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24章踏破铁鞋无觅处

第二卷江湖恩怨 124章踏破铁鞋无觅处

        “东家,东家,你弟弟孙雨晴来了。他让厨房给他整几个像样的小菜,等你过去呢!”

        店小二冻得直跺脚,一双手,不停地放在自己嘴边,呵呵哈哈地吹着热气。他看着孙雨超在忙碌,也不上去帮忙。在店小二看来,他的这个所谓的东家,就是舍不得花银子。多雇佣一个佣人就行了,干嘛非得自己亲自动手?

        他哪里知道,也是有钱的大户,在家庭开销这方面6越是精打细算。倒不是为了抠门,是因为自己闲来无事,闲着也是闲着。孙雨超这不过将别人用来谈闲拉呱的时间,花在自己做家务事的时间里。

        孙雨超,没想到孙雨晴会赶在即将下大雪的前夕,来自己家串门。稀罕的是,这家伙平时难得来一趟。

        或许,正因为大冬天的他才闲着,来他们家搓一顿,孙雨超也不是小气人。

        再说了,都是老孙家的后人,孙雨晴的生意好,孙雨超在马家荡大街的生意才能被带动起来。相辅相成,连带关系。“哦,知道了,你赶快进屋去,我一会就到。早不来迟不来,赶在我最忙的时候来,这家伙存心跟我捣蛋,让他坐一会冷板凳!”

        嘴上说着,手还是停下来了。

        拍打身上灰尘,跟在店小二身后进的客厅。

        “小少爷,东家来了!”

        店小二什么本领没有,娘胎带来一副好嗓子倒是人没到哪里,他的话音随着音频电波传到你的耳朵里。且,音量控制得恰到好处。东家生意买卖的好与坏,就看店小二待人接物师傅尽如人意。拥有一副好嗓子,仿佛车轱辘过去东家选择店小二的必备条件。

        他这一叫唤没有把孙雨晴惊着,有一个人被惊到了。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赵世凯的女儿赵玉香。

        “小少爷?谁家的小少爷,来马家荡快半个月了,也没听说过小少爷的称呼啊。”她好像在问二东成,那二东成只顾和一些住店的老大娘在侃大山。对赵玉香的问话,他哪里听得进去。再说了,赵玉香也是自言自语,并没有说给二东成听的意思,也不想猜二东成嘴里听出结果。

        见二东成没有回答,赵玉香一个人走出房间。

        她站在二楼的走廊里,装出一副小丫鬟的样子,手里不忘端着一只铜盆。给人的感觉即,她想去楼下水缸里打水,或者说送洗脸的铜盆下得楼来。“家兄,今儿个带我们家表妹来了,她们俩想品尝品尝你们家拿手菜是什么味道。怎么样,今天,你得亲自下厨了吧!”

        “呵呵,那还用说!我老弟来了,说什么我得亲自动手整几个小菜给你品尝品尝。你在这和他们聊一会,稍等片刻,我一会就来啊!”孙雨超说话间站不住脚,忙里忙外,不像个东家样子。越有得越算,孙雨超如此这般大门面,在马家荡坐拥五十多米的大的地方。

        集饭店旅馆洗澡堂为一体,剃头,做衣服一应俱全,难道他还要亲自动手吗?

        那是因为孙雨超考虑,自己动动手,每天做些力所能及的家务事,省得再找一个家用吗?少一分开支,家里就多一分余粮,像孙雨超这样的考虑,不是自己底层人思维,而是给自己找一份业余工作,就当每天游玩,打牌,聊天浪费时间。

        将工作之余的时间,用在对自己家庭创造效益的基础上,岂不两全其美。

        孙雨晴来了,他也开心。

        老孙家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历来是传统。过去,所有人家都以家族为单位。

        小事情,各自为战。遇到天灾人祸,整个家族有人出人,有力出力,有钱出钱,有求必应。什么样的困难能难倒这样的大家族,除非天灾人祸的不可逆因素。人为想算计这样的大家族,你哪怕挖空心思也是竹篮打水,事倍功半。

        “好来,那我今天就座等你表演你的拿手好戏了啊?”

        “没问题,你,坐着陪你的两位表妹喝茶吧!”

        “好来,来来来,给二位大小姐上茶啰!”孙雨晴故意把说话声音拉长,他模仿店小二的嗓门,只是叫唤起来没人家店小二叫得顺畅,悦耳。有点拗口,听得小兔小马嘿呲嘿呲地偷笑。赵玉香见得孙雨晴给两个表妹倒茶,一看就知道是个阔少爷。

        经常给人倒茶的人,手脚麻利,不会活活抖抖。

        孙雨晴手里提着茶壶,看着就别扭。

        小兔小马也好不到哪去,平时,她们可都是被人伺候的一行人。

        赵玉香不动声色,她一个人趴在走廊栏杆上,静候孙雨晴和小兔小马接下来还有什么值得她的欣赏之处。予取予求,兄妹三人都是生长在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大户人家。赵玉香不难看出她们的举动,都带着少爷大小姐的教养以及大家族走出来的教养,包括个人素质。

        “哥,你都没点菜,知道他们家给你烧什么菜端上来吗?”小兔抿嘴笑问道。

        “没事,我这人好打发,能吃饱喝足,比什么都强。我,不挑食。师傅从小就教会我客随主便的道理,她不让我嫌三箉四。记得有一次,我拣到一块猪肉,上面有几根没垮掉的猪毛,看着倒胃口。想用手将猪毛拽掉,可我连续几下,那猪毛就是拔不下来。情急之下,我用嘴咬掉那块连皮带肉的有猪毛的地方。‘啪’你们俩知道怎么了嘛?”

        孙雨晴举手,拍的一声打在桌子上,吓得小兔小马手里端着的茶杯,差点泼出茶来。

        姐妹俩摇摇头:“不知道?”

        “我师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手里的一双筷子,对着我的头,一气呵成地打好几下。她瞪着眼,对我吼着:光光吃肉毛朝里,孙雨晴,你怎么不知道这个规矩?我当时‘啊’了一声,什么话也不敢讲。师徒如父子,师傅的教诲,如同生身父母,不敢放肆。唉,从那以后,我吃什么都不敢挑食。至少,师傅在的时候是这样!”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趴在二楼栏杆上的赵玉香,听得孙雨晴三个字,啊哟,好熟悉的名字啊!

        她立刻两眼放出光芒。敢情,我来马家荡找了这么多天,确原来就是眼面前的这个端庄大方,龙门大眼,说话谦顺,但又不差几分幽默的人,确原来介绍貌不惊人的孙家小少爷。就是这么个人,凭什么劫煞了乌金荡的匪首马书奎?

        我去,胎毛没长全的小毛孩子,就把大杆子马占奎吓得动用暗八门的所有门派。呵呵,他果真有那么大实力吗?

        来神了!

        赵玉香从房间里搬出一只小墩子,尽管二楼走廊有些凉风袭来,她不以为然。

        要想挖出六扇门的人,在马家荡的什么地方出现,赵玉香带着必死的信心,达不到目的决不收兵。虽然没有证明证明马家荡的孙家大院与江湖杀手六扇门有关,但马占奎的弟弟是因为他所杀,和马占奎结下梁子的不是六扇门的人,而是他孙雨晴。

        既然如此,孙雨晴就在眼前,为何不听一听她们接下来说些什么。是不是自己需要的,有关于六扇门的下落的事情,赵玉香如获至宝,踏破铁鞋无觅处,说不定今天撞大运,能猜孙雨晴的嘴里得到六扇门的消息。赵玉香想得美滋滋的,对孙雨晴这个面子,特别感兴趣。

        要说这一会,赵玉香心里想的还真的是六扇门,不是孙雨晴。

        “表哥,你师父对你也太狠了吧!碰到我有这样的师傅,宁愿不学她的什么武艺。”

        小马伸出舌头,给孙雨晴鸣不平。通过一段时间和孙雨晴相处,小马发现姐姐小兔,对孙雨晴表哥特别钟情,搞得小马有些生气了。姐姐一天天赖在孙家大院不走,她心里早就发躁了。心里话,小马对小和尚心里充满感激之情,远远超过对自己的这位表哥哥。

        “你懂什么?人家师傅是为了表哥好,难道,你要表哥像我们家大哥那样,整天泡在蛐蛐堆里,打发时间吗?”

        小兔对妹妹说的话,不留任何余地,直接反驳。很明显,姐姐站在表哥的立场说话办事,处处猜讨好表哥的角度去考量,将妹妹我置之度外,小马处处感到受排挤和被委屈。她心里不服,噘着嘴,情绪低落。

        “你,我哥怎么啦!他,他没花你的钱去玩耍,都是父母给的。爹娘在世,没在你身上少花银子。”

        小马看来是包容不住了,直接和姐姐小兔形成对抗。孙雨晴对她们俩招招手:“哎呦,我就是为了打个比方,看把你们姐妹俩挣得面红耳赤的。来来来,哥今天告诉你们俩一个秘密。”小兔小马立刻笑着脸,从座位上站起身,将头凑到孙雨晴的那边。

        “什么秘密?啊哟表哥你快说嘛,干嘛吊着人家胃口!神神秘秘的,有那么值得你保密?”

        “听人说,具体一点,是从夷陵镇传来的消息,马家荡,有六扇门的人。”

        “六扇门?什么六扇门,我们没听说过!”

        “啊哟,夷陵镇最近传开了。据说,暗八门的人,和六扇门的人打起来了。”

        “六扇门的人会武功么?”

        “那还用说?人家可是相当于皇宫大吏高手,你想想,她们能打败暗八门的人,也算是了不起的人物。”

        “表哥,我们姐妹俩怎么没听说呀!”

        “啊哟,你们俩被王德霞卖到窑子里当小姐,怎么可能听到这些。”

        “哥,你胡说!王德霞想这么做,但我们姐妹俩宁死不从,这不,逃出来了啊!”

        “噢,对对,表哥说漏嘴了,我孙雨晴的表妹怎么可能到那个地方去呢?口误,口误啊!”孙雨晴急忙赔笑。他知道,小兔小马最害怕提及夷陵镇王德芳的大妓院的事。倘若不是因为姐妹俩说的话感化了小和尚,按照王德霞的意思,她们俩早成小和尚的怀中人。

        赵玉香听得六扇门三个字,心头一紧:呵呵,确原来马家荡还真的有六扇门的人。

        不过,孙雨晴这小子似呼和六扇门的人没多大关系。

        固然,他因为马书奎对马家荡的商船构成威胁,和马书奎决一胜负,或许,是这小子胆大妄为。表面上看,这小子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你说那马书奎好歹也算是雀门买卖的徒子乏孙,真的不敢相信被眼前的这位书生意气的臭小子给打败了。

        赵玉香摇摇头,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发现孙雨晴有什么值得她欣赏的地方。

        至少,现在没有!

        试想一下,孙雨晴说的暗八门被六扇门的人打败,好事不外传,坏事传千里。

        幸亏,那臭小子不知道爹爹就是被这小子口中说的六扇门的截杀,要不然,自己心里会生起报仇雪恨之火。尽管如此,赵玉香还是因为孙雨晴的一席话,勾引起她对爹爹死后,暗八门出现的种种不如人意的事。一幕幕在眼前浮现。

        马占奎,许传奎,周德强三大门派私底下集结。

        连她们葛门买卖都没被邀请,据说,意在对马家荡实行明来暗去的报复措施。

        具体怎么个报复,极为机密。不单单是葛门买卖的人不知道,据说燕门买卖的秦昊,也被他们三排挤在外。理由有三。其一,上一次秦昊组织的夜袭马家荡,走漏风声。因此,周德强的蜂门买卖在摘星楼遭遇损失巨大。

        其二:那秦昊和林浩诸联姻,他们家大儿子秦世勇,和林浩诸的大女儿林卓秀结成夫妻。

        现在的秦世勇,在孙雨荟的介绍下,被孙雨权录用,在夷陵镇的华东银行任职银行行长。也就是说,秦昊的燕门买卖和林浩诸的酱油坊结为亲家。而孙雨荟,乃为马家荡的孙家大院的后人,和孙雨晴是堂姐妹关系。

        其三:马占奎的妹妹马秀奎,又是秦昊的二夫人。

        秦昊,林浩诸,孙家大院,三者之间亲联着亲,动一发而牵全身。马占奎、许传奎、周德强,他们仨可是六扇门的直接受害者。为什么六扇门的人放过其他暗八门的舵把子,马占奎心里不得不掂量掂量。

        凭什么六扇门的人只对他们三家实施报复行动,那都是六扇门的人故意所为?

        首要问题,得搞清楚六扇门的人和孙家大院的直接或者间接关系。

        不能盲目行事。

        情况不明,你要对孙雨晴单独下手,唯恐秦昊第一个举手反对。

        不反对,那是给你面子。

        人家和马家荡的孙家大院是联姻关系,这种关系谁都知道打断骨头连着筋,理不乱,割不断。江湖义气再重,也敌不过亲情氛围。倘若提出攻打孙家大院,秦昊不出面制止,算是大义灭亲,给你暗八门面子。

        背地里,人家为保护自己亲戚,想出法子对付你,不是没有可能。

        凭马占奎对秦昊的了解,为了报答孙家对他儿子秦世勇的安排,宁愿和暗八门结梁子,也不可能见死不救马家荡。

        何况,秦昊也是许传奎和他马占奎的亲妹婿,奶奶的,怎么搅成一团了。恩恩怨怨,都在亲亲友友之间发生,牵一发动全身。马占奎这才决定和许传奎、周德强三个人私底下交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