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227章 麻烦的公主

第227章 麻烦的公主

        君芸裳刚刚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忙摇头摆手。

        “没什么了……。”

        她怕如实相告,林风眠会讨厌她。

        她也怕用那种尴尬的身份跟他相处,好不容易才觉得离他近了一点。

        林风眠见她这畏首畏尾的样子,不由长叹一口气道:“身为皇族子弟,你这心性,迟早被人吃干抹净。”

        “我也知道我有些悠游寡断……”

        君芸裳话说一半就被林风眠打断了,“是很悠游寡断,非常妇人之仁!成大事者,不拘小节。”

        “可是我做不到啊。”君芸裳纠结道。

        林风眠冷声道:“你总觉得别人会以德报怨,你想想,这次如果不是我,你放走夜凌,此刻是什么下场?”

        “善意可以有,但得看时机,位置越高,做选择越要慎重,如果你只是一个普通人还好,大不了一死而已。”

        “但你身份不一样,你的每一个举动,都会引起巨大的波澜,因此每一次选择都要慎之又慎。”

        君芸裳低着头,一言不发地听着林风眠的话,失落地嗯了一声。

        林风眠不再多说,转而闭上眼睛修炼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林风眠睁开眼,看见君芸裳拿着一个狐裘铺地,跟小猫一样窝在角落。

        察觉到动静,君芸裳跟受惊的小猫一样翻了起来,看来是被吓到了。

        直到看到林风眠才长舒一口气,看来这娇生惯养的女子也是第一次吃这种苦头。

        林风眠指了指嘴角,忍俊不禁道:“你流口水了。”

        君芸裳啊了一声,迅速地擦了擦嘴角,红着脸站起身整理衣裳。

        片刻后站着他身前的又变回了知书达理的皇朝公主。

        “每天这么端着,保持所谓的公主仪态不累吗?”林风眠好奇问道。

        “我已经习惯了,礼不可废。”君芸裳一板一眼道。

        林风眠摇了摇头道:“你们活着真辛苦,走吧,我带你去杀人。”

        君芸裳眨了眨那双大眼睛,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到被林风眠用飞舟载着猎杀着一众追兵,看着眼前一片血肉模糊才回过神来。

        不过她至少没开口让林风眠饶这些人一命,证明昨晚的话至少她还是听进去不少。

        两人继续前进,这一路上,君芸裳都很安静,直到她肚子响了起来。

        一开始林风眠还没当一回事,后面发现她肚子一直叫,才想起她还没辟谷。

        “你没辟谷丹吗?”林风眠错愕问道。

        君芸裳俏脸绯红,贼难为情地摇了摇头道:“辟谷丹都在黄老那,我没带。”

        林风眠无奈拍了拍额头,因为洛雪也没这玩意,以洛雪的境界,根本用不到。

        他驾驭飞舟往下飞去,在林间杀了头野猪,驾起着火烤了起来。

        “对不起……”

        君芸裳感觉难为情极了,但实在太饿了。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要吃饭是人之常情。”林风眠淡淡道。

        “给你!”

        他说着递过一只烤好的野猪腿,这一刻的他在君芸裳眼中突然变得如此刺眼。

        君芸裳感动地接过包好的猪腿,小口地咬了一口,而后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她一副想吐又不敢吐的样子,眉毛皱了起来。

        “好难吃!”

        这跟话剧中的剧情不一样啊,不是应该少侠都会一手绝佳的烤肉技术吗?

        “不可能,我虽然没烤过,但应该是这样才对啊。”

        林风眠愣了一下,有些不信邪地拿起剩下一只猪腿,一口咬下。

        瞬间,血腥味,肉味,泥味,烟火味一下子在嘴里炸来。

        大脑在颤抖!

        林风眠还能扛得住,但洛雪这娇生惯养的身体可顶不住,直接本能地吐了出来。

        “卧槽,怎么这么难吃!你快吐了吧,别吃坏肚子了。”

        他一边说,一边拿着酒壶连灌了几口才把这要命的味道吐掉。

        君芸裳早就憋不住了,转过身回头把这要命的猪肉给吐掉。

        见她还是不舒服的样子,林风眠将手中的酒递过去。

        “喝点漱漱口吧。”

        君芸裳接过酒壶喝了几口,而后看着被两人喝过的酒壶,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林风眠看着她那沱红的脸,不由好奇道:“你这么不能喝吗?”

        君芸裳支支吾吾道:“我有点不胜酒力。”

        林风眠拿着那酒壶,难以置信又灌了一口,错愕万分。

        “不对啊,这明明是山泉啊,你别骗我,你没事吧?”

        君芸裳啊了一声,这才回过味来,细细地回味了一下嘴中余味。

        这好像刚刚那真是水来的。

        “山泉水,这不是酒吗?”

        “额,这其实只是山泉水,你真没事吧?”

        林风眠被迫承认自己喝的其实只是水,尴尬不已。

        君芸裳不由脸更红了,别过脸,摇了摇头道:“我没事。”

        “那你脸为什么这么红?中毒了?”林风眠打破砂锅问到底道。

        君芸裳恼羞成怒白了他一眼道:“酒不醉人人自醉,懂不懂?”

        林风眠额了一声,无语道:“懂,第一次见喝山泉能喝醉的。”

        君芸裳小声嘀咕道:“我也第一次见人把山泉当酒喝的,你为什么把山泉水装酒壶里面?”

        “我喜欢!”林风眠老脸一红,强自镇定道。

        “哦~我知道了,你不能喝酒是不是?”

        君芸裳像是发现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一样,眉开眼笑的,跟小狐狸一样。

        “少胡说!”

        林风眠看着那焦黑的野猪,扯开话题道:“我给你找点别的果腹吧。”

        看着林风眠落荒而逃的样子,君芸裳咯咯直笑,笑得贼开心。

        片刻后,两人驾驭着飞舟,吃着林风眠摘来的灵果,虽然味道清淡了点,但起码能果腹。

        林风眠本以为这已经是最麻烦的了,但飞着飞着,洛雪突然开口提醒。

        “林风眠,她还没金丹,跟那个世界的你一样,没彻底辟谷的。”

        林风眠先是一愣,这才回过神来,看着脸色有些涨红的君芸裳,无奈摇了摇头。

        他突然飞落下去,停在一处无人的丛林之中,跳了下去。

        “这方圆百里没人,我要去小解,你在这里等我一下。”

        他说着就自顾自地从君芸裳怀中取走镇渊离去,留下君芸裳一个人待在原地。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