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12章摒弃异己之后得意

第二卷江湖恩怨 112章摒弃异己之后得意

        “东拉西扯,你,简直是不可理喻!让开,我要出去!”

        秦昊突然扳起面孔,马秀奎没想到这家伙跟自己来真的。

        要说女人啦,就是会糟践自己的认知。你说你不帮助自己男人也就算了,还公然挑战男人们的智商和理智。我去,最后,也只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撒撒娇没有错,有的时候撒娇撒对了,不但会增加夫妻之间的恩爱如初,甚至还提高给夫妻之间雨露滋润。

        撒娇和发嗲用对了地方,它就是男女之间的一副廉价的润滑剂。

        可是,一朝用错地方,或者说用得不是时候,那结局只能是劳燕分飞,一哄而散。

        你瞧瞧,马秀奎这一回乖乖的给秦昊让道。

        眼睁睁看着秦昊走向二太太许传嫒的房间,气得马秀奎捶胸顿足,不著见效,于事无补。谁的错?难道箉秦昊对马秀奎这位大太太关心不够吗?非也,他从马家荡回来的路上,直奔大太太的房间。

        可见,这位曾经的大太太在秦昊心目中的地位,始终在二太太之上。

        可惜了,马秀奎作为大太太他荒废了秦昊对她的一颗真诚的心。

        来到夷陵镇的西北角,隐隐约约见到漆黑的夜空,有火苗冲天而起。大老远,闻到的酒香,扑鼻而来。

        果然不负众望,还没到家门口,马占奎从抬着他的担架上苏醒。是来自自家的酒香熏醒了马占奎,还是从他们家大院发出的火光,令他心急火燎,或许,皆有之。遇事,气急生魂。事毕,完好如初,是马占奎惯用伎俩。

        每一次,他都能在危急关头隐身而退,这一次不知道结果如何,我们接着看马占奎的表演。

        扛把子的秘密,在暗八门除了秦昊对他洞若观火之外,没有人知道马占奎带拖的学问,无所不用其极。

        对外,所有人都知道马占奎这个人不能受气。因为他气急发晕,不省人事。关键时刻,或者在紧要关头,马占奎基本上都会出现雷同结果,临场昏死过去的情况,暗八门的人对他习以为常。

        认同马占奎敢闯敢干,有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乃至健康状况不佳。

        遇到情绪紧张,冷不丁晕倒,对马占奎来说家常便饭。常态下,有时候的晕倒,运用到恰到好处,何尝不是一种缓兵之计。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也给别人一个有面子的退步机会,虽然得不出结论,至少不会两虎巨斗,两败俱伤。

        谁也得不到便宜,谁也占不到什么光。

        真的是一晕解千愁啊!

        马占奎如此这般运用自己的特长,小南香何况不是这样?

        今天,凭六扇门的人,她明明可以一声令下,斩杀暗八门现场所有扛把子的项上人头,吹灰之力,举手之劳。却偏偏选择主动撤离,难道是小南香胆怯了吗?那倒不是,和江湖人打交道,给足面子,便是对自己有面子。

        小南香在孙明源身边,除了看家本领之外,剩下的,也就这点应对能力。

        总算给足了马占奎暗八门的面子,防止自己有生之年积怨太深。

        她百年之后,那些仇家算计他儿子孙雨晴怎么办?

        小南香走一步看两步,不为别人,只为孙雨晴活得平安。从小南香下达撤退命令之后,暗八门似曾赢了这场无声无息的江湖之争。明眼人心里有把尺子。小南香是因为六扇门的人杀死赵世凯,因而自动收手,走上风的一方自然是小南香的六扇门的人。

        截杀赵世凯,不是六扇门今晚的取胜手段。

        呵呵,周德强摘星楼窗户和门打得七零八落,等马占奎回到自己的窑冦,四处一瞅,不由得惊骇:“我的天啦,几里路远就闻到我们家的酒香。确原来是刚酿出来的米酒香气,包装好的多年储存的老酒坛,被砸得遍地瓦片。奶奶的!”马占奎咬牙切齿。

        走近一看,哗哗的酒花,流得到处都是。

        家丁和酿酒坊的佣人,一个个被反绑着,醉得功酿酒坊在静静的夜晚,乱作一团......

        要说过去人,那叫个决死忠诚。

        不管在哪一家做雇工或者佣人,哪怕主子即东家对自己再坏,终究是自己的主子。

        以是在主子遇到麻烦时,绝对不可能束之高阁,漠然置之。他们必须在主子或者东家遇到危险的情况下,将自己的生命置之度外,确保主子,或者东家即家人的安全,是所有佣人及家丁的死任务。和现在人不一样,过去人是忠贞不二。现在人是势利小人,各人自保。

        因而,石柱木柱花先将周德强的摘星楼搞得稀巴烂,费好大力气,才将马占奎他们家的几十个佣人捆绑起来。敢情,在自动启动摘星楼,他们走上串下,飞高往低,耗尽功力。两个人,对付那么大力大如牛的雇工和家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包括马占奎的家人十几口子,也被他们俩绑起来。

        要不然,那又喊又叫,哭声号啕,听得石柱木柱心烦意乱。幸亏,小南香临走时再三忠告,只以逼迫马占奎放弃攻打马家荡为目的,不易杀人放火,结冤太多。

        马占奎看到这样的局面,心里那叫个庆幸。

        他知道自己不是六扇门的对手,但又为了维护暗八门的尊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装死,逃过一劫。要不然,那被金梅一剑锁喉的人,非他马占奎不可。扛把子,身不由己,不能退缩。否则,日后难以服众。

        马占奎每一次都能巧妙的利用自己身体上人所共知的毛病,装死发晕浑水摸鱼,先人一步维护了扛把子的老大形象。

        激并以自己的行动,激励其他人为自己独当一面,巧妙地躲过手下人的蔑视。

        每每事后得到众人的理解,却从未发现人前背后,有同门对他的行为予以诟病和指责。他用手捂住自己胸口,继续装出一副力不从心的模样,对着属下挥挥手:“快,快将所有人松绑。”

        他没有像周德强那样,对着中镖的家丁破口大骂其无能,无用。

        而是接着对他们说:“烦劳兄弟们替马占奎受此劫难,请弟兄们放心,有我马占奎在的地方,就不会冷落你们。辛苦,辛苦了诸位。快,快去找郎中来,给每个人检查一下身体。该治病的治病,该用药的用药。哪里受伤,医治哪里,不惜重金,也要治好他们。”

        “是,老大!”

        这不废话吗,明知道家丁没有一个见血的,证明他们跟六扇门的人根本就没起多大冲突。

        或则,那六扇门的人,根本就不给他们家的家丁和佣人以反抗的机会,便将其反绑。

        故此,说马占奎这个人用人之道,凌驾于暗八门任何人之上,不是奉承他,而是实至名归。由此看来,马占奎没有两把刷子,还真的难以挑起暗八门扛把子的重担。他进退运用自如,又不给人以把柄和口舌。

        有勇有谋,则多以激励他人为自己身先士遂,他,则能毫发无损,安然隐退。

        “谢东家,我等未能战胜来者,此乃属下无能。汇报马大爷,那来人长什么样,我们所有人都没看清他们的一张脸。且,对来了多少人,我们,我们一无所获。马大爷,你就骂几句我们吧。或许,骂了,我们几个心里会好受些。”

        一个佣人,诚恳地对马占奎要求着。要不然,怎么说那过去人,要比现在人愚蠢得多......

        和周德强摘星楼的损失不相上下,摘星楼损坏的是门窗桌椅。

        马占奎的醉得功酿酒坊损失的是:多年存老坛米酒,被洗切一空。几十个盛酒的坛子,全部粉身碎骨。那米酒的香气,随着深秋的西北风,从夷陵镇的西北方向,覆盖整个夷陵镇。由西北向东南扩散,酒香飘逸,馨人心肺。估计,如果你也在现场,不用喝酒也得闻醉。

        声势浩大,令夷陵镇的人无不为马占奎扼腕叹息。

        然则,人们不知道的事,周德强他们家的家丁十有九伤;马占奎的家丁,毫发无损。除了被绑得手脚有些麻木之外,没有人吓惊胆,而伤痕累累。反观,那周德强的摘星楼的人,缺胳膊少腿,走路带拐棍,说话瓢着嘴。愁眉苦脸,哼哼唧唧呻吟的人,听起来煞是可怜兮兮。

        或许,这就是古人所说的,明白人决不吃眼前亏。亦或,是周德强家的佣人,拼死反抗的结果。

        由此,马占奎得出自己的想法,在历来的江湖恩怨中,绝对是制胜的法宝即是深藏不露。装疯卖傻,因祸得福。马占奎无不为自己的杰作,偷偷窃喜。至于,兄弟马书奎之死,他依然口口声声发誓,此仇不报非君子。嘴上发发狠,见人就打盹,是马占奎的绝杀技。

        所谓武人历来是文人使用的工具,马占奎切身体会。

        倘若不是因为自己装晕,和六扇门交手的人,怎么可能轮到他赵世凯?说什么自己也得一马当先,身先士卒。结果,像今晚的赵世凯一样,为了出尽风头,单枪匹马,冲锋陷阵。想显摆,大展身手,结果枪打出头鸟,一命呜呼,命上黄泉路,失去好生活,此乃人间大悲是也!

        可能,那赵世凯走在黄泉路上还在想着:大哥,我兄弟对你肝脑涂地,死不瞑目啊!

        呵呵,死了就死了。活着的人,同样大家吃饭,大碗喝酒。三年五载,还有谁记得你赵世凯为兄弟义气树碑立传?马占奎冥冥之中心里有一种暗示:那赵世凯也是跟在自己左右,大不了在活着的时间里,遇到紧急情况,一起应敌算是铁杆的铁杆了!

        至于,为自己亲弟弟马占奎报仇雪恨之事,暂告一段落。

        或许,报仇雪恨的想法,会因时间的逐渐流失,淡忘,接下来便是不了了之。现在,马占奎分不开身,暂时没有这方面打算。暗八门的人,隔三岔五被他招来,结果不欢而散,或者说是不战而退。或者说是各退一步,讲和为贵。

        无论哪一种结局,都会招致谗口嚣囂,马占奎早就领略了暗八门人的特性。

        马占奎,在紧急筹备为兄弟报仇雪恨。

        最终,由于六扇门的插手,马占奎险些送命。幸亏有赵世凯作为他的替死鬼,为了笼络人心,马占奎给赵世凯举行隆重的后事。所有丧葬费用,有暗八门各大门派承担。以示暗八门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牵一发动全身,义气始终如一的大方向没有变,总得掩人耳目吧!

        赵世凯家人,无不为马占奎等人的行为感激涕零。

        他们不知道的是,那赵世凯为什么死的是他,而不是其他人。或多或少这里面,和赵世凯本人的个性有着某种千丝万缕的联系。人在人情在,人死两分开。都说人走茶凉,但是,暗八门给赵世凯家人的无微不至,或多或少起到安慰作用。

        人走了,马占奎代表的暗八门慌若比赵世凯在世时,更加殷勤和取悦与他们家老小。

        要么说马占奎独居其他人之上,担任暗八门扛把子的舵主呢?拢若人心,攻心之术,马占奎不比谁差。

        他将自己的聪明之处,与人际关系,紧密相连。

        人性中的弱点,马占奎是上下五千年,熟读古书,明知历史。运筹帷幄,学以致用。四书五经,三国水浒,黄帝内经外经,论语德道经治国理念,马占奎平时爱好除了看书,还是看书。不是所有暗八门的人,只注重金钱美女,酒色财气。

        马占奎,后宫佳丽十多人,不过是他读书谋略的茶余饭后的消遣玩物而已。

        要说他干起正事,那非得从自己书柜里,拿出某种与之相匹配的书籍,只字逐句,细嚼慢咽与之消化吸收。

        然后,学以致用,有的,只是照搬无误。今晚,他用激将法,将赵世凯激怒。因为,他提前预想的结果就是,赵世凯历来以武功盖过所有暗八门的人,而居功自傲,已经引起他对赵世凯的不满。

        借刀杀人,除掉赵世凯,他至少在暗八门清除了一个队自己颇有威胁的对手。

        许传奎和王德明他们俩,不过是容易冲动,但头脑简单,不足为患。

        赵世凯,狠人话不多。但每一次他说出来的话,都能看得比自己透切,征得所有同仁的认可。何况,那赵世凯比自己小个五六岁,再过几年,马占奎赖着暗八门的扛把子不走,唯恐江湖中暗八门的人到时候起内杠。

        现在,他跪在赵世凯的灵柩前,哭得稀里哗啦,如丧考妣的劲头,把个赵世凯的家人看得实在过意不去。死人难以复合,既然如此,赵家人不但没有对马占奎有一样看法,反倒因为赵世凯的去世,换得马占奎等暗八门的人对赵家过度溺爱,令自家人闻宠若惊。

        马占奎,借替弟弟报仇的计划,换取清除异己的计划,表面上是以失败而告终,其背后内心里的黯黑,马占奎何况不是一种胜利河安慰?而他死去的弟弟马书奎的灵柩,在孙雨娟的安排下,由王德霞和二东成负责安葬。

        二东成安葬了马书奎,他回到了大河南的白秀华窑冦里。

        那白秀华结案率二东成,那叫个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只是,那二东成不是一个人来到白秀华他们家。他呆了一个老女人,说是老女人,不过和二东成相比较,顶多像是他姐姐。因为,二东成三十出头,而那老女人已经半百有余。白秀华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眼里容不得别人。

        女人,天生即使爱吃错,白秀华也不例外。

        如果,二东成带回大河南妓院的是王德霞,那白秀华倒没啥可说的。

        只是二东成带的这个人,比起他白秀华又胖,又丑。走起路来,像鸭子。两边大屁股,左右拽得六亲不认。眼睛挺大的,只是眼球发黄,没什么光泽。身上穿的,不算差。敢情,那都是二东成帮助她买的。

        那么,二东成为什么要帮助老女人买衣服呢?

        不用说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