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08章进退两难的二东成

第二卷江湖恩怨 108章进退两难的二东成

        “老大,前面好像有人来了!”

        “噢,果真如此?”

        马占奎有点不信,他试图挥挥手,将漫天晨雾赶走。

        睁开眼,静心观察。的确,虽说看不远,视距不过区区百米。然,“嘚嘚嘚”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难道,是二东成他们回来了?不可能这么快吧!”

        心里想,就算六扇门的人打听到我攻打孙家大院的消息,那也是明天的事。

        我提前几个时辰,名义上是在八月十四这一天动手,好像是提前了一天。常态下,八月十四的也只能在子时之前。到了丑时即使标准的八月十五的凌晨了。也就是马占奎他们走到的马家荡这个地方,也就是八月十五的凌晨了。他并没有因为在周德强的摘星楼,被那只飞镖传书的内容所吓到。

        至少,是他马占奎利用时间差上一种狡诈的烟幕。

        他巧妙地将八月十五夜间的行动计划,提前到四五个时辰,之间差别,仅在一头当中的一早一晚。

        既避开了和六扇门的直接对抗,也完美地运用了先前定下的八月十五的行动计划。

        是的,他仅仅是改变几个时辰而已。大的方向并没有改变,起码证明他并没有被六扇门的人给吓到。所以,对现在看到前面有人,马占奎的第一感觉,很有可能是二东成他们出事了。但是,他不这么想,对自己的计划马占奎感到万无一失。

        “或许,是起早赶集的人!走,我们赶紧迎上去看看?”

        “不用”

        马占奎将手举过头顶,对着后边的人说:“弟兄们,打起精神,先停下来,感应前面有人来了哈。”

        “哗啦”

        有人抽刀,有人拔剑,也有人拉枪栓。

        看动静,呵呵,好像暗八门的人也不是传说中的只是求财而不害命那么简单么。

        据这伙人的反应,给人的感觉,好像是身经百战呐!

        暗八门的人纷纷地附在马背上,做出开战的准备。马占奎见得所有人如此这般如临大敌,心里多少对他们的做法不予苟同。他心想:我只是说有人来,并没有说是什么人来,怎么就把他们紧张成这个样子?唉,草木皆兵!

        “叭叭叭”

        马占奎心里想法还在继续,他想从嘴里发出“呵呵”两声不情愿的笑,还没笑出来,即被从夷陵镇方向传来三声枪响惊出一身冷汗。

        “什么方向?是马家荡还是夷陵镇!”他自己虽掉头望着夷陵镇方向,唯恐判断失误,不得不问一问其他人来证实自己的判断是否准确无误。

        “是的老大,枪声来自夷陵镇方向。”

        赵世凯肯定的回答说。

        紧接着,从夷陵镇方向,继续传来像放鞭炮一样的密集枪声,秦昊按捺不住了。他策马串出去,然后调转码头,站起身,判断枪声来自夷陵镇什么位置。他最担心的是自己的家。因为,马占奎和他们几个并不住在一个一条官员街。

        那马占奎住在夷陵镇的小高庄,属于城乡交界处,人称三不惹的地方。

        “怎么回事?莫非,有人知道我们的行动了!”

        秦昊不自觉的问了一句,只要出脚有行动,暗八门的人总是第一个担心自己的窑冦被人连锅端。假若枪声来自夷陵镇的官员街,那更令暗八门再做的老大,心里亚历山大。暗八门中,除了赵世凯和马占奎,姜汁莲和许传奎之外,其余四个人的家当都在官员街。

        他们四个,住在夷陵镇的郊区地段,与官员街相差几里地之遥。

        至于,为什么选择在城郊结合部的地方,还不是因为他们几个的作坊面积太大,夷陵镇没有他们需要的地方。即使有,那地租价格也是大得惊人。再说了,现在城郊,不但可以避免功夫吃拿卡要,地方老百姓也不敢和他们过意不去。

        如果选择在大街上,就像秦昊和林浩诸她们俩那样做邻居,那可是两个人忍耐性极好。否则不然,为了气味,为了地盘,为了噪音,以及人员之间的互相走动,对彼此构成的骚扰,一般人很难做到十全十美,天衣无缝。稍有不慎,两家人即刻会大打出手,矛盾随之激化。

        住在郊区又郊区的好处。

        离大街路程远一点,不影响他们的任何交易。

        不像住在官员街,稍有风吹草动,左邻右舍一个个竖起眼睛,伸出脖颈,踮起脚尖,那倒不是为了看个热闹。而是想满足他们内心里的那份好奇,然后,将自己看到的,听到的,管你是不是秘密,在夷陵镇的大街小巷到处散发,劈天盖地。

        这就是夷陵镇的特色:夷陵镇人的嘴,说破天不怕人打。

        “什么意思?难道有人在使调虎离山之计!”赵世凯感到蹊跷,便提高嗓门问道。

        “不会吧,我们知道今晚的行动,是在周德强的摘星楼。哪怕我们当中有人走漏风声,他也得有时间出去报个信不是?再说了,那六扇门的人就算他埋伏在周德强的摘星楼,我们的计划时间,只有老大一个人在肚子装着。

        估计夷陵镇的枪声,不会对我们的人构成多大威胁。亦或,是其他江湖恩怨,碰巧和我们的行动计划撞在一起了。”许传奎摇摇头,他对马占奎的计划不但满意,对马占奎为人,许传奎极为欣赏。

        枪声连续不断地传来,周德强心里发慌。

        他知道,那六扇门的人,是躲在他们家的某个部位发出去的飞镖,毫无疑问。如果六扇门的人,认为马占奎没有将他们的警告放在眼里,那么,他们家的摘星楼必定成为六扇门报复的第一个目标。

        “不对啊老大,我怎么感觉枪声冒出来的火花,好像在我们家摘星楼附近?”

        原本,秦昊也在担心自己家在官员街的悦喜来当铺。

        听了周德强这么一说,他倒放下几分心事。如果周德强判断正确,那他们家便是安若泰山百不失一。为了证明一下周德强的判断是否准确,秦昊凑到马占奎身边,附耳探问:“老大,根据你的判断,那枪声在什么位置?”

        秦昊不问,马占奎也在做出自己的判断。

        听得秦昊来问,马占奎也不谦虚:“嗯,老周说得对,枪声,应该来自官员街摘星楼附近。”周德强这一会不淡定了,如果有人和自己不同看法,他心里还好受些。连马占奎也判断枪声是来自自己的摘星楼,那不用说,定是六扇门的人。

        一阵心慌,他仔细捋一捋事发他们家的可能性。

        嗯,很有可能六扇门的人见得马占奎名义听取他们的劝告,实际上还是出兵马家荡。

        他们放出飞镖之后,根本就没有离开摘星楼。仅仅是没有被我们的人发现,便伺机而动,给马占奎来个下马威,让他顾头不顾尾。都江湖人,大家不都是用同样的手段,去逼迫曾经的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思去行事吗?

        想到这里,周德强心里不淡定了。

        他对马占奎建议道:“老大,是不是返回去看个究竟,说不定能和六扇门的人打个照面?”我去,周德强哪里知道,那马占奎最怕和六扇门的人打照面。之所以将自己的计划提前,就是为了避开和六扇门发生直接冲突。

        不过,有一个问题在困扰着他,六扇门的人为什么要阻止暗八门对马家荡的孙家动手?

        马占奎不止一次的债脑海里问自己,却始终得不出缘由。

        “回去?呵呵,我说老周啊,你是怎么想的呀?攻打孙家大院,是我暗八门提高威信的关键性一战。难道,你真的被六扇门的树叶飞镖给吓破胆了?你想想,前有六扇门,后有马家荡的孙家大院。

        加之杀弟之仇,我作为暗八门的老大,连这一点目的都达不到,还称什么暗八门的扛把子老大?走,继续向南开拔。夷陵镇,哪怕失天火,远水也解不了近渴,我马占奎才不上六扇门打点围圆搬兵之计!”

        说完,策马继续前行。他都硬着头皮向南走去,其余人等还能说些什么?

        想说什么,也不敢说。

        “叭叭叭”

        小南香等人,正在押着二东成等一行人,一路向北,迎接马占奎的大部队。

        突然间,也听了来自夷陵镇方向的枪声。密集的枪声一阵紧似一阵,二东成他们几个听得目瞪口哆,瞠目结舌。“怎么啦?夷陵镇那边怎么打起来了!莫非,不是我们的人?”

        “哈哈哈,早就飞镖传书给你们暗八门,不要和六扇门的人作对。怎么着,你们的老大马占奎这一会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吧?哈哈哈......”

        小南香和其他的六扇门的人笑够不停,荣门买卖的七个人,总算听明白了。确原来,在周德强的摘星楼放飞镖的人,正是自己眼面前几个人。

        奶奶的,难怪王德鑫和自己在胭脂花粉出出怪露丑,确原来碰到传说中的江湖高手了。

        他躲在背后,不敢吱声。

        慢慢的,为自己能活下来感到庆幸。和六扇门比恶斗武,赵世凯的葛门买卖也不值一提。何况,他二东成的荣门买卖。谁都知道,荣门买卖仅仅是会些轻功,要不然江湖上怎么有人称他们是梁上君子?无非是上天入地,挖窟打洞是荣门买卖的拿手好戏。

        “唉!”

        二东成一声长叹,略带忏悔地自言自语道:“早知道你们说六扇门的人,何必和我们暗八门开这么大玩笑呢!敢问女侠,你们六扇门为什么要帮助马家荡,哦,不不不,为什么要帮助孙雨晴?他们家可是杀戮乌金荡的罪魁祸首啊!马占奎的杀弟之仇不报,估计难以咽下这口气!”

        “是吗?那老娘等一会就让你见见识见识马占奎是怎么从我们手里落荒而逃的吧!哈哈哈......”

        小南香说的没有半点含糊,好像,他早就知道有这场马占奎必败的战况。而正在关键时刻,二东成已经看到马占奎的人来了,小南香他们同时也看到对方。走到这个点子上,骑虎难下,谁想退为时已晚。

        两拨人马已经互相对视,马占奎立刻命令“弟兄们,停止前进,看看前面的人马是谁的队伍。大晚上的,查查他们是干什么的。”马占奎知道对方肯定听得见自己的发话,故意扯开嗓门。因为,他和二东成有约在先。如果发生意外,立马撤回,以免后来人遭遇不测。

        可是,他没等到期待中的三声枪响,也没有见到烟花飞天,按照马占奎的想法,二东成仅仅是走出引蛇出洞的这步棋。

        放出攻打孙雨权的孙家大院计划,钓的是六扇门的大鱼。确原来,马占奎走的是这一步棋。

        对六扇门的人来说,在他师傅的师傅那一辈子,就听说其厉害。

        只是所有人都是以讹传讹,没有人见到六扇门的人的真实面目,也没有人目睹六扇门的人功夫本相有多厉害。马占奎听了周德强摘星楼聚餐时的飞镖传书内容之后,来者不善,善者不来的道理,他还是有点人心惟危。

        但就此因为六扇门的一只飞镖传书,就吓得他暗八门将事先准备好的计划放弃,作为暗八门的舵把子,以后还怎么能在同门师兄弟面前竖起威信,马占奎是进退两难。最终,他在赵世凯和秦昊的意见下,做出自己的决定。

        改掉八月十五中秋节偷袭孙家大院的计划,以此避开六扇门的锋芒。

        这样,既可以在暗八门的弟兄们面前,继续竖起自己的扛把子的大旗。再一个,也躲开了和六扇门的人的直接冲突的风险。甭管六扇门的功夫深浅,避其锋芒,攻其不备,以巧取胜,起到四两拨千斤作用,马占奎是自命不凡。

        至少,在江湖暗八门的这一帮人心里,马占奎他自认为棋高一着,更胜一筹。

        “二东成,这一会该你发话了!来,到我这边来。”

        金梅拎着二东成坐在自己的马背上,二东成在前,金梅在后。其余人等也一样,被六扇门的人绑着,坐在他们的马背前面。二东成脑子一片空白,他忘记了小南香告诉他要对马占奎说的话,因为,前怕狼后怕虎。

        冷不丁那一句话说漏嘴“咔嚓”自己脑袋即刻搬家。

        对面,是自己的暗八门的扛把子。身后,紧挨着六扇门的人手里提着冰冷的钢刀架在自己脖子上。

        绑着自己的,是六扇门的人。指望发信号的人,是自己暗八门的扛把子。无论他得罪哪一方,都没二东成的好果吃。危急关头,二东成只求自保。便心生一计:“女侠,我忘记我该说什么了!奶奶的,你瞧我这猪脑子。”

        金梅听了用手捏一把二东成,痛得二东成“嗷嗷嗷”直叫,这一掐钻心的痛,痛得二东成一下子想起小南香的交代。于是,他扯开嗓门,对着马占奎就喊:

        “大杆子,我是荣门买卖二东成,嘿,你咋安排的那些废物啊?我们,我们都被出卖了。不瞒老大说,我们,我们几个已经被六扇门的人活捉了。你们,你们赶快撤兵回去吧!要不然,夷陵镇所有属于暗八门的人家里,都将遭殃。”

        二东成说完,看一看小南香的脸,见得小南香还是比较满意,二东成这才放下心来。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