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凡小说 - 网游动漫 - 凶宅诡闻录在线阅读 - 第二卷江湖恩怨 98章虎踞龙盘的要员街

第二卷江湖恩怨 98章虎踞龙盘的要员街

        王德鑫忙着给自己找裤带,关键是,这伙被小南香一口气力解开裤带的人,怎么也找不着裤带。

        人们朝着小南香骑马奔走的方向,这才发现,小南香手里拿着裤带,一根一根的扬手丢在半空中,随着风刮的方向,飘飘摇摇地落在大街上。有人追上去捡,妓女们手里提着裤子,跟在后面喊着:“送过来,送过来呀,那是我的裤带,我们的裤带......”

        “谁捡到就是谁的,不是王大爷说了吗,凭什么给你!”

        捡到裤带的人,对着他们大声喊出来。

        王德鑫听了,这才反应过来。他对着小南香远去的背影,把牙齿要咬得咯嘣咯嘣作响。二东成一瘸一拐地走过来,他倒不是为了讨好王德鑫。说实在话,王德鑫对二东成来说,不过是大哥哥不说二哥哥,两个哥哥差不多的角色。

        彼此彼此,不分高低上下。

        “我说老弟,走吧!今天没看好日子,他奶奶的,晦气!”

        说完,用一双带着仇视的眼神,瞪着回去喊他的那几个人“亚拉个巴子的,都是你们这帮浑蛋有眼无珠。江湖高手,居然被你们当着空把来忽悠我,看老子回去怎么给你们加满加满。(在这里,加满的意思,就是教训)”

        大街上,看热闹的人对刚才发生在胭脂花粉店门前的一出戏,看得意犹未尽,余味无穷。

        人们交头接耳,脸上挂着挥之不去的笑容,对着王德鑫他们走去的背影,指指点点。

        二东成看到这里,也不想呆在原地太久。丢人现眼的事,谁都想瞒着别人。

        王德鑫也不想给自己找不着自在,借台阶就下,有粉便是白。草草收场走人,一肚子火不知道对谁发。二东成只得拿手下的人撒气,骂几句解解恨,那叫给自己一个过场。要不然自己在夷陵镇横冲直撞,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却始终没被他人欺负时候。

        奶奶的,没想到,今天碰到硬茬!

        秦昊,接到许传奎的口信,他不得不召集人马。

        许传奎从腰眼递给秦昊一块令牌,那是江湖门派之间有要事相求的特别标志。

        倘若许传奎今天不带这块见物如见人的桃木腰牌,上面刻着马占奎的名号,哪怕许传奎嘴上磨成老茧,秦昊只会敷衍,绝对不可能真的去调兵遣将。二东成,今天也是接到马占奎的腰牌,代表荣门买卖,前来夷陵镇的燕门买卖窑冦聚集。

        那王德鑫,是奉花门买卖祖师爷江小鱼的指令,带着腰牌前来秦昊窑冦上报道。

        蜂门买卖周德强,麻门买卖姜汁莲,葛门买卖赵世凯,纷纷带着马占奎发出去的桃木腰牌,日夜兼程地赶到夷陵镇。秦昊窑冦上,灯火辉煌,人声鼎沸。人们见怪不怪,因为秦昊他们家在夷陵镇,就像是菜市场。整天人来人往,人们也习以为常。

        谁都知道,与官商、官匪沆瀣一气的江湖燕门买卖,在夷陵镇从不在地方作恶。

        所以,夷陵镇人,对秦昊他们一家人,不予地方百姓即父母官为敌,大为颂扬。

        不但不反对秦昊他们家的燕门买卖,有时候,见得从秦昊他们家逃出来外地女子,只要夷陵镇人看到,便会急速通知秦家来人捉拿。

        不知道夷陵镇人做的是对是错,无人来为此做定夺。从外地姑娘被买过来的角度来判断,看到姑娘逃跑不但不予保护,反倒为讨好秦昊他们家,而将姑娘逃跑线路告诉他们,那绝对是没有人性。

        话又说回来,作为夷陵镇人,秦昊也没和任何人结仇作对。

        尽管,没必要通知他们去重新抓回逃跑的姑娘,也不至于和秦昊家琴瑟不调,反眼不识。

        但,将姑娘逃跑线路,告诉秦昊他们家,那是对姑娘们的极大不负责任。最好的做法,假装没看见。尽管秦昊他们家灭有得罪过夷陵镇的人行为故意,你不帮助人家姑娘逃跑,就已经是帮助了秦昊他们家。还有必要去投其所好的告诉他,应该往什么方向去追吗?

        因此,夷陵镇人虽然报义气,但对人家被买回来的姑娘来说,那是罪恶滔天。

        隔壁,热闹非凡!

        林浩诸的酱油坊,也没闲着。佣人没早没夜地干活,大铁锅煮黄豆、小麦、玉米、杂粮。大缸开始捂姜黄,大扁放在打谷场暴晒姜黄磨坊的小毛驴在拉着大磨盘转圈磨姜黄粉,一般人正在往大缸里倒姜黄粉,兑水加盐,最后,暴晒成酱。干得热火朝天,忙得不亦乐乎。

        只是,今天他们家忙的不是为了做酱油而忙,是为小南香的到来,一家人忙得穿梭来往。

        特别是,小南香骑回来的那匹大黑马,三个大男人在给它喂饲料,洗澡梳理打扮。

        二东成和王德鑫没看见小南香的人,但是,小南香骑着那匹大黑马,两个人看到了大为吃惊。“喂,你看到没有。隔壁那户人家的大黑马,看上去是不是有点眼熟啊?莫非,莫非和你我为敌的那个人,与隔壁人家有什么瓜葛?”

        王德鑫指着那匹被三个佣人牵着喂料、洗澡的大黑马问道。

        “是啊!难道......”

        “难道,是那个和我们打架的奇女子?”

        “对呀!我也是这么想的,都是骑的大黑马,要不然怎么这么巧?走,到隔壁去看看。”

        “唉,有什么好看的呀?当心打草惊蛇!鱼养在缸里,还怕她飞走吗?切!”

        秦昊窑冦上,不,应该是秦昊府上人头攒动。

        大客厅,江湖燕门买卖勺大金边铜字,悬挂在二道梁中间。两边,分别挂着点亮的两只大灯笼。大白天,也不影响他们掌着大红灯笼。谁都知道,华夏以悬挂大红灯笼为喜事标志。但凡门前挂着大红灯笼的人家,强盗土匪正常情况下是绕道而行。

        江湖集会,对暗八门来说,也不多见。

        几年一次,几个月一次,非常时期,也有十天八日集会一次不是没有过。

        只是今天的聚会,为什么不在马占奎的雀门买卖家里举行,那是因为马占奎还没有定下和孙雨晴一决雌雄的时刻。以防万一,在秦昊的燕门窑冦上聚集,只是统计一下,能带人响应马占奎号召的,究竟有多少人马。

        江湖人,谁都知道翻眼无情。

        称兄道弟的把戏,谁都会玩。两肋插刀,谁都在大庭广众之下,信誓旦旦地滴血盟誓过。只是真的到了需要为自己两肋插刀的生死弟兄的那一刻,你挖地三尺,也找不到一个能为你挡刀子的弟兄。作为雀门买卖的祖师爷,马占奎能对江湖之事不熟透于心么。

        所以,他不得不提前预热一下。

        看看现在的暗八门,对他马占奎愿效犬马之劳的人,究竟有多少。

        放在其他门派身上,不是自己门派的事,要想他们当着自己的事来办,比登天还难。不是说他们不听召唤,因为顾及自己的门派安全,各大门派之间的联系,江湖暗八门还是懂点规矩的,谁也不敢直接推托。

        所有人都顾忌,灾难哪一天会轮到自己头上,谁也不敢保证,自己这一辈子会一直有用不着人的地方。

        厄运会降临,到时候只有自己门派的人孤军奋战,不死也得塌层皮。所以,表面上,谁都不会直接拒绝门派与门派之间的请求。而是当面应允,以后找出各种事端,给对方来个婉转拒绝,江湖俗称:搭节目。

        退后,或者延迟到达指定目的地,是正常情况下的江湖人应对招式。

        以示自己无法及时赶到,既给对方面子,也保全了自己的实力。或者,等事情结束了,自己的人马才姗姗来迟。接下来赔礼道歉,斥责自己一番,以示忠诚。江湖人的嘴脸,实际上还不如普通人义气。

        至于人们为什么总是说江湖义气,那不过是送江湖人一个恬面的外表。

        来秦昊窑冦集会,马占奎比较放心。主要是因为秦昊是他的妹婿,他妹妹马秀奎嫁给秦昊,是他马占奎保的媒。哥哥替妹妹保媒,那马秀奎一百个不情愿,父母也得强行做出决定不是。有父从父,无父从长兄。

        在过去,除了父母,就是长兄为大。不过,也不能回避,马占奎还有另外打算。

        那就是为了照顾妹妹妹夫家的生意,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

        秦昊他们家养着几十个美女,清一色的豆冠年华,那些当官的人见着垂涎三尺。不惜重金,也要先睹为快。有的官员,甚至放下手中万千要事,也要抱得美人一时归,说他们是利令智昏,恰如其分。

        爱江山更爱美人,男人本色。想改变其雄性动物的属性,离奇古怪,无稽之谈。

        江湖人,互相知音!

        马占奎,怎么可能不懂暗八门所有祖师爷的秉性。见得美女,再大的事也不事。再急的事,两条腿也拖不动。看到二东成和王德鑫,相继在大门口咬语一阵,见得秦昊她们家,在眼前飘来飘去的小美人,两个人早已经忘乎所以。隔壁看到大黑马的事,抛至九霄云外。

        眼前,只是为了小美女的音容笑貌,勾搭得心焦马狂。

        两个人选了两个姑娘,拉着直奔秦昊他们家对面的江小鱼的窑冦上。

        要说江小鱼这个人,大家都不陌生。

        花门买卖的祖师爷,王德鑫的师父的师傅,就在江小鱼的隔壁。同属暗八门,但夷陵镇的人,都知道马背上江湖门派,各做各生意买卖,互不打搅,又不相互勾结。至少,表面上,给夷陵镇的感觉是这个样。其实,他们同属江湖暗八门,八大家,是一个德行。

        以正行正业作幌子,干的是旁门左道行当。

        “辛苦,辛苦,今日一聚燕门祖师爷要破费了!”

        “岂敢,岂敢,你我虽自家兄弟,平时难得一见。各为其主,各谋其利。忙于奔命讨生活,身心疲惫。有生之年,有幸相聚,乃我等福分。和滥害坑,一醉解千愁,来来来,大家伙尽情享受,尽情享受。机会难得,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本窑冦要别的没有,美酒佳肴,金丝笼系紧子爬桥,是我燕门买卖最大特色,不妨诸位多多欣赏和品尝,也算不枉此行。”

        “呵呵,那我等不受拘束,开怀畅饮,就献丑了啊!要说床上功夫,哈哈像老兄这里的金丝笼麻面,不是空图其名,而是才貌双全,令人魂飞梦绕,能把持得住的,看来非我族类。哈哈哈!”一阵狂笑之后,手里搀着姑娘,直奔江小鱼窑冦上去开房。

        进入江小鱼的窑冦,抬头望去,却原来上面的牌匾上明晃晃地写着“回春阁”金边红字的招牌。

        回春阁,是家做旅馆生意的人家。

        走进去,楼上住客,楼下房间都是聚赌的人士。

        难怪,江小鱼是祖传的花门买卖。和秦世勇一样,江小鱼也是继承祖业。

        要员街,原来都是朝廷要员和权贵富豪居住的地方。但凡在要员街居住的人家,都有朝廷或者说官方背景。往上数三代,秦昊、林浩诸、江小鱼、二东成、马占奎、赵世凯、许传奎、周德强都有家人在朝廷为命官。

        朝廷命官,妻妾成群。

        去京城定居的人,大多数是正宫娘娘的后代。

        而在老家原籍居住的后人,多半是在京城待不下去的妻妾的后人。

        说明白了,之所以不能和京城的兄弟姐妹同居,还不是因为他们是偏房妻妾所生。就像现在的孙雨晴,因为是小南香丫鬟所生,虽然给她名分,却像狗肉入不了正席一样,他们不能冠名大雅的,和正房太太相提并论。

        这就是正宫娘娘和西宫、东宫的区别所在。

        来自皇帝身边宫女的宫斗,延伸到下层官僚大臣,再往下延伸,便是流传到社会上的大户人家。

        像秦昊也不例外,他们家姑娘多得去了。

        但是,秦昊只能偷偷摸摸地瞒着马秀奎才能进行。正常情况下,秦昊找借口来到江小鱼他们家。干这事,不能在马秀奎的眼皮底下。一旦被马秀奎发现,倒霉不是马书奎,而是那个和马书奎要好的妻妾。

        皇宫大吏,正房都是把气撒在妻妾身上。

        因为他们知道,得罪自己男人,不留余地,自己也会跟着遭殃。

        除了马秀奎,二太太许传嫒也不是吃素的料。

        两个太太夹攻,秦昊焦头烂额。所以,他只能带着姑娘,偷偷地去江小鱼他们家幽会。自己家房屋宽大,几十个姑娘住着几十个房间。按理说,他随便钻进哪一个房间姑娘的被窝,举手之劳,炙手可热。

        可是,秦昊还是带着姑娘,宁愿花些碎银送给江小鱼,也绝不在自己窑冦上冒险。

        周德强,江湖蜂门祖师爷。

        要员街东侧,开饭店的户主。要说夷陵镇知道周德强的人,莫过于他开的摘星楼酒馆。要说周德强这个人,夷陵镇没几个人认识他。但你要提到摘星楼酒馆,那真的叫个口碑载道,人们百听不厌。

        为什么这么说,那摘星楼小酒馆有个特色菜,叫做鲤鱼须清炒。

        只要有人付得起五百两纹银,一盘用大鲤鱼的嘴唇和胡须做成的龙须菜,即刻为你端上桌。

        谁都知道,夷陵镇地处鱼米之乡的水乡氛围。

        他的四周,河道鱼塘加上沼泽地遍布十里八乡。乍听起来,一盘鲤鱼胡须需要很多条大鲤鱼。其实不然,一盘龙须菜,主要食材是以鲤鱼须为主,鲤鱼的嘴唇为辅。配上姜丝、香菜、青红辣椒丝作为陪衬。

        真正用到的大鲤鱼的胡须,也不过去区区十几二十条。

        招牌菜,不过是商家招揽客人的一种手段。

        让人们记住摘星楼的好,不单单是摘星楼的名字起得好。还有他的招牌菜,令其他大大小小饭店望而生畏,这就是摘星楼的独到之处。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