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6章不肖子孙黑锅谁背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6章不肖子孙黑锅谁背

        民国三十一年秋天,师娘马秀奎和小师娘许传嫒突然高声招呼所有人:“快来人呐,快来人了,你们家师傅不行了,你们家师傅不行了!”夷陵镇的四合大院里,所有人朝着一个方向狂奔。徒子乏孙,放下手里活计,直奔师傅家大院。

        师傅秦昊突然间摔了一跤,紧跟着就是眼鼻歪斜,直流口水。

        用现在的话说,秦昊那叫个生活条件太好。肥鱼炖肉,吃出高血压得了中风病来了。可是,在那一会,但凡知道师傅是在赚江湖燕门的钱,那可都是不义之财,并非是杀富济贫。他坑害的可都是良家姑娘,众人对师傅得了中风偏偏说是师傅坏事做尽的报应所致。

        按理说,师傅是江湖燕门的顶梁柱,在盐阜这一带,唯有夷陵镇江湖燕门独树一帜。

        现在,师傅半身不遂是小,口鼻歪斜不能说话。确切一点,是师傅说话没有人能听得懂,包括师娘在内,没人能明白师傅的意思。

        无真情二十岁哪一年,他师傅一命呜呼!

        师娘和马占奎是兄妹关系,江湖燕门在夷陵镇,每日聚下已经不适时宜。为了给自己燕门买卖招揽生意,在马家荡的西码头承包下孙雨晴家的大剧院。至于,孙家大院于西码头的地下通道是什么时候形成,无真情对这一点闻所未闻。

        也不关心,包括六扇门的人经常从大戏院的地下出现,无真情一概不知其中奥妙。

        这不,就有了孙雨晴亲自送自己的外孙女,来到戏院拜师学艺。师娘再风光,也是面老朱黄。手段再高明,也是风烛残年。见得无真情才貌双全,待人接物仗义赊财。她决定将戏班子交由无真情来把持。但前提是:必须以老秦家后人的面貌出现。

        怎么办?

        将那许传嫒二太太和秦昊的姑娘秦霄月嫁给无真情,岂不是拴住无真情这小子么?

        不能不说马秀奎站得高,看得远。尽管秦世勇进入官方,吃的是皇粮,她还是始终不忘燕门买卖带给秦家的好处。这边,马秀奎将许传嫒的姑娘嫁给无真情,那边无真情又将孙彩菊肚子搞大。十四岁小姑娘懂得个什么,糊里糊涂被无真情搞大肚子,还以为自己吃得太好发福了呢!

        一年之间,连续两房媳妇,并在同一个月为秦世勇生下两个大胖小子。马家荡的西码头戏院,被人们传为佳话。孙彩菊讲到这里,心里不免沾沾自喜。

        “老太太,你不是说那一会你才14岁么,还是个孩子啊!身体都没发育全,怎么可以生孩子?”

        李湘怡担心地问孙彩菊,老人见状脸上依旧露出微笑。她不以为然地摇摇头,望着李湘怡,又看看孙道良,似呼在猜测这两个后生为什么来我这里打听那些过去的陈芝麻烂谷子。难道,他们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信息吗?

        “呵呵!我们那个年代,和你们现在的不一样。你看,我都裹小脚了,太疼了。白天我妈妈给我缠上,晚上,我一个人就偷偷地将绷带卸下来。就这样,他们白天给我裹小脚,我晚上就给他们解开。

        直到今天,我那一双脚都是完好如初。不用说我老太太哪年14岁就被无真情纳为小妾,童养媳只有几岁,抱在手里就成了人家男人小媳妇了。姑娘,那一会由不得你自己做主啊!”老太太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14岁的她,要说被无真情纳入小妾,期间还有一段故事。

        师娘将自己最小的姑娘许配给无真情,对无真情来说那可都是谢天谢地,求之不得。可是,他哪里知道,师娘如果不是利用自家姑娘的芳心锁住无真情,江湖燕门后继无人,有可能断送在她的手里。

        因为,他的三个儿子除了吃喝嫖赌抽,就是三五成群,聚赌打架斗殴不务正业。

        幸亏,有个秦世勇,在林浩诸的帮助下进入官府。

        如果将燕门买卖交由秦世勇以下的三个不孝之子来打点,嘿嘿,唯恐,早就四离五散,各奔东西了。江湖燕门有江湖燕门的规矩,燕门在江湖暗八门中排行老三,后继无人的门派将会被其它门派例举他人而替代。暗八门,不长也不能缺。

        她男人秦昊作为祖师爷过世,必须要找出继承人。

        否则,其它七门将对江湖燕门实行门户清理。

        为了江湖燕门后继有人,无真情被纳入上门女婿,继承家业。

        而另外三个儿子,继续在夷陵镇利用秦世勇给秦家带来的福气,为非作歹,令许传嫒和马秀奎恨古千秋。孙雨晴利用无真情的戏班,在马家荡为的是给自己老孙家招摇过市,广招贤才,是孙雨晴当时形势所逼。

        民国初期,社会动荡。

        北伐刚刚结束,中华民国成立不到百日,袁世凯篡权企图搞帝制复辟。

        中华大地狼烟四起,战事连连。土匪恶霸横行乡里,给行人、过路人、生意人带来极大的不便。为了使马家荡一统,孙雨晴利用自己的实力,结合地方孙姓家族,大兴土木。修路造船,买刀买枪,招兵买马,确保一方老百姓平安。

        无真情的戏班子请到马家荡,也可以说借住无真情的江湖燕门,来为老孙家在马家荡站稳脚跟打下基础。

        都知道冤家宜解不宜结。

        不能不说孙雨晴将外甥女孙彩菊送到戏班子,只是为了学戏显然没有人相信他的想法如此单纯。

        至少,他看出攀上秦世勇这颗足智多谋的官方大树,能对他老孙家起到保护作用。或者说,那无真情一旦认准孙雨晴为自己主子便会唯命是从,赴汤蹈火。很可能孙雨晴看中的这一点,才不惜将自己外甥女主动送上门来,为的是收买人心。

        从马家荡北上,走旱路二三十里地,哪里有来自夷陵镇花门买卖江小鱼;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江湖花门是干什么的。所谓花门,包括赌场玩牌技的;马路边上,大街小巷耍花牌的、下象棋摆棋局的、用牌技玩魔术、专门靠抽老千的获得不义之财等等。

        所有这些,都是属于江湖花门买卖。

        夷陵镇的陶家,世代相传抽老千。

        后因为陶家出了一名员外,为了重振家规民风,遂将陶家花门移交给陈姓女婿永裕。所以,现在人只知道江湖花门祖师爷为陈永裕,而不知道他的前身是陶家老祖宗陶四海。谁都知道江湖买卖,包括绿林好汉从不和官府同日而语。他们既不谋反朝廷,也绝不奴颜婢膝的附和。

        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是江湖人和官府格格不入扦格难通的既定方针。

        既然陶家修得一世员外之职,何须再入江湖花门老千之事?

        此乃千秋大业,丢掉陶家千年产业根基,陶家四海当然不会那么轻言放弃。门下,遂有一上门女婿陈永裕,心里想,肥水不流外人田。既然陈永裕和陶家有一面之缘,不妨将陶家花门买卖传授与他,以示花门买卖延续延年。

        陈永裕,顺理成章继承陶家花门买卖,继续在夷陵镇周围从事“飘叶子”的老千手艺,以此获利。

        他不但继承陶家花门买卖,还在此基础之上,发扬光大。所到之处,都以街头巷尾魔术表演造谣惑众,吸引过路人驻足观望。什么滚钉板、力分二牛、口吐七彩、隔墙打牛等等,打着民间艺人的幌子,再以扑克牌设套圈钱。手法固然隐蔽,但挣来的不义之财没夜不见花。

        但凡进入圈套的人,没有一个人不输得弹尽粮绝。

        甚至有些人押上自己老婆孩子,也要一决高下。结果,还不是上吊都找不着绳。愚昧,无法令当事人清醒;无知,令所有人以为自己才是最聪明的哪一个。从古到今,从来不缺卖儿卖女喝酒的男人;卖儿卖女吃喝嫖赌抽大烟的男人;以及卖儿卖女押宝聚赌的男人。

        孙雨晴他们家虽然是远近闻名的大户,但人家靠白手起家,买田地雇佣长工,靠劳动致富;靠南来北往的孙家大船队从天南海北运送物资,赚得地区差价,从而盈利获得收成。巨额暴富,招来远近千儿八百里江湖门派对马家荡的老孙家跃跃欲试。

        有的想趁火打劫,借用社会动荡不安,意欲趁此机会对孙雨晴他们家下手。

        又怎奈孙雨晴他们家家大业大,家丁数百,看家护院的高手云集。

        马车大船,孙雨晴他们家是一呼百应。十里八乡鸣枪为号,听到枪声,人们蜂拥而至。但凡进入马家荡地域,只要孙家三声枪响,四面八方勇士骑马围追堵截。想要从孙雨晴他们家的马家荡抢走他们需要的东西,那真滴是比赶鸭子上树还要难。

        尽管陈永裕的花门最接近孙雨晴的马家荡,且,有旱路直达马家荡,唯恐得手后无法脱身从而只能妄自兴叹,想有所为而不能为。孙彩菊说道这里,有些趾高气昂。她直直腰,以示老孙家的人,个个好样的,挺起腰杆走路,公职公开做人。

        李湘怡听孙彩菊老奶奶说到这里,为她竖起大拇指:“这么说,奶奶当初是被孙雨晴老人家故意送到戏班子里的了?也就是说,他在送你去戏班之前,就有了打算。请问,是这样的吗?”

        “那还不是么,没有我在戏班子里薅住无真情这匹野马,他的燕门买卖,在夷陵镇附近,少说上百号人。有了无真情,等于我舅舅孙雨晴不费一枪一弹,将上百号的燕门买卖的人收入囊中。林浩诸的酱油坊和燕门买卖成为亲家,孙雨荟,又是孙雨晴的唐妹妹,他们家少说也有上百人。

        葛门买卖赵玉香又是孙雨晴的少夫人,江湖上葛门买卖人数最多,分布较广。夷陵镇周围,三五百口不在话下四大巨头,撑起马家荡孙家大院,足足有余。要知道,那陈永裕和秦昊,包括许家楼的许传奎;郭家舍的赵世凯,四个人可是结拜生死兄弟。

        拿下无真情,便是拿下把兄弟四个,这笔账我们家舅舅孙雨晴比谁都算得清。在马家荡附近,他可是远近闻名的铁算盘。每年年底,舅舅一把铁算盘敲得日夜不合眼,账房先生算账,他都不放心。

        用舅舅孙雨晴的话来说,这个世界唯一能值得相信的人,除了自己还是自己。所以,在重大事情的决策面前,他从来不会将权利交由别人。在无真情准备纳我为妾的时候,被我舅舅收拾他一顿。

        啊哟,那一天可把我吓坏了。

        要说这件事怪谁,与他们家师娘马秀奎分不开。

        怎么说呢?

        因为她们家姑娘秦诗悦被调教得难以附和男人,对天下男人,他们家两个姑娘总是敷衍了事。所以,秦诗悦小姑娘对无真情也是逢场作戏,根本没有感情投入。尽管,他们都知道无真情是自己的丈夫。

        没办法,习以成性,多年游刃有余在多名男人之间周旋,养成了她们对夫妻关系浮而不实。

        冷不丁,将无真情当着自己猎物,是她们俩平时养成的自然习惯,也是属于人之常情。

        久而久之,秦诗悦和无真情在一起快两年了,也没怀上孕。当年的我,十四岁年幼无知,便成为无真情的攻击对象。再说了,对男女之事懵懵懂懂。无真情抱着我上床,还以为那是在逗自己玩呢!直到有一天被师娘发现,无真情才如实回答,以求得谅解。

        你说,他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在师娘马秀奎面前变得如此这般卑微,令师娘许传嫒看了太不合适。

        于是,她决定离开马家荡的西码头大剧院,将这里的一切和盘托出。只是临走时,师娘马秀奎要求无真情再娶了我之后,必须以小妾为名号,不得入正房。

        在西码头的燕门买卖立下规矩,无真情答应了。

        这不,我舅舅孙雨晴听了这侧消息,带人亲自来到西码头,和那无真情的师娘马秀奎理论:无真情,作为江湖燕门,你好大胆子。居然敢在我孙雨晴眼下欺负我外甥女,还大言不惭立她为小妾,我倒要看看你们这江湖燕门干的事哪一家买卖。

        不知未来过去,我行我素哪得拿出你江湖燕门的实力来和我孙雨晴较一高下。

        要不然,不但要为我孙女树碑立传,还要以长房齐聚,大摆宴席三日,否则,给我滚出马家荡。身居马家荡几十年,从来没遇见过哪一个大胆狂徒对我老孙家评头论足。想死,也得先给我去把头剃剃,不要脏了我们老孙家的手。

        师娘,我是看在老交情上,才为江湖燕门落脚在马家荡提供方便。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现在认为在马家荡你们江湖燕门可以独当一面,不妨明天我就可以令尔等在哪里来,还到哪里去。再怎么不懂事,也不能霸占我孙雨晴的外甥女,得了便宜还卖乖。

        居然让我孙女做你们家二丫头的小,请问师娘,是你的安排吗?你又不去打听打听,有哪一个狂徒敢对我老孙家子孙动了不该动的脏手。既然你不仁也休怪我不义。来人,给我剁下那个不肖子孙的一只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