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107章所谓江湖人生

第二卷江湖恩怨 107章所谓江湖人生

        马儿贵,看一看剩下的几个人,他不敢做主,只能将这个疑难问题交给大家来决定,他疑难地问剩下的六个人:“兄弟们,我们接下来怎么办?马占奎等着我们发信号呢!”马儿贵说的是实话,六扇门的人听了,大为吃惊。

        派少数人来探路,自己带着大队人马走在后边,呵呵,看来这个马占奎想对付起来并不那么容易。这家伙不但会用人,还会用兵。他也知道六扇门的人知道他有计划更大马家荡,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他真的做到了不信这个邪。

        “信号?马占奎等你们发信号才能进来!”

        小南香金梅重复马儿贵说的话。

        只见马儿贵点点头,表示认可。

        “是的,三声枪响,是遇到危险信号。以射箭上天明光,是平安信号。”马儿贵没有任何防备地说出机密,等自己感觉不对时,已经泼水难收。索性,他将后边的人有多少,也和盘托出,言无不尽。

        “大队人马,在后边,少说也有五六十个。我们荣门买卖,是负责打头阵的探子。接头人,还有六个。联系接头人的暗号,马占奎给了二东成。至于他们和接头人怎么联系,我们就不知道了。”

        “呵呵,不需要了!那六个人都在我们的控制之下,你以为呢!”小南香带着他们往回走。

        马儿贵侧转身望着剩下的五个人,见得几个人彼此摇摇头,其中一个试探着说:“要不,我们回去找二哥商量商量再说吧!”猛然间,他下意识地问小南香:“你,你们不会将我们祖师爷也给祸害了吧?”

        小南香摇摇头:“怎么可能?二东成才不会和你们几个死去的人一样的笨呢!想想看,如果不是二东成告诉我们接头暗号,你们又怎么可能落入我们的圈套?走吧,和你们的祖师爷见见面吧!不过,时日不多了。马占奎的人赶到,那将是一场血雨腥风的鏖战。若是不想牵连太多,我想,你们几个还是以身作则想想退兵之计比较好!”

        “我们......”那人指着自己鼻尖问小南香。

        “对,只有你们才能做到!”

        马儿贵骇然,无奈地“呵呵”一笑。

        不知道是因为瞧不起自己不能担负此职,还是因为小南香高估了他们几个在暗八门的作用。总之,马儿贵连连摇头叹息,始终认为小南香对暗八门的人不怎么了解。那暗八门的人,是按照等级制度分配和下达任务。

        正常情况下,不该知道的等级的人,是不会知道顶层人的设计和计划。

        石拱桥南段,二东成被反绑着。

        由于他说漏嘴,导致小南香和荣门买卖的人,没到小南香设计好的地方,就临时展开一场杀戮。那个地方,其实就是李湘怡带着两个孩子开车误入的乱坟场。石拱桥,原本就是现在的洪流大桥。

        对金梅和小南香来说,两个人从乱坟场的东西两头夹击,跑到水田里的人马,即是现在仅剩的、包括马儿贵在内的六个人。

        那水稻田,即李湘怡父母承包的养鱼塘的地方。

        明清时期,这一带曾经是长水稻的肥沃土地,人称粮仓。后来,平添战乱,殃及农耕。粮仓沦落为荒地,再后来变成沼泽地。直到李湘怡的父母来此开垦承包,才变成鱼塘蟹池。小南香和金梅夹击暗八门的荣门买卖的系统队伍,也是小队长囿于亮和鬼打架的地方。

        我说到这里,现在你们知道那地方为什么总是阴森森的作怪了吧!由于死的人太多,加之马家荡历年来自然死亡的人,都殉葬在这里,阳衰阴盛,自然而然形成了。辟开自然死亡埋葬在这里的人不讲,究其小南香和金梅这小小的一战,就杀掉十一个荣门买卖的壮汉。

        当然,死于非命,且大都是少丧,死不瞑目的冤死鬼魂,灵神和怨气冲天而起。此乃灵魂出窍,撼天动地。他们化着冲天火球,从坟地里钻出,魂冲霄汉,是冤死灵魂的呐喊。阴雨变天,马家荡人看到的碧波荡漾的芦苇滩上,星星点点的萤火,成群结队。

        时不时传来刀枪棍棒的打斗声,以及双方人群的呼喊声,此乃孙雨晴和马书奎在马家荡水域的第一战。冤死的魂灵,尽管随着时间流逝若干年,怨气犹存。从古到今,任何一场死伤无数的战场地段,永久性留存着阴气的弥漫。

        这就是后来人为什么总是在适合阴气强盛的淫靡天气,见到灵异现象的由来。

        设若小南香和金梅不是因为害怕水稻田,将自己大黑马弄脏四蹄,估计小南香和金梅一气之下,斩杀荣门买卖除二东成以外的十七个人,那还不是叫个快刀斩乱麻,速战速决。对小南香和六扇门的金梅来说,真是用宰牛刀杀鸡,大材小用。

        “太太,石拱桥北边来人了,怎么办?”

        带着二东成,守在石拱桥南段的梅兰竹菊,加上菊花银莲看着小南香,紧张的情绪难以掩饰。

        连呼吸声,在一步远之内就能感觉到。

        晨雾中的馨湿空气,慌若开始凝固。小南香看一看二东成,带着一种惋惜的口气说:“你看看,如果不是你瞒着我们,他们怎么可能仅剩下六个人?现在,要想双方不受损失,那就看你是否告诉我们,怎么才能使马占奎放弃与六扇门为敌的计划。

        我说这些,不是为了我们,而是为了你们。你也知道,江湖六扇门的人,不需要其他人来指点江山。至于,我们怎么做,哈哈,那你不用多虑了!”小南香刚刚把话说完,夷陵镇方向,火光冲天。枪声如同放鞭炮,从夜空中传来。

        小南香和六扇门的人会心的笑着。

        “太太,看来石柱木柱两个人得手了!哈哈哈......”都快笑出声来了。

        二东成及剩下的六个人,看到小南香等人这种诡异的笑脸,或许不想大笑的原因,是害怕他们知道。如此神秘,六扇门的人早已经胸有成竹啊,二东成心里想!

        “嗯嗯,石柱木柱和他们干起来了!看来,他们的人要往回撤了!”金梅笑着说。

        “不见得,或许石柱木柱两个人,在半途中和他们接上火呢?”银莲故意这么说。

        “这位女侠,哦不是,姑奶奶,要不,你们放了我们几个,让我们回去劝说马占奎回撤。按理说,他这个人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我,只是担心说服不了他。你们一定知道马占奎是暗八门的老大,其余七门祖师爷,都得服从他的安排。

        至少,面情上是这样。我说的意思,即使放我们回去,也绝对不敢下保证说,说我二东成一定会说服得了他。但有一点请你们放心,他不会因为我们的失手,而问罪与我们。让荣门买卖打头阵,我知道马占奎不是没有考量,他这个人心里诡诈,计谋多得难以捉摸。

        这一点,还望女侠慎重考虑。”二东成被绑着,其他人等都是被下了身上家伙。马儿贵看了心里有些替二东成鸣不平。他走到二东成身边,意欲动手解绑。金梅哪能答应,她瞪眼竖眉,对着马儿贵就要发飙。

        “住手!”

        小南香见状,冷笑一声:“呵呵,给他松绑吧!”语气中夹杂着对二东成这位荣门买卖祖师爷的怜惜,女人嘛,和男人一样,对自己看得习惯的人,予以怜香惜玉;女人对待心仪中的男人,同样具有男欢女爱,喜极辣手摧花。

        可怜,倒是谈不上。

        六扇门的人知道意软家贫,刻薄成家的道理,也知道心狠治国,恶煞成将的理念。但对二东成被俘之后的表现,以及眼下处在极度的尴尬之境地。

        完全帮助小南香,那就等于与江湖暗八门为敌。选择继续和小南香周旋或者抵抗,明摆着已经没有任何意义,哪怕搭上自己性命,也无法改变现实状况。他一个荣门买卖,执意以偷盗谋生,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杀身成仁,这是荣门买卖的规矩。

        面对急如星火,一衣带水的困难选择面前,二东成即使带着人想为小南香做些什么,唯恐背叛师门,冒着被逐出暗八门大家庭的风险,难怪二东成含糊其辞,唯唯诺诺,小南香还是比较理解。

        她想起自己曾经在京城孙家大院的遭遇,原本一个小丫鬟,谁知道那年过花甲之年的孙明源祸害了她。

        那种既委屈,又不被大太太等人同情的处境,一直延伸到自己离开京城的孙家大院,总算解脱。何况,他二东成一个不起眼的暗八门不被尊重的荣门买卖的老大。提及鸡鸣狗盗事实,江湖人等纷至沓来,讨伐声此起彼伏。

        别看二东成一副肥头大耳模样,在暗八门人面前,他的身价,不过相当于孙家大院的小黑皮余伟钧。

        小南香灵机一动:“金梅,传令下去,带上他们所有的人,留下他们的家伙事,押着跟我们迎接马占奎。倒逼他马占奎退兵。如若不然,直取马占奎首级,擒贼先擒王。我想,如果马占奎还在乎他们这伙人的话,就应该答应我们的条件。他,有担当,就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对我们来说,至少,马家荡人悄无声息。”

        小南香接下来的话没有说,只是看一看二东成,希望接下来的话,有他二东成做出决定。

        二东成犹如捡到救命毫毛,他举起刚被马儿贵松绑的一双手,双拳举过头顶。

        “多谢女侠开恩,我二东成身为荣门买卖祖师爷,走到这一步也是情有可原,不是自己给自己找借口,而是民不聊生,难以为继。走上荣门买卖这条路,只是为了一日三餐,明知道所作所为有辱先人,但在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什么规矩荣禄置之度外。

        今日之事,乃为本门联合行动之大事,荣门买卖被马占奎树为这场行动的架海金梁,实属无奈之举。暗八门之首号令,岂能是二东成独门独户敢违抗。倘若真的将我等人押于马占奎面对面叫阵,为我们几个兄弟改变他念头,据我所知,马占奎绝无可能。

        但他也不是铁板一块,你们,也不是无计可施。

        愿意配合,充当说客,也不枉为二东成的荣门买卖来马家荡一趟。

        无愧于江湖暗八门,也绝不死磕六扇门,能给二东成这样的机会,大恩不言谢。只求尽快与马占奎照面,将他挡在满大街至外围,对交战双方都有好处。顶多,知晓的人,莫过于六扇门和暗八门的人,胜负,只要没更多的人知道,双方盖起盒子摇,就不会引起后患。”

        二东成说得情有可原,不带半点马虎其词。

        良药苦口,希望小南香赶快带着他的人前去。应该是二东成凭自己对马占奎的了解,才做出来的决定。江湖上有一种说法,叫做货到地头死。什么事,什么买卖,一旦运送至对方的地盘,那就由不得你说了算。相比之下,马占奎如果带兵来到马家荡,那个时候你劝他退兵,唯恐面子上下不来台。

        小南香还没发话,二东成喧宾夺主。他以自己是荣门买卖的老大对着马儿贵发号施令:“快,快,不能再拖了,大杆子的人马即刻就到。大家相互绑起来,以免被大杆子识破。别人好对付,大杆子和赵世凯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

        呵呵,二东成俨然把自己俘虏身份给忘记了。

        夷陵镇方向,马占奎带的人浩浩荡荡,他骑在马背上,急急赶路。

        赵世凯,秦昊两个人一左一右;周德强和江小鱼紧随其后;姜汁莲,许传奎并驾齐聚。身后都是熙熙攘攘,其貌不扬,尖嘴猴腮,七拼八凑的散兵游将。

        要说这些人,七拼八凑召唤而来,也不都是。

        他们浪迹江湖,各有各的手段。只是在打斗技巧这方面,有的真才实学,有的滥竽充数。

        大多数靠卖嘴皮子吃饭,靠带拖忽悠老实人。他们针对的都是有钱有势的豪门贵族,绝非平民百姓。不是因为他们和平民百姓站在一条线,而是针对平民百姓,他们得不到任何好处。

        只有在权贵身上做手,动歪点子,他们才能走出平民阶层,从而光宗耀祖,走向辉煌。想发家致富,给地主老财普度。和尚道士尼姑,都以富人家子弟作为布施对象,何况江湖人?

        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像不吃像是江湖人的宗旨。卖狗皮膏药地、以民间艺人为幌子,玩杂耍玩魔术的、手里拿着拨浪鼓的挑担货郎、走村串户专门给人拔牙治病的郎中先生、挖坟倒斗,偷盗古墓的收藏古玩的家伙等等等等,江湖无奇不有......

        敢情,也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

        正常情况下,赵世凯的葛门买卖,算是暗八门最为凶残和实力雄厚的队伍。

        葛门买卖手下的人,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挥之即去。硬功夫,滚钉板,手劈砖块,长毛刺喉,脖颈卷钢筋,口吞宝剑,肚压千斤石,指穿瓦瓷碗,攀刀梯,下火海等等硬气功,都在赵世凯的葛门买卖里面。

        其余门派,都是带拖上阵。所谓拖,江湖话以假乱真。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