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156章 你才是真正的妖女啊

第156章 你才是真正的妖女啊

        赵凝脂别有深意看了柳媚一眼,笑道:“不过她们这次似乎看走眼了。”她

        “以你这个疯狂劲和对淫毒的克制程度,我可以推荐你一次的,相信她们会感兴趣的。”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加入相思一脉?不过你这小相好的伤可就麻烦了哦。”

        柳媚犹豫了,回过头看着躺着床上的林风眠,目光复杂无比。

        赵凝脂也不催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等待她做出决定。

        柳媚叹息一声道:“师尊,弟子自觉没有这个毅力和天赋,还是不修炼此诀了。”

        赵凝脂认真问道:“你是真这么想,还是因为这小子?”

        “我……”

        柳媚犹豫了片刻,却说不清楚自己心中是怎么想的。

        自己真的是怕承受不住这媚毒入体吗?

        但真说对这家伙的感情,似乎又没有到那种地步。

        “大概,我是真的累了,师尊你说得对,我们只是普通人,不是天才,要认命。”

        她释然一笑道:“我认命了!”

        赵凝脂嗯了一声,拿出一份玉简交给了柳媚道:“这是阴阳合欢诀,每个女子只有一次施展的机会。”

        柳媚点了点头接过那法诀,认真看了一遍以后,而后看着赵凝脂。

        两人大眼瞪小眼,过了一会,柳媚才不好意思道:“师尊,你能让我一个人在这吗?”

        赵凝脂咯咯一笑道:“怎么你还害羞了?师尊我这不是怕你不懂吗?”

        柳媚尴尬不已道:“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而且我跟他,有过几次肌肤之亲。”

        赵凝脂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而后笑道:“原来是小相好,怪不得你舍得呢。”

        “不过别怪师尊没提醒你,玩玩就好,别动什么真感情,你会死得很惨的。”

        柳媚点了点头道:“弟子放心,我知道了。”

        赵凝脂嗯了一声,风轻云淡地走了出去,只留下了柳媚和昏迷中的林风眠。

        柳媚看着林风眠神色复杂难言,她轻轻宽衣解带,而后替林风眠褪去衣物。

        她骑坐在林风眠身上,看着林风眠叹息一声道:“真是冤家,上辈子欠你的!”

        她俯身轻轻吹出一口气,而后手中掐诀点在林风眠小腹之上,刺激他作出反应。

        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长枪,她不由忐忑万分,最后握紧长枪,闭目往下一坐。

        柳媚不由惨叫一声,长枪如龙,势如破竹,见血而归,鲜血顺着枪杆滑落。

        “王八蛋,讨厌死你了!”

        柳媚不由趴在林风眠胸口哭了起来,也不知道是疼还是委屈。

        过了好一会她才缓过来,开始运转功法,床开始有节奏地摇动了起来。

        柳媚一边运转功法,一边暗骂道:“这么疼,怎么能发出那种声音啊。”

        自己以前难道都想错了?装的声音都装错了不成?

        但不知道过去多久,她终于回过味来,有些享受地策马奔腾,忍不住发出平常装出的声音。

        只是可惜如此美景和动听的音乐没人欣赏,正主躺在那呼呼大睡。

        臭小子,一动不动,也不给点反应,真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了。

        很快她就尝到了甜头,积压许久的淫毒这一刻彻底爆发。

        恐怖的欲望推着她彻底沉沦在这一刻的欢愉之中,只想永远这样下去,再也不要停下。

        两行泪水从她似喜又似悲的脸颊滑落,滴在了林风眠身上,似乎在为自己的沉沦而伤心。

        不知道过去多久,柳媚彻底没力气了,总算发现这家伙也本能收工了。

        她趴在他身上一动不动,有些回味,但更多是万念皆空,一动也懒得动了。

        林风眠身上的伤势早恢复了,后面只是她不服气跟他在较劲而已。

        此刻她不由得意一笑,昏迷又怎么样,还不是输给我?

        “小丫头,体验到双修的美好了?看你这骚样。”

        赵凝脂的声音传来,吓得柳媚一跳,连忙拿衣服遮住自己两人。

        “师尊,你怎么来了?”

        赵凝脂笑道:“我来看看你的情况啊。”

        她伸手按在林风眠手上,灵力探入他体内,而后微微一笑道:“很好,恢复得不错。”

        “趁你元阴还没彻底失去,这几天你多来跟他双修,也顺便准备突破金丹境。”

        柳媚嗯了一声,赵凝脂没好气拍了她屁股一下道:“你个骚蹄子,还舍不得下来啊。我不看你们行了吧,真是的!”

        她转过神,柳媚这才不好意思地下来,细心拿过手帕擦拭染血的长枪,擦得干干净净。

        她又把那染血的床单跟手帕一起烧了,赵凝脂不由好奇道:“不留个纪念?”

        “有什么好留的。”柳媚看着燃烧的灰烬,怔怔出神道。

        她像是在跟过去告别,又像是在迎接未知的新生。

        “你不打算告诉你的小情人,自己的初夜给了他?”赵凝脂诧异道。

        “为什么要告诉他呢?”

        柳媚反问道:“就让他一直觉得我是不要脸的妖女就好,没必要彼此不痛快。”

        赵凝脂愣愣地看着一脸洒脱的柳媚,仿佛第一次认识她一样。

        “你还真是常常能做出让为师惊讶的举动呢,你才是真正的妖女啊。”

        不按常理行事,不因世俗而拘束,遵从本心,随心而为。

        柳媚嘻嘻一笑道:“谢师尊夸奖,人家也觉得呢。”

        等赵凝脂走后,柳媚复杂地抚摸着林风眠的脸庞,而后掐着他的脸用力扯了扯。

        “浑蛋,你还要睡多久?跟个死尸一样!”

        而事实上,林风眠的神魂正在一片漆黑的海洋之中,这里如同一潭死水一般。

        他茫然四顾,错愕道:“这是哪里,难道是阴曹地府吗?”

        没多久,他眼前出现了一道白光,却是洛雪百无聊赖地看着他。

        “洛雪,你怎么也在这?”

        洛雪伸着手,翻了翻白眼阴森森道:“我被你害死了啊,纳命来!”

        林风眠被吓了一跳,而后无语道:“好了,洛雪,别闹,你一点也不吓人,还有点蠢萌蠢萌的。”

        洛雪把手放下,撇了撇嘴道:“你才蠢呢,没意思!”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