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娃综下班后被毛茸茸扑倒[穿书]在线阅读 - 4 虎崽咆哮,嗷呜~

4 虎崽咆哮,嗷呜~

        小老虎跳下床,龇牙咧嘴地看着床上的人。

        头发乱糟糟地遮住了眼睛,被子也挡住了大半张脸,看了半天,森森也没认出来是谁。

        琥珀色的眼睛里满是戒备,爪子上露出了锋利的指甲,在地上磨了磨。

        他张开嘴巴,露出自己尖尖的虎牙,叫了一声:“嗷呜~”

        身后的尾巴随之立了起来,虎纹也变得愈发清晰。

        夏鸣迷迷糊糊地张开眼睛,打了个哈欠,眼睛半闭着说道:“早啊小老虎。”

        森森歪了歪脑袋,弓起来的背稍微放下去了些。

        好熟悉的声音,床上的人该不会是...    ...

        被自己心中的想法吓了一跳,森森挺起胸脯给自己壮胆。

        冷静点,冷静点,我可是小老虎,是百兽之王,不可能被吓到的,森森在心中这样给自己洗脑。

        虎爪子重重地踏在地板上,发出的回声让森森心里多了些底气。

        灵活地跳上床后,他伸出爪子,小心翼翼地拉开蒙着夏鸣脸的被子,眨了眨眼睛。

        等了几秒钟,他恢复了原状,气鼓鼓地看着被自己撑破的睡衣。

        真是的,爸爸在搞什么鬼?故意吓唬他吗?

        他受不了了,他不喜欢爸爸,等父亲回来他一定要和父亲告状,让父亲把爸爸赶走!

        森森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九九,夏鸣翻了个身把崽崽捞进怀里,温柔地摸摸他的脑袋帮他顺着毛。

        口中还喃喃地说:“你的小耳朵呢?变出来给我rua一下。”

        rua什么rua,他可是小老虎耶~不是小猫咪,哼~

        虽然心中这样想着,但森森还是在夏鸣温柔的安抚下忍不住眯起眼睛,发出了舒服的呼噜声。

        头顶的耳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冒了出来。

        直到被睡迷糊了的夏鸣捏了捏,他才回过神来,伸出手啪地一下拍开了夏鸣的手。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爸爸一点都不把他这只小老虎的威严放在眼里!怎么回事啊!

        不过有一说一,刚才爸爸的摸摸头好舒服哦~

        森森皱起小眉毛,内心纠结地看了眼夏鸣。

        到底怎么回事,他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一定是爸爸对他下了什么魔咒!他不会是什么巫婆变的吧。

        毕竟他就是小老虎变成的人类,要是有巫婆能伪装成人,他也丝毫不会觉得奇怪。

        胖乎乎的小手捏了捏夏鸣的脸蛋,又捏了捏自己。

        热的,软的。

        森森想了想,忽然想到自己在受到惊吓的时候就很容易现原形,忍不住想:要是爸爸受到惊吓会不会也现出原形。

        只要证明了他是巫婆变的,到时候父亲一定会把他赶走。

        如意算盘打得响,但没两分钟,森森又泄了气,他只是个五岁的虎崽崽,怎么可能吓得到二十几岁的夏鸣呢?

        小脑筋转了转,森森有了新主意。

        既然用吓的不行,那用水总行了吧。

        他非常还怕水,想必爸爸也是这样子。

        矫捷地跳下床,森森进浴室接了一盆水。

        夏鸣以为他要去洗脸,心中感叹了句,这孩子挺让人省心的,翻过身继续睡起了回笼觉。

        眼睛刚闭上两分钟不到。

        “哗啦啦。”

        满满的一盆水从他头顶落下,把他浇成了落汤鸡,夏鸣被水呛得咳了几声。

        他立马坐起身来,就着被子把眼睛周围的水擦了擦。

        脸上挂着水珠,头发湿哒哒地滴着水,连身上的睡衣也不能幸免,贴在皮肤上,又凉又黏腻,袖口处还在往下滴水,水珠全数落在了蓝色床单上。

        他扯了扯嘴角,问抬着个盆站在旁边的森森:“你在干什么?过泼水节?”

        森森放下盆,捏了捏夏鸣的脸,一点变化都没有。

        小老虎立马跳到了三四米远的地方。

        “对,对不起,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变身。”

        夏鸣:...    ...

        帮森森把衣服裤子换了,他才回房间换衣服洗澡。

        看着脱下来的睡衣,夏鸣略有些嫌弃地把衣服扔进了垃圾桶里。

        身上打了至少五次沐浴露他才把这澡洗完。

        坐到餐桌前的时候,夏鸣的脸色依旧算不上好,森森知道自己做错了事情,小眼睛转来转去,虎虎祟祟地打量着夏鸣的神情。

        他正在犹豫着要不要再道一次歉的时候,管家就走了过来。

        夏鸣身体绷紧,没什么感情地说道:“麻烦您帮森森把房间里的床铺换一下。”

        管家不解地说:“可是森森小少爷的床单被套前天才换的。”

        “森森尿床了。”

        森森:???

        夏鸣面不改色地继续说:“不单单是床单被套,连床垫也一起换了。”

        夏鸣有洁癖,他无法忍受自己的儿子睡在一张曾经被水打湿了的床上,想起来他浑身都会起鸡皮疙瘩。

        管家点头说道:“好的,我这就去处理。”

        此时的管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当他站在森森的床面前,看着湿了一大滩的床后,心里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他自言自语到:“不愧是小老虎,肾功能真好,这么大一滩尿。”

        森森默不作声地吃完早餐,脸颊红彤彤的,不知道是羞的,还是气的。

        一边吃,一边还会发出几声不满的轻哼声。

        他明明都五岁了,马上就是大老虎了,怎么可能还尿床嘛!

        吃完早餐后,夏鸣轻声说:“明天我们要出发去拍综艺,今天要提前把东西收拾好,我要出去一趟,你一会儿乖乖在家把要带的东西准备好,要是不会收拾就找出来放着,等我回来帮你收。”

        “我会收!”

        也太看不起他了,他很厉害的!

        夏鸣笑笑:“好,那你就自己先收,要是有不懂的地方就跟管家伯伯请教一下,我大概下午就会回来,想我给我打电话。”

        森森瞳孔地震,心里受到了莫大的震撼。

        这还是那个冷酷无情,天天只会骂他的爸爸吗?怎么忽然变得这么温柔体贴了,一定是父亲过几天要回来了,想讨好他,一定是这样!

        再说了!谁会想他啊!哼!

        忽略小老虎充满智慧的眼神,夏鸣起身从挂衣服的架子上取下自己的黑夹克披起来,摆了摆手说再见。

        他去了公司。

        公司里人不多,一路上都没遇到什么人。

        钱莉提出要单独见他一面,原本他不想来,但钱莉说有东西要给他,他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出了门。

        敲响办公室的门,得到允许后,修长的指尖轻轻捏住门把手,往下一拉。

        “咔嚓”一声门开了。

        他略有些嫌弃地看着自己的手指,又看了看门把。

        脏死了。

        钱莉见他进来,一反常态地给他倒了一杯水。

        一次性纸杯里的水左右摇晃几下,还冒着热气。

        夏鸣把杯子摆在了桌上,并没有喝。

        “今天叫你来,是为了综艺的事情。”钱莉端着一杯咖啡自顾自地坐在夏鸣对面,翘起了二郎腿,双手交叠在膝盖上,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明天综艺就开播了,我有些事情想嘱咐你。”

        “你也在这圈子里待了几年了,对圈子里的规则并不陌生,我就直说了,这次让你和宁思白一起上综艺,公司就是为了捧他,顺带把你也带上了,你的任务就是在综艺里尽可能地衬托他,懂我的意思吗?”

        夏鸣坐的很直,毫不避讳自己眼中的嫌弃,他环视了办公室一眼,怎么看怎么嫌弃。

        “知道了,还有别的事情吗?”夏鸣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钱莉的嘴脸让他有些反胃。

        钱莉强忍下心中想发火的冲动,说道:“这是你的合同,你的合约马上到期了,关于续约的事情公司这边要考虑考虑,哦,对了,还有你之前放在我这里的护照,先拿回去吧。”

        半个月前,夏鸣去国外参加一个活动,把护照交给了钱莉保管。

        他拿起护照,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钱莉看着他的背影,心中暗自摇头:多好的一张皮囊,可惜了,要是上道一点,说不定比宁思白还红。

        夏鸣回到家,帮森森一起整理行李。

        于是有了这样一幕。

        “磨牙棒不可以带,很占地方。”

        “不行!小老虎不可以不磨牙的!”

        “糖果不能装这么多。”

        “就要就要,这都是我最喜欢的口味。”

        “吃多了掉牙齿,到时候变成老头子,没人喜欢。”

        夏鸣面无表情的脸一点都不像在开玩笑,小老虎心里打起了鼓,最后怯生生地说:“那...    ...带一半?”

        忙碌的一天终于结束,夏鸣累得洗完澡就躺在床上,连吹头发的力气都没有。

        他打开微博看了眼,节目组已经官宣了,网友的反响非常热烈,但大家都不约而同对他表现出了反感。

        【这谁啊?十八线?没见过,有什么代表作品吗?】

        【笑死,这节目连宣传照都没有拍哈哈哈,到底谁是夏鸣啊?】

        【和宁思白一个公司的,长得挺帅的,但人品嘛...    ...】

        【问夏鸣是谁的,你们一定没有看最近的娱乐八卦,前几天夏鸣出国参加活动,还和易言公司的总裁宿景言同框了,当时还往宿景言身上靠。】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绿茶,我感觉他就是故意的,恶心。】

        【是他啊,又不红又绿茶的十八线,我最烦他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