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187章 我饶你特么的一条狗命,给老子死!

第187章 我饶你特么的一条狗命,给老子死!

        赵凝脂自从听到女子的声音以后,也开始端正态度,变得毕恭毕敬起来。

        “上官师姐,云溪和林风眠带回来了。”

        “弟子见过宗主(师尊)”

        林风眠也不敢多看,跟夏云溪一起行礼道。

        上官玉琼听到两人的声音愣了一下,目光落在了林风眠跟夏云溪身上。

        她先在林风眠身上看了好一会,最后才落在夏云溪身上。

        “云溪,为师自认待你不薄,为何要离开宗门?”

        她的声音冰冷而缥缈,回荡在空旷的大殿内,如同从天上传来,带给众人极大的压力。

        夏云溪轻咬红唇,跪下道:“徒儿知错,请师尊原谅。”

        上官玉琼却只是淡淡道:“我问你为何离开宗门!”

        “弟子一时鬼迷心窍,才做下傻事,尝到男女之欢的甜头后,便回来了。”夏云溪弱弱地道。

        “呵,是吗?不是因为这个林风眠?”上官玉琼却一针见血道。

        “不是,跟师兄无关,是弟子自己的问题。”夏云溪连忙道。

        “既然不是因为他,凝脂,你去找个男人给她,你当着他的面,与别的男人交合,我就放过他。”上官玉琼冷笑道。

        夏云溪顿时脸色煞白,林风眠更是怒意上头,将夏云溪护在身后,对上官玉琼怒目而视。

        “你有事冲我来,别对云溪下手!”

        上官玉琼嘴角微微上扬,嘲讽道:“林风眠,你是不是没搞清楚自己的状况?”

        她一挥手,一股狂风袭来,林风眠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倒飞出去,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师兄!”

        夏云溪慌乱地跑了过来,伸手扶起林风眠,担忧道:“你没事吧?”

        林风眠爬了起来擦了擦嘴角,不服气地看着上官玉琼。

        “你有本事将我杀了,不然就别碰云溪!”

        上官玉琼不屑一笑道:“有骨气,但没实力,愚不可及!”

        话音刚落,林风眠再次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捏住了脖子,吊在半空中。

        他修为瞬间被禁锢住,开始喘不过气来,他不断挣扎,却无济于事。

        他完全没想到这疯婆娘大费周章,就为了杀自己?

        神经病吧?

        但考虑到对方似乎的确是个疯子,一切似乎又合乎情理起来。

        早知道如此,路上就跟赵凝脂拼了,也好过这样束手待毙。

        “师尊,你饶了师兄吧,都是我的错,跟他无关的。”夏云溪带着哭腔道。

        上官玉琼声音冰寒道:“云溪,你太让为师失望了!”

        “我给你留个选择,当着他的面与其他人双修,又或者杀了他!”

        林风眠闻言疯狂挣扎起来,手中开始掐诀,想释放双鱼佩中的力量,跟这疯婆娘拼了。

        但灵力被禁锢下,他根本无法启动双鱼佩中的力量。

        赵凝脂脸色微变,开口道:“上官师姐,这是否太……”

        “闭嘴!这没你说话的地方!”上官玉琼冷漠道。

        “云溪,做出选择吧!”

        夏云溪彻底愣住了,而后神色悲伤地看着林风眠。

        林风眠虽然说不出话来,但眼神中传达出来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我宁死,也不愿意你受这种侮辱!

        夏云溪明白他的意思,带着哭腔道:“师尊,弟子都不愿!”

        “师尊如果非逼弟子如此,我只能跟师兄一块死了,师兄死了,我也不活了!”

        上官玉琼脸上冰寒一片,却冷冷一笑道:“好,有骨气,我成全你!”

        她突然松开了对林风眠的束缚,林风眠一下子跌在地上,夏云溪连忙跑了过来扶起他。

        “师兄,你没事吧?”

        林风眠摇了摇头,大口大口喘着气,趁着修为恢复,连忙掐诀。

        洛雪杀谢老只用了半剑,还有半剑,哪怕杀不死这家伙,起码也能伤她吧?

        就在此时,一把长剑呛地插在林风眠两人面前,上官玉琼冷漠的声音传来。

        “今天你们两个只能有一个活着走出这个大殿,你们自己选!”

        夏云溪抢先道:“弟子愿意一命换一命,求师尊放了师兄!”

        上官玉琼冷哼一声,而后冷冰冰道:“林风眠,你若杀了这不知死活的丫头,我只废去你修为,留你一条狗命。”

        林风眠看着身前的长剑,缓缓伸手握向那长剑,上官玉琼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但下一秒,林风眠一把握住长剑愤怒地一剑斩出。

        “我饶你特么的一条狗命,给老子死!”

        恐怖的寒霜笼罩四方,凌厉的剑气喷涌而出,跨越千年的一剑从双鱼佩中飞出,再现当年的威力。

        寒气笼罩四面八方,将上官玉琼锁定,凌厉的剑气撕裂一切,向着她斩来。

        寒雾瞬间炸裂开来,将整个大殿都笼罩,伸手不见五指,还带着阻碍神识的作用。

        但很快寒气开始消散,上官玉琼素手轻抬,将寒气都收拢在一定范围内,将这一剑给挡了下来。

        但片刻后,她脸色微变,抬手看着自己被冻青的手,一缕缕鲜血从上面滑落。

        她突然如破冰一般,瞬间笑靥如花,咯咯一笑道:“有点意思!”

        这一剑的威力并不强,不过元婴境界的力量,但所蕴含的剑气和寒意却极为难缠。

        特别是其中的剑气,带着一股斩破苍穹之意,让她都毛骨悚然。

        洛雪这一剑本是给林风眠用来对付筑基期柳媚的,自然没有封存太厉害的招式。

        又经历千年的时间磨损,只剩下元婴威力也算是颇为厉害了。

        而林风眠斩出这一剑也不看结果,拉着夏云溪就准备溜之大吉。

        赵凝脂就在旁边,看着他往外跑去,也没有阻拦。

        下一秒,大门啪地一下关上,上官玉琼玩味的声音传来。

        “小家伙,在我手上,你跑得掉吗?”

        林风眠如临大敌,将夏云溪护在身后,目光凌厉地看着上官玉琼。

        上官玉琼看着他这个样子,笑盈盈地问道:“小子,你还有没有其他手段?不妨使出来看看?”

        她此刻眉开眼笑,跟之前判若两人,眉眼间带着一股勾魂夺魄之意,让人看了就升起一股原始的冲动。

        明明人还是那一个人,但此刻却给人一种极端的割裂之感。

        不过当赵凝脂看到这个状态的上官玉琼似乎松了一口气,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