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10章借坡下驴脸上光

第二卷江湖恩怨 110章借坡下驴脸上光

        没有出手,王德明留得小命。

        不知道是算他命大,还是说那六扇门的人对暗八门的人网开一面。否则,两军对垒,一触即发。赵世凯带头,那是因为赵世凯这个人喜欢单打独斗。他的口头禅即:“兄弟们让开,有我赵世凯一个人来对付。”

        在以往的派别冲突中,赵世凯一个人几乎都是以这样的同一种方式,一个人了结所有与暗八门作对的人。以一人之力,力压群雄,赵世凯一鸣惊人之处,不可信其无。所以,习以为常他的举动,让他一个人大显身手,是暗八门所有人的共识。

        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暗八门的人眼睁睁看着赵世凯一个人冲过去,而没人配合的原因了吧!

        至于王德明,他只知道他的功夫在少林寺,是师傅单独传授。

        不知道六扇门的人功夫,远在他王德明之上。秦昊让暗八门的人不战而退,表面上是因为六扇门不战而屈人之兵。实质上多亏六扇门此举,拯救了暗八门除赵世凯以外的所有人的性命。话又说回来,六个人对付七八十号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一件事。

        即便暗八门的人,会点皮毛!

        终因时间过长,六扇门的人力耗尽。

        加之人多势众,以多取胜不是没有可能。小南香深知其中奥秘,以诈退兵,彰显小南香这位来自京城的小丫鬟非同寻常。马占奎,被几个人从马背上抬下来,随之被送到队伍的最后。身边围着一圈人,掐人中,压虎口的,平时爱拍马屁的身边随从,特别爱做样子给别人看。

        那么,为什么马占奎总是将自己包装成不能受刺激的毛病。关键时刻,他不止一次的晕倒?

        为的是在暗八门人的心目中,留下自己宝刀未老的形象。

        再一个,自己可以以此临阵脱逃。胜败对他来说,从他装病的那一刻起,已经不重要了。何况,今天的对手,已经通知自己是江湖六扇门的人。灭有十足把握,江湖人不可能自报家门。谁都知道,自报家门,等于白白将自己置身于众人的众目睽睽之下。

        遇到如此这般强大的对手,马占奎怎么可能不留一手?

        可是,人多门派纷杂,自然烦事琐碎。

        马占奎装死,既是他长久以来埋伏身上久治不愈的绝症。

        每到紧要关头就发病,已经在暗八门的人的心目中形成见怪不怪的印象。说白了,谁知道马占奎的每一次表演,其内涵就是在为了保护自己的小命。我装病,别人同情,已经形成共识。只要他马占奎一天不将窗户纸捅破,暗八门的人一样对他相敬如宾。

        用江湖人江湖话来说,他这也叫带拖!

        秦昊,知道自己的大舅哥是个什么出息。

        原本,真的想为马占奎的毛病,和六扇门的人打个你死我活。

        怎奈来人噩耗传来,周德强心动,许传奎打退堂鼓,王德明进退两难,赵世凯已经丧命。如果自己代替马占奎发号施令,直取马家荡,那得过眼前六扇门的几个人这一道关。捋着下巴,秦昊思量一阵,权衡利弊。他当断不断,悬而未决。

        “不用打了,我们已经输了老大,求你快发话吧,不要让弟兄们白白送死了!去马家荡,我等暗八门不是六扇门的对手,放弃吧老大!”二东成不能看着所有人都来送死,何况,夷陵镇他也有乡巴佬洗澡堂。

        刚刚从乌金荡折回来,利用在马大花手里赚的银子,为自己在夷陵镇偏僻地方,买地建起洗澡堂。

        这一招,还不是在钱行小街,见得赵国登他们家的洗澡堂,生意火爆,赚钱容易。

        至少,二东成是这么认为。所以,他咬紧牙关,倾其所有,在夷陵镇开起洗澡堂。嘿嘿,现在,他不仅是荣门买卖的祖师爷,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乡巴佬洗澡堂的大东家。

        二东成被马占奎安排到乌金荡,虽然屈居于马书奎和王德霞之下,至少,他没吃亏。

        凭自己对胡川逵的了解,他第一次蛊惑马书奎偷袭胡川逵成功。就在马书奎和胡川逵为了孙雨娟的去留,商量之前,二东成就从马大花那里榨取五百两银票。这个,马大花并没有告诉胡川逵。

        为什么呢,因为二东成见得马书奎将一屋的小姨太,一个一个的给祸害了,自己眼巴巴的看着难受。

        情急之下,他来到了马大花以及姑娘们呆的地方。

        本想直奔姑娘而去,怎奈,马大花苦苦哀求,以身相许。二东成变成全了她,放过他们的女儿,但马大花难逃其咎,做了替死鬼。满足兽欲,二东成狮子大开口。对马大花来说,他们家银票多得去了,那可都是没花什么本钱得来的。得来容易,去得也太有点不心疼。

        不在乎,只要能保准自己大姑娘不受侵犯。

        要说马大花如果和二东成比打枪,那二东成还真的不是马大花对手。

        怎奈,土匪已经包围了他们家。自己的枪都取不出来,哪里还来得及与之一搏。她无奈地看着二东成没命在自己身上抖活,无计可施。事后,她也不敢讲这件事告诉胡川逵。如果胡川逵知道马大花和二东成发生了那些事,她奶奶的,马大花十有八九被胡川逵一份休书,赶出家门。

        听得二东成的呼喊,秦昊不说话,暗八门的人谁也不愿意带这个头。

        包括周德强,嘴上说走,但现在还没有离开原地半步。违反暗八门祖师爷规矩,即欺师灭祖之罪。心猿意马,优柔寡断历来是周德强的本性。正因为他什么事都慢人一步,所以才有他今日的摘星楼日新月异,顾客盈门。

        “好吧!大家回撤!老大身体不佳,秦昊不才,只能代为做主。事后有什么追究,秦昊愿意一人承担,于诸位决无瓜葛。”说完,他对着小南香的人马抱拳施礼。

        “六扇门的好汉们听着,我暗八门今日之溃败,实属计划有误。愿赌服输,江湖规矩。由于舵把子身体不佳,所以,今日之事宣布暂时告一段落。谁胜谁负,日后还要见分晓。我们回撤,诸位,可以放人了吧?我想,六扇门的人威名在外,滴血如钉桩。你们,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他望着小南香,小南香见得秦昊,他知道秦昊即是林浩诸的邻居。

        关键是,他们俩发展下去,不仅仅是邻里之间关系。

        据孙雨荟告知她小南香,他们家姑娘林卓秀好像对隔壁的大少爷秦世勇有意思。

        知女莫若母,既然自己知道这一切,那对秦昊这样的和孙家大院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人。

        作为孙家的太太小南香,自然要维护孙家大院的利益。要不然,孙明源在她临走之前对她耳提面命,循循善诱有什么价值?想到这里,她只对二东成说:“记住我的话,不要再和马家荡的孙家大院为敌。过一,过二,不过三。”

        说完,她一挥手:“六扇门的弟兄们,我们,撤!”

        看着小南香带人远去,马蹄留下的嘚嘚声先近后远。

        你可别以为六扇门的人,骑的马都是黑色。告诉你吧,那是因为晚上看,你分不出其它颜色。要说六扇门的人骑的马,不规定什么颜色。但对马的耐力和奔跑速度,绝对有要求。所谓千里良驹万里骏马。

        六扇门的人,对脚力要求盛高。有驈色的,股间白身上黑的駉駉牧马;有纯种骊驹,即一塌黑的套车马;有青白相间菊花青的望云骓;有白黄相间的黄駓钦马;有赤色和中黄之间黄骍蹻蹻紫马;还有前一半为黑,后一半为白的骐骥牡马。

        无论它们是什么样的颜色,伾伾力大无穷为最佳标准。据说,六扇门擅长使用一种来自无人区的,身上具有鳞状斑纹的野马:驒奚!用驒奚和骓马,配种生成的纯赤色的骐骝,脚力特别适合远程奔波。而用黄骍马和骆驼杂交生出来骆马,耐力相当强力,毛色也变成纯白色。

        骊驹和黄駓钦马配种生出来的青身骊纹的马,被六扇门的人称之为骃骐。

        用骐骥牡马和黄驹马配种生出来的灰白色的马,称之为騢马。六扇门的人,不仅仅是功夫了得。涵盖他们的使用工具,比如:钨钢刀、降魔剑、双桨船、夜行衣、树叶飞镖、雾气迷药、还有就是网罗各种颜色的马匹。

        虽然以駉駉骊驹为主色调,但选马只注重耐力和脚力,才是六扇门的招兵买马的标准之一。看消失在晨雾中的一对人马,二东成内心里煞是在意。我去,甭提六扇门的人武功了得,就连人家脚下的马鞍子的质量,都是头等牛皮打造。

        再看看我们暗八门,奶奶的,都是些七拼八凑的杂牌货。拿不出手,走不到人面前。庆幸自己逃过一劫,他在为自己暗自祈祷,但愿以后不再落在六扇门之手,否则不然事不过三,六扇门的人再一次捉住他,二东成真的要自行了断了。

        唉!

        秦昊,望着小南香的远去,他挥挥手:“兄弟们,我们撤吧!既然六扇门的人退了,我们还有追上去的必要吗?各自回到本窑冦,今天的事,暂且告一段落。等我们的老大身体恢复元气,另行通知,就此打散吧!”

        许传奎总算找回自己面子,因为,他已经做好和六扇门的人作决斗的准备。

        接着二东成的一席话,作出退兵之策,进退对秦昊来说都有说词。也不怕马占奎醒来后,对他予以责备。

        还有就是王德明,他见许传奎策马上前,自己作为少林寺的人,被江小鱼特邀过来,不露两手,对江小鱼也难以交差。再说了,师傅陈永裕如果知道他王德鑫和王德明兄弟俩遇事退后,贪生怕死,那陈永裕也不放过他们兄弟俩。

        你可别小看陈永裕在王家兄弟姐妹心目中的分量,视同生身父母百依百顺。

        原本,许传奎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怎奈赵世凯和他情同手足,难兄难弟。其他人看着赵世凯被六扇门的人劫杀,一个个面面相觑,不敢吱声。暗八门的人,谁都知道赵世凯狠人话不多。对赵世凯来说,能动手的解决的事,他绝不会动嘴,夸夸其谈,只能祸害他人和自身。

        反之,他特别讨厌庸人以三寸不烂之舌,忽悠对方获胜,用赵世凯的话来说,那叫孬种,不硬气!

        他只是想会一会六扇门的人,不想,口出狂言,激怒六扇门的金梅和银莲。

        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赵世凯原本想蛟龙出水,平地惊雷。做别人不敢做的事,说别人不敢说的话,自认为,暗八门除了他葛门买卖,其各行买卖皆为酒囊饭袋,肚里装的草包,嘴上吹三炫五。功夫,花拳绣腿;身上,配备的家伙事,七零八落,不成体统。

        居功自傲,狂妄自大,原先的赵世凯倒不是一无是处。

        只是今天遇到六扇门的人,他心里的最坏打算,大不了被打败,自己退守夷陵镇。

        六扇门的人,从来不会滥杀无辜,这一点赵世凯颇有信心。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退。进退自由,来去自如。每一次在暗八门遭遇不幸之时,都是葛门买卖力挽狂澜,一锤定音。享受弟兄们不虞之誉,自鸣得意。

        遗憾的是,这位在本门中,被兄弟们引以为豪的铁哥们、硬汉子,现如今得到的结果凄惨,代价极为惨重。令众人花容失色,哑口无言。众人抬着赵世凯的遗体,带着万分俱伤,走在来时的路上。马占奎,继续装睡。

        他知道,今天不这么做,那些嘴狠心不狠的人,背地里不知道怎么来评价他。

        他来了,但是,他气晕了,合情合理。

        撤退的命令,是秦昊下的,跟他马占奎没多大关系。

        江湖人和正常人不一样的地方即是:正常人死要面子活受罪;江湖人宁愿不要面子,也绝不让自己受罪。他马占奎从来不吃眼面前的亏,倘若他不这么做,难以服众是假,关键是那些嘴能手不能的暗八门的人,他们的嘴被马占奎搞这么一出给堵上了。

        看来,暗八门比赵世凯还要人狠话不多啊!

        呵呵,好歹,你得打斗一番,让所有的人出手霹雳乓啷打一阵子,缺胳膊少腿都可以,何必伤及人家性命?马占奎心里这么想,只是,他从来不考虑自己的思想动机就是不纯。给弟弟马书奎报仇,你得了解他到底死于什么原因。

        马占奎就是不去想,连派出去的人,被牡丹半路劫杀这笔账,他也算在孙雨晴头上。

        我去,太过分了吧!

        夷陵镇,摘星楼哀嚎声一片!

        周德强,带着人回来一看,义愤填膺:“奶奶的,这是存心不让老子活了!六扇门,我吵你姥姥,这一生,哪怕搭上我蜂门买卖所有弟兄们性命,也要和你抗争到底!”

        本来,留在摘星楼的人并不多。三二十号人马,以看护家园为主。晚上,摘星楼酒店灯火辉煌,大白天,周德强带着蜂门买卖的人,到处行骗。

        以假银票套取别人的真大洋;以假的金菩萨,换取别人的真金白银。

        骗吃骗喝,骗财骗色,蜂门买卖专门干这些坑害人的勾到。有千金大小姐图财,坐在秀楼被骗失身;有地主老才,相信灵丹妙药起死回生,被骗金条数根;有小媳妇想生个儿子,相信蜂门买卖借夫生子,百发百中,结局人财两空......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