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0章表妹的微笑

第二卷江湖恩怨 130章表妹的微笑

        赵玉香一觉醒来,同样是第二天的辰时。

        被酒精烧在血液里烧了一宿,强睁开迷迷糊糊的的眼睛,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眼冒火花一样的难受。她巡视自己的房间一周,在床头的附近,发现有一只热水瓶。眼睛立刻发出光芒,有热水瓶的必定有水。

        她一骨碌下床,拎起水瓶,拔下水瓶塞,套在自己嘴上,这才知道里面一堆水也没有。失望,加上口渴,难以言表。来不及考虑,赵玉香起床穿衣服,急不可待地去找水喝。她跑到厨房,拿起一只瓢,从水缸里兜起一瓢水,咕噜咕噜喝下去。

        林卓娇见到了,急忙给她夺下来:“啊哟,姑娘大清早的不能喝冷水。来来来,你跟我来,我房间里有热水。”林卓娇不由分说,拖着赵玉香就往自己宿舍走。

        “哎哎哎,我,我没事!”

        赵玉香这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因为饮酒过量烧坏了音带,嗓子变得嘶哑。林卓娇听得赵玉香发出公鸭嗓子的声音,好奇加好笑。赵玉香用手摸一摸自己脖颈,想从中找出嘶哑的原因。眼睛看上去,显得红肿。应该是赵玉香平时不胜饮酒,引起酒精中毒症状所致。

        “姑娘,你就别在我面前装雄好不好?公鸭嗓子都出来了,你还嘴硬?我可告诉你,以后啊,你和孙雨晴两个人都不能饮酒过量。看得出,你们俩是借酒给对方传递一种什么信息。平时啊,是不会喝酒的。别人不敢说,我那堂兄弟昨天纯净是凑热闹。倒是我男人,能喝个半斤八两不成问题。”

        “是吗?敢问嫂子,你明知道弟弟不能喝酒为什么不去阻止他?”

        “人生难得一知己,酒逢知己千杯少。姑娘,我们岂能看不明白你们俩对对方都有意思吗?不让他喝酒,他会不开心的。宁愿一醉解千愁,那叫个淋漓尽致的痛快。喝醉了,什么也不想了。难道,你没这种感觉吗?”

        “对呀!没喝酒之前,总感觉他才是我的最爱。喝醉了之后,什么也不知道了。嘿嘿,嫂子,你和大哥没成家之前,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的啊?”

        “差不多吧!谁没有年轻时候,初恋的感觉,谁都有过。我们不敢说听信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你们,还能亲自目睹一眼。我们那会,直到结婚的第二天,才能看清对方的那张脸。哎,你如果真的想嫁给我堂弟,我给你们俩保媒怎么样?”

        碰到一般姑娘,不会正面回答这样的问题。

        遇到赵玉香这样的主子,嘿嘿,还有什么话她不敢说的:“真的嫂子,如果,如果你能给我们俩凑合成功,我绝对让江湖暗八门的人,全部来马家荡为我贺喜。”赵玉香拍手叫好。林卓娇心里泛起嘀咕:乖乖弄得咚,听姑娘口气,那暗八门跟他们家关系不简单呐。

        能活动整个暗八门的人,绝非等闲之辈。

        她凝神注目,端详赵玉香。

        赵玉香被林卓娇看得有些尴尬,她上下左右检查自己的身体,生怕衣服船翻,鞋子倒拔。要不然,林卓娇为什么总是扳起面孔,滴溜溜地注视她呢?其实,林卓娇脑海里在作出选择性的回答。她不善于说话和应酬。一是一二是二,拖泥带水的话林卓娇绝对不说。

        经过一番思想争斗,孰轻孰重林卓娇心里有了答案。

        她哪里知道,孙雨晴已经跟小兔生米煮成熟饭了,两个人已经突破了表兄妹之间的关系。敢情,她们俩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表兄妹。直奔夫妻关系去发展!

        “好啊!只要姑娘你放话,堂弟那里,我能做他们家半边主。至于,他师父小南香那里,还不是根据孙雨晴的意见来吗!嘿嘿,能成,我们俩就这么说定了哈。敢问姑娘令尊大人是谁,现在住在哪里,不妨说出来给我把把脉。”

        林卓娇认真的样子,看得出她已经将赵玉香的话当回事了。

        隔壁的二东成,听到小南香好熟悉的名字,起身来到赵玉香的房间。

        他这一来,赵玉香火了:“姐,你干嘛来我房间?去去去,回你房间去。我和老板娘有话说,女人之间的事,你们男人靠一边去。”林卓娇脸色特变,她恶狠狠的盯着二东成的一张脸,那种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样子。赵玉香急忙捂嘴,却发现泼水难收,二东成脑子转得快。

        “什么男人女人的呀,这屋里除了我们仨女人有男人吗?我看你喝酒喝得还没醒来是吧,就知道说酒话。你没听到老板娘刚才提到的小南香吗?孙雨晴师父,是小南香,这个名字听也没听说过。我昨听起来像个女人的名字,莫非,孙雨晴一个大小伙子,拜的是女师父!”

        “啊!女师父,怎么可能?”

        赵玉香就知道二东成会给自己说漏嘴的话打掩护,急忙接过话茬。林卓娇听到赵玉香说女人的事,让男人靠边站,注意力随即被带到二东成身上。那二东成流嘴滑舌的本领,独一无二。见风使舵,将林卓娇的注意力转移到小南香的名字上。

        既提醒了赵玉香,也给赵玉香说漏嘴的话解了围。

        果不其然,林卓娇的注意力被二东成带入小南香的话题上。

        “怎么不可能?小南香就是个女人,想当初来孙雨晴他们家教会孙雨晴武艺,小南香是一丝不苟。严师出高徒,你看看现在的堂弟,乌金荡土匪再怎么凶狠,不一样拜倒在我堂弟脚下吗?唉,我告诉你,小南香师父看她冷面严酷,沟通起来,柔情似水,可容易接近呢!”

        林卓娇笑呵呵地看着赵玉香,意在希望赵玉香不要害怕孙雨晴的师傅。

        有她出面,她们俩的事不会有多大出入。

        林卓娇心里是这么想,见得林卓娇露出甜蜜蜜的笑意,仿佛赵玉香和她堂弟结婚近在咫尺。她已经置身于她们俩的婚姻的殿堂,到了一种身临其境的地步。殊不知二东成和赵玉香两个人,已经改变初衷,进入从林卓娇嘴里得出有关小南香与孙家大院的前因后果。

        外边,想西北风依旧嘶吼。

        鹅毛大雪漫天飞舞,天昏地暗。

        大冬天本来什么事都做不了,加之遇到暴风雪天气,更是一事无成。闲着也是闲着,林卓娇有的是时间,赵玉香和二东成,那就更不必说了。为了给赵玉香和林卓娇更多时间沟通,二东成问老板娘:“我说老板娘,大冬天的,你们家的野鸭野兔不会断货吧?”

        林卓娇鄙视地笑一笑:“呵呵,不瞒你说,我们家断货了,马家荡所有四条大街,全部断供。我说这位姑娘外行了吧!告诉你,大冬天的,最不缺的就是野兔野鸭。至于鲜鱼水虾,有可能一时间供不应求。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林卓娇卖关子地反问二东成。

        “嗯,还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二东成摇摇头。

        “我告诉你,大雪封门,野兔野鸭行动缓慢。野鸭还好飞个十丈八丈远,野兔嘛,就只能拱在雪窟里,坐等雪化了,出来觅食。猎人会根据它们留下的脚印,寻找到野兔躲藏的窝窟,举手之劳。不像大夏天的,野兔奔跑起来,放出猎狗也得追上个老半天。

        野鸭也一样啊,大冬天的它们飞起来极为吃力。下水吧,河面上都结冰,它们见到猎人和猎狗,几乎无处躲藏。大雪天气,对猎人来说,那可是捕猎的大好时机。别看我们这些人躲在屋里烘火取暖,那齐腰深的雪地里,猎人们正在夜以继日地忙碌着。今天,一大早,就有猎人送货上门,啊哟,都是杠杠的大货,新鲜着呢!”

        林卓娇讲得头头是道,津津有味。

        可把赵玉香急坏了,她不想听林卓娇说猎人打猎的事,她想听林卓娇说说小南香和孙雨晴师徒俩的事。她不知道二东成是在找个借口,退出赵玉香的房间。提醒赵玉香的目的已经达到,赵玉香心领神会,已经作出反应。

        言多必失,接下来,他二东成乘好就住,找借口离开就行。

        “啊哟,真的有早上送过来的新鲜货嘛!那,我得亲自去挑一挑。妹妹,你陪夫人聊聊天,喝喝茶,我去去就来哈!”林卓娇的话,刚好给二东成找到走的台阶,他起身离开,匆匆而去。仅仅是害怕林卓娇从中看出他是个假扮的姑娘,临走,不忘给赵玉香关上房门。

        孙雨晴从一觉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小兔的怀里。

        两个人一丝不挂,吓得孙雨晴一骨碌跳下床。他第一印象,尽快寻找自己身上的衣服,接下来以最快速度离开。可是,由于慌乱,衣服也不是自己脱的,他怎么也找不见衣服。猛然间,他慢慢地掀开小兔裹着的棉被,在小兔的脚下,放着两个人的衣服,一团一团的缠绕在一起。

        孙雨晴静悄悄的取出自己的衣裤,慢慢的穿起。

        不知道是因为天气寒冷,他冻得浑身发抖,还是因为和小兔两个人光不溜秋的搂在一起,害怕师父知道收到责罚,总之,他在穿棉衣棉裤的那一会,手脚抖得跟筛糠似的,不能自拔。他一边穿,一边一双眼不停地愁着熟睡的表妹,害怕他这一刻突然被他的动作发出响声而惊醒。

        连小兔自然翻身,调换睡觉姿势,孙雨晴吓得“呼”的一下蹲下身。

        他偷偷地看着小兔露出棉被外边的清晰白净的皮肤,透出青春少女甜馨的体香,令孙雨晴生理反应极具上升。他又一次偷偷地揭开棉被,突然间,他仿佛想起什么。立刻将抖动着捏住棉被的手,轻轻地放下。然后,轻轻地关上门,直奔自己的房间。“

        唉,我们怎么没给自己的房门上锁?”

        感觉有点什么意外,但由于酒精的作用,孙雨晴用手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什么也记不起来。只好默认自己忘记关门了,便推门进去。却正逢小马将被子蹬掉,露出自己洁白而又细润的皮肤和上身。过去,女孩子睡觉,没什么胸罩什么的,只要有衣服覆盖全身便是很不错了。

        小兔玉体展露在自己眼前,他克制住自己的那份冲动。

        现在,无缘无故地见到小马表妹睡在自己床上,可把孙雨晴撩得心急火燎。

        他再也控制不住了,以最快速度,脱去自己身上还没扭好口子的衣服,猛地扑上去。“啊,你,你是谁,你是谁嘛!我不,我不,不嘛!嗯......”小马竭尽全力的反抗,怎奈,她太小了,孙雨晴的力气哪里由得了她做主......

        完毕,孙雨晴反倒镇静下来。

        “表哥,怎么是你?你,你不是在姐姐房间里么。”

        小马没有哭,也没有大声喧哗。反倒事后见着是自己表哥,她心里安慰许多。只是担心被姐姐知道,她又免不了被姐姐狠批一通。孙雨晴被小马问得无法找出答案,他只是低头不敢和小马的眼光对视,仿佛他对自己所做的这一切,不是在他的人力范围之内能控制得了的。

        无辜的,委屈的表情,令小马比较同情。

        “嗯,噢,不不,我怎么可能在小兔房间!”想不出话来说,孙雨晴一时间想不出怎么回答,只是想否认自己和小兔有什么暧昧。倒不是为了繁衍小马,而是孙雨晴说出的是自己内心里的话。他本来对小兔的示爱,就不怎么感兴趣,对小马亦是如此。

        刚才,只是见得小马那玉体馨香扑鼻,刺激了他的本能。

        控制不住,索性来个满足。

        事后,又觉得对不起两个表妹妹。做都做了,现在后悔自己的行为,岂不是太虚伪了吗?不是这样的,孙雨晴对两个表妹妹真的没什么爱意。在来自异性身体的诱惑下,难以自拔。倒不是给自己的行为找借口,而是生理需求,令他这个从来没接触异性身体的大小伙子一发不可收拾。

        “没事!表哥,你,你做都做了,接下来该怎么办,就是你的事了。反正,反正,我们姐妹俩都属于你了,做大做小,亲姐妹,无所谓的了,你不要在这上面纠结。”小马稚气地望着孙雨晴,满脸表现出的无所谓的样子,令孙雨晴安慰许多。

        他没想到两个表妹对自己的行为不但不加以责怪,反倒选择原谅。

        “哦,那,那你先不要将我对你,对你做的这些事告诉小兔行吗?”

        小马幼稚的点点头:“表哥叫我做啥我就做啥,没问题,我绝对不告诉姐姐行了吧表哥。”

        “那,你现在快起床,到你们自己的房间去。待会,我师傅知道了,那就瞒不住了。”孙雨晴心想着小南香这一会快进屋了。正常情况下,小南香一个人早晨五点起床,巡视一周,然后返回,检查每个人的房间。

        她只看不说,谁愿意睡懒觉,谁又喜欢偷奸耍滑的不愿意干活,小南香心里都有数。

        不想让表哥为难,小马还想多睡一会,听到孙雨晴吩咐她离开,不情愿也不想给表哥招惹麻烦。她们姐妹俩见到小南香凉冰冰的样子,煞是害怕。何况,她还是表哥的师傅。急忙找衣服,以最快的速度,将自己衣服穿好。

        然后,对着孙雨晴笑一笑,腼腆地走开了。“表哥,我走了哈!”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