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武侠修真 - 开局合欢宗被师姐拿捏命脉在线阅读 - 第6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第6章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林风眠之所以如此行事,也不全是因为不想连累夏云溪,更多是因为他知道逃不掉。

        夏云溪还是太天真,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自己一个练气哪里逃得掉?

        这段时间来也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发现了合欢宗的诡异,但无一例外都被抓了回来。

        甚至就是林风眠替他们埋的干尸,那惨状简直不可描述。

        他可不想他成为那种干尸。

        夏云溪还想劝,但很快两人就来到了红鸾峰,人多眼杂。

        她也只能跟在林风眠背后,心情复杂无比。

        两人来到了柳媚的红莲院中,林风眠往里面走去,夏云溪伸手拉住他的衣袖,目光不舍。

        林风眠伸手掰开她的手,笑道:“你一个时辰以后再来。”

        夏云溪哪里不知道一时辰后再来看见的可能就是林风眠的尸体了。

        她还想说什么,但就在此时,房门突然打开,妩媚妖娆,衣着清凉的柳师姐疑惑地看着两人。

        “夏师妹,你怎么在这,莫不是想观摩一番?”

        夏云溪连忙摇了摇头,她向来看不得这些,更何况是看林师兄的。

        她不想看林师兄那副模样,因此低声道:“我只是顺路过来,这就走。”

        “来都来了,不如观摩一下?反正以你的天资,很快就到那天了。”柳媚咯咯笑道。

        林风眠主动走过去,揽着柳媚的腰肢,哈哈笑道:“师姐,我可不想被别人看着。”

        “走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呢!”

        柳媚白了他一眼,娇嗔道:“呦,今天开窍了?”

        夏云溪看着林风眠一边与柳媚调笑,一边缓缓将大门关上,将两人隔绝开来。

        她只感觉心中空荡荡的,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只能掉头狼狈离去。

        进房之后,林风眠心情复杂地关上房门。

        柳媚则款款走向床边,边走边褪下身上的衣裳丢在地上,露出妖娆诱人的酮体。

        林风眠回过身,看着眼前这一具一直不敢正视的美妙酮体,心中却冷静无比。

        柳媚一举一动充满了诱惑,将衣裳半褪,对他勾了勾手。

        她妩媚笑道:“还愣着干什么呢?不是说春宵一刻值千金,还不过来?”

        “怕不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吧。”林风眠笑道。

        柳媚咯咯一笑道:“你这小滑头,想什么呢,姐姐只是想跟你玩玩而已,你以为我真要吸你精气不成?”

        “难道不是吗?”

        林风眠沉声道:“我都替那么多师兄师弟收尸了,师姐的本领自然是知道的。”

        柳媚对着林风眠抛了一个媚眼,妩媚笑道:“是与不是,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照你所说,反正横竖都是死,死之前与我共度春宵不也是件好事吗?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

        林风眠沉声道:“师弟我还不想死,还望师姐高抬贵手,师弟从此为师姐马首是瞻,为师姐鞍前马后。”

        他还是不想暴露太多底牌,能说服柳媚总比睡服她好。

        “你小子倒是嘴甜。”

        柳媚咯咯一笑,猛地挥手一抓,林风眠毫无还手之力地被吸了过来。

        她把林风眠往床上一压,柔软的躯体压在他身上,俯身对他轻吹一口气。

        林风眠只闻到一股沁人心鼻的香气,而后一股欲火不受控制地烧了起来。

        他眼中一片赤红,手下意识地将柳媚抱在怀中。

        这香气有问题!

        柳媚咯咯笑着,呵气如兰道:“但今天姐姐就看上你了,你就从了我吧。”

        她纤纤玉手把他的衣裳解开,在他胸膛轻抚,惊讶笑道:“没想到你小子平常看着瘦巴巴的,居然如此结实。”

        林风眠眼神迷离,差点沉溺在这难以阻挡的冲动之中,艰难维持着理智。

        “师姐当真要对我动手不成?”

        “放心,小风眠,姐姐会让你欲仙欲死的。”

        柳媚轻笑着,小手不安分在他手上摸来摸去。

        她突然惊呼道:“看不出你小子倒是深藏不露,姐姐好喜欢~”

        林风眠嘶的一声,激灵一下。

        却见柳媚柔若无骨地趴在他身上,轻吟一声:“来吧,让姐姐好好疼你。”

        如同验证她的话一般,一滴滴的湿滑液体滴落在他大腿上。

        林风眠低头看去,突然明白了那句诗。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这清泉石上流的奇景,让他大开眼界,倒抽一口凉气,理智差点就阵亡。

        果然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就在林风眠要起身躬耕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胸口一烫。

        却是他身上的玉佩烫了他一下,让他找回了一丝理智。

        他知道真要是沉迷其中,怕是真死而不是欲-仙-欲-死了。

        他一咬舌头,一股血腥味在口中散开,大声道:“柳师姐,你真要对我动手?不怕得罪谢玉燕师叔?”

        听到谢玉燕的名字,柳媚手上动作一顿,却也没有松手,饶有兴致道:“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林风眠一咬牙道:“我不能说,你只要知道我对她很重要就行了。你敢动我,她不会放过你的。”

        柳媚侧身依靠着林风眠,手上动作不停,笑道:“风眠师弟,你以为我会信你吗?”

        “她早已经忘了你这一回事了,不然又岂会几年对你不闻不问呢?”

        林风眠喘息着道:“你不信?你看这是什么?”

        他手中飞快掐诀,还好这术法单手也能施法,不然他可就要哭了。

        柳媚本来还有些不屑,但一股恐怖的剑气从林风眠胸口玉佩汹涌而出。

        凌厉的剑气刺得她皮肤生疼。

        她脸色大变,手中一用力,林风眠差点一个哆嗦,差点打了个冷颤。

        “柳姐姐,你先松手,松手!”

        柳媚缓缓松手,坐正了起来,一点也不考虑春光大泄,呆呆地看着他胸口的双鱼佩。

        她看着林风眠胸口,林风眠也呆呆看着她的,所以大家扯平了。

        “现在你信了吧,这是谢师叔闭关之前交给我防身的玉佩!你别逼我彻底激活它!”

        柳媚脸上的妩媚之色彻底消失,冷着脸问道:“你跟谢师叔到底什么关系?”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