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3章真相大白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3章真相大白

        小兔小马皆因为赵玉香的介入,姐妹俩不得不屈尊赵玉香之下。

        不服不行啦!

        人家赵玉香深得表哥厚爱,什么事,都得赵玉香点头说了算。小南香看在眼里,不善多言,是因为自己还不是孙雨晴的亲娘。小兔小马有时被赵玉香欺负得背地里哭泣,孙雨晴那叫个装作看不见。面对赵玉香的一次次虐待,小兔小马只有忍气吞声。

        为什么?

        她们俩不想让表哥为难。

        直到有一日,赵玉香从夷陵镇给小兔小马找来一个老妈子。

        连使唤小丫鬟的待遇都享受不了,为了不给孙雨晴以口舌,赵玉香主动给小兔小马找来一位老妈子。小兔小马一看,眼泪刷刷地往下流。马大花对着自己两个姑娘摆摆手,以免赵玉香看出破绽,她连做两个姑娘的老妈子机会都没有。

        强忍悲痛,母女三人在孙家大院的重新相遇,令她们跪拜苍天,感恩戴德,多谢成全。

        年轻时,母女三人享尽荣华富贵。

        胡川逵被杀,母女三人尝尽人间万般苦。

        小兔小马来到孙家大院,表哥收留了她们俩并续她们俩为小妾。虽然不尽人意,受尽大太太赵玉香的百般刁难,总不至于像母亲马大花那样,成为二东成聘夫白秀华大河南妓院的佣人。母女三人比较满足,只是孙雨晴始终没认出自己的舅妈马大花。

        当然,这么丢人的事,被孙雨晴知道定会令他勃然大怒。说不定会因为马大花的出现,孙雨晴因此休掉她两个姑娘,那她马大花岂不是亲手毁了两个姑娘的幸福?比让孙雨晴知道它就是马大花还要不放心的是:那孙雨晴的妹妹孙雨娟倘若回到孙家大院,那她们娘仨算是走投无路了。

        要说马大花怎么被赵玉香请到孙家大院,还得从王德芳的鱼市口河北大妓院说起。

        二东成多在外少在内,整天和赵玉香在马家荡巡思报仇雪恨,令白秀华极度反感。他娘的,以前在乌金荡,说是马占奎马大杆子命令难违。这一待么,就是三五年。直到马书奎死了,树倒猢狲散,他二东成总算回到我白秀华身边。

        奶奶的,不到一年,又因为赵世凯之死,要替赵世凯报仇,走上了去马家荡的道路。

        一去不回,索性,二东成这小子眼里根本就没有她白秀华的存在。

        从马家荡回来夷陵镇,他首先要去的地方,就是他的乡巴佬洗澡堂。奶奶的,跟在马书奎手里什么也没学到,也没带给他白秀花什么贵重物品。不过回到夷陵镇给她带了些乌金荡特产。什么特莫的特产?钱行小街我白秀花去了,又不是买不到,有什么大不了。

        一气之下,白秀花赶走马大花。

        为什么?

        马大花是二东成从乌金荡带回来的呀,只是现在她改名换姓,已经不是马大花了!马大花,改名花大妈。

        白秀花是没得煞气,只好拿白秀花开刀。可怜的白秀花,五十多岁了生活无着落。人到中年,走到人生这种境地,马大花是无限感慨。曾经的胡家大院,她马大花说了,甭管对错,包括老管家在内,谁敢说一个不字。

        想一想,马大花没有什么不服气。

        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因果报应。她后悔,当初对自己外甥女好一点,不至于送掉胡川逵的性命,也不至于令孙雨娟对自己一家人恨之入骨。她不知道马书奎继她走了之后,是被孙雨晴带人杀了。也不知道孙雨娟已经和赵国登结为夫妻,生下好多个孩子。

        直到孙雨娟,带着最后一个孩子来到孙家大院,取名为孙彩菊,马大花那一会才到孙家大院不到两年。

        马大花卷着背包,走在大街上,步履蹒跚。

        小和尚王德明见状,上前询问:“敢问老太太,你老这么晚了,怎么一个人还在大街上乱走啊?敢情,您老是迷路了吧!”小和尚就是心善,见不得大街上食不果腹的穷苦人。只要他有一丁点机会,王德明绝对自己吃不成饭也要给这些叫花子送点吃得穿的。

        马大花见是一位小和尚,潸然泪下:“小师傅,您可不知道,我是在这夷陵镇大河南的白秀花她们家打杂。也不知道是咋的,已经在他们家干了十多年的我,突然被白秀花赶出来。也许,人家嫌弃我腿脚不快,做事拖慢了吧!唉,不瞒你说,离开白秀华他们家,我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了。死不了,又活不成,无处安身啦!”

        “阿弥陀佛,老人家,您别急,让我来想想办法!”

        王德明双手合十,嘴里默念着。

        “啊?小师傅您真的能帮助我!那谢天谢地,谢天谢地。啊哟,我马大花碰到好人啦!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地有好生之德。阿弥陀佛!”马大花学着小和尚的样子,双手合十。她没想到,在自己绝望之时,还有人帮助自己。小和尚是既二东成之后,第二个令马大花终身难忘的人。

        二东成帮助她,那是一场交易。

        小和尚帮助她,那才叫寒中送暖,雪中送炭!

        猛然间,他抬起头。

        望一眼马大花,那种渴求的眼神,将所以希望寄托在王德明身上。便笑着对马大花说:“这样吧,有一个赵姓人家,他们家委托我姐姐找个佣人,我在边上仅仅是听到。不妨,您老跟我去他们家试一试。”小和尚望着天空,天色渐黑,为难地搓起手。

        “小师傅是不是遇到什么为难之事了啊?如果不便不必强求,我,还是找个地方过一宿,明天,自己在这夷陵镇找找看。呵呵,没有活人嘴里长青草。你能说出帮助我两个字,老夫就已经满足了。”说完,马大花箉起背包,继续无目的地闲逛在夷陵镇的大街上。

        “且慢,老妇人可曾随我住在王家大院一宿。”

        “我哪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啊!只要不打搅小师傅便成!”

        “那好吧,请随我来!”

        ......

        次日,小和尚领着马大花,直奔赵家。

        赵大公子赵国文端坐在大客厅,嘴里叼着大烟袋,身边围着一圈太太小妾。见得小和尚上门,他喜笑颜开。“怎么,你哥哥王德鑫怎么不来呀?怎么样,是给我送美人过来了啊?哎呦,可把我急坏了,人在哪,给我看看,给我看看。”

        “赵公子,你这是哪对那呀!干那些事,你先找我姐姐和哥哥,我一个出家人,可干不了那龌龊事。今儿个来,是听你跟我姐姐说帮助你们家找几个佣人。这不,我给你送个人来了。”说完,王德明将马大花扶到自己面前:“唠,就是这位大妈。”

        “是她?一个老太婆!小和尚,你有没有搞错,我跟你姐姐要的是小丫鬟,不是要老太太好不啦!你这厮索性恶心我赵国文来了?等我去了王德芳的大河北妓院,看我怎么收拾她。给老子把她赶走,快赶走!”赵国文气的两眼发直,见到马大花差点吐出来。

        “什么意思?你不要就得了呗,当我听错了还不行吗,至于大惊小怪的骂骂咧咧?”王德明攒紧拳头,想大发雷霆,唯恐抬头不见低头见,他强忍怒火,拉着马大花就要离开。这时候,从身后传来一位女子的声音。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孙家大院的少奶奶赵玉香。

        “且慢,我哥哥不要,我们孙家大院可用得着老妈子。来,小和尚,把她带给我看一看是否中用。”对赵玉香来说,给小兔小马找一个老妈子,算是恶心她们姐妹俩。不找吧,都是孙雨晴的小妾,说出去人家对孙雨晴评价不高。再说了,她是大太太,对小妾过于刻薄,传出去大太太声名狼藉多有不妥。

        我给你们找个老妈子,一是令姐妹俩的嘴被堵住;二是在别人眼里做做样子。至于小南香这一块么,虽然她是孙雨晴的师傅,大是大非面前,还不是他孙家大院的少奶奶赵玉香说了算!“哦,多谢少奶奶,小和尚有礼了!”王德明没想到赵家一群蛮横无理的人中,既然出现一位打扮阔绰的少夫人。

        他不认识赵玉香,仅仅是对事不对人。

        “不用谢,就这么说定了,马上坐我的马车去孙家大院。小香,给我拿几件新衣服给这位老妇人换上。孙家大院,可没有穿着旧布烂衫的人。随便,给她洗个澡,身上逮虱子,传到孙家大院,我赵玉香那就成了孙家大院的罪人了!”赵玉香手里拿着一块手绢,她推他哥哥赶快进屋。

        意在告诉他,这么小的一件事,他哥哥都大动肝火,没有必要。

        马大花,就这样冠名大雅地进入孙雨晴的孙家大院。都说冤家路窄,不知道马大花的出现,是不是可以算是与孙家大院是冤家。马大花刚进入孙家大院,小兔小马和马大花对上眼,立刻认出对方。见得马大花对着她们俩摆摆手,小兔小马才领悟其中道理。

        跟赵玉香相处十多年,小兔小马别的没学会,玩心机,动脑筋的主意,学得一点不耐。

        赵玉香,不知道小南香即是孙雨晴的母亲,当然,这一会孙雨晴也不知道师傅即是自己母亲。二东成临死提供的线索,给赵玉香心里插上一刀,她整天堵得慌。夜里,父亲赵世凯经常从她耳边喊着死的怨,赵玉香不止一次从睡梦中被惊醒。

        有时候,发现孙雨晴不在身边,她难以入睡。

        一个月下来,总有三五天的夜晚,孙雨晴要轮流陪着自己的两个表妹度过。

        赵玉香以此为借口,强留孙雨晴单独陪自己度过每一天。终于,从娘家带回马大花,赵玉香顺便带回一小瓶鹤顶红。大年三十的晚上,赵玉香给小南香的碗里放上鹤顶红。她也不害别人,只希望有小兔亲手为小南香端过去一碗银耳燕窝汤。

        马大花注视着赵玉香的动静,那是因为,她发现赵玉香总是欺负姐妹俩。

        作为老妈子,马大花谨遵赵玉香的嘱托,她怎么安排,马大花就怎么做。

        我的天啦,马大花不来不知道,却原来这个赵玉香,心里鬼得很。盯梢赵玉香的目的,马大花只是为了保护自己的两个姑娘。不想,赵玉香想毒死小南香师傅,马大花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说你谋害我们家两个姑娘也就算了,她们俩毕竟和你共伺候一个丈夫。

        作为女人,羡慕嫉妒恨心里醋意难免。

        你祸害人家孙雨晴的师傅,是何道理啊?

        马大花整不明白,但她想让小南香给众人看清楚赵玉香的庐山真面目。

        在赵玉香将煮好了的一碗银耳燕窝汤,端给小兔的时候,看着小兔走进小南香的卧室,赵玉香略有在意付诸一笑,然后,嘴里哼着小曲,进入自己的房间。

        马大花快步上前,小兔刚巧端给小南香:“师傅,少奶奶要我将银耳燕窝汤端给你。她让我告诉你,这可是她亲手做的银耳燕窝汤,给你补身子用的!”

        “呵呵,难得少奶奶一片孝心。我一个师傅,年老多买,不值一提了!岁月不饶人啦,匆匆数载,面黄肌瘦,老罗。哈哈哈!”小南香接过小兔手里的碗,拿起放在碗边的勺子,舀起一勺往嘴里送。马大花及时赶到,她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急忙对着小南香喊道:

        “师傅,小心,碗里面有毒,有毒!”马大花气喘吁吁的指着小南香手里端着的碗。

        小兔紧跟着一声:“母亲,你是怎么知道的呀?”

        小南香惊呆了,她算计来算计去,结果,却被自己的儿媳妇算计了,能不惊讶吗?加之小兔,当着她的面,叫一个佣人为母亲,小南香摇摇头,难道,真的是她老了吗?于是,她让小兔去找小黑皮,有小黑皮对着银耳燕窝汤做出裁决。

        小黑皮方法多得去了,他令人去外边逮一只野猫。

        当着众人的面,来给野猫喂一勺银耳燕窝汤。

        刚喂两口,那只猫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四爪乱瞪一会,嘴里流出紫血而亡。“小黑皮,你知道这碗银耳燕窝汤是谁亲手煮给我的吗?”小南香问小黑皮,在小南香看来,小黑皮这个人看人看事物,判断力和观察力不比他小南香低。

        除了未见识过大世面,小黑皮的一双眼,好人坏人,一眼就能参透到每一个人的心脏。

        察言观色,小黑皮精明强干。“回师太,小黑皮不敢妄言。

        能对师傅下此狠毒手段的人,无非是深仇大恨的人。至于是谁,算晚辈无能,不敢妄下结论。”小黑皮双拳一抱,退后,不敢吱声。小南香用手按一下大客厅座椅上的机关,地下,陆陆续续钻出头发花白的男男女女。

        “太太找我们俩有何贵干,敬请吩咐!”

        “你,你们是什么人?”小兔惊呆了,却原来孙家大院的大客厅地底下,还住着人!马大花搂着小兔,拍拍他肩膀,意在安慰她。让小兔不要发出声,因为,马大花眼睛看出孙家大院的厉害之处,正是这位孙雨晴的师傅。

        貌不惊人,但凭马大花的观察,她能从小南香的身上感到一股股气力馨入心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