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47章 你不在,人家只好自己解决了

第47章 你不在,人家只好自己解决了

        陈清焰明显是低估了这古怪雾气的厉害,又或者是她体内长期积压的淫毒比她想象中更恐怖。

        哪怕她已经昏迷倒在地上,她还是不断地扭动着,撕扯着衣物,嘴里发出勾人的声音。

        这样也就算了,她如玉的肌肤越来越红,身上还冒起了白烟,一看就不对劲。

        林风眠顾不得更多,连忙扶起她,却发现她身上烫得吓人,全身灵力乱窜。

        该死!

        他暗骂一声,想起之前自己能吸走这欢喜雾,也就凑近了过去,运功张嘴一吸。

        陈清焰微张的绛唇中有阵阵红色的烟雾随着吐出,被林风眠所吸收,而林风眠却有些心猿意马了。

        过了好一会,陈清焰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体内难受的东西顺着嘴被吸走,让她的难受缓解了不少。

        但这速度实在太慢了,她不由下意识凑了出去,却碰到了另外两片柔软的东西。

        她体内的欢喜雾像找到了宣泄口,一下子顺着嘴中流走。

        她意识清醒不少,迷迷糊糊睁开眼,却发现了林风眠正目瞪口呆看着她。

        两人两唇相接,四目相对,一时之间气氛不由有些暧昧。

        林风眠下意识地手就放在了该放的地方,而后本能地捏了捏。

        好家伙,小看你了!

        陈清焰眼中空洞洞地,缓缓凝聚了神光,回过神来。

        她陷入了人生的终极哲学之中,不由思考了起来。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什么?

        她本想一剑劈了这家伙,但又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

        而且,这似乎是自己主动凑上去的?

        想到这里,她郁闷得想吐血,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好还是坏,反正就眼不见为净了。

        林风眠花了一个时辰,总算把陈清焰体内那古怪的雾气都吸干净了,还趁机吸了陈清焰不少修为。

        天地良心,他可真不是故意的,而是在吸收过程中不相信的。

        他离开了她的唇,看着昏迷中安静的陈清焰,不由有些心猿意马。

        他差点化作禽兽,把陈清焰就地正法了。

        该死,这雾气还能影响自己。

        他低头再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放在高山上的手下意识捏了捏,才突然醒悟过来。

        “就当是收利息吧。”

        林风眠终极还是没有当禽兽,而是当了一回禽兽不如。

        他温柔地把她靠在墙壁上,全力运作邪帝诀吸收自己体内的力量。

        等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陈清焰已经醒来,正目光复杂地看着自己。

        “师姐,你醒了?没事了吧?”

        陈清焰心中复杂无比,最终只是嗯了一声,而后问道:“你没对我做什么古怪的事情吧?”

        林风眠不由有些心虚,连忙摇头道:“没有没有!”

        陈清焰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也只能装作不知道这家伙偷偷占自己便宜的事情。

        她悄然转过身把自己大开的衣领给整理好,暗暗恼怒。

        “师姐,你为何不用双修的方式解毒?”林风眠还是没忍住问道。

        “你跟他们在我眼中并未区别!”

        陈清焰一开口就直戳林风眠的心,她冷漠道:“除非我自愿,不然谁也别想碰我!”

        林风眠失落不已,苦笑道:“原来我跟他们在你眼中是一样的啊!”

        陈清焰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

        但不知为何看见林风眠那失落的样子,她不由有些过意不去。

        林风眠甩去杂念问道:“那师姐,你恢复得怎么样?”

        陈清焰皱了皱眉头道:“不怎么好,我体内一点灵力都没了,估计要休养一天了。”

        林风眠嗯了一声道:“那我们在这歇歇再走吧,希望其他人都安然无恙。”

        想到陈清焰的情况,他就不由有些担心起其他人来,这欢喜雾如此霸道,她们怎么办?

        林风眠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最担心的还是柳媚。

        她不会落在妖僧手里,又或者跟莫如玉一样,路上便宜了那个路过的男人?

        该死,越想林风眠就越烦躁。

        陈清焰点头,不再与他谈话,虚弱地盘膝坐定,调息起来。

        -------------------------------------

        另一边的一个山洞里面,柳媚将四处洞口都给堵死,才跌坐下来。

        她身上多了好几处伤口,每一道都深可见骨,看着颇为吓人。

        但她却娇媚无比地笑了起来,缓缓伸出了手,手中赫然捏着一只小鸟,正是那只追香鸟。

        她以重伤为代价,总算把这该死的小鸟弄死了,不然大家谁都逃不掉。

        柳媚用力一握,将那小鸟给捏成肉渣,血液顺着她的手滴下。

        若是让林风眠看见这一幕,定然是胯下一凉,感同身受。

        她嫌弃地把追香鸟丢在一边,感觉到全身万蚁附身一般的痛苦,不由也有些意乱情迷。

        这一路上她还真发现了有山中的村民,但她又不是莫如玉,她又怎么会看得上?

        “小冤家,你怎么就不在呢?不然人家就可以真跟你知根知底玩玩也不是不可以。”

        “这时候这家伙估计跟那丫头玩得正乐吧?真是气人。”

        她喘息着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尖刺状物体,闭着眼睛舔着红唇喃喃自语道:“你不在,人家只好自己解决了。”

        她猛地把尖刺插入体内,娇哼一声,鲜血从尖刺涌出,流淌了一地。

        柳媚感觉随着血液离开,这欢喜雾也离开了不少,整个人舒服了不少。

        她拔出尖刺,再次恶狠狠插入小腹内,给自己放起血来。

        柳媚脸上惨无人色,但神色平静,还带了些许的疯狂之感。

        她虚弱地笑了起来:“这次可亏大了,身上多了这么多个疤,可就不好看了。”

        “唉,看来在结丹之前不能穿好看的衣服了。”

        她选择小腹和大腿根处放血,哪怕会影响行动,但起码穿上衣服看不出来。

        至于不穿的时候?

        除了那冤家谁又看得见?

        血液不断从她身上流出,把地面都染红了一片。

        配上柳媚疯狂而又冷静中带点享受的表情,无疑能把林风眠吓傻。

        让林风眠看见了,估计以后都没啥勇气对她骑脸输出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