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4章善恶有报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4章善恶有报

        “诸位六扇门的师傅们,你们跟随我小南香一辈子,几十年如一载,小南香从来未受到过像今天这样的如此这般危险。你们看看,居然,居然有人在我的食物中下毒。还大言不惭的说是她为了孝敬我,才煮了这碗银耳燕窝汤。今天,我小南香得把事情和盘托出了。埋在我心底的几十年来的苦闷,今天,我要当着你们诸位的面说清楚。”

        “是,夫人,六扇门谨遵你指示。”

        “小黑皮,去给我把大少爷叫过来!”

        “是,师傅!”

        “不,从今以后,孙家大院的所有人,得叫我太夫人!”

        众人惊骇!

        小黑皮停住脚步,他掉头看一眼小南香,心里想:莫非,师傅气糊涂了!师傅就是师傅,怎么可能称之为孙家大院的太夫人。摇摇头,小黑皮就当是个玩笑。亦或,当着自己听错了吧!

        “师傅,孙雨晴姗姗来迟,敬请师傅责罚!”

        “罢了,你快来看看这个!”

        小南香猜一叠布兜里,层层叠叠打开,从中拿出一张纸。

        这张纸,即是孙明源写给他弟弟孙明泉的家书。上面,详细记录和说明孙雨晴于小南香是母子关系。并详述要将孙雨晴送回老家马家荡的真正原因,将母亲小南香和他孙雨晴本人分道走,为的是害怕大太太收买江湖杀手追杀等等。

        孙雨晴看了脸色陡变!

        他不知道孙家大院,一下子冒出这么多生面孔。

        男男女女,一个个头发花白,但面容并非憔悴,精气神不亚于小黑皮等青壮年男女。“噗通”孙雨晴当众下跪:“母亲大人在上,恕孩儿大逆不道,枉为人子。自孩儿记世时候起,孙明泉和胡川凤即为生身父母。

        孙雨娟,乃我同胞妹妹,却从未听二老提及我是从京城而来。”

        “起来吧孩子,你若不是我小南香的儿子,我又为何前前后后为你遮风挡雨。枪林弹雨,我又为何挡在你面前,还不是害怕我儿遭遇不幸么。好了,今天拿出这张纸,让我们母子相认,实乃万不得已。因为,在孙家大院,居然有人给你母亲下毒。而这种毒,是出了名的鹤顶红。能买到鹤顶红的药店据我了解,也只有亲家赵家了。”

        “啊?居然还有此事!”

        “是的,少爷!若不是马大花,师傅她老人家今天难逃厄运了!”

        小黑皮指着马大花,那马大花不敢抬头。虽然小南香说出孙雨晴不是胡川凤和孙明泉亲生,但孙雨晴一直把孙雨娟当着自己的亲妹妹。想到这里,马大花不敢和孙雨晴正视,心里有愧,她哪敢承认自己即是孙雨晴口中的曾经的舅妈。

        小黑皮,从小南香身边的茶几上,端过来那碗赵玉香亲自递给她的银耳燕窝汤。

        “少爷,你看,鹤顶红的毒药,就放在这碗银耳燕窝汤里。刚才找来一只小猫,只喂它一汤勺,瞬间四爪乱蹬,一命呜呼。唉,谁对师傅这么狠心啦?”孙雨晴用勺子舀点放在自己鼻子上闻一闻,抬头纹紧皱。

        他端着碗,来到马大花面前:“大妈,您知道是谁给我师傅下毒了吗?”

        小黑皮急忙提醒他:“少爷,是母亲,是谁给你母亲下了毒!”

        “哦,对,你告诉我,到底是谁给我母亲下毒了!”

        马大花不敢抬头,小兔扶起母亲:“娘,没什么大不了的,做下人又能怎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最后,还说不定谁栽在谁手里呢?大胆地说,不用有任何顾虑。”

        小兔这么一说,小马也走过来给母亲鼓气。“娘,你照实说。看到是谁就是谁。怎么啦,做佣人凭力气生活,不为下着。”

        孙雨晴蒙了,小南香蒙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小兔小马的一声娘的叫声,惊得无地自容。平时当着老妈子的马大花,居然两位大夫人的亲娘?那些曾经对着马大花大呼小叫的人,这一会吓得两腿筛糠了。

        “说来也巧,是我无意当中见到少奶奶给煮好的银耳燕窝汤下毒。我不声不响地跟着她。直到她将碗送给我女儿小兔,我这心里才知道少奶奶不仅仅是想毒死师傅小南香。嫁祸于我们家小兔,也是她的目的所在。”

        “啊!你,你真的是舅妈马大花!”

        “孙雨晴,你现在得改口称呼我是丈母娘了!你得了便宜卖什么乖,一个人娶了我们家两个姑娘,连她做了你们家佣人,你都没认出来,谁之过?”小南香深深地为马大花辛辛苦苦埋头在孙家大院做佣人,以此来照顾自己的两个姑娘感到敬佩。但不知,纯属误打误撞。

        可怜天下父母心,自己也不是和马大花一样,隐姓埋名,以师傅的名义替代母亲的身份吗?

        “舅妈,你受委屈了!”

        孙雨晴扶着马大花坐下,板起面孔,对着身后的小黑皮说:“去,给我将少夫人请过来,告诉她,就说我在孙家大客厅等着她!”孙雨晴不敢就座,上有小南香生生母亲;下有舅妈加上丈母娘携同二位小妇人陪同。六扇门的人,见着母亲小南香,一个个站如木桩。

        他哪里敢坐,睁眼看看,毕恭毕敬的站着。

        场面之严肃,令孙雨晴倍感窒息。或许,小南香不会放过赵玉香。孙雨晴心里泛起嘀咕。想害死自己母亲,赵玉香怎么可能?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母亲和她有什么隔阂吗,整不明白,也只能恭候赵玉香来时,母亲会做出什么样的处置,才是孙雨晴最担心。

        “少夫人到!”

        小黑皮大老远地提醒大客厅的所有人。

        见着小南香精神抖擞地坐在大客厅的太师椅上,赵玉香将目光移向小兔:“怎么啦,我让你给师傅喝的银耳燕窝汤,你没给她?”小兔点点头,用手指指地上被毒死的野猫:“我给它喝了,你看不出来吗?”小兔沉着应战,再也不想以前那样的,赵玉香说一自己不敢二。

        小兔一席话,再看看地上被毒死的猫,赵玉香刚才进屋的那张笑脸,立刻变得阴沉。

        她明白了一切,对小兔的不作为,赵玉香恨小兔是个软弱无人的人。她认为,是小兔的行为不果断,导致小南香发现其中端倪。“小兔,你这没用的东西,这么简单的事,你都完成不了!废物,看我怎么收拾你!”

        小兔可能是因为被赵玉香欺压成习惯了,见着赵玉香徐徐向自己走来,她和小马慢慢地往母亲马大花的后边移动。“别怕,孩子,有娘在,她就不敢对你们俩怎么样!”赵玉香停下脚步,匪夷所思地望着马大花,有点啼笑皆非,哭笑不得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她们俩是你的女儿!”

        赵玉香用手指着小兔和小马,带着轻蔑和鄙视的笑声问马大花。

        “对,小兔和小马是我马大花的亲生女儿,赵玉香,你没想到吧,我们娘仨才是孙雨晴的至亲,而你,不过是江湖暗八门葛门买卖赵世凯的女儿赵玉香。怎么样,我马大花没说错吧?你来孙家大院,不是想和孙雨晴过日子,而是为了替你死去的父亲赵世凯报仇雪恨来了。谋害小南香师傅,只是你的第一步。”

        “是啊!小南香师傅是六扇门的人,而我老爹又是被六扇门的人所杀。虽然,我不知道哪个杀死我爹爹的人到底是谁,但她小南香师傅肯定知道来龙去脉。我不先解决她,难道要先解决你们家小兔小马吗?哈哈哈,幼稚,马大花,你得感谢我让你们母女三人在孙家大院相逢。快,娘仨给少夫人我叩头拜谢吧,哈哈哈!”

        “呸,你这狠毒的女人,你也配做孙雨晴的少夫人,鬼才相信!”马大花啐一口吐沫,气得赵玉香一个健步上前,即要对马大花动粗。练家子的赵玉香一贯作风即是嘁哩喀喳,干脆利落。马大花见状,仿佛找到想当年的感觉,将两女儿往身后拽去,挺身而出。

        赵玉香嘴到手到,孙雨晴看不下去了:“赵玉香,你给我住手!

        我问你,你为什么要给我师父碗里下毒,为什么?”孙雨晴怒目圆睁,直逼赵玉香。赵玉香也知道,这一会,她也瞒不下去了。银耳燕窝汤,完好无损。证明小南香根本就没有吃上一勺,只要吃上一勺,这一会的小南香,那就得直挺挺的躺着,慢慢的身体变得僵硬。

        “直说了吧,你师父,就是害死我爹爹的主谋。

        她就是六扇门的人,二东成临死之前,特别交代我,要注视小南香一言一行。杀父之仇,我赵玉香岂能不报?就因为她是你的师傅,你就连你的老丈人的血海深仇不报了吗?”赵玉香浩然正气,义正辞严。听起来掷地有声,字字句句无不充满对家父的热爱。

        孙雨晴摇摇头:“那你知道小南香师傅是我什么人吗?她是我生生母亲,从京城而来!”孙雨晴说完,凄然泪下。他知道,赵玉香犯下滔天大罪,母亲岂能饶了她。之所以兴师动众,母亲最后公布自己的秘密,无非是让赵玉香知道,她才是孙家大院的真正的主人。

        “怎么可能?小南香怎么会是你孙雨晴的母亲,那中心庄的胡川凤又是谁的母亲?”赵玉香被孙家大院的一屋子的人,将思绪觉得没有头绪。她摇摇头,不敢相信小南香真的如孙雨晴说的,是他的亲生母亲。如果成立,她这位做媳妇的谋害婆婆,这个罪名,赵玉香可不敢承担。

        “胡川凤,那是我的母亲!赵家大小姐,我孙雨娟来告诉你。”大门外,菊花领着孙雨娟,她怀里抱着一个吃奶的婴儿。据说,她是孙雨娟和赵国登的最后一个女儿,连名字都没来得及起,赵国登已经过世了。孙雨娟的出现,孙雨晴急忙迎上去。兄妹两抱头痛哭,泣不成声。

        “哥哥,你咋这么狠心,不去找我呢?”孙雨娟用手捶打着孙雨晴。

        孙雨晴摇摇头,扶着孙雨娟,喃喃地说:“为了找你和舅妈他们,我杀死了马书奎,将乌金荡的人都逮到马家荡。一个个清点,就是没发现舅妈和你们,唉!”孙雨晴无奈地叹息着,孙雨娟惊呆了。直到现在,她这才知道自己的土匪丈夫,确原来是被哥哥所杀。

        她纳罕地望着孙雨晴问道:“这么说,那乌金荡土匪头子马书奎,是你亲手所杀?”

        “是啊!表哥胡立顶天天盯着我,说是他们家被土匪马书奎所害,纯净是因我于乌金荡土匪结梁子引起。他们家遭殃,是因为和我孙雨晴有亲戚关系。没办法,我不去杀掉马书奎,表哥隔三差五来马家荡找我事。面对胡立顶。我,我也是有口难辩。”

        孙雨晴听到这里,嘴里念叨着:“原来是这样!”

        猛然间他见得舅妈马大花,表姐小兔,表妹小马,悲愤交加。“咦,你们娘仨怎么在我们家?哥,这是怎么回事?马大花不是在早在乌金荡死了吗?清明节,我从钱行小街划船去岛上的王德霞那里,给你舅妈上坟烧过纸呢!”

        “什么?”

        孙雨晴望一眼小兔和小马,脑海里不知道有多少个迷要她们娘仨来解释。

        “哥,不用解释了。你我不是亲兄妹,菊花已经告诉我了。”孙雨娟低下头:“要怪,只能怪我母亲太贪心。不是因为她得了那么的家产,我这舅妈和表姐姐,也不会将我送给乌金荡土匪做老婆。你们,你们抬起头来看看我,孙雨娟,我还活着,活得好好的!”

        面对孙雨娟的责问,小兔、小马不敢出声。“得了,孙雨娟,你把我们老胡家赶尽杀绝,让我伺候你这么多年就不提了,就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倘若未报,是时候未到得了。你我各不相欠,现在,小兔和小马成为你的嫂子了。恩恩怨怨,直至今天也应该有个了结。”

        “来人,将赵玉香押进死牢,待选择黄道吉日,将其处死,以慰孙家老祖宗在天之灵。”

        小南香刚发话,六扇门的人一拥而上。孙雨晴急忙上前阻挡:“恳请母亲,可否给孩儿一个薄面,留少夫人赵玉香一命?倘若母亲开恩,孙雨晴定当人头担保,再有雷同此事发生,孙雨晴定当以死谢罪。”

        六扇门的人,岂能容得了与小南香作对的人。

        就这样,赵玉香被六扇门的人,极刑处死在孙家大客厅的地道里。

        考虑她曾经是孙雨晴的少夫人,给赵玉香一个完整的尸体,被孙雨晴埋葬在洪流桥向东的乱坟场。小兔,死后,也被埋在这里。那小队长囿于亮看到的一对夫人持剑从天空打到地下,即是小兔和赵玉香的鬼魂在搏斗。她们俩在世是一对冤家。死后,又成了一对冤家对头鬼。

        孙彩菊讲到这里,摇头叹息:“唉,孙家大院从此就走向衰落了!”

        “太姑姑,那暗八门的人,对赵玉香之死,就没有找孙家大院麻烦吗?”孙道良问。

        “那倒没有,只是在赵玉香嫁给孙雨晴以后,那王德鑫的王家人,穷途末路,曾经想对孙家大院洗切一空。后来,也就落荒而逃。”孙彩菊喝口茶,慢条斯理。她的思绪,又被孙道良带入回忆中。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