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娃综下班后被毛茸茸扑倒[穿书]在线阅读 - 14 虎崽咆哮,嗷呜~

14 虎崽咆哮,嗷呜~

        夏鸣重新跨坐到机车上面,对森森扭了下头:“上车。”

        “好嘞。”

        小老虎还没有坐过机车呢,对这个新体验充满好奇,他最喜欢体验刺激的事情了。

        夏鸣把孩子戴的安全帽递给他,他乖乖地戴好,抓住了夏鸣腰侧的衣服。

        “那我就先带着森森过去了。”

        苏扬毫不留情地问:“你认识路吗?”

        夏鸣:...    ...是了,他是个路痴。

        森森敷衍地拍拍他的肩膀:“交给我吧,我认识。”

        等到夏鸣扬长而去的时候,宁思白才悔不当初。

        他居然忘了自己有个天大的优势,夏鸣是个路痴!他气得脸都绿了。

        小老虎嗷呜了两嗓子,一路上都有动物为他们指路。

        没花什么力气,他们就找到了玉米田。

        这里是杰克为了体验农作的快乐,特意开垦出来的地。

        玉米田有四百米的操场那么大,风一吹,玉米须就飞舞了起来。

        森森麻溜地跳下机车,赞叹道:“爸爸,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

        摄像师是坐车才追上他们的,刚好拍下了这一幕。

        森森又说:“下次带我去飙车吧。”

        【不懂就问,让小孩有这种爱好,真的是好事吗?】

        【你们黑夏鸣就这么几句词吗?看来看去的我都看腻了。】

        【男孩子喜欢机车这不是很正常的吗?就像小时候的我喜欢芭比娃娃一样。】

        【可是他要飙车啊,你们没事吧,五岁小孩,带去飙车,你们真的觉得没问题?】

        接下来夏鸣的一番话彻底让这些人闭了嘴。

        “你的车上不了公路,只能在小区里开。”夏鸣面无表情地说。

        虎虎炸了毛,双手叉腰质问道:“为什么?”

        夏鸣说:“因为扭扭车不能上公路。”

        【噗哈哈哈,扭扭车,别太离谱。】

        【我一直以为森森是个小霸总,他的出行工具怎么着也得是一辆儿童汽车。】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

        【扭扭车不能上公路,只能在小区里开,笑死我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有一说一,森森这张帅气的小脸,坐在扭扭车上,扭来扭去的样子我有些想象不出来,建议发个视频。】

        【拍个视频等他结婚的时候放。】

        【要是我,我可能就不结婚了。】

        森森接受不了扭扭车不能上公路这件事,掰玉米的时候脸都是皱着的,和小包子没有区别。

        小老虎的力气比普通孩子要大很多,从他和糖糖掰玉米的速度就能看出来。

        糖糖算是他们几个小朋友中力气比较大的,但在森森面前依旧被吊打。

        她掰一个玉米,森森能掰两个。

        糖糖以为他是在卖力完成任务,但夏鸣很清楚,森森这是在发泄扭扭车不能上公路的气。

        半个小时后,第一个袋子就满了。

        天气很热,即使带着鸭舌帽依旧挡不住炙热的阳光,夏鸣和苏扬脸上挂满了汗珠,发丝缝隙中也被汗水穿过,变得湿哒哒的,很难受。

        他们依旧穿梭在玉米田里,认真完成着任务,只能尽量往长得高的玉米杆下面躲。

        一个小时后,大家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夏鸣提议休息会儿,苏扬这才带着糖糖来到树荫下。

        明明是出门时才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水,现在已经变得温热了。

        “你还挺厉害的。”苏扬边喝水边说。

        夏鸣看着不远处堆积的玉米:“你也不赖。”

        “夏叔叔,你认不认识适婚男女,给我小舅舅介绍一个呗。”糖糖把小手比作扇子扇了扇风。

        苏扬翻了个白眼:“木微糖,我看你真是欠揍。”

        糖糖吐了下舌头:“我看夏叔叔人挺好的,说不定他很愿意帮你。”

        夏鸣拿出纸巾擦了擦汗,并没有说话,只是嘴角上扬了些。

        “你喜欢什么样的?”森森问。

        糖糖道:“他都一把年纪了,没什么好挑的,看着给他介绍个就行了。”

        【苏扬脸上写着:谢谢你,有你这样的外甥女真是我的福气。】

        【苏扬这么帅,游戏打得那么好,什么叫没什么好挑的!】

        【就是就是,虽然你是我未来的外甥女,但你这么说我老公我真的会生气哦!】

        【我不会生气,把他介绍给我!】

        【不许内卷!】

        森森点头,认真说道:“我倒是认识一个人,性格不算完美,说得过去,家庭背景不错,最近还和家人去夏威夷旅行了,应该也配得上苏叔叔。”

        夏鸣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性格说得过去,和家人去了夏威夷?怎么想都觉得好熟悉。

        虎虎继续补充道:“不过有一点,他的年纪小了点,不知道苏叔叔会不会嫌弃。”

        糖糖立马说道:“当然不嫌弃,你是不知道现在找个对象有多难,他哪里还会嫌弃,对了,你说的那个人有微信吗?把他的微信推过来,让他们先聊聊怎么样?”

        “他没有微信。”

        “那电话号码也行,先约出来见见。”

        “可以是可以给你,但我怕他父母不答应。”

        说到这里,糖糖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一言难尽地问:“你说的那个人多大了?现在都讲究自由恋爱呀。”

        苏扬用手肘碰了下夏鸣,低声问:“你儿子说的是谁?”

        从夏鸣的表情不难看出,绝对有古怪。

        夏鸣舔了舔嘴唇,做了快一分钟的心理建设才说:“他同班同学。”

        苏扬没咽下去的水全部喷在了面前的草坪上。

        “噗。”

        森森不理解地看过来:“你也觉得五岁有点小了吗?可是我认识的人不多,只能以后帮你留意着点。”

        “那就谢谢你了。”糖糖转脸看着苏扬,对他交代道,“对了,你开车经过幼儿园的时候,尽量不要按喇叭,万一吓到你未来对象就不好了。”

        苏扬咬牙:“木微糖!你信不信我把你扔去喂老虎!”

        “老虎才不会吃人呢!”森森道。

        弹幕里飘过满屏的哈哈哈。

        【救命啊,他是怎么一脸平静地说出要把五岁的同班同学介绍给苏扬的?】

        【养成系?】

        【在道德的边缘来回试探,伸jiojio~】

        【苏扬现在二十五岁,他对象五岁,他对象二十五的时候,他就是个四十五岁的中年大叔了。】

        【今日份恐怖故事。】

        【森森这小孩是有想法的。】

        【我真的服气,宁愿介绍个五岁小孩给苏扬,也不愿意介绍我,到底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我们不认识吗?】

        【我承包森森一年份的棒棒糖,下次有这种好事麻烦先考虑我。】

        【那我承包一年份的棒棒糖,外加帮夏鸣洗白服务。】

        【卷不动,真的卷不动。】

        苏扬生怕这天再聊下去,糖糖连他二婚的对象是谁都找到了,连忙抓着糖糖的手,带他继续去掰玉米。

        趁此间隙,夏鸣对森森说:“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把幼儿园小朋友介绍给别人当对象不合适。”

        森森皱眉:“可是我不认识什么大人,长得帅的大人就认识你和父亲,可是你们结婚了。”

        “你以后还是不要掺和这些事情了。”夏鸣顿了顿,继续说道,“话说回来,你怎么懂这么多?”

        夏鸣知道现在的孩子有些早熟,毕竟森森也马上大班了,了解这些东西是正常的,但从虎崽崽平时说话的思维逻辑来看,夏鸣还是觉得他比一般的孩子懂得多。

        森森并不觉得知道这些事情有什么奇怪的,大大方方说:“父亲教过我的,他还告诉我,在人类世界里要两个互相喜欢的人结婚后才可以做羞羞的事情。”

        夏鸣下意识看了眼摄像头,幸好摄像大哥在的位置离他们比较远,森森的声音也不大,不然他都不敢想象被网友知道森森说出这种话,他和宿景言会被骂成什么样子。

        还没等夏鸣松了口气,森森凑到了他耳朵边,小声继续说道:“在我们小老虎的世界里,这种羞羞的事情叫做交/配。”

        夏鸣差点摔个脸贴地。

        崽崽脸上满是自豪的神情,眼眸中就像是在说:嘿嘿,你不知道吧,快夸我快夸我。

        夏鸣沉默地拉起小老虎的手,带他走近了玉米田,全程都非常安静。

        他悄悄咬了咬牙,这个宿景言一天是教森森些什么啊。

        难怪森森和班上的同学融入不了,宿景言功不可没。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苏扬瞥了眼夏鸣,道,“脸这么红,你中暑了?”

        “没有,就是热的。”

        他看了眼远处的森森,罪魁祸首已经跑到了远处,嘿咻嘿咻地掰着玉米。

        时间差不多了,夏鸣把装玉米的袋子系好,放到车上,跨坐上了车子。

        “夏叔叔,你的衣服拉链坏了。”糖糖指着夏鸣的衣服惊讶道。

        他低头一看,拉链不知道什么时候卡在了布料里,不上不下的。

        他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拉链式开衫,天气太热了,里面没有穿打底。

        森森见状,连忙自告奋勇:“我来帮你。”

        手上的力气一个没控制好,拉链撕拉一下,滑到了中间的位置,拉环还掉了。

        森森拿着拉环,一脸无措地看着夏鸣白花花的胸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