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99章不争气的肚子

第二卷江湖恩怨 99章不争气的肚子

        林浩诸的酱油坊,那酱油也纯净是酱油的质量好。

        关键是林浩诸给他们家酱油起了个招牌名号,叫做“千里香”。

        二东成的荣门买卖主打生意:“乡巴佬”洗澡堂;

        江小鱼花门买卖的主打生意是“回春阁”小旅馆;

        秦世勇的燕门买卖主打的“悦喜来”当铺;

        许传奎的蓝门买卖主要经营“香飘飘”染浆仿;

        赵世凯的葛门买卖主要以“集仙丹”郎中铺作为掩护;

        周德强的蜂门买卖以“摘星楼”小酒馆为主要经营项目;

        马占奎的雀门买卖则以“醉得功”酒酿自居夷陵镇,垄断整个夷陵镇酿酒市场;

        麻门买卖的姜汁莲更加隐蔽,他以开“客来居”茶馆为名,瞒天过海。

        可是,今天来到现场的,江湖暗八门八大门派,只有马占奎的雀门买卖没有人来。

        他为什么要这么放心?

        不要问,还不是因为在他妹夫窑冦里集会,马占奎是一百个放心。

        不相信妹夫秦昊,他得相信自己妹妹马秀奎,以及妹妹所生的外甥秦世勇。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到场了,说不定效果比他不到场要趋向于实在。那些平时对他马占奎有些什么三不足四不忧的人,对他当面不敢讲的话,发的牢骚,在他不在现场的情况下,酒过三巡,借酒三分醉,大发雷霆之怒,秦昊掌握了,难道,还能瞒着他?

        怎么可能?

        那秦昊不但是他的妹夫,同时,还是蓝门买卖祖师爷许传奎的妹夫。

        他妹妹马秀奎在秦昊他们家为长房,已经出了风头不说,那许传奎的妹妹,在她之下颇受欺压,也不是应允侧云,就事论事。有气,也给憋回去。只要她不想给马秀奎端屎端尿,那就得服服帖帖安分守己。大太太就是大太太,二太太就是二太太。

        在大户人家,或许,在主男面前,你在他被窝里是宠幸。

        但到了大庭广众之下,你就是大太太手下的一个附庸,附属品。

        尽管,二太太许传嫒那细皮润肉,樱桃小口小蛮腰,旗袍一穿,撩人骚。

        不都是秦昊见了欲罢不能,连来他们家串门的亲戚朋友见了许传嫒,一个个是丢三落四,心不在焉。一双贼溜溜的眼睛,始终离不开二太太那起伏不平的身躯,一张一吸的胸部,像高耸入云的山峰,令所有男人眼神直勾勾的往上瞧。

        大太太管不了那些贼眉鼠眼的好事之徒,但当着这伙人的面,那许传嫒开开玩笑,故弄玄虚令二太太许传嫒难看,那可不只是偶尔一次。有时候,许传嫒实在是受不了,便当众和大太太针尖对麦芒,两个人大吵大闹一场,令亲朋好友不欢而散,好像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最后,秦昊别的什么招也没有。但是,他对治理女人的秉性这方面,还是有独到见解。要么,那些江湖暗八门的祖师爷,都来秦昊这里秋瑾学艺,希望得到他的指点,回去以后,也让自己的大太太给自己找几个小妾,享受一下三妻四妾睡在一张床上,到底是一种什么滋味!

        马占奎可不是这么想,他才不像妹妹马秀奎那样,在秦昊门上凭着稳坐长房的第一把交椅,为非作歹。你在各个方面,都像妹妹马秀奎那样的强势,不给人家许传奎的妹妹许传嫒一丁点面子,总以自己是长房太太大舅哥为借口,力压二太太的哥哥许传奎,那就做得太过分。

        倒不是怕许传嫒心里受不了,而是担心许传奎面子上说不过去。

        所以,马占奎选择什么事都惯给秦昊和许传奎两个人来掌控,不能不说马占奎比他弟弟马书奎聪明之处,仅在于站在他人的立场去考虑事物的发展。立于不败之地的口碑,不是别人赞扬出来,而是马占奎脚踏实地动脑子想出来,用实际行动做出来。

        八月初五,傍晚,摘星楼小酒馆,楼上楼下挤满了人。

        不仅仅是江湖暗八门的人来此用餐,还有老生意以及慕名而来的新客户。

        生意火爆不假,只是人多事多,加之来的都是江湖暗八门的人占大多数,楼上几乎被他们包揽一空。客大欺行啊,都是自己同门师兄弟,周德强不得不给他们某些特殊优待,那就是豪华包厢都给这帮人安排上。

        “诸位,辛苦!欢迎光临本窑冦做客。多亏大杆子提前做了安排,否则不然各路同仁在此一居,还真有些小人当家乱做忙啊!不怕你笑话,到现在为止,本窑冦聚集的知音除雀门买卖扛把子的大杆子之外,其余人等均已到齐。

        不成敬意,和滥上坑,鄙人不请之请。摘星楼所用所有和滥,皆是徽州商人挚友送来的泸州老窖;八大菜系,均为鸡鱼肉蛋团羮膘。不敢怠慢,唯恐场面宏大,人员居多。空把和知音同屋,难免发生些口角,希望同门兄弟多多包涵。

        和为贵,忍当道。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算是摘星楼鄙主周德强拜托了!拜托了!拿手菜,今儿个算是老弟考虑不周,人太多,收不到三千斤大鲤鱼,休想做的十五盘龙须菜。如果各位仁兄有心品尝龙须菜,需待上几日,我等定会让诸位大饱口福。

        时值八月,雷雨季节已过。大鲤鱼供货来自于马家荡,每年夏季雷雨,发水之时,马家荡大鲤鱼开始繁殖。一网下去,兜个十条八条,那是打鱼之人的家常便饭。因此,来摘星楼吃主打龙须菜系列,最佳时间,应该定在来年的五六七三个月。

        不但龙须菜货真价实,连红烧、糖醋、清蒸大鲤鱼的鱼肉,肉质鲜润,味美入口。到时候,本窑冦鄙主亲自掌勺,为诸位铁杆盟兄烧一道摘星楼拿手招牌菜,我们有约在先,到时候不见不散。哈哈哈......”

        “是吗?那到时候,那些外来客,那些空把食客,又要喊冤叫屈了,哈哈哈!”

        不知道是谁接了周德强的话,逗得所有人开怀大笑。周德强那叫个老谋深算,的确名副其实。他见缝插针,不失时机,不想放过给自己摘星楼做一次宣传的极佳时期。一阵笑声过后,满堂喝彩。

        周德强借助场面气氛热烈,继续说道:“诸位,虽然遗憾,但鄙人还是希望兄弟们切勿保守。我保证,但凡我暗八门的弟兄们,来者是客。饭尽用,菜尽吃,和滥害坑,但不能在摘星楼寿星。爬桥,请到回春阁。

        找金丝笼请到秦昊的悦喜来当铺,想借酒性‘抽老千’,‘耍袖箭’‘喜欢飘叶子’的罗马相(江湖黑话:用扑克牌赌钱的人),请到花门买卖江小鱼的徒孙王德鑫他们窑冦上去。还有,想要泡个洗澡堂,带个小妹妹洗鸳鸯浴的兄弟们,带上你们喜欢的金丝笼,去二东成的乡巴佬洗澡堂。

        接下来,你们再去干什么,那就不用我一一在这里掰扯掰扯了吧?总之,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不过,我还是要给兄弟们泼一下冷水冷静冷静头脑:在大杆子的事情没有摆平之前,切勿惹出事端。兄弟们,你们说鄙人说得对不对啊!”

        “对!哈哈哈......”

        周德强笑着抱拳作罢,漫步离开。他知道,这场安排,不过是马占奎别出心裁。笼络人心,是马占奎的拿手好戏。谁都知道,燕门买卖的秦昊,是他的妹婿;而秦昊又是许传奎的妹婿。

        亲连亲,亲接亲,门当户对。

        以此为借口,让暗八门齐聚夷陵镇,马占奎必有想法。

        他花费这么大开支,不是因为自己赚得多,和兄弟们分享,而是有事相求。是他马占奎以胡桃木腰牌发号施令,以江湖暗八门老大身份,邀请江湖暗八门在此一居,不会是因为和兄弟们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而是遇到棘手的为难之事需要帮忙。

        马占奎的行为告诉我们,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谁都知道,马占奎挑谁发财,那就相当于八部倒老鼠药。

        吃多了,你就走不了他为你设计的圈套。楼上,划拳吆喝声,此起彼伏;楼下那穿戴不修边幅的人,也坐在八仙桌上,大口吃肉,大碗喝酒。奇怪吧?那都是夷陵镇的二流子,他们吃拿卡要,无赖无法无天,一伙三无产品的地痞流氓,昨天好吃懒做。

        做生意人家是难得和这帮人纠缠,到了哪家门户,给几两小酒钱,让他们这些像瘟疫一样的泼皮无赖尽早离开,不想和这帮人纠缠,是生意人的共同心愿。可就是这种善良大度之举,往往被这帮人当着自己管卡压要,死皮赖脸的资本。

        他们忘记了人生脸皮至为贵,怎肯轻易撕破之的道德理念,以人们的宽宏大量作为自己谋生的生存之道。

        有时间跟他们纠缠,还不如给他们一点银子打发他们走人,让自己多做几笔生意,是做生意人的共鸣。

        世道,总是糟蹋善良人的善意之举!

        立法规矩,就像紧箍咒,总是喜欢套在循规蹈矩之人的额头。唉,我们怎么才能改变这个颠倒黑白的世道啊?人们内心里不禁发问!问苍天,苍天无路;问大地,大地无门!好人好得遍体鳞伤;恶人恶得理直气壮,那个时代,你到哪里说理去?

        对周德强来说,来者都是客,他不但这么说,也是这么去做。

        从表面现象看本质,周德强大体上没多大过错。只是对王德芳十四岁那一年,他趁人之危。一个人来到王府被烧焦的房屋前,眼见着王德芳带着一个弟弟一个妹妹,拱在利用没有烧尽的屋梁为支架,芦材茅草搭成的茅草屋里。他拱进去,送给三个人吃的喝的。

        小孩子嘛,谁都不曾想周德强会对他们下黑手。

        狼吞虎咽,吃得肚大腰圆之后,慢慢的睡着了。

        等王德芳一觉醒来,却发现自己眼睛被周德强带到江小鱼的回春阁。

        她身上光不溜秋,只是有地方疼痛难忍。她不知道自己被人做了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回春阁住下来。醒来后的第一眼想看到的是,自己的弟弟妹妹。可是,引入他眼帘的是:除了躺在他身边的那个给自己和弟弟妹妹送吃的人,偌大房间,什么人也没有。

        她急忙找自己衣服,却发现自己衣服没了。

        王德芳急了,外边正值寒冬,自己没有衣服这么出去找弟弟妹妹。她想喊人,刚张开嘴,又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因为,她害怕吵醒周德强,自己就走不了啦!于是乎,她想拖开一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谨小慎微地开房门。

        唉,想得太幼稚了,她用力开门的一刹那,门不但没打开,身下疼得难以忍受。

        她不敢迈步,也不敢出声,只是无助地抽泣。

        眼泪刷刷地从脸颊往下流,忍不住一个抽泣出声,惊动了周德强。要说那一会的周德强,也就三十二三岁。猛如虎的身材,年轻力壮的体质,将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整得死去活来。幸亏,他在饭菜里下了江湖葛门买卖的独门绝技特效药:麻附散。

        否则不然,那王德芳不知道要喊的是个什么样的撕心裂肺。

        “哭什么?我带你来,就是给你指明一条能让你和你弟弟妹妹活下去的道!摆在别人身上,给老子叩头拜谢还来不及呢,你倒好,触老子霉头,大早上的你在这哭。”周德强边说,边哈气连天,满是不高兴的样子。是的,在那个年代,周德强的做法倒真有点大善人之举。

        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

        邻居王德芳一家人遭遇的人,更是对周德强之举大为赞赏。

        因为,别人家连自己家人都养不活,哪还有慈心去收养王德芳姐弟三人。

        包括王德芳本人,巴不得有人收留他们姐弟三人。听得周德强一番话,王德芳身上裹着被子,“噗通”跪地。“好人,只要你能收留我们姐弟三人,让我做什么,我都无怨无悔。你放心,我,我是爹娘心目中最听话的一个姑娘。不信,你可以去我们家左邻右舍一问便知。呜呜呜......”

        “好了,别哭了小乖乖!只要你以后什么都听我的,就不会饿着你们姐弟三人。”说完,他伸手从自己的枕头下边,拿出昨晚就给王德芳准备好的衣服。啊哟,那新衣服给王德芳穿上,吓得王德芳想躲着他都没地方。

        周德强见得王德芳休得脸红到脖颈,兴趣突然上来了......

        给王德芳换号衣服,周德强让她回家带来弟弟和妹妹。

        就这样,王德芳继续住在原来的地方。白天,来周德强他们家当佣人,以此给弟弟妹妹换取食物。晚上,跟着周德强练功学习江湖人谋生本领。然后,只要周德强愿意,他就得陪在周德强身边。人家是明的小妾,王德芳则不敢成名。

        因为,周德强老婆瞧不起王德芳。只是早有所闻周德强驴前马后总是带着王德芳。

        人前背后,都说王德芳是她收的大弟子。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