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23章难熬的数九寒冬

第二卷江湖恩怨 123章难熬的数九寒冬

        赵世凯的聚仙丹郎中铺,自从赵世凯噩耗传来,一家老小无不沉浸在悲痛之中。

        葛门买卖所有人披麻戴孝,由马占奎大操大办七天,赵家大院悲天悯地,哀嚎遍野。由于赵世凯脾气倔强,又是武林高手,杀人如麻。葛门买卖本来威震暗八门,江湖人称杀无赦,在人们心目中留下杀人灭口,无恶不作的印象。

        因此,赵世凯没有找到像周德强他们一样的三妻四妾,而是终身只娶一个太太。一个太太帮助他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二也算是替赵世凯争气了!有的人家,一个太太只生一两个算是了不起了。对赵世凯来说,他应该死得瞑目了!

        大姑娘赵玉香,继赵世凯后,是家里深受赵世凯独门绝技传授最多的一个。

        儿子有三个,没有一个像大姑娘那样能吃苦耐劳。三个儿子,学得赵世凯皮毛,气得赵世凯将葛门买卖秘籍,全部传授给自己喜爱的大姑娘。马占奎给赵家人带出去的消息,都说是六扇门的人斩杀其父赵世凯。

        事实也是如此!

        对孙家大院来说,马占奎也好,许传奎也罢,大家心照不宣,只字不提。

        在江湖上,说出孙家大院的人斩杀了江湖暗八门葛门买卖的扛把子老大,说出去葛门买卖不怕丢人,他马占奎控制之下的暗八门也丢不起这个人。何况,六扇门的人,是给孙家大院打的抱不平。

        马家荡的孙家大院,究竟与六扇门是一层什么样的关系,马占奎和暗八门的所有人也分不清。

        赵玉香,铭记六扇门三个字。

        最近,她天天骑马来到马家荡。

        不问,不打听,一个人闷声寻找她要的目标。只凭自己的一双眼,在马家荡的大街小巷观察、寻找有关于六扇门的消息。奶奶的,杀父之仇,深仇大恨!

        二东成跟她介绍的那几位,包括小南香,金梅银莲,梅兰竹菊,以及菊花等等,没留下然后蛛丝马迹。凭记忆,二东成和王德鑫只记得小南香骑的那匹马,曾经在林浩诸酱油坊的大门口待过。

        那暴打二东成的小南香,以及暗八门的两个蒙面女子,是不是和林浩诸他们家有牵连,二东成和王德鑫也不敢保证。因为,他们只见其马,未见其人。模棱两可的事,对要人命的玩意来说,没有铁的事实,百分百的肯定,绝不能掉以轻心,草菅人命。

        所以,赵玉香寻找六扇门的人,带着对易容术有着专心研究的二东成来说,有利于按部就班,对号入座。那二东成打扮成阔太太,你一睁眼功夫,他便换成另外一个人,从寻找六扇门的人的角度上分析,对赵玉香有百利而无一害。

        再说了,荣门买卖行走江湖,那叫一个早上没饭吃,晚上有马骑。

        三只手功夫,走到哪里,吃到哪里,住到哪里,从来不愁没吃没住。没现大洋,他们来到人多的地方兜一圈,现大洋白花花地到手。要说荣门买卖其他本领毛手毛脚,偷偷摸摸的行当,那才叫个独门绝技,天下无敌。

        赵玉香邀请二东成,心里早有考量。再说了,荣门买卖对赵世凯的葛门买卖,彼此互补。

        葛门买卖倚仗功夫了得,倚强凌弱。

        硬碰硬地去抢,每一次的出入江湖,不可能不带着血腥。在江湖上,葛门买卖所到之处,官匪大户,地方土豪,管你是土豪劣绅,车匪路霸,只要是有钱人家,都是葛门买卖的目标。所到之处,富人寸草不生,望风而逃。

        和二东成联手,但凡荣门买卖有手段搞得来钱,至少不会伤及人命。

        荣门买卖的敛财之路手段是偷吃扒拿;葛门买卖的敛财手段,则是杀人放火,乌烟瘴气。搞得鸡犬不宁,惊天动地。官匪见的葛门买卖,也是闻风丧胆,恨之入骨。葛门买卖搞得动静越大,地方百姓怨声载道。

        纷纷去官匪报案请命者,接踵而来。荣门买卖和葛门买卖相比较,更能被官匪接受的,是荣门买卖的偷吃扒拿。

        当然,官府实施的管卡压要,敲诈勒索其手段比起葛门买卖的赵世凯,要温柔,趋向于人性化,反倒更容易被普通人接受。至于愚弄普通人,对来自官府的揽才手段而言,那才叫个更上一层楼。

        带着微笑施以恩惠普通人,不知不觉地倾家荡产,亦或死去,是人世间最高明的毁人之道。

        能具备这样条件的人,除了官府之人,其余然后江湖高手,都达不到这样的境界。

        今天来马家荡,二东成穿着大花布棉袄,大花布棉裤,脚上的棉鞋,穿得厚实实的。用小木棍烧糊了的木炭给自己化妆成柳条眉,白面粉底涂抹的大扁脸上,戴着一副小脚夫人专用的圆边老花镜。

        再配上二东成那瘦弱的身材,亚拉个巴子的,文绉绉的,活脱脱像一个中年阔太太形象。

        头上扎的头巾,也是格子花布做的,大红大紫,大花大绿。骑在马上,被赵玉香牵着,显得极为富贵。十里八乡,打灯笼也找不出和他一模一样的人。或者说,和他一模一样穿着打扮近似的人。

        那个年代,能浑身上下穿着打扮绫罗绸缎的阔妇人,的确不多见。暗八门的那些阔妇人,包括他们的小妾在内,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那赵玉香穿的比阔太太单净,身材苗条,但看得出精神。要说赵玉香的精气神,那可是二东成鞭长莫及。

        特别是,赵玉香的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骨碌碌的,沿途到处搜寻着自己想要的那个目标的出现。实不相瞒,赵玉香打听六扇门的下落,那可是带着复仇的一颗必死之心。杀父之仇,睚眦必报。听得二东成的人回来说,有个叫金梅的人,亲手血刃她父亲。

        赵玉香铭刻在心,昼伏夜出,多少个不眠之夜,赵玉香蛰伏在夷陵镇和马家荡的周围,为的是,寻找六扇门这个仇家。

        杀父之仇,一天不报,他赵玉香作为赵世凯的长女,难见江东父老。

        在暗八门的协助下,送走了父亲,令其入土为安。

        安葬了赵世凯的遗体,赵玉香横刀立马,直逼马家荡。

        她相信,既然暗八门的人,为的是突袭马家荡。六扇门的人出面阻止,说明什么?说明马家荡于六扇门有着不为人知的的秘密,赵玉香有权利相信杀害自己父亲的金梅,一定躲在马家荡的某个角落里,且不说她就躲在马家荡的孙家大院。

        理由很简单:如果六扇门的人和孙家大院没什么瓜葛,为什么要帮助他?是六扇门的人打抱不平吗?显然不是,江湖上,打抱不平的人,是绿林好汉,加上侠士侠女。他六扇门充其量也是个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组织。

        她相信,只要自己持之以恒,坚持不懈,就一定能在马家荡等到六扇门

        的金梅的出现。前提是,只要孙家大院的存在。当然,寻找六扇门并非易事。不带一个帮手,坐吃山空肯定不行。父亲赵世凯的意外身亡,给葛门买卖带来撼天动地震撼。摇摇欲坠的葛门买卖,内部起哄。

        掌门人的缺席,使得跟随赵世凯的老字号的爷爷辈分的人,诚惶诚恐。

        可以理解,他们都是赵世凯的门生,连赵世凯都被斩杀,何况他们这些虾兵海将!

        于是,赵玉香决定带上二东成为父报酬。要不然,她拿什么服众?

        带上二东成有个好处,总不能从家里拿出银子来马家荡花是吧?

        带上二东成,他这家伙可是荣门买卖的扛把子,没现大洋,他来到大街上转一圈,回到小旅馆口袋满满。赵玉香不想从二东成身上发财,起码,自己在马家荡的开支,由二东成一个人承担,这个,不算过分吧!

        赵玉香的如意算盘敲得咯哒咯哒作响,就是不知道二东成能否按照自己的心意来执行。

        二东成可不是小字辈,服从于葛门买卖赵家的继承人赵玉香。

        他可是父亲赵世凯的拜把子兄弟。怎么说,她赵玉香也是个晚辈,大不了相当于二东成的大侄女。对二东成来说,既然大侄女相当于自家人,没钱花,他二东成能袖手旁观吗?那赵玉香说出去,暗八门的人不把二东成骂个狗血喷头才算怪。

        赵玉香属于初生牛犊不畏虎,她哪里知道六扇门的人功夫了得。

        她老爹都败在人家的手下,何况,她爹的徒弟,也是姑娘赵玉香。

        为了保护赵玉香,二东成把自己易容打扮成一个阔太太的样子,住到了孙雨超他们家的旅馆。马家荡,孙雨超他们家的旅馆什么都能满足你。喂马,给马洗澡。买马卖马,你坐在他们家旅馆里,就能达成。

        吃饭住宿,洗澡剃头,包括裁剪缝补衣服,旅馆隔壁的小裁缝就能满足你的要求。

        小裁缝只要有生意上门,日夜加工,不到你满意,他绝不罢手。

        在马家荡过宿的人,都知道孙雨超的旅馆,应有尽有。

        出门人的贴心地,离乡背井人的栖身好去处。住的楼上,二东成那阔太太打扮,每天到大街上买些野鸭野鸡回来加工,出手大方,也看不出二东成有什么破绽。人家阔太太有钱任性,使劲的花跟你店家有什么关系?

        吃不完的菜送人;花不完的银子,替人买单。喝不完的酒,二东成天天从小旅馆里,拉来素不相识的人胡吃海喝。奶奶的,反正吃的喝的用的,都是马家荡大街上赶集人腰包里藏的现大洋。

        没喝酒之前,马家荡就是马家荡,他不过是位过路客。半斤小酒下肚,马家荡的一切都是他二东成说了算。什么马家荡首富孙雨晴,哈哈哈,算个球。二东成口吐芬芳,但绝非酒后吐真言。他和声细语,听得赵玉香不停地笑。

        因为,和他坐在一起吃喝拉撒睡的都是女人。

        那些跑单帮的女人们,虽不比风尘女子,但常年一个人在外,风里来雨里去,被岁月打磨的痕迹,使得她们对人际关系的相处之道极为敏感。尽管这些步入中年的女强人见识颇广,在二东成面前,一个个败下阵来。

        那是因为二东成的易容术令所有人措手不及,谁也甄别不了二东成原来是个冒牌货。

        你说,见得二东成和这伙人张口闭口大姐小妹的彼此寒暄,那赵玉香装成的小丫鬟,她能忍得住所有的笑点吗?

        “啊哟,孙家小少爷来了,快,快楼上请!”

        店小二站在西北风呼呼的大门外,招揽客人。尽管是太阳哄哄的大白天,乃因数九寒天,天寒地冻,像夏日的骄阳似火。在寒冷的冬季,怎么也盼不来那能将人后背晒得发烫的夏日炎炎。

        孙雨晴带着两个表妹,来他们家打牙祭来了。

        “快去报告那么东家,今天,我师父不在家,整几个你们家的拿手好菜,给我端上来。我要和大哥一醉方休。不过,放心,菜和酒的钱么,当然有我这个做弟弟的承担了。不用你们东家请客,要不然,他不肯来。嘿嘿,店小二,我说得没错吧,哈哈哈!”

        孙雨晴说完,急忙让小兔和小马朝楼上走。

        “哎呦,表哥,我们就坐在楼下嘛!”小马说。

        “那好吧,你们俩随便坐。到这里,和在我们孙家大院一样,用不着客套。”孙雨晴微笑着,一副难得的轻松愉快。

        店小二见着他们仨在大客厅坐好,急忙拿着抹布擦桌子。“哪能啦!东家和你都是好亲戚,别人不知道,你们俩我店小二怎么可能不知道呢。你们俩啊,好着呢!”

        说完,店小二抄着手,缩着脖子,顶着寒风,去大门外找东家去了。

        大门外,呼啸的想办法吹打在人的脸上,犹如冰块从脸上擦过。孙雨超抬头看一看乌云密布的蓝天,他知道,一场大雪即将来临。下一场大雪,少说也得有个十天八日才能将冰雪融化。牲口吃的饲料,人畜需要烧的柴火,洗澡堂用的大块木材,他都得准备一月半载。

        大雪封门,少说也有一月半载。

        不提前做打算,到时候怎么做生意?

        整个冬天,累计三个月的粮草,必须按照坐吃山空计数,在进入十月底,必须准备完毕。期间,还有准备一笔最大的开支,那就是过年。对生意买卖的人家说,过年过节每家每户都得买点年货。给孩子们买衣服,给大人买点下酒菜。

        每家每户,不分彼此的或多或少地要做好准备。

        对种田人来说,大冬天的蹲在家里,无所事事,纯净就是在消耗粮食和资源。

        因为无法劳作,种田人没有收入。

        顶多,也就是在闲时,给大户人家打打杂。至于工钱么,随便人家给一点。不给,自己也没话说。毕竟,一日三餐在人家吃饭。对种田人来说,寒冬腊月,只要能不在家里吃喝,便是最大幸事。作为东家,一年四季,大冬天最难熬。

        种田人没有收入,能来到大街上消费的人,无非是些街花子(常驻在街上人的一种别称)互相之间缺点什么,彼此交易。但是,每逢大过年的,那些农村人再什么想躲,也躲不过过年那几天的消费。

        大人小孩,年年盼过年,即使买不起大鱼大肉,哪怕欠账,也得给孩子们增加些过年的氛围。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