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科幻小说 - 娃综下班后被毛茸茸扑倒[穿书]在线阅读 - 2 虎崽咆哮,嗷呜~

2 虎崽咆哮,嗷呜~

        老师忙叫住要走的夏鸣,说,“方便的话,请你留一个电话号码给我,森森的家庭联系手册上留的是座机号码,毕竟有些不方便。”

        老师一边说一边从旁边的架子上拿出家庭联系手册,翻开递到夏鸣面前。

        夏鸣皱了眉,原主对森森的教育还真是一点都不在乎,难怪养成了小老虎任性的性格,他看了眼森森,认认真真地把联系手册上空着的地方全部填写清楚。

        “麻烦老师了。”

        走出校园后,夏鸣接到了经纪人钱莉的电话。

        “来公司一趟。”钱莉开门见山地说。

        夏鸣愣了下,看向来电显示:啰嗦老太婆。

        一点都不啰嗦啊。

        “公司在哪儿?”问题脱口而出,话音刚落,他就收到了钱莉一连串的问候。

        “夏鸣你撞坏脑子了吧,连公司在哪里都忘了?”

        “你是得了健忘症?虽然有一段时间没有工作找你,但你也不至于把公司的位置忘了吧?”

        “等等,你是不是故意这么问的,想要报复我这几天没有给你安排工作?”

        夏鸣扯扯嘴角,他收回刚才的话,这个经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啰嗦。

        他淡淡地又重复了一遍:“公司位置用微信发给我,不然我找不到。”

        “夏鸣你...    ...”钱莉被气得上气不接下气。

        “最近我的手机刚升级了套餐,电话费很贵,就这样,拜拜。”

        钱莉:“...    ...”

        一屁股坐在椅子上,椅子被压得发出一声难听的声响,钱莉咬咬牙,用微信把位置发了过去。

        她越想越气,一个十八线,居然敢这么跟他说话,她可是行业内有名的经纪人。

        现在他手上带着两个艺人,一个夏鸣,还有一个是宁思白,宁思白现在正是事业上升期,已经进入了二线的行列。

        但就算是宁思白,也不敢这么跟他说话,这个夏鸣凭什么!

        等他来了,她非得好好给给夏鸣一个下马威!

        *

        夏鸣看着手机上发来的地址,对司机说道:“附近有什么商场吗?”

        “有的,万隆商场。”

        “好,就去万隆商场。”

        原主的审美太差了,衣柜里的衣服没有一件是他看得上的,现在首要任务就是去买几件能穿出门的衣服。

        司机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刚刚听到您打电话,是要去公司吧?”

        “不急,十点之前到就行。”

        他点开手机看了眼时间,现在刚八点过,正在这时,钱莉的微信又发了过来。

        钱莉:用最快的时间到公司,九点之前必须到。

        夏鸣干脆把手机关了,放进包里,眼不见心不烦。

        以前原主就是太在乎这个职业了,才会被一个小经纪人牵着鼻子走,夏鸣清楚得很,这次见面,是钱莉有事求自己。

        既然是求人,当然不能被她当枪使。

        到商场的时候,很多店还没有开门,夏鸣逛得很不尽兴。

        买了几件衣服就草草结束。

        前脚刚踏进公司,后脚小助理安琪就小跑过来,低声在他耳边说:“哥,你什么情况?钱姐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都快疯了,现在正在办公室发火呢。”

        夏鸣面不改色地走进电梯,按下楼层:“是吗?”

        “你怎么还这么轻松啊,待会儿你进去了,他肯定要骂你,咱们现在就是公司的小透明,你都快被公司放弃了,还是别跟他对着干了,到时候你说几句好话,说不定她能给咱们点资源,这娱乐圈说不好的,没准你哪天就火了呢。”

        安琪说得还算是保守,他不是快被公司放弃了,而是已经被放弃了,这次找他的目的就是让他给公司未来的摇钱树当垫脚石。

        不过她说对了一点,娱乐圈的事情,谁都说不准。

        电梯门刚要关上,一只手就挡住了即将关闭的电梯门,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相貌没得说,但带着蔑视的目光让夏鸣感到非常不舒服。

        男人拉拉衣服,头也不回地说:“你好大的面子。”

        夏鸣没说话。

        安琪忙说:“宁哥,您别生气,夏鸣哥他路上堵车了,你也知道这澜市的交通啊确实不行,加上又是早高峰,这才...    ...”

        宁思白撇了安琪一眼又看向夏鸣,轻蔑地说:“难怪一辈子只能当配角。”

        夏鸣笑了笑说道:“安琪,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

        “什么?”

        “生活索然无味,□□点评人类。”

        “你说谁呢!”宁思白咬着牙扭头问,“夏鸣,你别太过分。”

        “过分?我说什么了?就是忽然想到一句有意思的话,和安琪分享一下罢了,你也太敏感了,我有点担心你的精神状态啊。”

        宁思白被说得一句话也回不上来,双颊通红。

        安琪倒是在一旁听得爽了,但心里还是忍不住为夏鸣担心起来,钱莉明显是偏向宁思白的,要是被钱莉知道了这件事,指不定怎么为难夏鸣。

        “叮。”

        电梯门开了。

        夏鸣侧了下身,先让宁思白走,而后他才走出电梯。

        安琪小声地在他耳边问:“哥,你干嘛要让他先走?”

        虽然现在宁思白的咖位大,但夏鸣可是他的前辈,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让着宁思白。

        夏鸣没说话。

        他都不知道钱莉的办公室在哪里,当然需要个带路的。

        夏鸣跟着宁思白走进办公室。

        宁思白刚进去,钱莉就立马从椅子上起身:“怎么样,接到热水了吗?”

        “嗯。”宁思白一改刚才刁钻的模样,笑着对钱莉说,“钱姐,要不我自掏腰包给你换个饮水机吧?这样也能方便点。”

        钱莉越看宁思白越喜欢,笑着说道:“害,不用,公司已经处理了,新的饮水机明天就能到。”

        对话结束,钱莉这才注意到了宁思白身后的夏鸣,眼神瞬间就凌厉了起来:“你怎么现在才来,我不是说了九点之前吗?你怎么回事?眼睛长在头顶?夏鸣,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想干了就赶紧滚,有的是人求着让我带他。”

        挑眉一笑,夏鸣说:“那敢情好啊,我这就去找老板,商量看看能不能提前解约。”

        钱莉不屑地看他一眼。

        她就不相信夏鸣能有这么大的本事提前解约,到时候还不是要来求她。

        但夏鸣接下来的话却打破了她的幻想。

        “实在不行就让我换个小经纪人,您地位太高了,我自认为自己配不上这么好的经纪人。”

        安琪在旁边使劲地拉夏鸣的衣服,眼睛都快眨抽筋了,压低声音说:“哥,你别胡说,大家都说人往高处走,你怎么还往下走呢!”

        夏鸣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扬了下嘴角,钱莉不可能舍得放弃他这尊大佛,她还指望夏鸣和宁思白一起上综艺给宁思白积累人气呢。

        果然如他所想的那样,钱莉慌了,她忙说:“你别一天胡说,多伤和气啊。”

        话锋一转:“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了,下次早点出门。”

        夏鸣走到沙发处坐下,翘起二郎腿,还冲着宁思白挑了下眉,看到他气得咬紧了牙,夏鸣心里别提有多舒畅了。

        “今天找你们过来,是为了过两天开播的一档综艺节目《一路同行》,这是郑飞导演的新综艺,对你们而言是可遇不可求的好机会,你们两个都被选中了。”

        钱莉把节目资料递到他们手上。

        《一路同行》是一档娃综节目,以直播的形式播放,未播先火,不少人挤破了脑袋想要这个好机会。

        郑飞在圈内名气不小,而钱莉要做的就是,利用这个机会,把宁思白推上一线的位置,而夏鸣就是那个祭天的npc,主要任务就是衬托宁思白有多优秀。

        娃综为期三个月,拍摄地点在一家私人动物园,主题是教会孩子热爱自然,保护自然,保护动物。

        钱莉解释道:“综艺后天开播,这是我废了好大的力气才争取到手的,你们可别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

        宁思白忙说:“谢谢钱姐。”

        夏鸣看着一唱一和的两个人,翻了个白眼。

        根本不可能有综艺在开播前两天才确定人选,而钱莉的目的也很明显,就是不想给夏鸣有思考的时间,怕他拒绝这次机会。

        “可以不参加吗?”夏鸣问。

        “你在想什么?这么好的机会,你想浪费钱姐的一片苦心吗?”宁思白立马指责道。

        夏鸣抓了抓头发:“我有我自己的考量。”

        夏鸣有尖嘴动物恐惧症,看见鸡、鸟一类的动物就会非常害怕,而这档综艺的拍摄地点在动物园,自然避免不了与尖嘴的动物接触。

        “你别忘了,你签的合约里有一条,必须无条件服从经纪人对工作的安排。”钱莉抱着手,恶狠狠地说,“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坏事,这可是给你涨粉的好机会啊,夏鸣,难道你不想火吗?”

        夏鸣低声骂了句脏话,暗道原主怎么这么蠢,居然会签下这种合同!

        明显就不对等,也真是一个敢写,一个敢签。

        过了很久,夏鸣叹了口气,说道:“行吧。”

        到时候只能尽量避着点尖嘴的动物。

        钱莉满意地点点头:“思白结婚早,可以带着儿子参加,你呢?”

        她看着夏鸣,微微皱了下眉问:“你虽然结婚也不晚,但好像还没孩子吧,有没有亲戚的孩子?节目规定上说只要是有血缘关系都可以带着参加。”

        夏鸣和宿景言是隐婚,圈里几乎没人知道,当时他签合同的时候还没有结婚,后来结婚了,也只是简单报备了一下。

        他那时候太糊了,加上走的不是爱豆路线,公司的人压根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他给森森当后爸的事情更是没有人知道,钱莉下意识以为夏鸣没有孩子。

        见夏鸣没回答,她眉头皱得更甚:“要是实在不行,我和节目组商量下,到时候给你雇个小演员,就说是亲戚家的孩子,反正也就三个月。”

        夏鸣抬眼看她。

        这个经纪人还真是见风使舵,宁愿用这种方法也要让他参加综艺,只怕到时候节目结束,他被爆出带着群众演员参加综艺,宁思白成为最大赢家,而他的下场就是合约到期,踢出公司。

        夏鸣忍不住在心中感叹,这算盘打得可真响,就是不知道到时候带着森森上综艺,老虎崽崽会怎么把这位绿茶按在地上摩擦。

        想到这里,夏鸣心中有些雀跃,嘴角的弧度怎么也压不下去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