢宗的人尊重点,知道了吗?”

        他眼神凶狠,看似在放狠话,但眼底蓝色光芒不断流动,在不停给曹承安加固天阉禁术。

        确定这禁术稳固无比,而上方曹正瑜的脸色已经黑如锅底了,林风眠见好就收。

        “曹公子可认输?”

        曹承安气若游丝道:“我……我认输!”

        林风眠这才将他如同死狗一样丢开,触地的一刻,他痛苦地叫出声来。

        曹承安翻转了一下,却又碰到了其他银针,此刻他体内那几百根银针让他痛不欲生。

        他算是体会到了那些被他折磨女子的痛苦,坐立难安,哪哪都疼。

        曹正瑜化作一道流光飞落,将他凭空托在半空中,避免他接触任何地方。

        曹承安这才好受些许,却也还是浑身疼痛难耐,全身颤抖。

        曹正瑜看着林风眠,眼中杀意萌动,但却强行忍了下来。

        因为上官玉也从上方飞落,看似随意地站着林风眠前方,却刚好挡住了他出手。

        上官玉冷冰冰道:“曹长老不会想对一个普通弟子下手吧?”

        “怎么会呢?”

        曹正瑜阴沉着说道,他看着林风眠,从牙缝里面挤出几个字道:“上官宗主门下这弟子,倒是天赋异禀,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林风眠仿佛听不出他的杀意一般,笑盈盈道:“谢曹长老夸奖。”

        “我不过是一个外门弟子,在合欢宗不值一提,合欢宗诸位师姐都比我厉害多了。”

        曹正瑜听到他话中的嘲讽之意,表情更加阴翳了。

        他阴冷地说道:“小友谦虚了,老夫赠你一句话,过刚易折!”

        上官玉淡淡道:“他们自有自己的气运,就不劳曹长老关心了。”

        曹正瑜冷哼一声,虚扶着曹承安就准备走。

        林风眠却不合时宜道:“曹长老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说好的遛鸟呢?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让大伙开开眼界啊!

        合欢宗弟子日理万鸡,但独脚的瘟鸡估计还是没见过的。

        曹正瑜回过头死死盯着他,似乎要择人而噬的野兽一般。

        他扭头问道:“上官宗主也是这个意思吗?”

        上官玉有些为难了,若是她的话,这赌约倒是不重要了。

        但林风眠却笑道:“这是晚辈与曹公子的赌约,与宗主何干?”

        “难道还要曹长老准备以势压人,还是说你们天诡门输不起不成?”

        曹正瑜怒极反笑道:“好,好,好!”

        他看着不知死活的林风眠咬牙切齿道:“你叫林风眠对吧,老夫记住你了。”

        林风眠露出笑容道:“晚辈也只是想证明一下,我所言非虚罢了,我相信曹长老不会输不起吧?”

        曹正瑜脸黑如锅,而后不顾曹承安那抗拒至极和哀求的目光,伸手虚拉。

        刷地一下,浮在半空中的曹承安就失去了最后的遮羞布。

        他发出一声像女子一样的尖叫,跟被游街一样羞耻无比,不自觉想蜷起身子藏起来。

        但此刻气头上的曹正瑜沉声道:“站直了,不然我一巴掌拍死你。”

        曹承安只能哆哆嗦嗦,打折摆子屈辱地站直身体。

        在场众人都瞄了一眼,而后一脸鄙夷。

        不少女子都抿着嘴唇,努力在憋笑,扭头不去看那小蚯蚓了。

        再看自己怕是憋不住笑了。

        上官玉瞄了一眼,只觉得污了自己的眼睛。

        不由联想起之前在林风眠那看过的庞然大物,这真是大鹏与鹧鸪般的差距。

        曹承安看着那些鄙夷的眼神,此刻哀莫过于心死,心如死灰。

        他看到了天诡门弟子嘲讽的眼神,连随从小李都投来了诧异的目光。

        他整个人如丧考妣一般站在半空中,眼里桀骜不驯的高光都没了。

        那残缺的下体被这情绪影响,反而更缩成一团,引人发笑。

        林风眠并不鄙视残缺之人,但这家伙残缺还把自己变态又扭曲的爱好施加别人那。

        这让他很不爽。

        他不爽了,就只能让对方更加不爽。

        曹正瑜感受到那些嘲讽的笑声,不由看了自己儿子一眼,也有些错愕,而后十分后悔。

        他虽然知道自己这个小儿子天生残缺,但他子女不少,对他关注也少。

        曹承安长大以后身体什么情况,他还真没见过了。

        不少合欢宗的女子还看向曹正瑜那,似乎怀疑他是不是正常。

        这让他老脸也不由涨红了起来。

        这逆子,还让自己丢人!

        该死的!

        他此刻杀了曹承安的心都有了!

        他看向林风眠阴沉着道:“林小友可还满意?”

        林风眠见他这快杀人的样子,连忙不动声色躲到上官玉背后。

        “满意,满意,大开眼界,曹长老请便。”

        他担心这家伙突然发疯,到时候上官玉能不能拦住他还是一回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