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25章男扮女装的二东成

第二卷江湖恩怨 125章男扮女装的二东成

        一方面,他让自己妹妹马秀奎注视秦昊父子俩的动静。

        在马占奎看来,他的计划安排得天衣无缝。吸取第一次大张旗鼓以发腰牌形式,下达声讨马家荡孙家大院的命令。结果,消息外露反遭六扇门的人反噬。总结原因,无非是消息外泄,导致对孙家大院有好感的人,打抱不平。

        他不想接下来自己的计划在遭到外泄,也吸取教训,你不再是声势浩大,惊官动府。

        和孙家大院这样的京城有背景的户家打交道,马占奎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自己是什么人,他马占奎清楚,江湖暗八门充其量算是个社会上的民间组织,他代表的是这个组织的利益而并非代表全民的利益。

        何况,像暗八门这样的组织,他们虽然和官匪互相勾结但总是不被官府认可。

        水泊梁山上的宋江,一生为了自己投靠官府而机关算尽,委曲求全。结果,不但送了大多数梁山好汉性命,自己也在官府利用诏安之际,肃清匪患,葬身在诏安的路上,死得窝窝囊囊。一代枭雄,名落孙山,结果被世人嘲笑为投降派。

        从古到今,任何一个民间组织,要想进入官府圈子,白日做梦。

        于官场打交道,民间组织只有被利用的权利,不可能有被重用的可能。

        马占奎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和孙家大院对着干,明的,那是吃哑巴亏。暗中操作,或许,比上一次大张旗鼓更为贴切。利用自己妹妹的枕头关系,亦或之这一出的致胜法宝。

        然则,他忘记了,他仅仅是他妹妹马秀奎的哥哥。

        秦昊,才是马秀奎一辈子寄托的人,秦世勇,他大外孙和他妹妹是母子关系。包括许传奎的妹妹许传嫒,她是秦昊的二夫人。在怎么发生家庭矛盾,人家还是一家子的人。而你许传奎也好,马占奎也好,对秦家子孙来说,不过是亲戚关系。

        只是比外人好那么一丁点,你说,他们背后一边耍真聪明,希望从自己的妹妹嘴里得到秦昊父子俩的确切动向,以免作出对他们的行为的判断。就不知道许传嫒给秦昊结婚生子,那秦昊才是马秀奎和许传嫒的真爱。秦家大院,那才是真正的属于她们俩的家啊!

        到你许传奎家里,或者是马占奎家里,她们俩都是姑姑身份,大不了小住几天,还是要回到自己的家的呀。对她们俩来说,娘家,去一趟少一趟。不过是相当于旅馆饭店,临时躲雨的地方而已。真的自己穷下来,你能指望娘家人给你接济多少,那还得看嫂子脸色不是。

        马秀奎和许传嫒站在一条线上,为的是保住自己的家人不受侵害。何况,和林家结亲之后,那孙家大院的孙雨权,把秦世勇立刻调到华东银行做行长。奶奶的,跟着马占奎暗八门干了一辈子,得到的永远是江湖骂名。利于害,得与失,秦昊和林浩诸都能分得清。

        现在的林浩诸,和秦昊亲家关系尤为密切。

        天时地利人和,亲家加上紧密邻居,两家人并一家。林浩诸的酱油坊,秦昊的燕门买卖,优势互补。由于有了孙雨权的介入,秦昊的燕门买卖,顾客盈门。来自官方的人士,大摇大摆地进出秦世勇他们家,更黑、给秦世勇带来仕途财富双赢的效果。

        秦昊,怎么能不打心底里开心。

        赵玉香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带着二东成来到马家荡。

        葛门买卖为什么要和荣门买卖联手,还不是因为荣门买卖都是些吃软饭的队伍。

        真的硬碰硬和人家干起来,二东成的荣门买卖不能说百分百吃亏,只要撒退跑得快,就算荣门买卖的人是哥大赢家。葛门买卖,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能打能杀,不会动脑筋,哪怕武功盖世,结局还是缺胳膊少腿,伤及无辜见多数。

        荣门买卖,嘴上功夫,流嘴滑舌,偷吃扒拿全大套。

        跑得快,溜得走。打起架来,十有九输,还有一次就是腿跑得快。赵玉香正在回忆暗八门处在四分五裂的状态下,她是和荣门买卖的人携手并肩,不知道是强强联手,还是属于泥螺壳戴眼镜各投各的眼。

        她沉浸在对暗八门往事的回忆中,连孙雨晴和小兔小马姐妹俩说的话,都没听进去。

        “嘭”砸木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赵玉香急忙掉过头,一看究竟。二东成被人追着,只见得那个人手里拿着板凳,举过头顶,嘴里沫团乱喷:“王八蛋,你一个大男人,给老子装成阔夫人,以为我不知道呢?站住,你别走,男扮女装,你祸害谁呢?”那人气的不行了,估计,在屋里已经和二东成打了一阵。

        看来,吃亏不会是二东成。

        那家伙的手就跑,是荣门买卖人的惯例。赵玉香赶快跟着那男人追到二东成房间,却见得二东成“嘭”的一声将房门死死地关紧,任凭那男人使劲地敲打门板,他就是不开门。赵玉香见此情景,知道二东成失拖了。

        怎么办?

        如果二东成聪明,他得想办法从后窗跳楼逃跑。

        想到这里,赵玉香赶快进入自己房间。

        以最快的动作,赵玉香将自己小丫鬟的身份,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刚才,坐在走廊里一双眼紧盯着楼下大客厅的小丫鬟,摇身一变,从房间走出来的,是一位亭亭玉立,如花似玉的纯情少女。赵玉香,为什么要这么做,还不是害怕因二东成失拖,当事人捆不住螃蟹捆鸭蛋。

        二东成打扮成阔太太,自己打扮成小丫鬟。

        人家找不到二东成算账,找你小丫鬟算账不愁你主人不路面。

        因此,赵玉香眼疾手快。

        一个健步躲进自己的房间,稀里哗啦给自己整装打扮。这不,她毅然回到自己在集贤堂郎中铺的大小姐形象。

        那外边的男人吵来吵去在拍门,二东成的房间,依旧没人应答。二楼走廊里,挤满看热闹的人。孙雨晴和小兔小马急忙上楼,他们不知道楼上发生什么,孙雨超在厨房忙着烧菜,孙雨晴只有代为处理了。

        赵玉香刚才坐在走廊里没人关注她,当她走出房间,露出自己赵家大小姐大本真,看得孙雨晴哪有心思去问一问发生什么。他呆呆地跟赵玉香对视着,双方给小兔小马的感觉,她们俩似曾相识。

        “哥,你怎么啦?上去问问那人为什么敲人家的门啦?切,跟没见过女人似的,你发什么呆呀!”

        小兔拽着孙雨晴衣袖,连续的晃了几下。

        孙雨晴看得两眼发直。赵玉香的体香,加上绸缎外套,虽然是大冬天穿得厚实笨拙,但穿在赵玉香身材修长的苗条身材上,一点不显得厚实,多余!特别是,赵玉香的那一头青丝秀发,瀑布一样的散落在身后,把个孙雨晴看得有些迈不开步伐。

        他忘记了自己上楼梯是为了什么,一个劲的盯着赵玉香的一张脸。

        对面的赵玉香,被孙雨晴看着,也是油然萌生某种说不出口的臆想。

        老实说,孙雨晴这个人名字,她早有所闻。刚进入孙雨超他们家的旅馆,二东成一口气向她介绍孙雨晴跟马书奎之战,是他脑子好使,才得已将马书奎脱身。他形容孙雨晴和马书奎的马家荡水域之战,马书奎是单凭意气用事,一鼓作气,以示拿下马家荡水道。

        而人家孙雨晴是早有防备,等待马书奎多时。

        听二东成,一套一套的讲述孙雨晴和马书奎马家荡水域一战,马书奎是身负重伤,落荒而逃。

        二东成言下之意,他对马书奎有救命之恩。

        言语中,时不时暴露出他对马书奎讲义气,兄弟情义,生死相依。对孙雨晴的评价,是迎战有方,不畏强暴,有板有眼,各个击破。艺高人胆大,以强取胜,是孙雨晴的交战法宝。要说孙雨晴真正的功夫,二东成也没见着。

        双方打的是水战,大老远的是在汉阳造的有效射击距离之内,便是叭叭叭的开枪。

        决胜的基础,建立在双方用兵的准线上。枪法准,是过硬本领。要说陆地面对面作战,凭的是个人硬功夫。所以,马占奎什么功夫二东成铭记在心,至于那孙雨晴的功夫怎么样,对二东成来说,那是一个盲区。

        赵玉香听得昏头转向,不知道二东成对自己要表达什么。

        难道,他在质疑孙雨晴的腿脚功夫?用刀,不比枪上功夫;有枪,不比刀上功夫;有剑,你又何惧刀枪。有飞镖,距离不是问题。有枪,不用担心你被你看着。不同的兵器,在不同的场合下,发挥着不同的作用。

        坐在走廊里,她听得孙雨晴在小兔小马面前自报家门,赵玉香第一次将孙雨晴这个人和听说的孙雨晴对上号。要不然,孙雨晴长什么样,是男是女赵玉香也没整明白。只是刚才,赵玉香的心事,在六扇门身上,而不在孙雨晴身上。

        对孙雨晴长得帅与不帅,年龄,家庭背景什么的,赵玉香根本没心思去搭理。

        在赵玉香的心里,她来马家荡必无二心。

        一心一意找出六扇门的人,接下来等待机会,为死去的爹爹赵世凯报酬,是赵玉香此行的首要任务。对孙雨晴这样的人,充其量不过是马家荡本地的一个富豪而已。对待有钱有权有势的人来说,赵玉香不足为奇。

        因为,他们家常年和土豪官员江湖人士打交道,她亲眼目睹这些人的举止谈吐,穿着打扮,不能说阅人无数,至少,见多识广。

        来自马家荡的小小的土豪劣绅,还不足引起千金大小姐赵玉香的注意,这是自然。

        当她面对真正的孙雨晴的一刹那,赵玉香的心里猛然一个震动:孙雨晴,他原来就是孙雨晴。充满褒赞和欣赏,内心里悠然升起对孙雨晴的一种莫名的崇拜。孙雨晴呆呆地看着她,却丝毫没有引起赵玉香的注意力。

        那是因为赵玉香的注意力,全身心的倾注在孙雨晴的身上。从头到脚,她都得看个遍。

        两个人互相对视,各找各的欣赏点的那一刻。

        小兔的一席话,把她们俩注视着对方,因而出神入化的思绪即刻打断。先是孙雨晴一个寒颤,他从臆想中惊醒。“哦,对,去问问那个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走!”

        孙雨晴拉着小兔的手,直奔那个用手使劲拍门的人。

        赵玉香也跟着摇摇头,她用手摸一摸自己头脑,是不是刚才被什么幻觉所蒙蔽。

        她站在原地,不由自主的对自己自言自语地问道:“我,刚才是怎么啦?是被孙雨晴的相貌征服了吗,还是自己自作多情,出现幻觉?”她没有靠近,头脑里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选择。

        连二东成做了什么,自己又怎么掩护二东成转移脱身,赵玉香此时此刻已经失去主动帮忙的意识。

        “哎哎哎,这位大哥,你是住店的是吧?有什么事不妨跟我说一说,你解决不了的事,说给我听一听,或许我能帮你解决。”孙雨晴拉着那男人的一只手,将自己的头使劲点一点。见得男人一脸沮丧,且,眼光透视着仇恨,但同时有一种羞愧和自责的两难境地。

        似呼在众人面前,难以启齿。

        “我,我他娘的被一个男人给骗了,骗了我两块现大洋,两块现大洋啊!”

        那男人边说边举起手,竖起两个手指头。

        “噢,没事!人呢,他不是躲在房间里吗,你先别激动,慢慢道来,说说他是怎么骗你的。如果是事实,我孙雨晴给你做主。放心,哪怕他三头六臂,我也得令他退回你两块现大洋。不过,我得提醒你,切勿对我说谎。我这个人,有生以来最讨厌说谎话的人。”

        “走,那感情好,这里人多,还是请先生进我房间吧!”

        “好说,好说!走,我们仨进她房间去!”

        “哎哎哎,等一下,还有我,还有我,你们放心,我只是好奇,你们说你们的,我站在边上听听就行。嘿嘿,听听就行。”赵玉香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居然急匆匆地跟在小兔小马身后,生怕他们仨进屋之后,将她关在门外。

        小兔一听不干了,她瞪一眼赵玉香,不怀好意地对着赵玉香说:“啊哟,这位大小姐,我表哥进去,那是给人家处理事情的,你跟着去有凑什么热闹?再说了,我表哥认识你吗?你,认识我表哥吗?”

        小兔说完,拉着孙雨晴的一只手,生怕孙雨晴被赵玉香抢走一样。小马见得赵玉香凑过来,也是满心不悦。

        “唉,我们兄妹三人去处理事情,你跟着不会是另有所图吧?去去去,别耽搁我表哥办事。”

        说着,小马动手推开赵玉香。

        奶奶的,不动手便罢。跟我赵玉香动手,你这是自找苦吃。

        告诉你个黄毛丫头,在夷陵镇,只要本小姐想要得到的东西,嘿嘿,打开窗说亮话,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不到的东西。就你们俩黄毛丫头,也敢跟我赵玉香争先恐后,算你自不量力。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小马伸手要推到赵玉香身体的一瞬间,来个顺手牵羊。

        小马伸出去的一只手,被赵玉香抓住,顺势往身后轻轻地一拉。

        “哎哎哎!”

        小马踉跄着,直往赵玉香的身后跑过去。幸亏小马一双腿跑得快,要不然准来个狗爬地。

        “谁说我不认识孙雨晴啊?告诉你,从他走进这家小旅馆开始,我就一直注视他了。你们俩认识他,还排在我后边呢!”赵玉香拍拍自己的手,挺起腰杆,昂首阔步推着那个男人,往他房间里走。

        孙雨晴有点懵圈,见得小兔小马都看着他,摇摇头:“什么呀?莫名其妙!”

        “说吧!现在在你房间里,爱说不说。”赵玉香开门见山。她来个喧宾夺主,对着男人就发飙。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