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2章冤冤相报何时了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2章冤冤相报何时了

        小南香纠结的一颗心,最近些日寝食难安。

        石柱木柱传过来的消息,令小南香防不胜防。他不担心暗八门,倒是东西暗八门自己无能,会动用其他手段对付孙家大院。一个疏忽,将是终身遗憾,小南香,就这么一个儿子,她实在是输不起。

        孙家大院的大客厅地下,金梅银莲,梅兰竹菊,牡丹菊花全部到位。就在孙雨晴去了孙雨超他们家和赵玉香在房间幽会的那一天,五位江湖高手,深夜潜入孙家大院。他们越过大门口两只大狼狗以及看家护院的两个佣人,又逃过了家丁扛枪巡逻值班的后大门。

        凭着一身轻功,飞身进入孙家大院,并精准定位孙雨晴的房间。

        熟睡的小马,自从有了和表哥第一次的接触,总是想着和孙雨晴睡在一张床上的感受。只是,她每一次进入孙雨晴房间,都是偷偷地钻进去,坐等像第一次一样的,等待表哥的到来。睡在表哥的床上,小马特别感到安全,便渐入梦乡。

        表哥回来后,忙着脱掉自己身上衣服,那情景一幕幕在小马脑海里浮现。

        今天,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成了表哥孙雨晴的替死鬼。

        要说暗八门的人,拳脚功夫除了赵世凯,其余人等都不咋的。

        但马占奎这一次出高薪邀请的江湖高手,确实名不虚传。能逃过孙家大院家丁和大狼狗监视,悄然无声地摸清楚孙雨晴的房间位置,并以最巧妙的杀人手段,在孙雨晴房间里投了浓度足以毒死一头大象剂量的毒烟。通过嘴吹竹管,从门缝吹入,一切都是那么大得心应手。

        遭殃的,不是孙雨晴,而是他的表妹小马。

        孙雨晴逃过一劫,功劳归咎于他对赵玉香的钟情。

        不知道这件事是感谢小马呢,还是要感谢赵玉香。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小南香在想对付马占奎的计策中,她大意了!

        以为暗八门请来的人,应该是招摇过市。只有那样,才能使孙家大院在马家荡威风扫地。没想到的是,暗八门请来的江湖高手,动用暗箭伤人。幸运的是,他们只是伤及小马,而并非孙雨晴。小南香见的小兔伤心欲绝,捶足顿胸。

        口口声声说:“妹妹,都怪姐姐没听你的话。我们姐妹俩如果早离开孙家大院,你就不会因此丢掉性命。”小兔趴在小马尚有余温尸体上的哭泣,令小南香等人听了肝肠欲断。明摆着是在抱怨孙家大院的人,对他们姐妹俩照料不够。

        孙雨晴带着赵玉香回到自己的孙家大院,以为,将赵玉香介绍给师傅小南香,以求得师傅的恩准。

        认识赵玉香,对孙雨晴来说喜从天降。

        对赵玉香来说,能在马家荡找到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何尝不是自己复仇路上增添一位推心置腹的得力助手。赵玉香带着喜悦,动荡不安地跟在孙雨晴的身后,不想被小南香第一眼就看出江湖匪气的习性。

        她想尽全力,把自己打造成一位良家妇女的形象,以此讨得孙雨晴师父的欢心。

        不巧的是,回到家,孙家大院哭声号啕。

        小马,躺在自己的床上,已经被人用芦席裹起来放在大门口的地上。小马,不是孙家人,死的时候,不能在孙家大院的屋子里。迷信说法,小马冤死的鬼魂,会回到孙家大院讨说法。“怎么啦,师傅,我们家怎么啦?”

        孙雨晴一双眼无助的望着师傅,小南香自责地流着眼泪。她知道,小马的死,是有人直奔孙雨晴而来。“孩子,是有人直奔你来的。小马,是死在你的屋子里,被人用毒烟毒死的。你的房间,不能进人。初步估计,应该是暗八门在外......”赵玉香一听,双眉紧锁,心里想:怎么可能?

        “不可能是暗八门所为,我来马家荡他们不是不知道,没有必要背地里动手!”赵玉香思量着,没等小南香把话说完,急忙为暗八门洗白。为的是,她即将和孙雨晴的师傅认识,突然间发现暗八门的人害死小马,赵玉香当然要否认小南香的判断。

        “这位姑娘是......”

        孙雨晴拉一把赵玉香,将她推到自己面前,对小南香介绍道:“师傅,她,是夷陵镇的赵家姑娘。大哥大嫂介绍我们俩认识,嗯,就这些了!接下来,你自己跟我师父说吧!”

        赵玉香没想到小南香就在自己面前,她提前准备好的良家妇女的形象,在见到小马躺着的尸体的那一刻,荡然无存。否认小南香对暗八门的猜测,赵玉香是不知道说话人就是孙雨晴的师傅。

        要不然,打死她也不会第一次见面就和人家师傅唱对台戏。唉,开弓没有回头箭,错就照错办呗!“哦,赵家聚仙丹郎中铺大姑娘赵玉香给师傅您请安了,听孙雨晴介绍,师傅对他情同生身父母,赵玉香在此拜谢了!”

        小南香擦一擦眼泪,聚仙丹郎中铺。

        她眼睛一亮:“是葛门买卖赵世凯的聚仙丹郎中铺吗?”

        “对,真不愧为一代名师,我报出本门名号,师傅立马报出家父姓名。只是,家父被六扇门所害,我来马家荡正为这件事追根求源。刚才听师傅说,小马是因为中毒而亡,可不可以给我号号脉,或许,还能有一线希望。”

        赵玉香说完,她望了小南香一眼,转身要去解开裹着小马的芦席。孙雨晴拽住她的一只手,使劲往后拉一下。

        赵玉香立刻明白孙雨晴的意思,站着,静候小南香恩准。

        “好啊!快快,姑娘不说,我差点忘了。聚仙丹,是赵家郎中铺远近闻名遐迩中药铺,起死回生是赵家人的拿手好戏。还请姑娘施法,将我们家小马救活,小南香感激不尽。”孙雨晴这才松开赵玉香的一只手,任凭她去自由发挥。

        自己,侧为赵玉香做下手,听从赵玉香指挥。

        孙雨晴解开裹着小马的芦席,赵玉香拿出小马的一只右手,搭脉静听。“没事,师傅,小马姑娘我能救活,大家不要忙于悲伤。”小兔一听,一骨碌从跪着的姿势站起身。孙雨晴直到这一会,才想起去扶住小兔。

        所有人对赵玉香的说法报以怀疑态度,一个个竖起眼睛,滴溜溜地看着赵玉香的每一个动作。

        只见她从自己衣兜里掏出一根银针,长一寸七分,扎进小马的人中穴。

        小马没半点反应,紧跟着,赵玉香又从兜里取出一根长二寸三分的银针,刺激小马的兑端穴,小马依然没有反应。孙家大院,挤满加满的人群开始有些动摇,部分人开始摇头叹息。赵玉香看一眼孙雨晴,见得孙雨晴对她点点头,两个人默不作声,内心里互相鼓励。

        孙雨晴传递给赵玉香的眼神,意在告诉她,不要害怕,治得好是小马的造化,治不好与你没多大关系。放手一搏,尽力而为。赵玉香从孙雨晴传递给自己的眼神里得到安慰,便放弃顾虑,拿起一寸三分的一根银针,对准小马的承浆穴位,慢慢地捻下去。

        小马的身体,随着赵玉香在承浆穴位捻扎下去的银针二次抽动。

        “唉,有了,有了,小马开始有反应了!”小兔跪在小马身边,她抓住小马的一只手,不停地揉搓着。“小马,小马,我是姐姐,我是姐姐,你醒醒,你快醒醒啊!”喜极而泣,小兔的一双泪眼,紧紧地盯着小马的脸上。她多么希望小马这一会能慢慢地睁开眼,叫她一声姐姐。

        赵玉香见得小马有了动静,她笑了!

        刚才和孙雨晴对视时,眼睛里露出的那种恍惚,模棱两可变得信心倍增。她继续从兜里掏出一根三寸三分长的银针,直刺小马的两个脚心的涌泉穴。小马在涌泉穴银针的刺激下,真的睁开眼。她仿佛睡了一觉,懒洋洋地看着周围的人问姐姐小兔:“姐,我做错什么了吗?”

        孙雨晴听到小马的问话,急忙掉转头!

        因为,那一天的大早上,他发现自己居然和小兔睡在一张床上,便草草地穿上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

        令他想不到的是,小马,早已经睡在他的被窝里了,且一双腿露在外边。孙雨晴控制不住,对小马做了不该做的事,那小马也好,不反对,反倒嬉皮笑脸地问孙雨晴:“表哥,我做错什么了吗?姐姐不会因为我对你做了什么,而怪罪于我吧?”

        所以,孙雨晴听到熟悉的话,脸红脖子粗地离开了!

        “啊哟,神医,神医啊姑娘。小马真的被你救活了,小黑皮,快,快给姑娘倒茶,我要亲自接待姑娘。”小南香见到小马苏醒,高兴的不是替小马起死回生。而是孙雨晴带回来一位妙手回春的神医姑娘。对赵玉香的好感,油然而生。

        众人无不为赵玉香救活小马而拍手叫好。

        赵玉香得到小南香的赏识,孙雨晴加油添醋。

        小南香还是不放心,她自己不去亲自到赵玉香他们家走一走,心里放心不下。迟迟不答应他和赵玉香定亲,孙雨晴对师傅极为不满。跟着赵玉香来到赵家,二东成心里早有定数。他不敢得罪小南香,也害怕小南香认出自己的男扮女装,小南香来到赵家,二东成躲得远远。

        他知道孙雨晴即是小南香徒弟时,对赵玉香的选择,二东成不但不予反对,反倒在赵世凯夫人面前,替赵玉香和孙雨晴美言。冤家宜解不宜结,二东成和小南香总算想到一块去了。小南香能不知道赵玉香爹爹赵世凯是金梅所杀吗?

        孙雨晴和赵玉香结为夫妻,那赵家能去报复自己的大姑娘女婿吗?

        化敌为友,亲上加亲,二东成和小南香想得倒是滴水不漏。

        就在赵玉香和孙雨晴结婚大喜的时候,小兔和小马相继怀孕了。孙雨晴不敢隐瞒,他把自己怎么睡到小兔房间,又怎么给小马睡在一起,直言不讳的告诉师傅,请师傅给他拿个主张。

        小南香心里好笑。

        没想到儿子居然能有这么大的魅力,一下子搞到三个女人。她为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内心里想法归内心里想法,在孙雨晴没知道自己是他亲娘时,小南香得有个师傅的样子。她不想为难孙雨晴,便以师傅的口气,将小兔小马姐妹俩叫到身边。

        当面问小兔小马,赵玉香来孙家大院做大,小兔和小马依次做小,她们俩有什么看法。

        小兔小马能嫁给表哥,表哥能接受她们俩就已经是烧高香了。

        小南香师父能做出这样的界定,小兔小马姐妹俩心里有忌讳但亲姐妹嫁给表哥同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坏事。小马是欢天喜地,至于小兔么,内心里肯定不平衡。但他替表哥免予一死,心里再有不服小兔也勉强点头同意了。

        对表哥让赵玉香成为长房,小兔耿耿于怀。

        怎奈,人家技高一筹,起死回生之术在马家荡一枝独秀。

        师傅做主,小兔有天大委屈,也只能委曲求全。下聘礼,八人大轿将赵玉香抬进门,小兔小马只能跟着道喜。姐妹俩挺着大肚子,小南香笑的合不拢嘴。孙雨晴左拥右抱,赵玉香也不嫉妒。能坐上孙家大院的长房少奶奶,赵玉香不觉得有谁能超出她的范围。

        不久,小兔帮助孙雨晴生下姑娘孙德梅;小马帮助孙雨晴上下儿子孙德强,赵玉香帮助孙雨晴生下姑娘孙德惠。期间,马占奎和周德强、许传奎相继离世。孙家大院于暗八门之间的恩恩怨怨,从赵玉香嫁到孙家大院开始淡化。秦昊去世之后,秦世勇独掌大权。

        林卓秀和秦世勇两家合并成一家,林卓秀统管燕门买卖和林浩诸酱油坊两家生意。包括悦喜来当铺,尽管是专门为当地,或者外地达官贵人服务,名气在夷陵镇还算是力压群雄,脍炙人口。林卓秀和秦世勇强强联手,相得益彰。在暗八门中,出类拔萃,飞黄腾达。

        秦世勇进入官方,过上官府人的贵族生活。

        酱油坊,和燕门买卖在林卓秀的名号下,芝麻开花节节高。孙雨晴和暗八门结亲,化干戈为玉帛,小南香美梦成真。孙家大院,一段时间风调雨顺,如丸走坂,势不可挡。只是,二东成在临死前,将小南香的人,即是六扇门的人。

        也是杀死她爹爹赵世凯的人,告诉赵玉香。该死的二东成,临死给孙家大院留有伏笔。

        从此,孙家大院不再消停。

        赵玉香处处给年老的小南香下套,孙雨晴不知道未来过去始终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以师傅相待。多亏小南香留一手,她不到自己最后一刻,绝对不会告诉孙雨晴,自己才是他的亲生母亲。也正是因为如此,赵玉香为了给爹爹报仇雪恨,在小南香的碗里下毒。

        要知道,她们家可是世代祖传郎中铺。

        聚仙丹郎中铺,是葛门买卖作为掩护的一种惯用手段。不知道瞒天过海,迷住多少世人的眼睛。官府接到被骗报案,一次次把葛门买卖赵家作为嫌疑,进行调查走访。皆因赵家聚仙丹郎中铺作掩护,蒙混过关。

        赵玉香,作为大太太,在孙家大院那叫个得天独厚,一呼百应。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