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1章慈母手中线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1章慈母手中线

        孙雨晴点点头,对这小马的背影,孙雨晴挥挥手。

        在孙雨晴眼里,小马是个小可爱。

        她不像小兔那样的,什么事都喜欢斤斤计较。相比之下,孙雨晴更喜欢小马的苗条淑女,多做而不进言。微笑,是小马脸上的标志。小兔却更多是多愁善感,得理不饶人。小马虽小,能带给孙雨晴乖巧而又百看不厌的感觉。小兔能干,带给孙雨晴的多半是麻烦。

        与赵玉香相比较,姐妹俩在孙雨晴的眼里,只能是亲戚,而不能作为自己的终身伴侣。

        小马走后,孙雨晴将自己的房间仔细察看一遍。他不想师父从中找出破绽,因为,小南香从来都没提到过要给孙雨晴说一门亲事,尽管他已经二十一岁。师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孙雨晴是难以捉摸。但孙雨晴那些花花肠子,逃不过小南香的那一双眼睛。

        孙雨晴怕师傅,不是说说而已。

        确认无误,孙雨晴跨上马,冒着大雪,肩上扛着猎枪,背上挎着弓箭,给所有人的感觉,他肯定要出去打猎了。马家荡的大冬天,男人们除了在冰面上用榔头砸开冰块捕鱼,剩下的也只有打猎。“小少爷,小少爷,等着我,等着我。”

        小黑皮一步一跟,除了孙雨晴亲自交代他不要跟着自己。小南香交给他的任务,他不能敷衍了事。

        “不用了,今天,我想一个人出去碰碰运气!”

        孙雨晴头也不抬地对着小黑皮来一句,将他挡在孙家大院。自己勒紧马缰,双腿挟着马肚子“驾”,齐腰深的大雪,枣红马走起来特别费力。尽管如此,比起人走在雪地里自然快了好多。马腿总比人腿高,再厚的雪,也在马腿肚子之下。

        孙雨晴真的打猎去了吗?

        见鬼,怎么可能,他不过是找个借口来孙雨超他们家小旅馆,看一看赵玉香。昨晚喝得断片了,他没来得及和赵玉香打招呼,今天,特地找借口,来孙雨超他们家小旅馆,直奔赵玉香而来。他后悔昨天晚上为什么和姑娘斗酒?选择喝酒聊天不是更好吗?

        不但能促进彼此了解,还可以来个亲密接触。

        怎么进入小兔的房间,和小兔睡了一宿,孙雨晴回忆不起来了。

        和小马的亲密接触,孙雨晴承认是自己无法控制下的举动,他不回避和小马发生关系。

        至于对小兔做了什么,孙雨晴好像有那么回事,但不完全记得。不是装,而是酒后乱性所致。他拍打着身上的雪花,来到孙雨超的小旅馆。“小少爷,大雪天你都出门,不会是有什么要紧是吧?”

        店小二走过来,帮助孙雨晴身上拍打着雪花。

        “那是,没什么重要的事,下这么大的雪,我不会赖在床上捂被窝啊!我说店小二,是不是你们东家心里想到什么,做的什么你都能猜出个七大八小啊!你看,我每一次来到小旅馆,你总能说出道道来。不说分毫不差吧,至少能猜测个八九不离十。看来,你那一双眼,能洞察所有人的心理活动是吧?”

        “嘿嘿,小少爷太抬举我了。我们东家的心事啊,多着呢!我一个下人,怎么可能琢磨得透切?至于小少爷你来么,多半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谁让你平时来得少呢!”店小二说完,对着楼上就喊:“东家,小少爷来了!楼上请......”那声音拉得又长又有韵律。

        赵玉香房间,那赵玉香打发二东成,自己和林卓娇直奔主题:“我说姐姐,你怎么知道孙雨晴的师傅小南香是个女人啦?是你根据小南香的名字来猜测,还是亲眼所见。”林卓娇跟着赵玉香兜圈子,把给她和孙雨晴说媒的事,林卓娇抛至九霄云外。

        “那是,孙雨晴从京城被带回,他是过继给大伯孙明泉收养。和我们家孙雨超小不了多少。他今年二十有一,我们家孙雨超三十有一,大他十岁。所以,有关于孙家大院的事,我男人心知肚明。小南香,是从京城请来的武艺高强的师傅。

        人家,可是实打实的硬功夫,不是什么江湖骗子,花拳绣腿之类混饭吃的无能之辈。也不像绿林响马,强盗土匪不法之人。”林卓娇和赵玉香投缘,所以,话也特别多。只要赵玉香能问及的地方,林卓娇有问必答,绝不会令赵玉香失望。

        人啦,就是个高级怪物。但凡看不习惯的人,每说一句话都是多余。只要自己看得习惯的人,没话找出话来说。

        “京城来的?”赵玉香重复着林卓娇的话。

        “嗯,你们俩认识?”

        林卓娇以为赵玉香对京城两个字感兴趣,以为她们俩认识。

        “噢,不不,我只听说京城是皇帝呆的地方!”

        “你说这句话就对了,孙雨晴他爹,即是京城为官的武状元。马家荡孙家大院名震天下,仰仗的是孙雨晴他爹孙明源的名号。要不然但凡地方官员,每年都要到马家荡的马良寺拜祭,对马家荡的孙家,历任官员关怀备至正在于此。就我们家拿下这块地方,不是扛着京城孙明源的名号,地方官员能批下来这几十亩地大的地方吗?”

        “这么说,孙雨晴的师傅小南香,也是从京城安排来的吆?听说,六扇门的人,专门为京城官员服务。莫非,小南香是六扇门的人?”赵玉香有意给林卓娇下套,林卓娇是谁呀,你给她下套,她的确不知道,难道还要她跟你胡诌一通?

        那样,林卓娇也不是那样的人。

        “六扇门?不知道,小南香是小南香,六扇门,我还从来没听说过。赵姑娘小小年纪,咋懂得比我们还多呢?不愧为大家闺秀,秀才不出门,知道天下事啊!嘿嘿,我们可没你那么大见识。我堂弟这个人,二十一岁,说小,他也不小了。

        十六岁成丁,他都二十一岁了。你,有什么担心的,尽管问我。只要我知道的事,都告诉你。嫁给他不是我说,姑娘,是你的福气。我娘家也是夷陵镇人,不会给你吃亏上当。你呀,在我们这里包房一个月。

        早着呢,等雪停了,我带你去孙家大院见见他师父。不瞒你说,孙雨晴父母双亡,师傅能做他的半边主。加之我堂弟这个人最听师傅的话,我想,他师父同意了,你们俩就有戏了,嗨嗨!”

        “是吗?嫂子,那我得提前谢谢你!”

        店小二的喊声,打断林卓娇和赵玉香的对话。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走出房间,争相从二楼走廊里,朝下看一眼孙雨晴。“啊哟,店小二,你能不能嗓门小点行不?我今儿个不是来看你们东家的好不啦,我是来看人家赵姑娘的,不要大喊大叫,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赵玉香听了孙雨晴的话,心里暖暖的。

        林卓娇抿嘴对着赵玉香笑一笑:“看看,我刚才咋说的呀,说说曹操曹操到。

        好了,我先走了,你们俩慢慢的聊哈。”林卓娇扭着腰杆,从二楼上了三楼。她和孙雨超的宿舍,在三楼。过去人,都以登高远眺为吉祥。所谓站得高望的远,站在三楼阳台,马家荡尽收眼底。

        孙雨晴走上二楼楼梯,林卓娇走上三楼楼梯,两个人没打照面。

        赵玉香见得孙雨晴和店小二对话,那股顶风冒雪的劲,什么力量也阻挡不了。送走林卓娇,她一溜烟拱进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反锁。坐等孙雨晴敲门,她假装醉酒未醒,考验一下孙雨晴见得自己烂醉如泥之后,是一种什么状况。

        “咚咚咚,咚咚咚。”

        连续的敲门声,反应孙雨晴内心很想以最快的速度见到她。

        可能,是因为偶遇和小兔小马姐妹俩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哪一出,对孙雨晴从未有过的诱惑,也可以说是好奇,迫使孙雨晴冒着大雪,也要见着赵玉香。对孙雨晴来说,不来见到赵玉香本人,是他这一生的最大遗憾。他知道自己对谁最感兴趣,也知道谁对他感兴趣。

        赵玉香故意装出一副懒洋洋的口气,在房间里问道:“嗯,你谁呀?人家还没睡醒呢,你就来敲门了!”

        “是我,赵姑娘,你开门啦,我是孙雨晴,孙雨晴。”

        “啊,来了,来了!”门开了,孙雨晴进了屋。紧跟着,房门被关紧。

        二东成慢慢的靠近赵玉香的房间。

        刚才,孙雨晴进门,二东成大脑一根筋绷得紧紧地。见得孙雨晴走进赵玉香房间,两个人说些什么,二东成不放心,试图从门外能听到一知半解。他想多了,里面,赵玉香和孙雨晴好像事先说好一样,一点动静也听不出来,可把二东成急坏了!

        赵玉香,穿着衬衣,打开门的一刹那,她故意:“啊”的一声,以示自己穿着衬衣,被孙雨晴一个大男人看到了。为了防止被别人知道她房间里藏着一个野男人,赵玉香赶快将房门从里面反锁:“你,你,怎么直接闯进人家姑娘的房间了啊?”

        孙雨晴见问,脑海里突然回想起和小兔小马的那些过程。

        心里想,难怪姑娘见不得男人随便走进自己的房间。

        “哦,我,我,我只是想为昨天晚上斗酒的事,来对你表示歉意。你,你不用紧张,我说完话就走。”慌乱中,孙雨晴见得赵玉香害怕自己,以最快速度钻进被窝。他一边解释,一边后退,直至背靠在房门上,无路可退。赵玉香害怕他开门,真的走了。

        她一骨碌揭开被子,冲上去抱住孙雨晴:“嗯嗯,你来都来了,再走出去也已经形成事实,孤男寡女的,看以后还让我怎么做人。你这一走,我众然千张嘴也难以洗脱一个大男人从姑娘的房间走出去的承受的羞辱。事情没说清楚之前,我,我不让你走吗?”

        赵玉香紧紧地缠住孙雨晴。

        二东成站在房门外,那叫个干着急。

        说也不能说,敲门也不敢敲门。赵玉香这个死丫头,脾气上来可由不得他二东成说了算。在赵家门上,她爹赵世凯一样顶撞,二东成急得在外边直跺脚。害怕被孙雨超和林卓娇发现,二东成还是鬼鬼祟祟躲进自己房间,静等孙雨晴走出赵玉香的房间。

        孙雨晴沉入爱河,马占奎和周德强、许传奎已经派出暗杀的队伍进驻马家荡。

        巧的是,为了图个方便的,只有住在孙雨超他们家旅馆,是外地人的首先。

        本地的客人,首先孙雨超他们家。外地客人更不例外。有一种情况,他们家客满了,才能选择其他小旅馆就寝。五个杀手,经过其他区渠道,被夷陵镇的暗八门利用。商定好多少块现大洋,行动之前,首付一半。剩下一半,事成之后全部结清。

        石柱木柱任务尤为艰巨,他们大白天化妆成补锅补碗的人。夜晚,换成夜行服,躲在马占奎的屋顶上,偷听消息。两个人,又不在一起,各自为战。就这么守候在马占奎和许传奎两家人之间。那周德强的摘星楼,同样在石柱木柱的监视之下,一点不能疏漏。

        消息传到小南香耳朵里,那小南香心里有些紧张。

        要说对付江湖暗八门,小南香算是知此知彼。但对付暗八门从各地请过来的江湖高手,六扇门的人是否应付得了,小南香也不敢夸下海口。都说高手在民间,不可轻敌。孙雨晴是乐意忘忧,做母亲的小南香要为儿子做好最后的铺垫。

        活着一天,她就得处处为孙雨晴作想,为孙家大院作想。

        对付暗八门的人,小南香胸有成竹。对付来自来历不明的江湖高手,小南香心里那叫个没底。和暗八门的人打交道,从乌金荡的马书奎开始,接下来和马占奎等一系列接触,小南香没有像这一次难上加难。孙雨晴的个人事情,自从小兔小马来到孙家大院,小南香看出其中奥妙。

        小兔处处以身作则,对孙雨晴过度的体贴,令小南香心里早有打算。

        原打算给小兔和孙雨晴两个人把婚事办了。

        半路杀出程咬金,赵玉香的出现,出乎小南香的意料之外。

        孙雨晴的表现,非赵玉香不可。对小兔的反应,那叫个剃头挑子一头热。怎么办?小南香有些为难。想告诉孙雨晴,她小南香才是孙雨晴的亲生母亲,因此来干扰孙雨晴和赵玉香的婚姻,唯恐现在还不是母子相认的最佳时机。

        林卓娇和孙雨超找她几次,商量赵玉香和孙雨晴的婚事,举出若干利好孙家大院的事例,小南香脑海里不是没有酝酿过。担心的是,杀父之仇唯恐赵玉香日后知道了,对孙雨晴反目成仇。尽管不是孙雨晴亲手所为,凭小南香的生活经历,她知道这个结难解难分。

        担心,不是空穴来风!

        马占奎,许传奎,周德强暗八门三大巨头,都是亲连着亲。

        要说暗八门能有度量,不记前仇,他们完全可以看在秦昊和林浩诸之间的关系,将马书奎、赵世凯之死的世代恩仇一笔勾销才是。怎奈,江湖规矩,切不做忘恩负义之人。马占奎怎么可能放弃杀害自己同胞兄弟的血海深仇。

        赵玉香,又怎么可能为了爱放弃杀父之仇。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