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娃综下班后被毛茸茸扑倒[穿书]在线阅读 - 19 虎崽咆哮,嗷呜~

19 虎崽咆哮,嗷呜~

        森森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洗完澡的糖糖小心翼翼地来到夏鸣身边,帮森森说话:“夏叔叔,森森哥哥要是不愿意,还是不要逼他了吧。”

        夏鸣呼了一口气,挑眉看了眼森森。

        这小家伙正把手指分开两条缝,悄悄偷看他呢。

        笑了笑,夏鸣说道:“我会好好和森森说的,你先回房间去吧,别着凉了。”

        糖糖身上穿的睡衣很薄,夜里还是有些凉的。

        糖糖不舍地看了森森一眼,随后欲言又止地说:“夏叔叔,你别骂森森哥哥,森森哥哥,你也要乖乖听话哦~”

        等糖糖走了之后,夏鸣直接盘腿坐在地上,把森森的手拉了下来。

        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

        “骗人是不好的行为,刚才糖糖在,我没有拆穿你。”

        森森抿着唇,自知自己理亏。

        目光触及到夏鸣眸子中的冷淡时,他才小声说道:“对不起。”

        声若蚊蝇,但对小老虎来说,是很大的进步。

        从小,“夏鸣”就不管他,宿景言也总是在外面出差,没时间在教育上给到森森更正确的引导,他不太清楚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刚刚看到夏鸣用严肃的眼神看着自己时,他清楚地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是不对的。

        “我帮你保住了面子,那你是不是应该回报我?”夏鸣问道。

        “嗯。”

        老师说过,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小老虎乖乖地点点头,头顶冒出一对毛茸茸的黑色虎纹小耳朵。

        小耳朵圆圆的,如同两个迷你小圆扇,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捏捏。

        夏鸣忍住了想要伸出去的手,板着脸说:“那你就乖乖洗澡,好吗?”

        此话一出,森森低下了头,一言不发。

        连头顶的小耳朵都没了精神,不知道是不是夏鸣的错觉,他总感觉小耳朵也耷拉了。

        “好吧~”

        夏鸣站起身来,带着森森走进隔间,带上门。

        森森没看到他嘴角得意的笑容。

        调试好水温后,夏鸣试探地问道:“要不你变成小老虎的样子,我帮你洗?”

        “嗷呜~不阔能!”他语气很急,吐字有些不清晰。

        答应洗澡已经是他的底线了,爸爸到底怎么回事嘛!干嘛对他变成小老虎这么感兴趣,记得以前,他一旦变成了小老虎,爸爸总是躲得远远的,并且一脸嫌弃地看着他,大声嚷着让他离远点。

        “好吧。”夏鸣趁机摸了一把小老虎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小耳朵,“站来这边,我帮你洗头。”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森森体验到了什么叫做折磨,他从没洗过这么漫长的澡,半个小时啊!都可以看两集动画片了。

        不知道为什么,森森总感觉自己上当了!因为明明只答应了乖乖洗澡,但爸爸往他身上擦了三遍沐浴露!

        他都快腌入味了。

        身上一股子牛奶味。

        他不满地挥动着小手:“我不喜欢这个味道。”

        “是吗?我觉得挺好的,很适合你。”

        适合什么适合,这种软乎乎的味道明明只适合米糕那样的小朋友用,怎么会适合他。

        小老虎用的沐浴露应该是烤肉味的!

        “我想要烤肉味的沐浴露。”森森鼓着腮帮子说道。

        擦水的手微微一抖,毛巾掉在了地上,夏鸣连忙捡起来,说:“没有那种味道的沐浴露。”

        小老虎暗暗在心里想道:等父亲回来他告诉父亲,就算没有这种味道的沐浴露,父亲也会出钱帮他定制一瓶。

        接下来夏鸣的一番话,彻底打破了森森的幻想:“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么危险的想法,你想啊,要是你身上散发出一股烤肉味道,外面那些老虎闻到这个味道会发生什么?”

        肯定会被吃掉吧!

        小脑袋里冒出这个想法,森森吓得打了个哆嗦。

        他放弃了这个念头。

        穿好衣服后,小老虎先回了房间。

        他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走了五分钟,夏鸣还没有洗完澡回来,无聊之余,他把目光放在了小霖送给自己的音乐盒上面。

        无意中发现了录音按钮后,森森发现了新大陆。

        “两只老虎两只老虎跑得快~”

        或许是和性格有关,他唱歌的时候,声音格外欢快清脆,和说话时的样子判若两人。

        【啊啊啊,我要把这首歌做成手机铃声。】

        【我也想,但是我今年二十五了,这会不会有点幼稚。】

        【姐妹,你信我,不会!多好听啊~】

        【头朝着那个方向磕,才能有这么可爱的孩子。】

        【趁着夏鸣不在,把崽崽抱走!】

        【再来一遍,姨姨爱听。】

        【同意,还想听一遍。】

        有心电感应一样,森森足足唱了快一个小时的《两只老虎》,把观众都听到耳朵起茧子,有些ptsd了。

        就算再怎么好听,也不至于几句歌词听上几十遍吧。

        森森不亦乐乎地录着音,终于找到了合适的,把其他几遍都删了,只留下其中一遍。

        他喃喃自语地问:“不知道小霖弟弟会不会喜欢我唱的歌。”

        【好家伙,合着这一晚上咱们陪跑呢?】

        【我也是你们play中的一环吗?微笑哭.jpg。】

        夏鸣洗完澡回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关闭直播间的时间,观众们意犹未尽,纷纷说明天早早的要来蹲守直播间。

        “森森,睡觉了。”

        小老虎乖巧地放下音乐盒,小跑到了床边,动作灵巧地跳上床去:“哦~”

        夏鸣帮他盖好被子,语气轻柔地说:“我们以后都要睡在一张床上,要是你再做出往床上泼水这种事情,我们就要睡垃圾桶了。”

        “为什么睡垃圾桶?可以打地铺。”

        他面不改色地回:“不行哦,这个房间里有规定,不能睡在地上。”

        “谁规定的?”

        他怎么没有听说过。

        “我。”

        森森:...    ...虎虎我啊,从来没有这么无语过。

        到底谁是孩子啊!

        翌日。

        夏鸣由于工作习惯,作息很混乱,天还没彻底亮就醒了过来。

        厚重的窗帘几乎挡住了所有阳光,光从窗帘顶上的缝隙中透出来才勉强让房间内没有太昏暗。

        看到躺在自己臂弯里熟睡的虎崽崽,夏鸣嘴角渐渐上扬,心中前所未有地平静。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睡一个好觉了。

        摸了摸森森细软的头发,恍惚中,夏鸣想到了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躺在爸爸的怀中。

        森森舒服的呼噜声把他从回忆中抽离了出来,在崽崽额头轻轻落下了一个吻后他才轻巧地把手抽出来,独自一人走到窗边。

        这里没有城市中的喧嚣,也没有高楼大厦,就连空气都比城市里要清新好闻。

        深呼一口气,夏鸣动了动发酸的手臂。

        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宿景言的电话也是在这时候打进来的。

        “喂?”刚刚起床,他的嗓子有些沙哑,说话的声音像是覆盖了一层厚重的黄沙,还能听到颗粒感。

        “还在睡吗?”

        “没有。”他一边饮水机面前接水,一边问,“你这么早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宿景言顿了一瞬,才说:“没什么,我只是有点想森森了。”

        他知道森森的作息在这个时候是绝对不可能起床的,但鬼使神差地还是打了这个电话。

        “他还在睡觉。”

        “嗯,我知道。”

        夏鸣没有说话,心中有些疑惑,但没有把疑惑说出口。

        等了一会儿,宿景言才再次开口:“我回澜市了。”

        “嗯。”

        “这次大概会在上很长一段时间,综艺拍到什么时候结束?”

        夏鸣喝了一口水,呼吸声和吞咽的声音通过听筒准确地传入了宿景言耳中,随后他才不慌不忙地说:“合同上说是三个月。”

        “嗯。”

        夏鸣笑了笑,实在不理解这通电话的含义。

        “差不多要叫森森起床了,我先挂了。”

        不等他触碰到挂断的按键,宿景言道:“等一下。”

        手机再次放回了耳朵旁边。

        等了许久后,一声轻柔至极地“早安”落入了夏鸣耳中。

        他笑着说:“早安。”

        就像两个并不熟悉的朋友那样,其实他和宿景言连朋友都算不上,说是说过几次话的陌生人更加合适。

        森森依旧在熟睡。

        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嘴角弯了起来,时不时还喃喃几句。

        夏鸣走过去,轻声把他叫了起来。

        “太阳晒屁股了。”

        “晒屁股?”小老虎顶着乱糟糟的鸟窝头坐起来,问,“哪里可以晒屁股?”

        老虎最喜欢晒太阳了。

        “去洗脸,你要是想晒太阳,一会儿去楼下晒。”

        森森点了点头,打起精神去洗漱。

        不知道是刚睡醒小脑袋还没有启动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森森起床的时候格外温顺。

        没有起床气,夏鸣说什么他都会乖乖照做,非常乖巧。

        拉着小老虎下楼的时候,宁思白正在厨房里鼓捣着什么,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他不解地走过去。

        “早啊,我在做早餐,你去旁边先休息吧,一会儿就能吃了。”

        夏鸣看着盘子里黑漆漆的东西,实在不敢苟同这玩意儿叫做早餐。

        “要是不会烤面包,可以不用烤。”

        烤成这样,和活阎王有什么区别。

        紧接着,夏鸣说:“还是我来吧。”

        倒不是夏鸣想要帮他,而是夏鸣实在不想吃这么诡异的玩意儿,不然下一期的《走近科学》标题就会是:剧组众人神秘中毒,危在旦夕,到底是自然的选择,还是道德的沦丧。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